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807 自尋死路

楚云升跟著又問了一些問題,但大男孩在夜幕軍團中的地位太低,知道的也不太多,大都稀里糊涂,云山霧罩,一時也問不出一個所以然。
  臨了,印度人的大部隊陸陸續續開始出發,大男孩才有點吞吞吐吐地小心道:“有個事情,我要是告訴你,你能給我一點吃的東西嗎?”
  大男孩頂著巨大的心理壓力,被自己盤問了這么久,又尿了褲子,嚇昏過去,楚云升也不想他什么都沒落到,便點頭答應道:“雖然我現在身上也沒什么食物,不過阿米爾應該能擠出一點來給你,就當從我的頭上出,阿米爾先生,沒有問題吧?”
  他這么說,便是默認了阿米爾之前想要依附于他的提議,提點食物要求也不算過分,遠小于印度人市長的預期,阿米爾連忙點頭道:“沒問題!拉庫馬你趕緊把知道都告訴這位先生,吃的東西我會為你準備好。”
  被叫做拉庫馬的大男孩眼神中流露出不安的神色,這才道:“我在夜幕騎兵軍團的時候,聽到過在下層流傳著一個可怕消息,有人說真正的不死之王被謀殺了,現在的王旗是假的,上層有人在密謀逼宮,所以才忌諱人們提起它,但也有人說,軍團內部有人在密謀謀奪不死王的王旗,因此故意編造了謠言,前段時間的死人就是因為這個事情。現在大家都在暗地里說,夜幕騎兵看似強大,實際上內亂很快就會爆發,到時候還不知道會出什么樣的大事情?我因為害怕,就借口自己能力實在太弱,只能做一些后勤的事情,就趁運送糧食的機會跑了回來。”
  楚云升聽完眉頭稍不可查地輕輕蹙起,沉默片刻,沒有說話。
  看樣子,血騎的確出問題了。迪爾的出現,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簡單,誓言血族與背叛血族的矛盾,在自己離開后,似乎有點控制不住了。
  難道艾希兒假冒自己的事情被發現了?還是布特妮要奪權?好像自己給她的權限本來就很大。用不著再奪什么吧?
  從拉庫馬口里了解的情況來看。楚云升很難判斷是艾希兒出了問題,還是布特妮除了問題,迪爾被艾希兒召回使用,可能是為了對抗布特妮誓言血族。平衡權力沖突,也可能是她自身試圖鞏固自己在血族內部的地位。
  不管楚云升對迪爾這個人記憶如何淡薄,如何差點都想不起來,在艾希兒與布特妮等血族人的圈子里,他也許仍是個重要的人物。說不定和誓言血族的那些掌權老人一樣,不在楚云升視線的范圍,卻在底層血族的圈子名聲顯赫,具有強大的底層號召力。
  從一開始,楚云升其實就游離于整個血族的體系圈子之外,一直都被視之為高高在上的存在,除了親自帶領的十七個血騎,其他哪怕最為勛貴的血族,也進入不了他的視線附近。整個血族便因為他的出現而斷裂為兩個權利中樞,傳統的掌權者被排斥脫節,資歷極輕的艾希兒布特妮等人被楚云升“任人唯親”地一下子提拔成到了與不死王直接接觸的權力頂端可以代傳“圣旨”的新中樞。
  這種權利構架的方式實際上極為危險,尤其在他又離開了血族本部的情況下,權利與歷史遺留下的多種矛盾使得新舊兩種權力中樞必然激化。
  如果換做丁顏。甚而至于是曹正義、小川等人都不會這么做,平穩的權利爭奪是對舊有勢力與矛盾的不斷妥協,然后逐漸消滅的長期過程,最后才是摧枯拉朽的鼎定。像楚云升這樣完全以強大武力,憑借自己的喜好。在一開始便隨意粗暴摧毀原有權利體系,建立新的秩序,便就暗生出了許多必然會出現的復雜的沖突矛盾充斥于底層的權利結構中,如果有他在威懾著還好說,能鎮壓得住,一旦離開,矛盾自然爆發,新的秩序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這些問題,楚云升在離開地球做出決定時就已經很清楚,畢竟他也經歷了多年的沉浮,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不是丁顏,也不是曹正義、小川等人,他并不依賴于血族而生存,也沒有時間去整治一個延續了數千年種族的內部復雜問題,而且他也不是真正的血族,對他們的文化與內在傳統知之甚少,再以他在這方面的能力問題,如果插手越多,事情可能越復雜,未必就能得到想要的結果,弄不好反而背道而馳,不如讓他們自己在內部自行解決,各方矛盾決出勝負后,重新達到新的真正的平衡體系時,他再出手直接搞定領頭的幾個人,也就省了中間許多的麻煩。
  當初他是想幫布特妮一把,清除一部分老血族,讓她更有優勢,但被她拒絕了,楚云升當時的出發點一是試探,二也未嘗不是想看看布特妮到底有多大能力,未來真正統御整個血騎軍團的并不會是他自己,仍是要落在她們的頭上,而他本身的要務是盡快沖擊到樞機,那才是一舉底定乾坤的關鍵!
  只是在后來沒想到影人竟然還沒有死,又弄出了許多幺蛾子,以至于他到現在都沒能按照原先的計劃找到血族。
  所以他說不好如今血族內部的局勢到底是艾希兒的問題,還是布特妮的問題,經過這么多年的見遇,楚云升不會輕易的定下依靠推測而來的結論,即便眼見到的“事實”,也未必就是真正的“事實”,外在表現出來的舉動,和真相或許差之十萬八千里,他在這上面吃過大虧,甚而至于,曾在潘陽湖外殺掉過一個他至今唯一極為后悔殺掉的善良小女孩。
  現在說什么也沒有用,一切等到見面時便自見分曉,只是不管是誰的問題,似乎都是自尋死路!
  隨著印度人向南方遷徙,楚云升跟隨著他們,平靜地等待著血騎的到來,大約走了一天一夜的路程,在一處發現的小溪邊,大部隊剛剛扎營休息,就聽到前方探路的印度士兵發出了刺目的騰空信號彈。
  夜里,兩發明亮的信號彈十分耀眼。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冉冉升騰起的閃光緩緩移動,再落下時,便是一地的混亂。
  一發信號彈有危險,兩發意味著沙蛄出現了,三發還沒出現過。
  雖然不知道沙蛄群怎么跑到前面去了。但現在不是找原因的時候。對印度人來說,逃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上萬的印度人在市長等人“果斷”的指揮下,前隊變后隊,后隊變前隊。立即收拾隨身物品,向后方來路急忙撤退,明知不可能跑得過行動迅速的沙蛄群,可沒有人有面對現實的理智,仍本能地認為向后逃或許還能逃得掉。
  當初。成千上萬人面對殺神跋伊羅婆般的楚云升時,集體所迸發出的同仇敵愾的勇氣,在這一刻竟然蕩然無存,混亂成一片恐慌不知所措的“羊群”,讓楚云升幾乎產生錯覺他們是同一撥子人嗎!?
  或者說自己絕沒有沙蛄的殺傷力恐怖?還是他們曾堅信自己比沙蛄講道理?
  不管到底是如何的一種心理,總之沒有人試圖掉頭上前與殘忍且不會講道理的沙蛄們拼出一條通往中國營地的血路,如同遇到獅子的羚羊群,沒有了一絲一毫的膽氣,只想著如何趕緊跑掉。確切的說,是如何跑得比別人更快一點。
  但既然想逃,也不是一定希望也沒有,沙蛄視力差,聽覺發達。只要動靜不大,未必跑不掉,甚至可以原地不動,然而上萬人的反應完全相反
  楚云升在昨晚將沙蛄的一些習性告訴過阿米爾。卻沒有什么用,數萬壓根就沒怎么經歷過生死的隊伍想保持安靜。就像天上的飄云想要不動一樣困難。
  如果是蟲子,即便是百萬級別的數量,楚云升也能想象的出來,在冥俯瞰大地的一個眼神下,黑壓壓的蟲群也能在瞬間寂靜無聲,即便是站著死,也不會移動分毫。
  人類的隊伍釋放出巨大的亂音,僅僅向后走了不到十幾分鐘的樣子,已變成前鋒的斷后士兵再次對空發出兩發信號彈,這一次,還伴隨著一聲令人驚悚的慘叫,顯然是與沙蛄近距離地遭遇上了。
  前一次發出信號彈,極有可能沙蛄還沒有發現人類,所以連遭遇近戰的槍聲都沒聽到,說不定那些沙蛄只是路過,可數萬人逃竄的動靜一啟,聽覺靈敏的沙蛄豈能不發現?
  沙蛄們視力差,但不等于它們傳遞信息的能力差,以楚云升與它們交戰的經驗曾知道,十幾分鐘的時間,足夠它們從前方將信息傳遞到后方,甚至還能做出獵殺的本能合圍。
  一直跟在楚云升身邊的阿米爾一家,此刻臉都白了,不用想也知道沙蛄一定離得太近了,以至于發出警報的士兵都來不及逃跑!
  他用求救般的眼神看著楚云升,就在十幾分前,楚云升告訴過他,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所有人都不要動,原地待著坐著,或許大部分人還能躲過一劫,可如驚弓之鳥的數萬人可以組織后逃,因為他們本來就恐懼,就想著逃,卻根本沒辦法讓他們安靜地“冒死”呆在原地。
  最終,想要逃跑,卻實際上是自殺,自尋死路!
  前后都有沙蛄出沒,左邊是無法通行的小峭壁,雖然不高,但除了楚云升外,其他普通人沒辦法能夠爬得上去,只能集體再向右轉,那邊有一條小溪,渡過溪流,就能進入更為密集茂盛的叢林,縱然那里面或許也有危險,卻也只能飲鴆止渴了。
  慌不擇路,便是如今亂哄哄的人群唯一的寫照。
  夜晚的叢林中,沙蛄的數量無法看清,如果是上萬的沙蛄群路過,楚云升一個人也無回天之力,恐怕等他殺完沙蛄,或者沖開一條血路,身后的人大概都早已死光殆盡了。
  被前后夾擊的數萬人群,此刻已經有很多人開始后悔十天前為什么要和楚云升瞎對峙?如果早點難逃的話,也許現在和其他早早離開的聰明人一樣,已經身處中國人營地了,何至于落到如此上天無門下地無路的絕境!?
  可這世上畢竟沒有后悔藥可吃,走一步算一步是大部分人的人生,落到如今的境地,也只能硬著頭皮紛紛踩著小溪水流亡命穿渡了。
  楚云升也在隊列之中,但他沒有渡河的打算,反而停下腳步坐了下來,身前杵立著鐵棍,安靜地目視著前方密林。
  阿米爾帶著被楚云升殺得唯一只剩下的一兒一女,一直緊跟著“殺人犯”楚云升,見他突然停下腳步,急忙拉住木木呆呆隨著人流準備渡過溪水的老婆,胸口因驚慌而起伏不定。
  雖然說起來他和楚云升有殺子破家之仇,但卻很有意思,他始終堅定地跟在楚云升身邊,幾乎寸步不離,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
  “叫人趕緊往停下,前面是過去不了。現在越是亂跑,死得更快,想要不死,都坐下來,屏住呼吸,能不能活命就看各自的運氣了。”楚云升雙目凝視叢林的方向,左手握住刀鞘,右手隨時準備向鐵棍中注入緩緩的火元氣能量,即刻就能進入被發現后的戰斗狀態。
  他總覺得密林里騷動與潛伏著危險的氣息,然而,沙蛄的危險卻并不會讓他如此的警惕,它們雖兇殘,但只要自己想突圍,隨時都能,他模模糊糊地覺得沙蛄突然騷亂集體北上的背后,南方沙漠乃至與更南方的方向上,存在一道陰沉而無比強大的目光,這種感覺或許來自于樞機,讓他隱隱地不安,以至于全身都繃緊了力量,隨時準備面對突然襲至眼前的危機,像是飛羽、雪花、水滴那樣防不慎防的事物一個樞機的壓力,遠比有痛腳被自己抓在手里的影人要大得多,即便它曾是一個更為恐怖的靈。
  阿米爾楞了一下,這時候才想起楚云升昨晚曾說過的沙蛄習性,終于明白過來再亂跑就是一個死,吸了一口氣,努力平靜住膽怯的心氣,對著身邊也在發愣的隨從,像是怕沙蛄聽到一樣壓低聲音道:“還不快去!讓市長他們快停下來!”
  那名隨從神色慌張,卻不知道死活,跌跌撞撞地向前奔跑,一邊跑,一邊嘴里大喊:停下來,都快停下來!
  期間,還跌了好幾個跟頭,但也顧不上了,市長已經親自帶隊渡過了小溪。
  僅僅幾分鐘后,最先渡過小溪進入茂密叢林的人,潮水般地席卷回來,與正在渡過溪流的人群擁擠堵塞在一起,大喊:“快跑!調頭,調頭!往回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