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858 肖納回來了

^
  楚云升的突然出現,令房間內的侍女略略有些緊張,并不是害怕楚云升,她們并不知道楚云升的來頭,問題就出在“畸形人”身上,讓她們伺候一個安全陌生的生物,雖迫于命令不得不來,可“畸形人”在她們眼里仍是有些可怕的。
  這種可怕,出自于陌生與畸形的外形,和別的無關。
  看著楚云升身后光禿禿的屁股,幾個膽小的侍女頓時想逃跑,另外幾個則更為夸張,清晰可聞地干嘔了幾聲。
  楚云升自知自己沾不上玉樹臨風的邊,可從來也想到過,會有人見到自己不但嚇得要跑,還能嘔吐起來,難怪胡爾要送它的侍姬給自己,那些侍姬的眼神是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讓她們出去吧。”
  楚云升轉頭向引路的侍從說道,目光掃了一眼房間。
  話剛說完,那名引路的男侍從還沒聽清楚,房間里頓時一片尖叫!
  伴隨此起彼伏的尖叫聲的,還有絲織物被撕開的聲音,刷刷地,似是被他剛才掃過的目光隔空依次撕開一般傳來。
  楚云升再轉過頭去,頓時錯愕,三十多個侍女身上輕薄的絲織物像是被三十多雙手整齊劃一地粗魯撕開,但速度不快,他來回轉頭之后,還能看到兩半的絲織物分裂在半空中,各自向兩邊撕開。
  他最初的反應是這些侍女們自己撕開了衣服,但目光微微一定之后,就發現不是,且不說她們驚慌失措地在驚叫,就從她們試圖拉住自己衣服的動作來看,肯定不是她們。
  但不是她們。會是誰?誰能在不知不覺間入侵到這個房間,施展這種手段?道克拉格,還是胡爾?
  不對,它們做不到,也沒必要!
  剛剛的細微之處,他感覺到第三股能量又微微地跳動了一下。
  楚云升心中猛地一沉,立即釋放出渾身的死氣,流火刀也抽了出來,目光冷峻了到了極點。從三十多個侍女身上一個不漏地細密搜尋。
  要么是樞機,要么這個人就混在侍女堆里!
  是樞機,他現在也跑不掉了,只能見機行,但若不是。這個人就很陰險了,肯定知道自己在江面上噴血的事情,故意在用這種手段刺激自己,目的不明,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必須立即將這個人找出來!
  見楚云升目露兇光地掃視而來,手里還拿著寒芒畢露的長刀,旁邊的引路侍從首先嚇了一跳。寬大房間里的侍女們則齊齊噤了聲,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地刺激了楚云升?
  剛才她們還以為撕開衣服是楚云升玩的某種變態小花招,雖然是尖叫了,可起碼一半的人驚叫聲中帶有勾引人的嬌媚喘息。
  直到楚云升將刀都拔了出來。她們仿佛才意識到要倒霉了,這種反應不像是小變態的小花招,更像是某些貴族的特殊癖好,非得折磨死幾個侍女。見到血才能興奮起來的大變態!
  否則,無緣無故這么激動干什么?這里面又沒有敵人。就是享樂金窩,拔刀出來還能干什么?
  引路的男侍從馬上“醒悟”過來,同情地看了一眼滿屋子臉色蒼白的侍女,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立即后退準備隱上門,然后有多快離開多快,似乎生怕楚云升的取向上也是個大變態!
  “站住!”
  楚云升一側身,皺眉道。
  隨著時間的點點流逝,他已經基本排除是樞機出的手,所以這個屋子里的人一個都不能走,否則留著一個隨時都能接近自己下陰手的人,寢食難安。
  那名侍從聽到這一聲晴天霹靂的“站住”,眼睛一黑,腿下一軟,只差一點就要出溜下去,臉上浮現出一股絕望的神情來。
  屋子里頭更是苦雨凄風一片地痛苦呻吟聲,只有幾個見過“大場面”的侍女尚能保持鎮定,但身體也在絲絲發抖。
  而楚云升的目光卻詭異地看著自行緩緩關上的房門,一如見到了鬼一般頭皮陣陣的發麻!
  不是樞機,難道是鬼魂作祟?幽靈?
  引路的男侍從距離門口尚有一小段距離,不可能觸碰到房門,但房門卻自己關上了!
  嘎吱
  在那扇并不承重相反鏤空很多花紋的房門最終關上的那一刻,楚云升全身繃緊到了極點,他不是怕什么鬼魂,老幽裝鬼時差點被他殺了,而是連敵人的影子都見到,一絲一毫的異動波動也感覺不到,比面對樞機更加沒底與恐怖!
  寂靜中,只有自己呼吸的聲音。
  一瞬之間,他想到了很多,卻沒有一個符合并能解釋眼前正發生的靈異般事件。
  時間極慢地點滴熬著,房間中安靜如常,沒有想象中的狂暴攻擊,也沒有再次發生什么靈異。
  眼花了?還是因為疲倦犯困出了幻覺?
  楚云升手心里沁出汗水,異常仔細地感覺著四周的元氣波動,身體一動不動,奇怪的是,他越鎮定越仔細,四周的天地元氣便越穩定越安靜,什么也覺察不到。
  時間再過去幾分鐘的樣子,楚云升終于放棄了,但仍很謹慎地退到窗口位置,沉聲道:“你們出去吧,一個跟著一個,順序出去,不要亂跑!”
  這個位置最為安全,既保持了與屋子里的人的距離,也可以隨時從窗口擺脫出去。
  一屋子的侍女們面面相覷,引路的侍從也以為是聽錯了,她們古怪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大概都以為楚云升腦袋的確是有點問題。
  不過能合法地“逃”出去,沒有人會猶豫,男侍從第一個打開門飛奔出去,跟著剩下的侍女們一個接一個人飛也似地逃離。
  等到她們都走光了,空空蕩蕩的房間便顯得更加的空曠,基于道克拉格安排侍女的目的,房間里的燈火很昏暗很曖昧,以楚云升的目力。許多角落陰暗的地方也無法視清。
  這個念頭剛剛一冒出,在他目光的盡頭毫無征兆地突然出現一束幽暗的火苗,生生地把楚云升再一次嚇了一跳,差點也跟著跳窗了!
  火苗出現之前,一絲一毫的元氣波動都沒有!
  道克拉格不會真給自己安排了一個鬼屋吧?聽說貴族古老的城堡里經常有幽靈出沒的。
  楚云升腦袋里胡思亂想,他倒希望真是什么鬼魂幽靈作祟,以他強大粗壯的神經,即便沒有黑氣可以用來彈壓,也敢砍它個半死。
  這時候。另外一個角落嗦嗦地一聲動靜,像是什么東西被碰倒了!
  神經繃緊的楚云升立即追尋著聲音的源頭將目光飛移過去,還沒看清楚是什么之前,就被突然也飛向那個角落的幽暗火苗弄得心中一突。
  當初老幽似乎也沒這么詭異吧?
  到現在為止,他連對方的影子都沒見到。連番都是詭異的事情!就是樞機也不可能一點痕跡也沒有。
  陰暗的角落里,幽暗的火苗閃爍下,終于顯出一張慘白無血絲的臉來……
  樣子的確挺嚇唬人,楚云升卻冷哼一聲,反倒安定下來,見到正主了,他就能有辦法。不管是人是鬼,都是生命的一種,就不信連樞機之火也燒不死它!
  既然是沖著自己來的,也沒必要再說什么廢話。當即便振起流火刀,人如箭一般彈射出去,朝著那種火苗下的慘白臉影凌厲斬下。
  “行走大人!”
  楚云升人刀未到,那個影子自己卻噗通一聲猛地跪了下來。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
  “你是?”
  楚云升聽著聲音有一點點熟悉,身已經逼近到它頭頂。刀尖直逼逼地指著它的腦袋上方,只要稍有異動,刀鋒上的火焰立即就能吞噬掉它的腦袋。
  “奴婢,奴婢是王子殿下,賜予行走大人的……”
  跪在地上的影子結結巴巴地說道,說到最后,身體也抖動的更加厲害了。
  “把頭抬起來!”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經它這么一提醒,似乎是有點像。
  奇怪的是,它抬頭的姿勢很詭異,明明是它自己抬的頭,卻又像是有另外一股力量托著它的下巴將它的臉蛋抬起來。
  “你怎么會在這里?不是讓你們都出去了嗎?”
  楚云升首先想到是胡爾搞的鬼,但馬上否決了,當時這個小侍姬差點就被胡爾順手殺了,假不了,否則胡爾的演技與心機也太可怕了,而且胡爾完全沒有現在就來找自己麻煩的必要。
  不過,仍覺得有一點不對勁的地方,一時也想不出來。
  “我害怕,走不動……行走大人,懇求您不要殺我,我會認真地伺候您……您要有一點點不滿意,我一家全族都會被王子殿下處死,她們走我不能走……求您了……”
  小侍姬語無倫次地說道,不停地叩首,看得出來,她的慘白完全是被嚇壞了的原因。
  楚云升頓時無語,但發現火苗雖然沒有攻擊他,卻也沒有熄滅,也不敢大意,便退后幾步,道:“你起來吧,不要走出我的視線范圍。”
  “奴婢不敢,奴婢就跪著伺候您吧。”小侍姬惶恐地低著頭。
  “叫你起來就起來!”楚云升退回房間中間,流火刀仍然緊握著。
  小侍姬哆嗦了一下,向前爬了幾步,小心地站了起來,不敢抬頭看楚云升,十分的緊迫,仿佛只要楚云升咳嗽一聲,她隨時就會準備重新跪下。
  “等等!”楚云升始終感覺哪里不對,想了一會,才恍然般地道:“你怎么還穿著衣服!?”
  他終于感覺到哪里一直不對勁了,屋子里其他的侍女絲織衣物都被撕開脫落了,而這個小侍姬卻仍舊完好著,便不由地心中一沉,難道真的是她搞得鬼?
  小侍姬受驚一般噗通一聲馬上又跪到了地上,一邊驚慌地說著:“我,我馬上脫,馬上脫……”,一邊手腳慌亂地解著自己的衣裳。
  不到片刻的功夫,小侍姬的衣服匆匆脫完,**的光滑身體微微發抖地趴在地上,輕柔的尾巴緊緊地夾在身下,顯然已經緊張到了極點。
  “等等,我不是讓你脫衣服。”楚云升發覺自己腦袋越來不夠用,這是怎么回事?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堆在地上輕薄衣裳竟然自己飛了起來,速度依舊緩慢,覆蓋向小侍姬一絲不掛的**。
  小侍姬不敢動,衣裳便落在她身上,詭異的令人頭皮發麻。
  “你再脫下來……”楚云升忽然意識到了什么,聲音也變得不確定起來,試探著說著。
  聽到楚云升腦袋壞掉了一般說又要脫下來,小侍姬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立即伸手將已經在自行緩緩滑落的衣裳飛快拉了下來。
  “再穿起來……等等,你不要動!”楚云升看在眼里,心中莫名的驚恐,管不了小侍姬是不是以為他思維錯亂或腦袋徹底壞掉了,重復道。
  這一次,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衣裳又一次地緩緩飛了起來,覆蓋在小侍姬的脊背上。
  “再脫……再穿……再脫……再穿……”
  ……
  不知道多少次后,小侍姬膝蓋跪得都快麻木了,楚云升腦袋亂哄哄地終于吧嗒一聲丟掉手中的流火刀,恍惚地摸著身上的香煙,抽出一只,送到嘴邊,心中一片亂麻。
  尚未掏出打火機,煙頭便透出一陣紅光,冒出一縷煙霧,自己點燃了!
  他的手就哆嗦了一下,觸電一般地甩了出去:
  “不是吧,我成神仙了!?”
  這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與人聲,是肖納回來了。
  ******
  唉,這章章名是有點標題黨了,飄火也沒辦法,如果點題的話,也就沒懸念了。
  昨夜這章就已經碼好了,為糾正作息時間,沒時間修改,剛剛回來修正完畢,所以不出意外的話,今晚還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