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887 兇狠的眼睛

^
  天羽國的浮都,天空花園,巍峨神殿聳立疊嶂白云之上,一個輕紗白羽的修長身影出現在一處殿門之下。
  “小長羽,真的不能進去,大長羽吩咐過,除非有它的授意,任何人不準進入沉殿。”
  守衛在飛檐走峭的殿門下的神殿侍衛,為難地說道。
  那輕紗白羽的女人微微蹙起峨眉,臉色冰沉道:“你還知不知道殿規?歷代三長羽進出殿門何時需要他人授權?”
  神殿侍衛惶恐道:“下屬知道,但,但,大長羽……”
  輕紗白羽女人冷聲道:“讓開。”
  神殿侍衛知道自己阻攔不住,不敢再說什么,但有不敢真的讓開,立即匍匐在地上,擋住殿門。
  這時候一道聲音從遠處的皇城中傳來:“坡似衛,這里沒有你們的事情了,你們下去吧。”
  那名神殿侍衛聞言頓時肩頭一松,向其他侍衛招了招手,恭敬退下。
  輕紗白羽女人揚起光潔的臉龐,望向皇城,平靜道:“我想想看看那個人。”
  皇城那邊沉默片刻,忽然道:“我和你商量的事情,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輕紗白羽女人淡淡拒絕道:“看完,我便回浮城。”
  皇城那邊語氣漸為嚴厲道:“,眾神歸來日漸,你應該知道意味著什么?”
  輕紗白羽女人道:“幾年前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眾神歸來前的瘋狂。”
  皇城那邊道:“既然知道,為什么不把事情想得簡單一點?你是我族天縱之才,亦是天羽皇族,純源之后,必登天賦之巔。艾瑞斯是我精心選出,最合適的人選。”
  輕紗白羽女人光滑的面頰浮現一絲怒紅,目光冰冷道:“那是!大長羽,你不用再勸了!”
  皇城那邊淡漠道:“我們天羽一族并無明確的兩性繁育,何來之說?大亂將至,各國諸族混戰在即,旦有不至二神境之國之族,必亡!”
  輕紗白羽女人微微蹙鼻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會為天羽國殉葬。”
  皇城那邊冷聲道:“這件事。你同意得同意,不同意最后也得同意!”
  輕紗白羽女人不再說話,轉過身,準備邁入殿門。
  皇城那邊這時候突然說道:“你去看看也好,這個人什么也不肯說。用盡了一切酷刑,它始終無動于衷,這又是何必?世間的事情沒有那么復雜,既然總是要是一死,為什么不痛痛快快地去死,非要受盡折磨才去死?為了對抗酷刑,它甚至用了邪惡的辦法使自己變得人不人畜不畜……我的意思你明白嗎?該簡單的時候就要簡單一點。”
  輕紗白羽女人臉色微微一變。眉梢緊鎖。
  邁步走入陰暗的殿門,經由一段長長的幽沉隧道,再走過一扇扇散發著金屬光澤的古老間門,一道道波光粼粼的光線束來回在她身上掃射……最終。她來到沉殿的最底部,隔著一面透明的晶體璧,抬起頭,在她剔透的瞳孔中。倒映著一個畸形而丑陋惡心的巨大肉瘤,不斷地蠕動著……
  這個肉瘤正是楚云升。他在洞穴戰艦中的噩夢終于成為了現實。
  他變成了一堆畸形惡心的爛肉!
  但他已經不關心這些了,紅液之怖讓他無力關心任何東西,而現在,他連紅液之怖仿佛也感覺不到了。
  天羽國的刑罰雖多,從能量都,多如牛毛,也不過是再加上一點痛苦罷了,他也不在乎了。
  當然,那些恐怖的極限依舊存在,并非麻木,他很清醒,而且紅液讓他越來越來清醒,只是這些極限在他的感覺里變成了最為凌厲地問,讓他去尋找答案。
  他已經沒有活著的理由,也沒有非要死的理由。
  的確,雖然曾經很多次,他真的是想一死了之,但如今,他就像麻木了一樣,真的無所謂活著還是死了。
  可既然如此,在如此極限的恐怖下,為什么還要活著呢?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刨去了一切能左右生與死的感情、情緒與想法,什么都沒有之后,生命的能正向他展現不屈的力量。
  那種渴望,堅強如柔弱小草努力鉆出重重石壓的縫隙,尋找朝陽。
  那種掙扎,努力猶如世間最偉大的力量。
  它是如此的珍貴,即便渺小與低賤,楚云升亦能“看到”誕生它的父母雙親殷殷目光與期盼。
  這令楚云升感到一絲羞愧,他從來沒有想過要珍惜它,不管它如何苦苦的掙扎,總被自己無情地打翻,棄之如敝履。
  理解與懂得是一回事,親身感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生命能的力量,在這一刻,是如此的美麗,讓楚云升竟感覺不到畸形肉瘤的丑陋,它又是如此的強大,十一紅液的恐怖肆掠下,依然不屈地露出微笑。
  瘋狂繁殖的細胞在它的“號召”下,對抗死神,對抗消亡。
  但它又極富侵略性,任何威脅到它的東西,它都想要消滅!
  在這一刻,它就是楚云升,楚云升就是它,就是一體。
  他的目光中充滿了火焰,也充滿了殺機!
  燃燒卻如冰冷的血紅。
  紅液積累的狂潮終于來到楚云升最為根的地方刺神槍。
  這里,牽涉零維,他最大的危機來臨。
  如針一般的刺神槍,從久遠的死寂中蘇醒過來,在幽暗的火焰中,瘋狂吞噬周圍巨量繁殖的細胞。
  骨肉瘋狂繁殖,它便瘋狂地吞噬。
  楚云升剎那間如墜入雙重的地獄,雙眼中透射出人間最為兇狠的目光。
  刺神槍中,一條條螺旋體,乃至一條條分子式,恢復活性,快速重組……
  黑色開始出現。黑甲開始出現……
  ……
  輕紗白羽女子帶著莫名的恐慌的走出沉殿,她甚至一句話都沒有說,但蠕動肉瘤中的那雙兇狠的眼睛讓她感到陰森與巨大的恐慌。
  她說不出來這種恐慌到底來源于何處,她能看到一些東西,但并一定能夠理解它們。
  她在那個人的肉瘤體上感覺到強悍之極的追溯源,雖然只是一絲,但也足以使她震撼。
  “大長羽,必須馬上放了它!”
  向著皇城的方向,輕紗白羽女子努力平靜自己。急迫地說道。
  片刻后,那邊才傳來回音:“為什么?”
  輕紗白羽女子沉聲道:“它很危險,它將給天羽族帶來滅頂的災難!”
  皇城那邊頓時笑道:“,我比你更加了解你的能力,它不過是個低賤的人類。我檢查過它們,出現一點追溯源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你最近狀況不對,回去休息吧,三天后,你要給我那件事的回答,已經沒有時間!”
  輕紗白羽女子道:“不行。一定要把它放了,太危險了。”
  皇城那邊冷聲道:“這件事和你無關。如果你一定要堅持的話……答應我的條件!”
  輕紗白羽女子微微一怔,寒聲道:“這是兩件事!”
  皇城那邊冷冷道:“你剛剛不是說過你可以為天羽族奉獻生命嗎?現在你覺得把它關在這里,威脅到我們天羽國。那么你可以奉獻你自己,答應我條件,進行純源,純源之后。我立即放它回去,很簡單的辦法。”
  輕紗白羽女子沉默片刻道:“我需要時間考慮。你先放人。”
  皇城那邊淡淡道:“沒有時間了,大陸國的大神官很快就會來我這里要人,它可不是傻子,人是從它的地盤被我帶走的,給我幾天時間,算是履行約定了。”
  輕紗白羽女子站在沉殿前,靜靜地聳立著,許久后,她冰漠地說道:“讓艾瑞斯來浮城。”
  然后,她面如寒霜地踏上云端,如流星般逝去。
  天風中,她的眼角流出一絲屈辱的淚水。
  皇城中一道白影縱深著空間來到沉殿前,對著天空的影子,道:“原來是這樣,早知道的話,就讓你早點來沉殿了,浪費太多的時間,總算讓我知道它的弱點了,不過要避免出現阿西俄遇到的情況,那就要再把他沉入更深的地方,但那個地方……”
  說著,它仿佛做了決定,一揮手,道:“坡似衛,立即給我準備……”
  ……
  楚云升感覺不到自己在下沉,但他能感覺到周圍的窒息。
  這是一個能量極為混亂的地方,撕裂的疼痛感他倒是感覺不到,再沒有什么痛苦能夠比紅液更勝了。
  唯一讓他能意識到的特別的地方,就是他的零維,或者說整個意識,被什么東西重重地壓著。
  這種感覺很難受,像是一座山壓在頭上一樣,透不過一口的氣,整個如墜入黑暗的深淵,悶在一口埋入地底深處的棺材里一樣。
  這時候,一股異味從頭頂上空飄落而下,刺鼻,但不難聞,當然他聞不出什么來,他的鼻子早已經不是鼻子。
  不過,他身體馬上開始有了反應,而且越來越激烈,像是燥熱的洪水,騷動著就奇癢難受的。
  即便他都已經是一堆爛肉,一個畸形的肉瘤,身體中升騰起的一股口干舌燥的也不可抵擋地襲遍全身。
  他忽然變得極度的饑渴,各種瘋狂的念頭疊踵而來。
  這時候,頭頂上方又傳來一諧入畫面的波動,在他的“眼睛”中,出現一幅幅淫穢靡靡的薄沙如人影,每一個都曲線玲瓏,猶如人間之尤物,纏繞在他身邊,隔著輕薄的紗衣,摩擦著他的身體,各顯嬌媚呻吟。
  他甚至能感覺到一只滑膩的光潔大腿插入他變了形的雙腿根部的縫隙中,不停地滑來滑去地挑逗著。
  楚云升進入不了零維,但他已能感覺到第三股力量洶涌澎湃地到處亂串,急需發泄。
  而他的頭上又猶如大山一般壓著什么,他卻無法進入零維,第三股能量充斥空間,急速膨脹,眼看就要破碎毀滅零維空間而出了。
  “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天羽國大長羽的聲音從上方飄來:“說還是不說?”
  第二更,不好意思晚了很多,這章挺難寫。
  明天是新的九月,大家有保底月票,投給黑血吧!
  我吃點東西回來再碼一更,明天在家不出去,再爆發一下,保證三更,老楚沖天一出,肯定讓大家興奮……說這么多,就是求大家的月票激勵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