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867 它們終于來了

^
  一連幾天,楚云升都在惡夢中驚醒。
  眼前時常浮現七公主滾動的紅袍,仿佛似阿羅拉**的城頭上飄滿了的血色紅云。
  這種狀況直到進入到沙漠深處才得到緩解,火辣辣的太陽底下,炎熱讓人失去一切思考能力,只想趴在馬背上一動也不動,任由這群畜生將自己拖著,管它拖到哪里去。
  楚云升很懷疑,是不是地球距離太陽又靠近了一點的緣故?灼燒的陽光仿佛剛從太陽出來便來到地球,能從人的皮膚里烤出一層油脂來。
  再這樣下去,即便最終過了沙漠,這只軍隊大概也成了一支龐大的烤肉串。
  士兵們將盔甲解開,吊在騎獸的屁股后面,叮叮當當地作響,成了單調如死的沙漠行軍中唯一能證明大家還活著的動靜。
  不遠處的紫金騎士們華麗的盔甲沾滿了沙塵,像是一個個土人,剛從坑里爬出來一般灰頭土臉,口里不停地吐著永遠吐不干凈的沙子;跟在后面,三三兩兩的血騎,仰著脖子,搖晃著身體,迎著刺眼的陽光,試圖將高舉倒扣的水囊再擠出一點水滴來。
  再往后,胡爾的大車陷在沙漩渦里,十幾個金甲武士脫光了膀子,哼哧哼哧地試圖將它拯救出來,卻眼睜睜地看著它越陷越深,不由得地焦躁起來,狠狠地抽打有氣無力的駕車大獸。
  楚云升記得這輛車是可以漂浮起來,不知道怎么失靈了,但想想就是勞斯萊斯也有趴窩的時候,胡爾的大車走了這么遠的路,壞了什么地方,也是正常的。
  不管如何。這支就是臨時拼湊起來的軍隊,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毫無戰斗力可言,只要王庭此刻派出一支精銳的騎兵,不用說,一個沖鋒,就能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當然,等這支鐵騎也到了這里,是不是仍有戰斗力就不知道了。所以,全軍從上到下,幾乎沒有人會擔心敵人的偷襲。
  周圍別說敵人,連個鬼的影子都沒有!
  炎熱幾乎讓人都快要忘記了時間,整天渾渾噩噩地行軍。跌滾爬落在沙子里。
  楚云升一早只穿了一個大褲衩,套了一件t恤衫,戴著一副墨鏡,拿著流火刀,和胡爾蹲在奄奄一息的大車附近人工造陰的地方,在沙子上畫著圈圈。
  果然自作孽不可活,他鼓動起來的南征擊國之戰。自然也是要報到他自己的頭上的。
  可恨自己是火元氣境界,不是冰元氣,要不然,弄兩塊冰來也好。
  “不是我又牢騷什么。胡爾王子,你們卡旦族統治大陸三千年,時間長得可以忘記掉老祖宗姓什么,科技卻仍落后如同原始人。真不知道讓人說什么才好。雖然我來自的國度也比不上鮑爾他們,但你們好歹有比鮑爾他們更先進的地底下人。難道不會學我們一樣山寨山寨?看到鮑爾那幾只剩下的直升機了沒?要不是運輸機基都損失在海國人的地對空水彈手里,以鮑爾他們的技術實力,運送我們這點軍隊24小時內全球布武不費吹灰之力。再看看你們,一個個看起來刀槍不入,穿得跟圣斗士一樣,實際上就是一群落后的原始人,趴窩在沙漠里就動憚不得。就你們這實力,那什么魔鬼真的要是來了,給你們一個覆蓋式超音速巡航轟炸,就像炸一群欄桿里的豬一樣簡單。”
  楚云升一邊說,一邊羨慕地看著美軍中三架完好的直升機,因為燃油短缺的緣故,除了必要的方向偵查,基都停飛了,得留在最后將要走出沙漠的時候,突襲空降一部分精銳到很有可能早在沙漠外等著他們的王庭軍隊的背后。
  鮑爾是打死不愿意參加胡爾王子“叛亂”之舉的,沒有來自太陽城中的那個總統與議會的授權,他和這只軍隊在楚云升與胡爾的死亡威脅下,只同意作為后勤輔兵的形式存在,絕不向王庭軍隊開火。
  其中還有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小插曲,鮑爾以自身小命堅持讓胡爾先“攻擊”他們軍營,而他們則象征性地朝天空開了幾槍,然后全軍投降,成為“俘虜”,在當前極端特殊的情況下,為了保證士兵與當地美國人難民的生命,參贊鮑爾與胡爾殿下簽訂一系列協議,饒了一個大圈,還是成為原就是的輔兵,改變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不開火。
  這件看起來毫無意義純屬腦殘的舉動,楚云升覺得完全是浪費時間,蘿與胡爾卻一致地判斷出鮑爾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總統夢,楚云升想破了腦袋也不是很明白兩者之間有什么聯系,但為了臉皮,沒去追問蘿,為了神之行走的臉面,也沒追問胡爾,反正總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胡爾對楚云升的“牢騷”仿佛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不屑冷聲道:“我們為什么要向地底小人學習?它們不過是一群佝僂在地底的蛆蟲,見不得陽光,三千年來,從來沒有贏得過一次像樣的戰爭,是我們手下永遠的敗將,用你的話講,就是垃圾中的戰斗機,你要我們怎么樣向它們學習?”
  “起碼人家有蝌蚪飛行器,而你們只有馬車!”楚云升回敬道:“如果沒有樞機,你們再試試看,誰輸誰贏就說不定了。反過來你想想,它們僅僅憑借技術的進步,雖然的確可能一直沒真正贏過一場戰爭,但仍能夠堅持到現在,難道不是奇跡?不該你們學習嗎?說到底,你們其實和我一樣,都是按照先輩的經驗習慣來提升實力,而它們和鮑爾那些人有些類似,依靠邏輯與數學分析世界、運用世界。”
  胡爾看了楚云升一眼,冷笑一聲道:“我在遺境外的時候了解過一些事情,知道你和地底小人的關系不普通,它們一定會和你說,我們五國是如何地欺負它們,如何殘暴地屠殺它們。它們有多么的凄慘,又是如何地堅強抗爭與不屈,對嗎?我說的沒有錯吧?
  但它們一定不會和你說,為什么五國閑著沒事非要置它們于死地,為什么相互矛盾極深的五大國度包括海之國,都不約而同地不喜歡它們?
  它們在地底不停地挖洞,造成越來越頻繁的城市塌陷、海洋環流混亂、地震等等,三千年來,受此影響而死去的人多到你不敢想象。但這些我就不說了,就說它們巨大的中心堡壘吧,大約每三十年一次的循環它們稱之為“大換氣”,整個天空在幾個月內都是黑油油的,落下的雨點幾乎讓五國顆粒無收。即便躲在深宮里,周圍擺上最新鮮的花瓣,你也能聞到令人作嘔的刺鼻惡臭。
  漂浮在天空中的天羽國歷來都是“大換氣”的重災區,也是每一次忍無可忍最先對地底小人開戰的國度。
  為什么現在會這么熱?而且越來越熱?根據皇宮與神殿的典籍記載,一千年前的氣溫遠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地底小人起碼要負責一半以上的責任。
  我們要是都學它們,三千年下來。且不說這顆星球廢到何種程度,就是我們卡旦族,天羽族等等自身,恐怕都早已滅絕了。
  你說。換做你們地球人,這仗打還是不打?”
  楚云升沒想到胡爾能說出一大番難以反駁的理由來,只好笑了笑道:“沒想到你們還是環保主義者,沒那么嚴重……但。你們不是也開始用鮑爾他們了嗎?”
  胡爾道:“我們做出過研究判斷,你們地球人這點影響比不上地底小人的一根汗毛。就比如你身上所使用的地底小人送給你的東西,加在一起,影響超過鮑爾的一只軍隊。所以,使用地球人的技術,在我們可控的范圍之內,正如你所說,鮑爾它們可以幫助我們解決空中運輸等問題,它們在你們人類中空中優勢最明顯,也是我們大陸國最需要的,而天羽國收留的那個人類國家,它們所具備的天羽族最需要的優勢你應該比我更了解,奇怪的是神秘之國,聽說收留了一個奇怪的地球國度,不知道想干什么。”
  楚云升對神秘之國沒什么興趣,換了個較為嚴肅的話題道:“七公主走的時候,我聽她話的意思,你是必敗無疑,她等著給你收尸了。”
  胡爾看著陷在沙窩里的車架,沉聲道:“對與不對,總要去試一試。”
  楚云升道:“她和你關系好像不錯,可惜你沒能說服她,不過,從她的話里,我也聽出來了,比起四王子,她應該與你跟近一些,不知道為什么不支持你反而支持四王子,她自己不矛盾嗎?”
  胡爾沉默了片刻才說道:“你不是出生于宮廷,對宮廷里的事情不了解。”
  楚云升就笑道:“我腦袋里的宮廷的確早被毀了,打開電視,十個臺有八個阿哥九個格格,剩下一個半個還在天天打鬼子,一群吃飽沒事的皇子皇孫們,整天擺出一副憂國憂民的憂郁,和一群病怏怏的非得靠著藥罐子才能活下去不可的格格妃子們,談人生談理想,順帶普及各種墮胎的知識,為一個腳踏兩只甚至三只的藝女青年,掙得頭破血流,哭得死去活來,最終都要面臨愛江山還是愛此女的終極難題。”
  胡爾皺眉茫然道:“你在說什么?那藝女青年是樞機的子孫嗎?”
  楚云升隨口道:“她比樞機的女兒孫女們更厲害,一般還有一個原情比金堅的姐妹整天暗地里加害她,但可惜全世界的男人都圍著她轉,沒她絕對活不成。”
  胡爾一臉的嚴肅,眼神中帶著一絲敬畏與鄭重,不確定地沉聲問道:“真有這樣的人存在?難道,難道是神靈的……”
  楚云升搖頭道:“不過通常結局都比較悲劇,愛江山的人后來當了皇帝卻必定寂寞無比地后悔了,而得到藝女青年美人的王爺卻發現老婆心里其實一直想著別人,當然也有稍微完美一點的,為了她放棄皇位從此隱居市井的神話。”
  胡爾不相信地冷笑道:“既不與樞機有關,又不與神靈有關,你以為生于宮廷的貴胄都是沒見過女人的腦殘加弱智嗎?不過,從你的故事里,我倒是發現了你們地球人除了身體孱弱外一個致命的弱點。”
  這回,輪到楚云升詫異了,拿下墨鏡看著胡爾:“我說什么了?你就發現了弱點?我說的不過是類似于你們的一種戲劇,閑著沒事和你扯扯,換換心情而已。”
  胡爾淡淡一笑,正要說話,這時候,前鋒方向傳來一陣騷動,楚云升戴上墨鏡立即站了起來,只見一名傳令騎兵踏著煙塵飛奔而來,不到十幾米外,便撲到在地上,欣喜地大喊:“王子殿下,前面發現了綠洲!”
  綠洲?這里哪里來的綠洲?根據大陸國的地圖,最近的綠洲也得在兩天后才能抵達,怎么突然又冒出一個綠洲來了?難道走錯方向了?
  楚云升與胡爾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我去看看,你讓前鋒不要動,有點邪門!”楚云升提起流火戰刀,翻身跨上戰馬,喝斥一聲,疾馳了出去。
  他的戰馬作為特殊照顧的對象,體力尚可,一路上沒用多長時間便趕到了長龍般的軍隊前端,但顯然來遲了,前鋒的士兵們正歡天喜地的一邊脫著衣服,一邊沖向前方一片綠色下的湖泊,數千個**人影集體奔跑起來,極為壯觀,想拉都拉不住了。
  綠洲很大,差不多如同一座巨大城市般橫亙在大軍必經之路的前方,如果是海市蜃樓,幻像被戳破后,最多心理上遭受打擊,就怕不是,那就真的太邪門了。
  從墨鏡里,楚云升看不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正要驅起戰馬再靠近一點,天空上滑過一大片巨大的陰影,像是一大塊烏云飛速漂移中遮蔽太陽而投下的掠影。
  楚云升迅速摘掉墨鏡,抬頭望去,影子已經梭一般地消失在前方的綠洲之中,他稍稍一頓,綠洲里隱隱傳來一陣陣野獸的吼叫聲。
  戰馬不安地移動腳步,楚云升心生警覺,向匆匆追著他來的那名傳令騎兵道:“馬上讓前軍回來!”
  但話音未落,綠洲邊緣數千的**士兵又傳來一種驚恐的騷動,爭先恐后地向后方奔跑。
  大地明顯地傳來一**震動,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從綠洲中彌散出來。
  刺鼻,難聞,帶著腐爛的氣息。
  “是魔鬼的味道!和典籍上記載的一模一樣,它們終于來了!”終于跟上來的胡爾,神情極為嚴肅,目光冷峻了到極點。
  綠洲里隱約中沖出一個龐大的影子,在看清楚那個影子的剎那間,楚云升身體頓時石化了一下,手下意識地扶向刀柄,不可思議地望向身邊唯一一個亂了隊的美國大兵:“霸王龍?會噴火的霸王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