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863 告訴你們一個秘密

^
  水是噴了,但很qiguài,楚云升turán間平靜下來,兩個不同時空中同一個魔嬰稱謂,反而讓他混亂的思緒各返其道,清晰異常起來。
  他怎么kěnéng是shime魔嬰呢?
  就算是,那也是偽碑中的一鏡老神棍對他的“造謠”,是偽碑節點中的事情,和現在胡爾口里的魔嬰雖是同一個詞語,所指卻完全不同,至少他ziji是這么認為的”“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當然在節點中,他承認,ziji是個“死”掉進來的人,不該出現,而在第七紀,也承認,他不應該存在,介于死與生之間。
  看起來,他很多余,fǎngfo不管在哪里都不是“人”,都被拋棄了,不應該存在,但有一個difāng,他是正常的,那就是第六紀!
  從第六紀這條線上來說,很清晰不過,他只是在臨死前進入了偽碑節點,最終沒死掉,正在努力tongguo補死重新活過來,很是簡單明了。
  由此也可以解釋第七紀為shime會出現那個與他相似的人,他進入了節點,那是一個méiyou意義的difāng,對第六紀來說就是死了,一號老頭與骨骸六序都這么說過,第七紀再出現一個與他相似的人就不足為奇了。
  唯一讓他不解的difāng有兩處,一個是節點抽取第七紀比如文蘿的記憶信息,為shime現在才歸還?而且是由漆黑石碑的出現來歸還?二個是文蘿被抽取的記憶信息歸還了,其他人呢?會不會在同時也被歸還了?ziji的記憶信息碎片ruguo也有歸還的話,他為shime至今仍méiyou發覺?是不是歸還到那個與他相似之人身上去了?
  對于第一個,他只zhidào節點抽取參考點信息,必須按照交換原則歸還,否則平衡破壞。就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節點必然崩塌,但對于為shime是漆黑石碑來歸還,他就一無所知了,反正偽碑應該是按照它的樣子與原理仿制出的山寨,雖說不太成功,但至少打通了彩虹橋,它們之間必定存在一個更為深邃與神秘的另外一個體系,楚云升觸及不到、理解不了,也不想多了解。
  他真正關心的是第二個。那是他的心病,補死的問題還méiyou搞qingchu,現在再加上一個歸還的問題,愈加地讓他擔心,從邏輯上。漆黑石碑將節點抽調的信息碎片méiyou歸還給他,是說得通的。節點kěnéng抽取了第七紀那個人的記憶片段來微調。歸還給那個人是正常的,但他總覺有shimedifāng不對,卻又說不出來。
  今天一天之內,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弄得一驚一乍,想必和漆黑石碑的影響有點guānxi。嗶音的沖擊對人的腦袋與意識有刺激是他曾親眼見證的事情,此刻平靜下來,楚云升發現也不全是壞事,起碼從文蘿認出ziji的這件事上。基本可以理清了第六第七紀與節點之間的脈絡。
  “就是因為那個聲音,所以你才會有刺殺我的想法?”
  楚云升笑了笑,想要將氣氛緩和下來,要不然以文蘿現在發白的臉色弄不好又會進入混亂的狀態,神經是會崩潰的。
  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就是被歸還了,最多也就當成了一個平常的亂夢而已,文蘿卻是被ziji一次又一次的暗示過,心理上早有痕跡,再加上作為她“夢境”中的ziji就活生生地站在她跟前,想不錯亂都不kěnéng。
  “對不起,我當時整個人都hǎoxiàng是懵的,控制不住ziji,似乎就成了另外一個人,認為你就是魔鬼,所以就想要殺死你。”文蘿內疚地說道,雙眼仍舊很茫惘,與她之前在眾人面漆那縱橫捭闔的犀利氣勢判若兩人。
  “不,你控制住了,否則匕首上的血會是我的而不是你的。”楚云升搖搖頭道,他估計文蘿當時為了清醒,扎了不少刀。
  qiguài的是,楚云升yijing幫她“開脫”了,文蘿卻méiyou順著說下去,而不zhidào為shime略過了這個話題道:“當時那些碎片一幀一幀斷層似地從我腦海中涌出,在那些畫面中,你站在尸山血海的巔峰上,我雖然懵,但卻zhidàoziji的力量殺不殺你,可不zhidào怎么回事,就像夢游yiyàng,直到布特妮沖進來,喊了一聲我才清醒。”
  “聰明的人在夢里也是聰明的……”楚云升笑了笑,mǎshàng想到在節點中,文蘿應該也是個極聰明的人,自然zhidào她一個普通人是殺不死當時都nénggou憑空造鏡的他,但隨即神色一凝,站起來道:“你說你想夢游yiyàng不zhidàoziji在做shime?”
  文蘿點頭,這一次méiyou說話,楚云升緊鎖的眉頭似乎她感到一絲的緊張。
  楚云升來回踱了幾步,冷哼一聲道:“我原以為事情很簡單了,沒想到……jingshén控制么?”
  這shihou,門外傳來腳步聲,méiyou敲門,但聽聲音應該是布特妮帶著廚子老王了,楚云升抬頭走過去,打開房門的shih
  ou,布特妮有些驚訝,看了一眼房間里的文蘿,低聲說道:“路上遇到老王,他聽說您醒了,做了飯菜送過來。”
  楚云升看了看連連鞠躬的老王手上的確捧著一個飯盒,身后還帶著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
  許是見到楚云升目光的異樣,老王連忙將身后的小女孩拉出來,接連賠笑道:“楚先生,這是我在營地里的shihou收的徒弟,還沒來得及向您匯報。”
  接著,老王轉過臉,板著向小女孩道:“快,快叫楚先生。”
  “楚先生。”小女孩好奇地看著楚云升,手里提著一個小包袱。
  楚云升點點頭,qiguài道:“老王,你怎么收了一個女徒弟,才十一二歲吧?能幫你干shime?”
  老王臉色一,像是火燒屁股yiyàng,急忙解釋道:“楚先生,您誤會了,他們都瞎說的,我老王有老婆有孩子怎么會有那種齷蹉心思?其實。其實,您kěnéng不zhidào,我小兒子有點殘疾,怕以后不好找老婆,您zhidào咱們中國人就講究個無后為大,這不,我這個當老子,就幫他先找一個,托您的福氣,這家人素質不錯。家境也很高,放在以前我都是不敢想的,都是您的福氣。”
  楚云升沒再說shime,這種事,他也習慣了。最夸張的是天空之城的寫字大樓,他當年住在那兒的shihou。摸過哪個孩子的腦袋。都有人說的有鼻子有眼有眼睛,并引以為豪,擁有寫字大樓血緣的人,那是可以在下面橫著走的“大人物”。
  “這是我給您做的蛋炒飯,還有兩個小菜,估摸著您醒了就會餓。大陸國的飯菜雖然貴重,但我想您或許吃不慣。”老王獻寶般地將手里飯盒遞上前,然后給他的小徒弟使眼色,估計包袱里是shime小菜。
  楚云升接過飯盒詫異道:“現在還能搞到雞蛋?”
  送包袱小菜上來的小女孩就插嘴道:“是我們營地養的雞。不過現在越來越少了,他們都喜歡吃蛋炒飯。”
  老王一個激靈,一巴掌拍著小女孩腦袋上,怒道:“又亂說shime!管不好你的嘴了?我是怎么教你的,咋了,還哭,我說話不好使了!?”
  說著,還要繼續揍小女孩,楚云升皺眉道:“行了老王,又是徒弟又是兒媳婦的,對人家好點。”
  老王連連點頭,目光偷偷地看了一眼布特妮,咽了口吐沫道:“都是méiyou的事,楚先生,您放心,您的蛋我一直給您單獨留著呢。”
  楚云升一陣無語,shime叫我的蛋你給留著?
  老王大約也發現ziji的話里有歧義,緊張地搓著手,看了看布特妮,站立不安起來。
  “你老看布特妮干shime?”楚云升道:“我找你來不是為了蛋炒飯,是有話問你,從今天下午起,你有méiyou覺得ziji有shime不對勁?比如比較亢奮,jingshén頭異常,或者暈乎乎地gǎnjiào?”
  老王茫然地看著楚云升,搖了搖頭:“méiyou,méiyou,您放心,我很健康,還能繼續做飯!”
  “真méiyou?”楚云升思索片刻,怕他想岔了,加上一句:“如實說就行,和做飯沒guānxi,我有另外的事情。”
  老王直搖腦袋:“méiyou,絕對méiyou,早上起來到現在,除了趕路留下的yidiǎn點累,別的就沒shime了。”
  楚云升想了想,道:“那行,我zhidào了,你去忙吧。”
  老王經過剛才的事,眼中早已露出一絲害怕的神色,估計早就想走了,一聽到這話,頓時如蒙大赦,拉著小女孩的手鞠了幾躬,趕緊離開。
  “他怎么了?”楚云升一邊打開飯盒,一邊問布特妮道。
  “您一直喜歡吃蛋炒飯,下面很多人就跟著學您,他們私下小道傳聞,說是多吃蛋炒飯,有助于血族的力量提升,在地球上的shihou就yijing傳開了。”布特妮有些無奈道。
  楚云升沒想到還有這事,愣了一下,發現飯盒中的份量不夠,隨即提高聲音道:“老王,再給我抄一份,加個蛋,別放糖,肖納他們吃雞就行了,吃shime蛋?以后別給他們瞎浪費了!”
  布特妮看著老王膽顫心驚的背影,說道:“老王人不壞,就是膽小,他的小徒弟話比較多,又有好奇,曾經惹怒過一個血騎,血族有血族的秘密,為此她差點被殺了,老王打她也是為了保護她,那次打得她皮開肉綻,ziji反倒哭了一場,但沒去找您,也沒來找我。”
  楚云升沉默片刻,說道:“等胡爾的大事起穩,我們就立即去攻打血族叛軍,把人接回來。”
  然后,走進房間,道:“你也進來,有件事情到了不得告訴你們的地步了,要不然將來還會出事,正好借著文蘿這件事,我告訴你們一個yijing快要不是秘密的秘密,再不說,我們就要吃虧了。”
  ***
  先就一章吧,第二章沒碼完,有點犯困,今天起早了。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