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841 除非是神靈

^
  “出賣”影人,楚云升沒有任何的心理壓力,他和影人的關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沒什么好說的,但他仍有些擔心,萬一影人真被這顆星球上的樞機們找到了,自己可能也會受到某些牽連誰能保證影人不把他同樣“出賣”出來?
  影人的確是真正的靈,曾經的八域巡天,在眾生眼里是神一樣的飄渺與不可褻瀆,骨子的驕傲與自尊也的確到了極點,不太可能會被區區樞機逼供以致“屈打成招”。
  但這家伙絕對的能屈能伸,更是無比的陰險狡詐,當初在零維空間中深陷黑氣漩渦,便成功地騙過了自己的“視線”而成功地保住了性命,如果被這顆星球上樞機們逼急了,指不定會拋出什么駭然聽聞的事情來,暗算反擊,再讓自己陷入絕地。
  楚云升腦仁陣陣發脹,他不是算無遺策、談笑間決勝千里之外、笑傲于百年之后的那類人,環環相扣復雜無比的算計不是他的強項,完善不了那么久遠的計劃,危機逼在眼前,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將火燒到眉毛的危機度過去再說。
  他在腹中暗自完善著整個“計劃”,既然都要編造說謊了,那便要爭取到最大的“收益”,跟前的天羽族女孩洛紗卻大概是被楚云升一番“無恥”的話給氣傻了,忘記了她曾不是楚云升對手的事實,面對寒芒畢露的刀尖,竟也沒有退讓的意思,兩人近在咫尺地對峙著,仿佛下一刻,鋒利的戰刀就會削過她白生生的脖子。
  其他天羽族人立即飛圍上來,神色緊張。卻又不敢過于靠近,面對楚云升這個捉摸不透的“怪人”,和金甲武士一樣,它們也不知道會不會一不小心就刺激了楚云升,令他做出什么危險的舉動,就在剛才,這人可是以一股狠勁一直沖到胡爾王子座前帳下,逼得胡爾王子難堪萬分,差點顏面掃地。
  洛紗眼神越來越堅定。一步也不退,顯然她已肯定以及確定自己沒有認錯人,而且她連最**的秘密也脫口說了出來,已經沒有退路了,仿佛就真的要向楚云升討一個說法才會罷休。
  楚云升咳嗽了一聲。這時候再裝不認識已然裝不下去了,否則就真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說明心里有鬼了,便放下戰刀,故意皺著眉頭圍繞這位被成為洛紗殿下的天羽族女孩轉了一圈。
  當他的目光掠過在記恨之源的雙羽根部時,這位天羽族女孩剛剛平息恢復的臉色頓時再次灼燒起來,眾目睽睽之下。她想不到楚云升竟仍敢以毫無掩飾的目光無禮地盯著自己的雙羽,更可恨地是他似乎還在努力地辨認與索憶著什么,口中念念有聲,就差捏著她的羽尖把她的長羽拉開來仔細觀察一翻了。
  無恥的地球人!洛紗殿下只能在心中暗暗痛恨。卻一點辦法都沒有,打又打不過,說又不講理,早知道是這個人。她就是抵死也不會答應小長羽來這里的。
  不遠處的鮑爾臉色也很古怪,他覺得自己應該在剛才流光了冷汗。否則現在怎么一滴也看不見了?
  看看旁邊面色鐵青的林雙宜,鮑爾心里仿佛終于找到了一點點平衡,之前楚云升直沖向前**裸地以武力“逼迫”胡爾王子服軟,讓胡爾王子進退不得,顏面盡失,他作為胡爾王子的翻譯與“狗腿”,當時的窘迫與難堪,還有心中的驚愕,此刻終于又有一個人體會到了。
  而胡爾王子則眼睛一亮,仿佛又對楚云升重新有了極大的興趣,豪華大車上的侍女尸體已經被侍從們清理干凈,它就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仍重新坐在車上,喝著也不知道是不是沾了侍女們的血而變得妖艷起來的半杯酒水。
  楚云升轉了一圈,旁邊腋下夾著兩個“水桶”的拔異突然插話道:“鳥人?不會是古希伯來人傳說中的天使吧?”說著,他皺著眉頭退后兩步,厭惡并警惕地繼續道:“比起血族那些婊子,傳說它們就是殺人機器,每次出現,便是大災難的開始,死的人比我們和血族殺過的人加起來還要多得多……”
  “你見過有天使會臉紅的嗎?真正的殺人機器,我倒是見過”楚云升看了拔異一眼,忽然停了下來,不再說下去,他正愁找不到改口的機會,拔異便立即送話上門,當即轉口接過話題,“恍然”一般道:“不過,你說天使倒讓我想起來了,我們的確曾經抓到過一個……”
  這時候,他已經改說成了漢語,是說給洛紗聽的,拔異聽不聽得已經無所謂了,而前面的話雖然說的是英語也沒關系,相信最終總會有人給這位殿下去解釋清楚。
  洛紗的臉色便有些怪異,她不理解楚云升說的是什么意思,本能地感覺到楚云升在騙她,但又找不到什么證據,楚云升說的可都是事實,便提高了警惕。
  仿佛看出了她心頭的疑惑,楚云升繼續說道:“原來是你啊?怎么不早說?別這樣看著我,我是地球人,怎么能分辨出你們外星人的長相區別?在我眼里,別說外星人,外國人都長得一樣……拔異你也別這樣看著我,你能區分出中國大營門口的大小官員嗎?”
  拔異不屑地一笑,洛紗卻頓時有一種想要取出長箭,一箭射出楚云升腦袋的沖動,什么叫“怎么不早說”?她之前不顧羞恥說了那么多難道還不夠清楚嗎?他怎么可以這樣無恥呢?
  可偏偏自己又無法發作,畢竟楚云升是在聽到她最恥辱的“提示”后經過了“仔細辨認”終于認出自己,另外,楚云升所說的理由也并不是一點道理也沒有,她自己時常也弄不清楚那些沒有尾巴的地球人究竟誰是誰。
  但她卻本能地感覺到事實并不是這樣,這個人早就認出自己了,是故意在戲弄她,而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一口氣憋在胸口。愈加地難過得要死。
  深吸了一口氣,洛紗總算恢復了幾分殿下的風采,氣質上也不低于大車上的胡爾王子,只是在這個無恥的地球人面前,卻不得不暫時忍受這個丑陋地球畸形人的戲弄,盡量保持冷靜道:“是的,當時我在極北的生靈源地執行一項任務,你們和地底人偷襲了我們,最后只有我一個活著”
  楚云升目光凝起。果斷地打斷她道:“殺死你同伴的人,不是地底人,也不是我們地球人,是另有其人。”
  洛紗微微一愣,她身后的天羽族人在得到翻譯后也相顧而視。面色極為驚訝,看來除了那段**的事情,其他事情天羽人都知道了,當時洛紗是被打暈了,等她醒來戰斗也基本結束了,但楚云升從來沒有認為可以永遠瞞得住,世界上聰明的生命遠比他知道的要多得多。人家回去一分析,根據洛紗昏厥前見到的異樣,不難猜到她的同伴并非死于森林里追出來的怪物之手。
  本來他和影人都是準備在最后確定完其生物生命特性后滅口的,要怪就怪影人在綠洲為了陰他而出幺蛾子。導致洛紗逃脫,事情才變得越來越復雜。
  但包括洛紗在內,它們都沒想到楚云升會將地底人和地球人都推得一干二凈,更直接說出另有其人。
  洛紗皺了皺小眉頭。似乎在認真地回憶,片刻后搖頭道:“不可能。我不記得還有另外生命在場,我敢肯定。”
  楚云升淡淡一笑道:“那肯定是你記錯了。”
  洛紗見身后的天羽族人小聲議論紛紛,眉頭皺得更緊了,盡量露出或者說是沒辦法地裝出一絲誠意,看著楚云升,說道:“你可能誤解了我們的意思,我們并不是來想找你報仇,這件事情過去就算了。”
  她的任務其實很簡單,就是把楚云升秘密帶回去,這是小長羽特意交待的,
  眾多天羽人當中也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小長羽一再叮囑她事關重大,一定要保密慎重,想盡辦法也要把這個人秘密帶回去。
  可沒想到楚云升立即搖了搖頭,道:“不行,這件事得說清楚了,不能稀里糊涂賴在我們身上。”
  開玩笑,這是他擺脫樞機們目光的唯一機會,怎么能就算了?
  洛紗詫異地望著楚云升,她已經明說了不追究當日的事情,誰想到這個家伙竟然仍然死抓住不放,難道非要讓天羽族的人來找到他報仇,他才舒服痛快了?這不是犯賤嗎?
  不僅是她不解,其他人也疑惑不解,要不是見楚云升在說出這番話時,神情陡然變得冷峻與嚴肅起來,怕是要以為他腦袋真的壞掉了。
  反倒是胡爾王子,喝著妖艷的酒,眼睛快瞇成了一道線,嘴角帶著一絲冷笑,在這個洞穴里,它算是比較了解楚云升的人了,蓋是因為楚云升每每出招都是沖著它來的,沒有人比它更身感其受得清楚。
  在它眼里,楚云升談不上有多聰明,真是聰明的人不會在它面前耀武揚威,會更懂得隱藏自己,但楚云升每出一招,每對它說的一句話,都帶著強烈的目的性,由此可見,這個人在這種性格與方式下,絕不會無的放矢,說一番沒有用處的話,既然古怪地堅持,必然是有所圖。
  楚云升不知道胡爾王子腸子里所想的那些彎彎繞,自從被洛紗認出來后,他便如臨大敵,區區一個胡爾王子,大概也只有它自己以為自己是個人物,卻不知道它早被楚云升忽視了,拋在腦袋的后面,到現在也沒再回頭看它一眼。
  詫異過后的洛紗殿下下意識地覺得楚云升這是又在準備戲弄她了,立刻戒備起來,提神警覺道:“什么意思?”
  楚云升其實也很謹慎,暗自在心中將要說的話又過了一遍,確定沒什么疑點后,將組織好的語言,并配合一定的語氣與表情,緩緩道:“你不記得很正常,因為以你的能力根本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洛紗本就戒備繃緊,楚云升當初強大的力量給她很大的壓力,猛地被楚云升故弄虛玄的冷然語氣弄得心中突地一跳,蹦出兩個字來:“它?誰?”
  楚云升輕輕一笑道:“它是誰,我跟你還真沒辦法形象解釋,這么說吧,別說你感覺不到,就是你們天羽族,包括那什么大陸帝國,你們的頂級人物,最強的那幾個人,才有資格感覺到它。”
  洛紗明顯地又楞了一下,但馬上一臉不相信地道:“不可能,如果只有三位長羽才能感覺到……除非是神靈!要不然……等等,你不會就是說它,它,它是?”
  她的話音戛然而止,像是被自己要說出來的話把自己都嚇到了!
  “神靈”這個詞對鮑爾和林雙宜的沖擊都不大,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是他們地位相差太遠而震撼不到,而是他們壓根就不相信有人化的什么神靈,認知中完全沒這個概念,這倒是和楚云升有異曲同工之妙。
  “神靈”對他倆的壓力還不如上司領導或者不要命的魯莽殺人犯來得大。
  但對洛紗的沖擊,和胡爾王子一樣,都是不敢置信的事情。
  在洛紗幾乎就要說出那個“它”是神靈的時候,胡爾王子猛地從它那華麗的座椅上站起來,硬是目瞪口呆,它雖然想到了楚云升必有所為,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楚云升竟敢胡扯一個神靈出來!
  這太瘋狂了!太荒誕了!
  對于神靈,它一個王子提不上臺面就算了,即便是他那位如今還坐在皇位上不肯退位的父親,以及它父親的父親,終其一生,哪怕與神靈溝通一下的資格也未曾有過,那是帝國中那個最有威嚴的老人的特權,可即使是它,據說也有千年的時間沒有再聽到神靈眷顧的聲音了。
  而這個地球人竟然說有一個神靈混在它們地球人當中,并隱姓埋名地殺了一隊天羽族的人,這可能嗎?太荒謬了吧!?
  一頭“巨獸”會摻合到一群在地面上它一腳就能踩死一大片的小蟲子的戰爭?或許這個比喻都不恰當,遠不是它一個“凡人”所能想象的。
  胡爾王子此時在腦海中唯一個念頭,和洛紗其實差不多,都是覺得太瘋狂,太胡扯,絕對不可能,這個地球人完全在瞎說。
  但在下一刻,楚云升的一句話,便讓胡爾王子與洛紗殿下同時心中驚顫,徹身冰寒,被驚得呆立當場,一動都不敢動。
  “你們不記得幾個月前的殺封之音了嗎?其中一個所說的語言和我現在所用的是完全一樣的!”
  ******
  馬上還有第二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