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837 胡爾王子的恩賜

^
  楚云升對這方面其實一直都不在意,黑暗降臨后,磨難重重、潦倒窮途,朝不保夕的日子里,比拔異的形象也好不到那里去,蜀都城外的大媽都能把他當成小賊一陣追打。
  但一旦他出劍之時,就是五族之巔峰、卓爾之神人,也望而動容。
  如今的要求也僅是沒有成為一堆肉瘤,等確實后,才感覺到集中于胃部來自全身索求的深度饑餓感。
  餓,好餓!
  奇癢,膨脹,之后,便是饑餓,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仿佛在向他索取食物。
  不過,和奇癢不同,這在他的意料之中,早準備好了所有的高能食物。
  拔異也醒了,吃完后稍稍休息就可以殺出去了,不用再留著它們。
  在拔異的驚震下,楚云升飛快地剝去包裝紙,狼吞虎咽地將所有食物一掃而空,直到他快要吃完,拔異才突然反應過來,沖上來郁悶道:“法克,你也給我留點啊!”
  楚云升將最后一塊巧克力送入口中,撿起旁邊皺巴巴的煙盒,摸索到火石打火機,深深吸了一口,頓時覺得舒坦多了,撇了一眼在包裝紙里翻著殘渣的拔異,等他郁悶得快吐血的時候,才指著一個角落道:“給你留了,在那邊。”
  拔異昏迷了三天,也一樣是滴食未進,身形又暴漲了許多,對食物的需求不亞于他自己,如果再不吃東西補充能量,空著肚子也發揮不了任何戰斗力。
  沖出這道門之后,主力還得是拔異,誰讓他塊頭大呢?
  見角落果然有另外一堆食物,拔異仿佛也沒覺得什么不好意。巨大手掌抓起了一半直接連著包裝紙一同塞入嘴中,他倒是想剝,無奈手指太粗,操作不便。
  接著,將另外一半反而推給了楚云升,一邊滿嘴吐著包裝紙,一邊含糊不清地道:“我吃一半就行了,剩下的你吃吧,沖出的時候。我可不想再被你騎在頭上。”
  楚云升奇怪地看著他道:“能量需得平衡,你們退化人一下子變大快半倍,重量也增加不少,增加的部分從哪里來?”
  拔異更奇怪地看了楚云升一眼道:“你不知道?我們退化人兄弟果然沒地位!血族婊子才是親兒子!……ok,ok。我說,我說,在地球的時候,我們需要特殊配制的藥劑,來到這里后,你說的暗能量逐漸代替了藥劑,就是這樣。”
  楚云升點點頭。這倒是說得通,又道:“科技不發達的古時候,是靠吃人嗎?就像四天前吸收了怪物的血肉那樣吧。”
  拔異愣了一下,旋即吐出一張包裝紙。揭過楚云升的問題,驚訝道:“我們在這里四天了?不行,我們得趕緊出去,格魯他們說不定都急瘋了!”
  “他們要急也急過了。要進來也進來了,事實上我在這里四天時間內沒有聽到外面有任何動靜。所以,既然已經過去了四天,外面大概也塵埃落定了,也不在乎多等這一會,我需要休息一下。”楚云升也沒有和拔異客氣,將那一半的高能食物一一吃下去,他現在比拔異更需要食物。
  當這些食物下肚,進入胃里,暫時緩解了一絲饑餓的壓力,身體中繃緊的力量感便終于顯露出來,雖然他很謹慎地只使用了半只紅液,但密集繁殖出來的細胞擠壓在一起,給身體帶來的強度與力量至少是以前的兩三倍!
  如果把十二支紅液全都注入身體,又會是什么樣?他不敢想,因為那不是人能所能忍受的折磨。
  僅僅是半只紅液,他已感覺到只要讓自己吃飽,在暫時沒有恒溫線衣的時候,未必不能與全身癱瘓式火燒感抗衡一下。
  “你的意思是格魯他們放棄援救了?”拔異握緊籃球大的拳頭道:“布特妮我不知道,但格魯絕對不會,只要一天沒有確定我們是死是活,他就是拼了命也會帶兄弟們再來!”
  楚云升笑了笑,無所謂道:“事實是誰也沒有來。”
  拔異默然片刻,低沉道:“或許,他們還沒有找到穩妥的援救方案,畢竟里面的怪物……”
  楚云升又點了一根煙遞給他,道:“算了吧,那些怪物戰斗力怎樣你和我一樣清楚,他們組織軍隊進來掃蕩完全沒有問題,又不是外面那種子彈打不死的沙蛄。”
  拔異目光驟然變冷道:“我相信我的同族,他們不是血族那群不要臉的婊子!但如果,如果……我會親手處理,不會讓你動手。”
  楚云升笑著搖了搖頭道:“我好像也沒殺過誰吧?迪爾我都放他走了。說實話,這世道信不信義,忠不忠誠,我早就厭倦了,基本沒什么感覺,你也別那么激動,多大的事?只要活著比什么都強,而且,這件事也沒那么簡單。”
  拔異嘆息一聲道:“我其實一直想知道你究竟經歷過什么?有時候特狠,有時候又什么都所謂。”
  “將來如果有一天我又想說了,你可以來當聽眾。”楚云升打量著拔異,目光越來越驚訝,最后竟然失聲笑道:“現在嘛,等我恢復了實力,我一定給你淬煉出一根烏黑色的棍子!”
  “棍子?我要棍子做什么?”拔異莫名其妙,不知道楚云升怎么突然扯到什么棍子上了。
  “作為兵器!”楚云升努力在強忍著笑意,好久沒有像這樣想笑過了,越想越是想笑,嚴肅道
  “兵器?你到底想說什么?我不用兵器。”拔異皺了皺眉頭,也很嚴肅。
  “有了棍子做兵器,從此你可以當上大師兄了!”楚云升嘴角上的笑意終于掩飾不住地顯露出來。
  以前拔異退化成獸形,的確有點野獸的模樣,但具體退化成了什么卻并不明顯,連個尾巴都沒有,現在可好,不但變成兩人多高。關鍵昏迷了三天三夜,直接成了一個大猩猩!
  再給他配上一根棍子,可不就是大師兄么?
  這才是真正的神還原啊!
  拔異并不笨,相反心思縝密,但有時候面對楚云升難免英雄氣短,打又打不過,罵又罵不過,尤其楚云升時不時冒出一兩句“中國話”,讓他明明知道那是在戲謔自己。卻無可奈何,完全聽不懂啊!
  有幾次納悶很久后,偷偷地請教了文蘿,頓時直恨得咬牙切齒。
  楚云升似乎也一個人樂實在也沒什么意思,決定跟他解釋解釋:“大師兄的意思就是首席學生。在中國的一部魔幻……”
  拔異突然打斷他道:“你想說你是學生的老師?”
  他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可笑的,如果楚云升愿意做老師,他不但不介意,還想讓格魯也來做次席學生,楚云升在某些方面的知識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用深不可測來形容也不為過。
  但最有可能的人選是布特妮吧,楚云升一向是厚待血族的。
  楚云升卻被他生生地把要說出的話給嗆了回來。哭笑不得地說道:“我倒是有心投靠佛祖,可他老人家大概也罩不住我。
  算了,說了你也不懂,不過倒是可以給你起個外號。中國功夫知道吧?知道就好,所有武林高手都是有外號的,你就可以叫大師兄,或者悟空也行。很形象,我保證外面營地里的人一聽就懂。”
  “大師兄。悟空?”拔異不動
  聲色地記下這兩個發音,決定出去后再找文蘿問問,當然他是絕對不會用楚云升已很明顯是在戲謔他的這兩個外號,看了看自己雙手、身體以及從楚云升戰刀里反射出的影子,道:“我覺得金剛不錯,更符合我。”
  楚云升頓時無語道:“你是不是還想找個金發碧眼的美女陪你爬到房頂上打飛機?”
  這會楚云升說的全是英語,但拔異又怎能知道“”在中國的真正涵義,當即點頭認同并一臉憧憬地道:“嗯,身材一定要火辣,那才叫浪漫啊!”
  楚云升扔了煙頭,踏了一腳,也沒心思在地上留下到此一游的心情,拍了拍屁股道:“別做夢了悟空,走人了!”
  但沒想到,他剛跨出去一步,差點沒滑了一個跟頭,用電筒向下照看,才發現金屬地面上有一層油膩膩的污垢。
  拔異也驚訝地看著地面,遲疑地說道:“我聽說中國功夫里面有一招洗筋伐髓,難道你?”
  楚云升聞了聞,皺眉道:“你武打電影看多了吧?這是被擠出來的脂肪,聚集在一起的黑點應該是螨蟲,難道你不知道人的身上至少有上萬只螨蟲?難怪那么癢……”
  他最后一句說得很低,而且并不是真正的原因,但拔異卻聽得清楚,頓時覺得自己身上有無數只螨蟲在毛細孔里鉆入鉆出,又癢又極度惡心……
  “惡心嗎?我們不也在地球身上鉆來鉆去。”楚云升不知道怎么想起了曾聽到過的這句話,收起電筒,放回防護帽里,道:“走吧!”
  撿起剩下的十一只半紅液,塞入防護服里面綁好,不能進入零維前,這東西是不能再試了,但等到零維完全可控時,憑借立方體隔絕外界感官,不顧忌立馬成一灘爛肉的話,就是一口氣全部注入進去,他也不會再感覺到奇癢,輕松便可以抗過去。
  收好東西,最后取出三棱體,示意拔異準備好,豎起一個手勢,將三棱體插入門上方的凹陷。
  同時,手勢一動,拔異猛地沖了出去。
  楚云升提著戰刀緊隨其后,穿過碎片門,需要拔異擋住兩到三秒的圍攻,讓他可以有時間收回三棱體。
  一出艙門,門外一個黑色的影子猛撲上來,和拔異狠狠地撞擊在一起。
  楚云升下意識地向旁邊躲閃一下,開玩笑,被拔異和黑殼怪物加起來的重量同時撞中,即便他現在身體強度大大提高,那感覺也不好過吧?
  迅速取下三棱體并揣入懷中藏好,通道上方已經撲來兩只蒼白怪物,楚云升蹬住變回堅固的艙門,身體如利箭般射了出去,硬對硬地沖上去。突圍本就得硬沖,通道就這么小,沒有騰挪的余地,而且他也已有這個身體資本。
  刀鋒從蒼白怪物中間橫劈過去,將其一斬為二,披著污穢血液的楚云升也跟隨刀鋒從中間穿行而過。
  四天前,他也能做到一刀斬開蒼白怪物,但絕不會像現在這樣輕松,得用盡全力。
  一試得手。他便仿佛回到了擁有元氣與戰甲的時候,左斬右突,迅勇無比,不到一會,腳下已是橫尸累累。而他身上也污血染染。
  紅液的藥性大概還沒有完全過去,亂戰中被怪物抓開的口子也在迅速的恢復,雖然仍癢,但比起之前,算不得什么了。
  負責黑殼怪物的拔異那邊,終于傳來一身暴呵,如大猩猩般的他猛地將黑殼怪物撕成兩截。兇神惡煞地將尸體仍在一邊,大步向通道那頭沖去。
  “的確更像金剛……”
  楚云升暗道一聲,展開自己靈活的身法,踏著地面。踩著墻壁,如亂箭般穿梭狹小的通道,和推土機般的拔異留下一路的尸體,重新殺入置放容器架的巨大船艙。
  “等等!”
  見楚云升要朝缺口方向跑。拔異喊了一聲:“我去拿點東西,總不能空手來這一趟吧。”
  楚云升略思索一下。便同意了,剛才通道一路沖過來,他們倆的戰斗力都陡直提高了不少,只要不被怪物圍死,用恐怖的數量耗盡他們倆的體力,暫時不會有危險。
  “你要拿什么?我去拿地底小人祖先容器!”楚云升立即分工,道:“能快盡量快,我發現自己越打越餓,今天先放過它們,等回去吃飽了再來剿滅它們老巢。”
  “你等我一下!”拔異順手拿起一個容器罐子道:“借你刀削開瓶口!”
  楚云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回跑中順帶一刀斬開瓶口,與拔異錯身而過,奔向存放冷星人的容器架。
  不到一會,拔異抱著容器罐大步跑了回來,里面似乎裝著黑乎乎的東西。
  “什么東西?”楚云升斬死一只蒼白怪物,將裝著冷星人的容器踢到拔異面前,道:“這個也歸你拿著。”
  這時候,拔異也沒什么廢話,一邊夾起一個容器罐道:“黑色怪物的尸體我裝了一截帶回去,說不定對格魯他們也有用。”
  對此楚云升也沒說什么,刀尖一沉,便朝著缺口方向殺了過去。
  一直抵達缺口前,都沒有遇到怪物們像樣的抵抗,幾次圍攻也被兩人配合強行殺潰。
  穹頂上蒼白發灰的那只怪物,仍舊冷冷地看著地面上的楚云升倆人。
  “你先鉆過去,我擋著!”
  楚云升見拔異將兩個容器罐安全地塞了過去,揮舞戰刀道。
  這是既定的安排,拔異恢復人身的過程很危險,弄不好就會死在最后一刻。
  所幸,怪物們大概被他倆橫沖直撞地殺懵了,暫時間沒有瘋狂涌上來,在拔異消失在缺口后,楚云升斬掉最靠近的一只怪物,回身沖向缺口,身體迅速下仰,徑直從缺口滑了過去。
  到了存放巨人棺槨的船艙就基本安全了,怪物們身形太大,鉆不出來。
  揉著剛剛撞在缺口邊緣上的鼻子,楚云升快速掃視一圈了,沒有再來過人的痕跡。
  等拔異重新退化為大猩猩般模樣,兩人肚子也是越來越餓了,一刻也不想停留,順著當初來的道路,一路飛奔跑出艦體。
  他提著刀走在前面,拔異抱著兩個容器罐,如同送水工一樣跟在后面,兩人一前一后,終于在進來后的第四天活著回到了巨壁之下。
  但他倆還沒站穩,一陣陣刺眼的強光從洞穴里照來,一排排強光燈從高空中打向墻壁,更有一道道探照燈匯聚在他倆人身上,頓時,楚云升和拔異在巨大的金屬壁下抬手擋著刺眼的光芒,如同待處決挨槍子的兩個犯人。
  遠遠的燈光下,一排排刺眼的黃金甲人,也正奇怪地看著不知道從哪里突然鉆出來的他們倆人。
  一陣混亂之后,仿佛有人在飛快地確認什么,燈光后面,傳來一個高音喇叭聲:
  “我是美利堅派遣大陸帝國北方軍團參贊鮑爾,很高興見到兩位還活著,你們所有的人已經被大陸帝國的胡爾王子俘虜與征服,但胡爾王子很欣賞你們的能力,只要你們向神靈起誓,從此終身侍奉它,尊它為永主,胡爾王子愿意給予你們作為它私人終身仆人的巨大榮耀恩賜。”
  ******
  抱歉,更遲了,這章補昨天,今天仍有兩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