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881 龐然大物

大紅馬撒開四條腿,抖擻身上的膘肉,如同獵豹一般,閃電穿梭在叢林之中。
  不得不說,它渾身充滿了力量,每一寸肌肉都在有節奏的張弛,如果攝影下來,用慢鏡頭回放,必將完美體現純粹力量的美感,沒有一絲多余的地方。
  很快,它便如一陣風沖出密林,來到一片荒蕪的灰色丘陵之地,滿目溝壑,鱗次櫛比,在它面前就橫亙著一條寬長的斷壁,距離對面足足有幾十米,但它絲毫沒有放慢腳步。
  它仿佛很有信心一躍而過,讓背上的主人注意到它的實力。
  于是,它嗖地一聲,飛躍在半空中,身體曲曼地舒展開來,要多美有多美。
  但……
  但是,它好像忘記了什么,它畢竟只是一個畜生。
  它忘記算上背上主人的重量……
  在距離對面的斷壁只有咫尺的距離上,它突地瞪起了大大的眼睛,四條腿一扒拉,毛發向上飄起,嗖地一聲,慘烈地掉了下去。
  接著,它身上一輕,楚云升踩著斷壁凸石,蹭蹭地飛身飄逸蹬上斷崖,迎風站立。
  片刻后,它帶著一身臟兮兮的泥土和淤青,耷拉著腦袋來到楚云升腳邊。
  楚云升沒有看它,掏出地圖,根據他剛剛測試大紅馬的新速度,最近的城堡距離這里大約還需要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再加上要辦的事,來回最少三個多小時。
  但楚云升卻選擇了另外一個稍遠的方向,那里有不尋常的元氣擾動。
  不知道為什么,自從在死陣中沖擊融入樞機之火后,他對周圍乃至更遠的火元氣波動極為敏感。
  在以前,這種距離上的任何元氣波動他都不可能感覺得到。不是說很遠處的元氣波動傳遞不到這里,這種波性質的暗能量穿透力還是很強的,只有遇到暗物質與其他暗能量的阻擋與干涉才會變得雜亂或者消失,通常都能波散很遠,厲害一點的洞穿全球的波震蕩都有。
  但一般來說,樞機以下的能量波動,經過長途波射散,耗散、漫射、干涉……等等,在長距離上,都會逐次而衰弱。混合在雜亂無序的其他能量波動中,極為微小,以往,就是“豎起耳朵”也很難發覺。
  如果說他零維分叉線對應的某種器官,是一種能從雜波中分辨有序波動的接收器的話。那么這臺接收器,一定變得更加精密與深度。當然。目前似乎僅對火元氣有效。
  之所以仍說不知道為什么,是因為楚云升這兩天也是很糊涂,弄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算不算得上達到了樞機的境界?
  說算吧,他也沒感覺到什么其他特別的感覺,好歹也是突破人間極強的鴻溝,凡人的分界線。就算沒有什么驚天動地傳說中的天地異象出現,也不應該是這么平淡的感覺吧?
  但要說不算,他如果不顧身體的問題,也能勉強使用出部分零維中的樞機源火。而且對火元氣的操控與感覺,大大上升了一個三元天火境界巔峰都達不到的程度,更不要說潛伏的契約都被帶出來了。
  當然,楚云升向來不是好奇寶寶,奉守慎微,一般的元氣擾動,他絕不會去看個究竟,省得沒事找事,給自己找不自在。
  吸引他注意并決定改變主意,舍近求遠的改方向是另外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并不強烈,掩蓋在那個方向的火元氣擾動下面,卻能讓他零維產生異樣觸動,他擔心是那個人,所以就想去看看,除了這件事外,還真再沒有其他事會讓他動心去好奇。
  反正也不耽誤原本出來的計劃,只是多走點路順帶去看一眼而已。
  吉特發現的營地一定要打劫,除了食物,藥品更是急需救命的東西,但不能用血族地球人的面孔,否則用交涉之類的辦法就行,用不著動粗打劫,一切都是為了藏匿行跡,同時被兩個憤怒的樞機盯著,可不是鬧著玩的。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假扮大陸國騎士,全身包裹在金色的鎧甲里,任誰看不出來破綻。
  如果能弄回來幾匹普通騎獸最好,要不然,也只能用進化過的戰馬臨時冒充一下。
  它們雖然進化地不如大紅馬這般厲害,但外型上也起了很大的變化,不熟悉大陸國物種的地球人是很難了解那么清楚的。
  他這一趟獨自出來,自然是先來打劫大陸國騎士,獲取打劫偽裝所需要的“道具”。
  重新確定好方向,楚云升縱身上馬,繼續趕路。
  對大紅馬新實力的測試,除了沖擊力,其他基本完成,速度、靈敏以及彈跳力,都有了一個大致了解,這是楚云升的習慣,不管多大多小的戰斗,只要有時間,事先都會善解其器。
  這里的地形很奇特,干硬、灰黑、荒涼,像是龜裂的土地放大版,到處都是裂開的深溝,縱陌交錯,速度太快而靈敏又不夠的話,很容易跑著跑著便一頭栽掉下去。
  大紅馬在這點上做得很好,吃過一次虧后,倒是長了記性,不用楚云升太操心。
  約莫一個多小時后,比預計提前了一點,遠遠地可以看到聳立在懸崖上的黑色城堡,它不如佛羅修撒古老,也不如密以修富麗堂皇,它像是一柄鋒銳的利劍,刺向天空,大概是象征著統治者威嚴的力量與權力。
  但在楚云升眼里,作為一個現代人,卻有著另外一翻不同的觀感。
  以青暗石磚塊砌成的刺天聳立的城堡,怎么看它,都怎么像是有一種拔地而起沖向太空的味道,換句話說,它像是模仿某種待發射的太空飛船外形砌成,而且還是那種極為凌厲的那種。
  有這種感覺并不奇怪,新世界存在大量遺境,他去過的洞穴就藏有遠古的太空飛船,大陸國的先祖或許見到過什么,以它們當時可能剛剛才啟蒙的朦朧意識。很容易對無法理解的雄偉太空戰艦產生神靈崇拜。
  可以想象,在一群原始人的頭頂,陸續飛起一艘艘宏偉的太空戰艦,或者是墜毀一艘艘燃燒的太空戰艦,對它們而言,是何等的震撼!
  在這里,楚云升很快便發現火元氣異常波動的源頭,城堡的上空,正有著兩只龐然大物在交戰。
  一只,他見過。而且剛剛見過沒多久,另外一只,很驚訝,他也見過,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而且絕沒有這么大,能性恰好相反。
  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兩只龐然大物激烈相戰,陡峭的城堡中濃煙滾滾,建筑崩碎倒塌,叫喊與驚聲四起,大批慌亂失措的人影由城門口擁擠奔逃,形勢一片的混亂。
  這當中必然有些蹊蹺。兩只八竿子打不著的龐然大物,會糾纏在城堡上空廝殺,肯定是有原因的。
  楚云升暗中觀察了一小會,隱藏在溝壑中。等待城堡中的騎士奔逃出來,再悄然跟蹤上去,兩只龐然大物的廝殺,他不想參合進去。
  已經夠亂得了!
  看城門外逃命人影的模樣,城堡里沒什么有地球人難民的可能了,大約是自己感覺出錯了,白跑一趟,但鎧甲和騎獸,還是要拿到的,這是他出來的目的。
  約莫一連等了三十多分鐘,大紅馬有些想便便的時候,城堡中終于沖出了一隊騎兵,數量大約在一百多名,緊緊地簇擁著中間的一個白色的人影,飛快地向楚云升這邊奔來。
  這令楚云升警惕起來,以為自己被發現了,荒地四通八達,怎么偏偏往這個方向“逃跑”呢?
  但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他一直潛伏在溝壑中,悄無聲息,元氣收斂,死氣放出壓制跡象,就是樞機經過,也未必能馬上發現。
  疑惑沒有持續太久,很快他便知道了原因。
  原本在半空中廝殺的兩只龐然大物,突然同時調頭,俯沖向地面上奔逃的百多人騎士隊伍。
  當即,便有十幾名騎士轉頭迎向兩只龐然大物,其他騎士加速逃亡。
  騎士們的速度極快,完全是一副拼命地架勢,不斷催促胯下的騎獸,不顧一切地向前疾奔,在干裂的荒地上,重重地敲擊起密集的陣陣蹄音。
  它們旋風一般掠過楚云升所在的位置,這時候,楚云升悄然與大紅馬隱匿在縫隙中,看著它們一只只騎獸越過頭頂上的縫隙。
  果然,并不是發現了他,而是的確選擇了這個方向逃離。
  不多時,那兩只龐然大物也出現了,從縫隙的上空飛掠過去,仍對剩下的騎士窮追不舍。
  楚云升立即明白過來,這兩只龐然大物一定是盯上城堡中的什么東西了!
  而這東西現在就在這隊騎士當中。
  攤開地圖,就知道它們為什么要選擇向自己來的方向逃離,原因很簡單,這條路線最為接近他和血騎所藏身的廣袤密林,只要活著逃入到里面,深山野林之中,兩只龐然大物行動必然受阻,生機就有了。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沉:
  不好!
  這兩個畜生可不是好惹的,這么追下去,搞不要正在密林養傷的血騎也要無故遭殃。
  幸好他過來打劫,發現得早,要不然,等到這兩個畜生突然出現,行動力大部分喪失的血騎肯定來不及撤退!
  楚云升一拍大紅馬,從地縫中魚躍上來,輕呵一聲,大紅馬立即如離弦之箭射了出去,四腿撒開,在楚云升的操控下,不遠不近地跟在它們后面。
  距離密林起碼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平常或許不覺得,但在兩只龐然大物的同時追擊下,路途立即就變得遙不可及了,甚至可以說是只有一絲飄渺希望的死路。
  但它們的確也無路可走,按照地圖,換一個方向,最近的其他城堡,也至少要向北奔馳一個多小時,而且,這些人顯然對那里也不抱有希望。
  楚云升不想和兩只龐然大物發生沖突,戰上一場沒什么,但沒那個必要,他只要吊著就行,等兩個龐然大物殺光騎士,得到想要的東西,自然會離開。
  他不需要浪費任何元氣,就能從兩只龐然大物留下的戰場上獲得騎士們死后的鎧甲,神不知鬼不覺,還能保存實力,再好不過了。
  萬一,倆個畜生要是仍沖入密林,他也能及時出手。
  不過,他相信百來個的騎士肯定支撐不到目的地,要不是兩只龐然大物內斗不休,時刻邊追邊相互廝殺,它們這點人早死光了。
  順著一路上兩只龐然大物各自留下的一冰一火兩道犁開地面的長痕,楚云升銜尾而去。
  左邊的那只龐然大物,他暫時不知道它的名字,最多只認得與它類似生命結構的小個“近親”,右邊的那只,可是他不久前的“老朋友”了,還射殺了一只。
  一條火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