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882 超出常理的速度

^
  一切如楚云升所料,僅僅過了不到十幾分鐘,上百的騎士隊伍便已戰死了一半。
  按照這個速度,不到密林,兩只龐然大物必定盡殺它們于達到密林之前。
  楚云升益發地耐心起來,有幾次,他和大紅馬甚至被騎士們發現,但也無所謂了,反正它們已是死人。
  算是個小意外吧,荒蕪且無遮擋的干裂地上,想要始終不被發現顯然也不太可能,就是有裂縫也不可每一次都能夠及時地隱入進去,目光總比動作要快,倒是有點失算了。
  既然被發現,楚云升也就不再想著隱避,他要大開起殺戒,兩只龐然大物也只能逃命,更何況更弱的騎士。
  騎士能發現他,兩只龐然大物自然更早地發現了他,但他始終沒有過于靠近,或者表現出什么動作,就像一個旁觀屠殺的路人,兩只龐然大物相互打得不亦樂乎,也沒有精力搭理他。
  情況在半個小時后,突然發生急轉,楚云升亦未預料到。
  不斷地接近中,他漸漸能聽到剩下的騎士簇擁中的白甲騎士不停地向上天禱告,虔誠地重復著一遍又一遍在楚云升耳朵里類似于“咒語”或者“祈”一樣的“經”。
  這個時候,生死存亡之際,祈禱虛無縹緲的神靈有用嗎?
  兩大龐然大物追到現在,顯然不是為了要殺什么人,肯定是為了什么東西。
  如果換做是楚云升,早把兩個龐然大物想要的東西丟下來了,犯得著為此而全部喪命嗎?
  可惜他不是它們,了解不了它們的想法,卻就在這個時候。那條火龍忽然暴起了,完全不顧身邊另外一只龐然大物對它的襲擊,仿佛剎那間變得焦躁急促起來,不顧一切地沖向剩下的十多個騎士群中,亂殺一起,然后抓起一個冰光粼粼的東西,全力折返,越過楚云升頭頂,向后方猛力速飛。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楚云升倒也沒多少驚訝,他拍了拍大紅馬,準備讓它提速。
  兩只龐然大物要走了,它們在空中將繼續廝殺。
  誰勝誰敗誰最終搶到那個東西,楚云升沒有興趣關心。接下來,是他出場的時候了。
  這時候,楚云升沒有預料到的事情發生了。
  白甲騎士的禱告竟然起作用了!
  天空中出現了一個黑點,穿裂空氣,銳嘶而來!
  這給楚云升一種強烈的荒誕感覺,就像看見一群原始人跪拜在龜裂的大地上,向著天空祈禱:萬能的神啊。請求您可憐可憐干涸的我們,降下大雨吧!
  于是,大雨傾盆而至,電閃雷鳴!
  楚云升第一個念頭就是樞機來了。當即便火速加強了死氣濃度,元氣能級急速攀升。
  黑點轉瞬及至,速度快的無法想象,僅憑這種速度。不需要元氣能量,只要撞擊上火龍。楚云升也相信它必死無疑。
  等到天空中的黑點由遠及近,露出殘破的外形,帶著摩擦空氣而燃起的火焰,呼嘯掠過騎士頭頂的時候,楚云升再一次錯愕!
  竟然是一架飛行器!
  三角形,灰色,像是一面盾牌,沒有復雜繁冗的地方,看起來極為凌厲,但外殼布滿傷痕,顯得滄桑而古老,讓人一種強烈的感覺,仿佛它是從太空宇宙中剛剛趕到的一樣,急迫而疲倦。
  關鍵它是一艘無人的飛行器,掠過楚云升頭頂時候,死氣準確無誤地確定里面沒有任何生命。
  下一刻,那艘三角盾一樣的飛行器以絕對完美的科技力量彰顯出其強大的武力,腹下武器打開,一道道火舌疾速擊射出來,速度比飛行器身更加快,快到以楚云升的能力都無法分辨是子彈還是光線。
  它的第一目標是火龍,并且立即追上,窮追猛打,僅僅以十幾秒的時間,連給火龍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完全以一種絕對的物理力量令火龍毫無還手之力,被它追尾一陣猛烈的火舌暴射穿成碎片!
  這種力量完全是以速度與密度來展現其強大的破壞力,所含的暗能量都不多,是楚云升自黑暗降臨以來,第一次見到以科技暴力完殺強大暗能量生物的情形,雖然這一個過程持續時間很短,但越短越是能體現這一點。
  這一下,連楚云升都有些懵了。
  三角盾飛行器攆著火龍屁股后面一陣火舌猛射,并快速將其撕為碎片,整個震撼過程無處不顯露出更為強大與恐怖的科技力量。
  不對,肯定有什么自己不懂的秘密,否則不可能有這種超越常理的速度與密度。
  世間一切物理事物只要出現,便必定有跡可循,有規可律,只是未被掌握而已。
  三角盾飛行器在干掉火龍之后,立即凌空翻轉,將目標對準下一個龐然大物,但這個時候,它在高速飛行中,突然解體了,機體燃燒著撕裂為碎片,像是一個巨大的煙花在空中爆炸。
  它或許太古老了,太疲倦了,仿佛已經承受不住這樣的長途跋涉與激烈的戰斗。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動,放出火元氣,將空中的飛行器碎片包裹起來,向自己身前拉起,宛如一條碎片流淌的長河。
  甫一接觸,他便感覺到碎片金屬的堅韌,不在他的流火戰刀之下。
  他腰間掛的還是吉特的長劍,正需要更強的武器,但隨即,他便放棄了,如果不動用樞機源火,他的極限火元氣根無發融化碎片,更不要說說是淬煉成刀了!
  火龍搶走的東西不遠地落在他的身后,最后一只龐然大物來大概也是想跑掉的,但見到三角盾飛行器竟然自己凌空肢解了,頓時興奮起來,于空掠過,沖向墜入裂縫的那個晶體般剔透冰寒的東西。
  楚云升沒想要和它過不去,大家各取所需。井水不犯河水,但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腦袋被爆炸震壞了,或者認為楚云升也是一個暗藏的搶奪者,只是剛才忙于同火龍爭斗顧不上而已,竟然沖著他飛撲下去,大概是想要在路過的時候,順帶消滅他。
  楚云升實在不想和它動武,且不說一旦說打起來,剩下寥寥無幾的騎士可能乘機跑掉。它們可是真真地見到了自己了。就是要徹底地快速殺掉它,弄不好也會引來那兩個恐怕正到處找他的樞機的目光。
  它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速殺的,想要快,就必須動用零維樞機之火!
  否則以嘯云箭攀升能級的速度,那幾個騎士早跑光了。
  在楚云升的記憶中。其實有陰影的,他第一次裝死,第一次將生命交到完全不可知的運氣中,第一次面臨最大的死亡危機,第一感到無力反抗,都是這只龐然大物的類似者所帶來的。
  這只龐然大物越來越逼近,在楚云升的瞳孔中。它巨大數倍的瑰麗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它不是常見的生命形式,是一種能量體,與火焰幻鳥類似,身形大了好幾倍。煥發著冰寒剔透的光芒,像是一個揮發中的液態冰體,淡藍色,美輪美奐。晶瑩剔透,每扇動一次羽翼。便有陣陣的冰元氣散發出來,讓人感到一片的極寒。
  楚云升覺得應該叫它冰魄幻鳥,雖然奇幻了些,但再也找不到比這個更合適形容它外形的詞匯了。
  當它沖過來的時候,楚云升便立即做好了準備。
  既然打了,他的策略也隨之馬上全部改變,拍了拍大紅馬的腦袋,示意它去搶掉入縫隙的那個東西,而他自己飛身而起,拔出長劍,對著冰魄幻鳥,狠狠地斬去。
  還有幾個騎士不能讓它們逃掉,既然出劍了,那就是最強一劍!
  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
  沒有任何花招,也沒有使用大范圍的戰技,僅僅以極限火元氣稍稍帶出一小部分樞機之火,在死氣籠罩的范圍內,橫空厲斬過去。
  一劍!
  僅僅一劍!
  劍身融斷碎裂,冰魄幻鳥一分為二,凄厲一聲慘叫,分成兩瓣的翅膀在火焰中撲騰幾下,栽倒在楚云升落下半空的身后。
  一劍斃命,自然有它之前與火龍相斗實力大損的原因,但樞機之火也絕不是它可以抵抗的。
  楚云升不知道樞機之火的能量有沒有泄露出去,一劍戰出,時間便進入倒計時,在兩大樞機趕來前,他必須火速撤離。
  這也是他為什么要讓大紅馬分頭去搶那個東西的原因。
  落下地面,楚云升絲毫沒有停留,起落之間,疾速來到剩下的騎士面前,為加快速度,他再一次以話音來集中精神加強操控力量,將剛剛斬殺出去的極限火元氣與樞機之火召喚回來,一舉蕩平剩下的騎士。
  “劍,來!”
  他橫空一握,身后的燃燒的火元氣如紅色長帶一般流來,匯聚在他手間,凝聚成劍。
  自從有了操控力量,先出劍,再召劍,隱隱成了他最新的戰法,別的且不說,至少不浪費。
  這時候,出了點小意外,大紅馬不知道從哪里猛地就竄了回來,瞪大了眼睛,但見楚云升沒理它,仿佛很疑惑地又重新朝縫隙方向奔去。
  對面只剩下兩個的騎士,其中一個白甲祈禱騎士趴在戰馬上,應該昏迷了,另外一個身上帶著火傷,利用大紅馬莫名其妙地跑回來這個空擋,迅速反應過來,看著楚云升,連比帶劃地急促地說出一大堆話來。
  大意是它們是什么城堡的人,遇到了什么事情,雖然不是叛軍,更不是王庭軍隊之類,請求楚云升不要殺它們……
  它說得太快,冒出的新地名和新人名又太多,楚云升聽不太清楚,但心中卻有疑惑,它怎么和自己扯起叛軍王庭的事情?
  這個月還剩下三天,無論如何也要努力一下!
  先一更,馬上第二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