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800 打到談為止

在很多年前,楚云升也聽到過類似的話,那時,他曾感慨人被逼到了一定的地步,竟什么都能說的出來,什么也都能做的出來,沒有節操,沒有尊嚴,更沒有底線,可憐可悲,卻像一條狗。
  很多年后的今天,他已成為有過女兒的父親,面對一個拉著餓蔫吧快死的小女孩、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交換只剩下身體的母親,再一次聽到這樣粗暴直接且毫無羞恥的話,驀然地發現自己已生不出那樣的感慨,相反,卻有著一絲淡淡的尊重。
  她或許沒有楚云升想象的那么偉大,只是依照人的本能行事,但作為一個母親,一個也曾是普通家庭良家女人,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踩碎了世間最不值錢的尊嚴,也擁有了另外一個人世間最珍貴但也最渺小的尊嚴。
  至少楚云升自忖自己做不到,他也曾許多次陷入過和這個年輕的母親類似的絕境,但他無法放棄最不值錢的尊嚴去獲得別人看不起只有自己才知道珍貴的渺小尊嚴,他選擇了死戰不屈,選擇了驚天刺神,選擇了寧可同歸于盡的氣魄,選擇了讓世人都贊美與歌頌的絢爛尊嚴。
  楚云升說不出來哪一個選擇更好,但如果讓他重新選擇一次,他可悲地發現,自己依然不會放棄最不值錢的尊嚴,所以,他覺得自己真的很自私。
  他沒有與這位年輕的媽媽“交換”的意思,連第三股力量在此刻也極為安靜,轉過身,準備從背包里拿出一小包食物給她們,并不是施舍她們,而似乎是借此來施舍給自己,彌補那份曾經追求尊嚴的心。
  但他最終卻沒能拿出來,在年輕媽媽的期待又失望中,目光微沉,一躍而起,抄起插在地面上鐵棍,飛掠了出去。
  不遠處的帳篷后面,傳來一聲尖叫,引起一地的“老外”紛紛矚目,當看清楚四五個印度人嬉皮笑臉地追逐一個女孩,時而撕扯她的衣服,時而挑逗圍截,眾人便又垂下腦袋,像是沒有看到一樣。
  但在又看到楚云升沖出去的時候,他們還是心中猛地一驚,這種事情,幾乎每天在印度城都會發生,大家都已經見怪不怪了,更惹不起,沒想到楚云升的反應這么激烈,拿著鐵棍就要沖上去。
  雖然已經看清楚那個女孩是和楚云升一道進來的同伴,但先前和楚云升交易過的人,似乎不想楚云升就這么上前去送死,要不然那些食物可就被印度人沒收了,以后就再無機會,有幾個急忙上來想要拉住他,跟他解釋這里的規矩和不能觸及的事情。
  然而楚云升的速度豈是他們能夠趕得上的?等那幾個人,尤其是那胖子攔上來,楚云升的人影已經從原地消失了,在看見時,便已出現在四五個印度人面前。
  似乎沒想到外國人敢反抗,幾個印度人仍舊嬉皮笑臉,接著猛然地興奮起來,相互打了一個手勢,拿出了一截粗粗的繩子來。
  他們把楚云升看成了何小凝的男人,便有了更為刺激的想法,準備先放倒這個男的,捆好放在一邊,讓他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這些人怎么折騰他的女人。
  這種事情,十多天前他們就玩過一次,男人的掙扎與絕望,極度地刺激了他們的征服快感,而女人的哀求與悲愴,更讓他們繃緊的神經在危機四伏的新世界壓迫下得到了極大的釋放與發泄。
  但最近,這些外國人都學會了隱忍,不論他們怎么想著法的折騰,這些外國人也無動于衷,讓他們找不到當初興奮的感覺,想不到今天又遇到了一個反抗激烈的,豈能不好好享受一番?
  拿出繩子,轉過身看著楚云升,像是看著送上門的禮物,興奮的感覺充滿渾身身上每一個細胞。
  但這種感覺僅僅維持了不到幾秒的時間,其中一人看到一只腳逐漸變大朝著自己急速擴大,另外一人看到是一根棍子向著自己的腦袋凌空劈下來,還有一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被一雙手掐住了脖子,身體就這么輕飄飄地向后飛蕩。
  嘭,,啊!
  三聲,幾乎在同時響起。
  五個印度人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已經廢了三個,剩下的兩人,其中一個拿著繩子有些不敢置信地呆在原地,另外一個見事不妙,似乎轉身向跑。
  楚云升這時候踹出去的右腳落地,左腳抽起,一邊踢出地面上沙子,擊中逃跑那人的后背,一邊繼續向前踢起,狠狠地命中拿繩子的那人襠部,鋼板般的力量讓那人瞬間暈死過去,身體向上一竄,高高地飛起,越過帳篷,不知道被摔到了哪里去了。
  轉瞬之間,剛剛還在興奮與張牙舞爪的五個印度男人,全都趴在了地上,三個昏厥,一個重傷,不知道死活,不過看樣子都已經活不成了,剩下最后一個被沙子擊中的人,后背如篩子一般流著鮮血,嚇癱在地上,竟然爬了幾次都沒能爬起來。
  楚云升沒有調用火元氣,調用的僅是本體力量,以他目前境界的身體素質,踢死幾個普通人類綽綽有余。
  一眾外國人像是看著本體土著外星人一樣看著楚云升,滿臉的震愕,只一次攻擊,四死一傷,戰斗力也太恐怖了!?就是拳擊冠軍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做到!
  恐怕只有那些夜幕騎兵才有這個實力吧,不過,看楚云升的樣子,和他們也不像啊?
  之前還有過動小心思準備晚上打楚云升背包注意的人,頓時一哆嗦,暗自幸慶幸好有印度人倒霉在了前頭。
  “你沒事吧?”楚云升提著鐵棍,轉頭道。
  何小凝搖搖頭,臉色蒼白,身體有些發抖,不是被印度人嚇的,是被楚云升嚇的。
  楚云升向背包的方向一指道:“沒事就回那邊去,等會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慌,跟著其他外國人一起就行。”
  何小凝點點頭,緊張道:“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要不我們趕快走吧,印度人肯定會再來找麻煩的。”
  死了人,又是在印度大營,不論是民眾,還是官方,都肯定要找楚云升算賬,何小凝只是被嚇倒了,起碼的思維能力還在。
  “他們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他們,夜幕騎兵的事情現在可只有他們知道,只是時間提前了一點而已,正好等他們當官的來。”楚云升冷冷一笑,艾希兒和布特妮竟然保護這種人渣般的大營,難道忘記自己交代過不要和外界接觸太深嗎?
  皺著眉頭,楚云升提起棍子上前,來到還在地上爬著的最后一個印度人面前。
  那名印度人像是看見了殺戮者跋伊羅婆一樣看著楚云升,抑制不住驚慌,壯膽大聲道:“你別過來,你死定了,我們的人馬上就會來,你如果殺了我,他們不會放過你的,他們有槍,我父親是”
  楚云升不想聽他廢話,你老爸就是印度總理,今天也救不了你,舉起鐵棍,就準備送他回地球。
  這時候,先前的那個胖子一個箭步竄了上來,急忙拉住楚云升的胳臂,竟然用漢語道:“哥們,聽你剛才說中國話,原來是中國人啊,我也是啊,這人可不能殺,他們是高種姓,身后都有背景,要不然也不敢這么放肆,有軍方撐腰啊,我們外國人,錯了,我們中國人在這里勢單力薄,你一個人就算能打,也架不住他們群毆加開槍啊,聽哥們一句勸,忍忍,再忍忍,趕緊跑路吧!”
  地上的印度人聽不懂胖子在說什么,但看見他拉住了楚云升手臂,也意識到了一點點,這時候援兵未到,也不敢繼續激怒楚云升,急忙用英語說道:“別殺我,我爸爸是司務長官,我可以給你食物,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不殺我。”
  楚云升對印度人的軍隊真沒什么概念,當初黑暗時期,坐擁十幾億人口的印度,楞是沒什么抵抗能力,在蟲子大軍的席卷下,除了中國,美國以及歐洲仍在頑強抵抗,印度那邊早已經丟盔棄甲,到了北極大戰時,丁顏等人以及五族勢力等主力部隊,中美歐人的影子比比皆是,擁有十幾億人的印度竟然沒看到他們一絲身影。
  胖子繼續勸道:“其實印度城里最人渣就是高種姓這些垃圾,最肆無忌憚,像首陀羅這種低種姓普通老百姓要干出這種事,官方還是嚴厲處罰的,所以大部分普通印度人除了個別混混,都很老實的,整天就想著逆來順受,忍過一輩子再投胎做婆羅門,對了,還有更低的賤民,比我們外國人更慘,完全沒有地位,在這里,惹低種姓完全沒問題,尤其是賤民,說不定官方高層還幫我們外國人說話,但是惹到高種姓,就根本沒道理可講,這種森嚴的等級,可是比我們的官二代富二代還猛啊!
  哥們,你不了解情況,乘著他們當兵的還沒來,還是趕緊走吧,聽說往北有我們中國的大營,我沒足夠的食物去不了,你食物夠多,逃到哪里絕對沒問題,到了咱們中國大營,這些所謂高種姓的阿三就是垃圾,給他們個膽子也不敢進去找你麻煩。”
  楚云升目光一動,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看你像是泰國人?”
  胖子挺別扭地郁悶回答道:“你別看我穿金戴銀像老泰,也就是皮膚曬黑了點,可正兒八經的是地道中國人,老家湖南,叫鄭又艇,暈,不說這個了,哥們快跑路吧!”
  楚云升見他雖然瑣碎了一點,但人還不錯,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敢來勸自己跑路,便略加思索,指著何小凝道:“這樣,我在這里還有事情沒有辦完,給你一個機會,帶著她一起跑路,去中國大營,等我解決完這邊的事情,會去找你們。”
  不過,到那時候,應該是帶著整個夜幕騎兵軍團去吧。
  胖子一愣,沒想到楚云升會這么說,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驚訝道:“不是,哥們,你真不走?”
  “廢話少說!”
  楚云升一腳將地上的印度高種姓男人踹暈,跟著提起胖子的衣領,旋風一般掠回背包原地,在何小凝的驚呼中,夾起她,再提起兩個背包,腳下發力,從周圍抽調火元氣,聚集起來,加快速度,一路火線疾馳,橫空跨過土墻,再往前飛奔了兩三公里,才把兩人放下。
  胖子驚魂未定,何小凝也是大口大口地喘氣,這兩人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出城兩三公里了!
  這一下,不像跑路也不行了。
  “可惜了我做生意換來的那么多的東西……”鄭又艇有些肉疼地看著土城的方向,隨即又道:“哥們,謝謝了,不過,我們把背包拿走了,你吃什么?”
  楚云升看向土城,不冷不淡道:“你說呢?”
  胖子豎起大拇指道:“你狠,不但敢殺那幾個人渣,還敢回去搶他們的糧食,你比我有種,佩服。”
  楚云升提起鐵棍看了他一眼道:“好好帶這丫頭上路,她也算幫過我,如果在半路上你敢打什么異心,等我一到,你知道是什么后果,我敢在印度人營地殺印度人,就敢在中國人營地殺中國人,只要該殺。”
  鄭又艇哆嗦了一下,看著身上殺氣極重的楚云升,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了賊船。
  “行了,快走吧,我要回去了。”楚云升揮了揮手,夜幕騎兵的蹤跡總要在印度人那里找到,那邊的動靜應該傳出來了吧。
  何小凝猶豫了一下,小聲道:“大哥,謝謝你,我知道自己是個累贅,幫不了你什么忙,希望你能保重,我們在中國營地等你。”
  楚云升笑了笑,想起一件事來,從兜里掏出土著人給的小能量塊,給何小凝看了看,道:“我知道你善于打聽消息,真要謝我的話,等安全到了中國營地,替我打聽打聽這個東西,我要了有用。”
  何小凝仔細地看了看小能量塊,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但很認真地說道:“你最好能給我一塊,有一個比照,我能更容易幫你找到。”
  楚云升思索片刻,點點頭,收起手里的那塊道:“這塊不能給你,換一塊吧。”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沒有樣板,何小凝也很難打聽到什么有價值的信息,便將手臂里那塊已經用過的能量塊取換下來,交到何小凝手上道:“這東西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引起麻煩,所以,你們倆盡量小心點,越少人知道越好。”
  鄭又艇湊上來,道:“什么寶貝?”
  楚云升給了他倆一點線索:“土著小人的東西,應當會有一些流出在地面上的其他智慧生物手里。”
  鄭又艇抖了抖身上的肥肉道:“哥們,你放心,只要有線索,只要不是只知道吃人的豬頭怪物那種外星人,兄弟都能有辦法和它們做起生意,弄幾個來不是問題。”
  楚云升沒什么放心不放心,他和鄭又艇第一見面,談不上信任,但何小凝跟著自己在印度城更危險,兩害取其輕而已,末了,他還暗中交給了何小凝一柄換回來的小匕首,能幫她的也只能這么多了。
  三人分別后,楚云升立即動身返回印度營地,同時開始試著調集火元氣。
  火屬性能量修煉方法,他十分齊全,以前古書里面就有一些旁征博引的介紹,他也給很多人總結過,后來從黃山神域那里也得到過一些,再來后從火族煥等人那里也了解過很多,隨便拿出來一個都能用。
  他現在調動不了本體元氣,只能調動火,所以,一團火在零維中淬煉意識本體,原來的純凈境界停留在了二元天初的融元體,但這不代表他不可以修煉火元氣,經過那團火的燒身,融元體已經能夠容納精純的火元氣,再按照火屬性修煉功法,以純凈二元天初境界為基礎開始往上修煉,單分出一支來破三元天火境界應當沒什么問題。
  聽何小凝打聽來的消息,印度上層對夜幕騎兵的事情極為保密,尋常手段,很難在最短時間內讓他們說出來,即便自己自稱不死王,估計不用想也沒人信。
  印度營地的高層如果見到了自己的戰力,不傻的話,愿意和他談,告訴自己夜幕騎兵的蹤跡,他也不排斥,能簡單點最好,但如果不愿談,仍要為那幾個人渣出頭,那就打到他們談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