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895 劍成劍滅

^
  楚云升騰空一步,碎片區域的工程基地上,便飛來一塊金屬塊,懸浮在他的腳下,鋪墊成階。
  跟著,每踏出一步,便有一片金屬塊出現。
  或許有其他更加不可思議的辦法能讓步入地底天空,但局限于楚云升自己的思維,幾近巔峰的靈蘊即便無所不能,所使用的人就是最大的局限。
  沒有見過的東西和方式,很難想象的出來。
  但即使是這樣,也足以令下方的怪人們瞠目,令細高人驚惶不已。
  這里是能量極度混亂的地方,任何帶有暗能量的科技力量全部作廢,沒有基的原料資源,它們想要向地球人一樣在封鎖的三維空間中,利用地球的資源,制造出各種武器,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也不會使用“監工”這種動物武器,地下空間除了破碎的殘骸,什么資源都沒有。
  然則就是人類,許多先進的武器,到了秩序的暗能量中,也無法使用。
  能夠像楚云升一樣截然走向天空,只有細高人知道意味著什么。
  對付一群毫無暗能量工具作為力量的生命,哪怕是科技可能遠比地底小人發達的細高人,從某個方面上,比對付豬頭人都要容易,這或許就是依賴技術外在力量的生命的悲哀,但也許正是這種悲哀才是它們孜孜不倦地探尋世界的動力。
  楚云升凌步入天空,身周靈蘊蕩滌,頓時有點理解影人的感覺了,在地底靈蘊之中,他仿佛就是神,無所不能。無所不成,只要想,他就可以得到任何東西,只要一個念頭,他就可以殺掉任何人!
  目光所到之處,便是死亡樂章奏響之地。
  他一邊走,兩側的巨大監工的尸體如雨落下,他不是死神,卻遠比死神恐怖。
  不多久。他便來到細高人逃入的倒懸三棱體上空。
  目光掃視四周,一道道如梭的劍氣,從五光十色的奇彩蒼穹上幻化而成,呼嘯著,成批成批地刺翻大片大片漂浮在空中未死的監工與章魚怪物。直到將它們殺得干干凈凈!
  隨即,成千上萬的劍氣,凝聚成一條嘯吟的長龍,掠過早已呆傻的怪人們頭頂,高高昂起,扶搖直上。
  沖向天空!
  沖向蒼穹!
  沖向天羽國帝都的基石!
  在確定破鎮之人留下的殘遺是靈蘊的時候,楚云升便想好了解決地底空間細高人的問題。
  戰斗上。他一向自有策略。
  讓他一個個殺,一個個打過去,是不可能的。
  靈蘊現在他借來的最強武器!沒有之一。
  這種力量質是什么,楚云升不知道。但總有一天,只要他還活著,就能搞明白。
  他對怎么去殺細高人已經沒有興趣,那是地下怪人們數千年來延續下來的刻骨仇恨。滅了其爪牙,試完靈蘊的威力。他便想一鼓作氣,沖上天空花園,將天羽族殺個片甲不留!
  靈蘊覆蓋下,任何地方,只要想看,便纖細入微,無可躲避。
  他也看到懸崖上那只類似特種部隊的軍人,猜到了他們為什么而來。
  還想來追殺,或者把他抓回去么?
  楚云升冷冷一笑,也不去管他們,這場戰斗,他們已經出局。
  望向如蛟龍般沖向頭頂蒼穹的如云劍氣,楚云升也下意識地想要想影人當初一樣大吼一聲:殺!
  不是為了裝,而是意念的迸發,確能使攻擊之勢成倍的激增。
  影人是因為當時剛脫困后的虛弱,不得不借助于此法,而他是借用,更需要氣勢。
  但他并沒有喊,而是負手而立在高高的倒立三棱體平臺上,踩著細高人顫栗的頭頂上,冰冷目視蒼穹。
  蛟龍般如云劍氣在他的目光下,嘶銳昂揚,高亢猛破。
  殺!
  楚云升沒有喊,但他想了,所以地下空間里在瞬間,到處充斥著來回激蕩的彭拜殺音。
  音聲高昂,恢宏,從各個角落飛出,從每個人的耳朵里飛出,從碎片金屬中飛出,甚至從熔巖中飛出。
  匯聚在一起,形成一聲驚天動地的
  殺!
  如云劍氣,直沖奇彩云霄,厲嘯著穿破天空,射向天空花園的地底。
  轟隆!
  劇烈一聲巨響,劇烈震蕩。
  地動山搖中,蒼穹上紛紛落下末世降臨般的金屬碎片。
  怪人們剎那間面無血色,紛紛匍匐在地上,細高人們躲藏在巨大三棱體內,瑟瑟發抖。
  懸崖上的中國人士兵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楚云升卻皺起眉頭。
  破鎮之人留下的殘蘊原來出不了地下空間,他的如云劍氣就沒辦法在之外形成威勢。
  這一擊,看起來威力無邊,其實并沒有穿透底層,進入天羽國帝國的城市。
  不需要再試了,出不了就是出不了,必有它的理由,他不是真靈,再長時間也不可能找到原因。
  但殘蘊絕不能浪費。
  楚云升一揮手,將身邊許可用殘蘊的操控力量卷起,飄送向懸崖邊,并清晰地講話傳入她的耳朵:
  “告訴他們,最好老實呆在懸崖上別動,我現在顧不上他們,要是搗亂,唯有一死。”
  接著,他從三棱體建筑中,毫不費力里拉出躲藏在里面的細高人,也不管它們能聽懂聽不懂,用巔峰殘蘊,將他想法送入它們的腦袋:
  “給你們片刻的時間,降者可不死,但我只要三人,先降先活,后降皆死。”
  細高人茫然片刻,然后涌出一部分人來,爭先恐后地伏在地上,以示投降,其中一個人高聲道:“只要能帶我們離開這里,我們愿意投降!幾千年了。太久了,我們幾乎都忘記了星辰的模樣,這樣活下去,還不如死了!”
  但也有大部分細高人,或者抱著僥幸,或者寧愿死了,站在原地不動。
  楚云升不知道它們是聽懂了,還是看出來了自己的意圖,靈蘊能干很多事。但未必能每個都能做到如影人說的無形無音。
  他也不知道匍匐在地上的人在說什么,隨便選了幾個,然后,便將剩下的人全部扔向汪洋般的怪人中間。
  在楚云升的目光中,潮水般涌上去的怪人們。幾乎是生吃了那些細高人,狠狠地咬斷它們的脖子,扯出它們的腸子,將它們的血肉拿在手里,對天而哭泣,癡癡顛顛。
  “父親,你們看見了嗎?成功了。我們成功了,第六百二十七次,奇跡出現了!”
  “眾神啊,你們真的沒有遺棄我們!”
  “我們不是賤種。對嗎?我們不是……”
  ……
  楚云升轉瞬毀滅那些死去的細高人零維空間,徹底斷絕它們僥幸復生的念頭。
  見此,在他身邊的剩下的唯一三個細高人,冷汗連連。雙腿發軟。
  遠處,懸崖上。許可的對面,那些士兵,紛紛將武器歸整放好,立在地上,以示服從。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指揮官腦袋還是清醒的。
  楚云升再次傳話給許可:“告訴怪人,剩下的這三個細細高高的人,它們不會能殺。”
  許可點點頭,在殘蘊的騰送下,再次來到反抗怪人群中。
  怪人們恭敬異常,它們已經明白,現在站在三棱體上的那個怪物,不,人,才是神一般的奇跡,但對于許可,仍是它們的智者,為它們帶來了預言中的成功。
  雖然其實那就是一個騙局,但沒人再去戳穿。
  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其他怪人向三棱體上的楚云升頂禮膜拜,視之為人類的神明。
  楚云升凌立在平臺上,望著天空上奇彩千變萬化,漸漸地明白了,為什么就連樞機生命也不能進入這里。
  這種極度的能量亂流,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毀于某種靈戰!
  對樞機而言,靈之戰場,就像普通生命面對樞機戰場,那就是禁區。
  許久,他翕然一動,無數各種顏色的劍頓時出現,交錯在四周。
  接著,群劍亂舞,飛向楚云升的前方。
  它們以各種排列方式一點點組成一只內部劍飛纏繞的利劍。
  劍成,劍滅,劍滅,劍成……
  楚云升皺著眉頭,努力回憶著太久遠的記憶,繼續壓縮、組合、纏繞,成劍滅劍。
  死陣戰場遺地。
  從遠處一塊隕石中,悉悉索索地爬出許多小蟲子一樣的物體,它們遇到血肉,立即自我分裂,越來越多,覆蓋地面上的尸體。
  ……
  “嗯?還有意識?”
  “什么?”
  “我們救了你,從此你要跟隨我們,將你的靈魂交給我們,不得反抗。”
  “你們是誰?”
  “我們來自星空。”
  “跟隨你們做什么?”
  “戰爭。”
  “我不想打仗了,我想回去。”
  “那你只能死去。”
  “我要回家!”
  “咦,源力量殘留,誰殺了你?”
  “我要回家!!”
  ……
  扎克里醒來的時候,感覺有什么東西從嘴巴與鼻孔里噴了出去,他以為自己已經身在死界,他記得自己死了,死在那個畸形人的刀下,不可能活著。
  但肚子中的饑餓感又讓他感到荒謬,難道死了的人,還會感覺到餓嗎?
  饑餓感越來越強,他決定爬起來尋找可以充饑的食物。
  這時候,他好像看到一個人影從遠處走過去。
  他想叫住它,向前跑了半步,腳下一絆倒,摔了一個跟頭。
  地上的血跡已經干枯,但是還有些碎肉發出腐爛的味道。
  扎克里強忍著胃部強烈的嘔吐感,跌跌撞撞地爬起來,突然一個面無表情的“人”站在他面前。
  是個死人,沒有一絲的生氣,果然是四界!
  扎克里這樣想著,但為什么頭頂上有月亮呢?
  死人沒有理會他,徑直走了,就像沒看到一樣。
  扎克里下意識地摸了摸脖子和臉,發現上面樅橫交錯著幾道恐怖的疤痕。
  他猛地爬上附近的高坡,向下望去,倒吸一口氣,呆呆地驚恐著。
  在下方,整整齊齊的排列著一個又一個方陣的帝國武士,但它們都是死人,雙目綠熒,金甲幽暗,猶如死灰。
  它們令行禁止,整齊劃一,如同一個人!
  更遠的地方,黑壓壓的死人方陣中,緩緩地開出一道行軍洪流,猶如夜幕下幽森的亡靈大軍。
  第二更,求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