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86 樞機以下無敵

在此之前,影人其實稍稍向后退了一步,然后鼓起腮幫子,吹出一口強勁的氣流,掀起地面厚厚的雪層,攪裹出無數雪花,漫天地飛旋,將驚慌失措的人類籠罩起來。
  楚云升沒有出手阻止,有時候他也會覺得滑稽,影人和自己時刻敵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各自處境的變化,曾視人類為低等生物的影人反而時刻注意保護人類的安全,而本應該站在人類這邊的楚云升,卻不得不拉攏俘虜人類的土著作為他與影人之間的平衡點。
  影人要保住人類,而他要保住土著,事情一步步的發展下去,他都要懷疑有一天影人會不會會成為第七紀紀子?而他說不定還真成了守護者所擔心的人類眼中的大叛徒。
  不管怎樣,眼前的局勢必須收拾,能量亂流的存在,以及森林中暗藏的危險,都要求影人和他不可能任由土著或者羽翅人帶著他們進去冒險。
  對影人提出由他負責森林里追出來的生物的提議,楚云升并無異議,土著和羽翅人剛才商量了半天,雖然不知道具體商量什么,但既然沒有撤退,就說明它們有信心合力與那只生物一戰,所以從戰斗力上來說,兩邊都是公平的。
  其實,即便不公平,楚云升也仍會選擇攔住那只生物,這和他的計劃有關,對于他而言,擁有諸多的小手段,攻擊符是一種,物子劍是一種,封印生物更是另外一個絕好的助力,乘著攔截的機會,他想封印住這只追出來的生物,將它作為未來與影人再次決戰的資本之一。
  洛紗在第一時間便發現了楚云升與影人兩個大小畸形人身上發出的極度危險氣息,她來不及驚愕,也來不及反應,只是堪堪做了一個防御的姿勢。然后眼前一暗,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那名小土著更不知道怎么回事,她還以為是洛紗仍要殺掉大小兩個畸形人,從而激起了畸形人的反抗。洛紗做出的防御姿勢被她看成了攻擊前奏,所以當她也昏厥過去的時候,腦袋中影人的影子都沒有,還以為自己是被洛紗打昏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一直悄悄關注著這邊的地底小人們頓時驚怒交加,它們無法看到影人快到連楚云升都驚出一身冷汗的速度,只能看到洛紗那個猛然突然的姿勢。然后就看到那名小土著彈飛出去,昏死在一邊。
  小人們憤怒了,天羽人的卑鄙無恥令它們在下一刻集體掉轉武器槍口,將所有的粒子束打在凌空上下翻騰的狼狽天羽人身上,頃刻間,局勢朝著誰也意向不到的方向瘋狂發展。
  從森林中撤出來的天羽人并不知道這里情況,洛紗已經昏死過去,它們自然不知道之前雙方其實已經談好了合作條件。現在見一群卑劣的地底小人乘著它們被異源生物追殺的時候,從背后偷襲它們,驕傲與怒火令它們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地底小人和追來的異源生物身上。來不及多想地徑直忽視了人類的存在。
  激戰引起了大規模的風暴,席卷而起的雪花將森林邊緣上所有的視線模糊。
  影人的速度很快,以楚云升二元天的境界都很難精準定位它的身形,只能感覺到它在移動中元氣能量所波動出的位置,這還不算,更令他不可思議的是,影人幾乎沒有用任何花招,它的身體在戰斗時,猶如鋼鐵般堅固,橫沖直闖。不給羽翅人任何反應和視覺上看到他的機會,一把抓住一個,丟下去,撕裂開,或者直接吞了,想要逃跑遠遁的羽翅人。更是讓楚云升也見識了影人同時操控五種精純屬性元氣進行遠距打擊的駭人能力!
  楚云升與影人從沒有在零維以外的低境界上交過手,當然孤島上那次除外,所以現在其實誰都不知道對方在低境界上的殺傷力,直到這一刻,才各自展露出來,雖然肯定還有些隱瞞,但已經足以讓雙方起碼楚云升吃驚了。
  羽翅人一個接著一個高速死亡,在它們沒死之前,仍都以為是身后的異源生物在加速大開殺戒,只有當影人將它們一一殺死的那一瞬間,它們才感覺到是另外一個強大的生命,死后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土著們也不知道,它們甚至連影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暴雪激起中雪化霧團中,只能見到在它們手中武器的轟擊下,天羽人一個接著一個栽倒下來,或者在半空中被撕裂,血腥而瘋狂的屠殺場面令它們也感到心驚膽顫,因為憑借它們的武器不可能做到這樣的效果,原因只能是一個,那只追出來的生物實在太強大了。
  而事實上,那只追出來的石頭般形狀的生物,正憤怒且無奈地被楚云升的冰困符所困住,生命急速地流逝,卻無可奈何,身體里透出恐懼與緊張的情緒,想要逃回森林,已經不可能了。
  影人在大開殺戒的同時,也時刻沒有忘記觀察楚云升,它的實力可以讓它輕松做到這點,正如它自己所說,樞機以下,它和楚云升憑借各種大小手段,幾乎是無敵的,即便來個掌控樞機的生命,只要楚云升和它不隱藏實力的聯手,也能斬殺,零維主兵器可不是鬧著玩的!
  在它眼里,楚云升的出手平平無奇,仍舊是曾經孤島上的“老三套”,完全是以符文攻擊來達到目的,讓它試圖了解到楚云升本身戰力的心思有些落空。
  但僅僅是這樣,也讓它大吃一驚了,它不記得楚云升手里的這種低等級符文什么時候能夠釋放出超乎想象的威力,在它的記憶中,也曾有其他生命用過符文技術,但威力絕對不可能有這么明顯。
  不僅是它大吃了一驚,就是楚云升也有些發懵,如果不是手快一點,將第二張轟出冰旋符威力急速散開一大半以上,遭受過第一道冰崩符的石頭狀生物,根本撐不過第二道冰旋符,當場就要被千刀萬剮而肢解。
  因為這只生物給楚云升感覺起碼三元初的實力,所以楚云升一開始的策略就已經定好。一張冰崩符發出,接著一張冰旋符,然后是冰困符困住,利用困住的時間。立即制出新的冰型攻擊符,然后再來一次循環,直到完全將它打垮為止。
  誰想,單是第一道冰崩符觸發,龐大的天地元氣就被攪得如狂風暴雨一般,掀起了其他人所看到的暴風雪,而被冰凍住的石頭狀生物幾乎從里到外全都被冰封死。甚至楚云升都感覺到完美的觸發結構形成一種難以描述的規則,將冰崩的力量越過**,隱隱延伸到目標的零維空間,從最為底層的層面,展開攻擊。
  所以這只擁有三元天初境界的生物,本應該需要耗費楚云升持續不斷的元符攻擊,卻僅僅在兩道攻擊符下便露出崩潰的跡象,威力可想而知!
  好在楚云升眼疾手快。散去第二張冰旋符的大部分威力,然后立即用冰困符將它鎖死,任由殘存的冰刀在冰塊里對它一絲絲的削割生命。
  等他思維反應過來。才發現,實際上只要一道冰旋符就能殺死它,但需要足夠的命源作為攻擊“子彈”,而他現在最緊缺的就是命源,自然絕對不會浪費在這里,所以在第二道冰旋符發出的時候,他感覺到命源的輸出便立即加以掐斷,致使冰旋符的威力瞬間大減。
  這一刻,他又一次感覺到創造符文技術的種族所追求與自信的野心與霸氣,能夠通過一張普普通通的攻擊符直接侵入到零維空間層面。雖然面對命源強者或許有所難克,但面對弱者,那就是秒殺的威力,當然這得需要足夠的命源來支持,而這種命源,似乎非得是他現在精純與渾厚的水平不可。
  也就是說。對楚云升而言,得打開第一道限級才行,而且這還只是其中一個必須條件能夠做為“子彈”的條件,除此之外,符文構造這柄“槍”的制,也是一個前提必須的條件,如果不是他出現水滿自溢的修煉狀態,也進入不了符文科技隱藏的巔峰與完美,即便有精純渾厚的命源子彈,沒有這柄“槍”,也達不到攻擊零維的效果。
  或許還有其他各種各樣大小條件,苛刻之極,但楚云升知識缺乏,能感覺到體會到就這么多,但即便這樣,也讓他兀然間多了一個可以叫板掌控樞機高手的底牌,不用再只能依靠物子劍這張最大的底牌。
  物子劍雖然殺傷力極為恐怖,無所不摧,五到六米之內就是禁區,但它畢竟需要修煉,需要黑氣,需要平衡三股力量,作為最后的殺招無疑是最合適的手段,但攻擊符就沒有那多限制了,只要有足夠的天地元氣,他可以批量制造,只要能背得動,要多少有多少,當年和埃德加沖出蟲圍,就是靠一堆堆攻擊符轟出來一條血路。
  當然如果不用命源注入當成子彈,處于巔峰完美的攻擊符其威力也只是簡單地放大幾倍而已,最多精準一點,或者對目標從里到外都形成能量場,但它真正的驕傲與霸氣卻不在這里,而在于只要有符合條件的命源作為子彈就可以打開一條侵入零維層面展開攻擊的道路,在這種層面上,就不是威力放大多少倍的問題,而已經是質變了的性質,不可等同而語,沒有修煉命源的生命,根本扛不住這種打法。
  所以,影人殺得快,楚云升的速度更快,而且更為輕松,轟出三道攻擊符,便無事可做,制好封獸符,便等著石頭樣子的生物臨死一刻的到來。
  對影人打開殺戒血腥的做法,楚云升阻止不了,除非他硬著頭皮現在就和影人對決。
  但他時刻注意著土著人那邊的動靜,一旦影人殺完羽翅人,準備對土著小人動手,就違反了兩人的約定,沒有土著作為自己一方的緩沖平衡點,有著同胞們同情的影人將置自己于時刻危險的境地,從而沒有退路,就是硬著頭皮,他也得攔下來。
  他意料的一點都沒錯,影人和他基本就是你騙我,我騙你,所謂談好條件,也就是僅僅促使兩人同時出手而已。其他就要靠實力說話了,影人雖然驚訝于楚云升符文攻擊的威力,但也大概沒想到楚云升解決起來這么利索這么快,慣性地就在殺空了羽翅人之后。便凌空轉折身體,形成一個巨大的折字符號,火箭一般殺向正在秩序后撤的土著人群。
  楚云升做好了準備,但速度卻跟不上,等他從后面暴風雪速沖回來,影人虛空一抓的強大力量剛剛將一個擋在最后面的土著宇航服般的頭盔捏碎,但這個時候。土著小人們并不知道殺過來的人是它們俘虜中的小男孩,因為影人的速度并沒有減下來,只有一道隱藏在風雪中鬼魅般的影子,它又擅長于步伐,基本沒人能看得見它。
  在它攻擊土著人的瞬間,楚云升從冰雪中凝固起的一柄長劍激發出六道劍氣逼空而至!
  影人的速度再快,此刻,也被境界所限制。快不過楚云升的劍芒,所以,它必須閃開。避開嘯銳的劍芒,雖然僅僅六道還殺不死它,但它沒必要為殺死一個土著而放棄背后,挨上楚云升的一劍。
  影人的影子在空中畫出一段段筆直的線段,沒有弧度,沒有圓角,像是雜亂無章相互連接的直線亂團,顯示出它無與倫比的身法與實力,不需要減速,不需要掉頭時的轉彎卸力或停頓。像是鬼影一般時而出現時而消失,飄忽不定。
  但劍芒是前輩所創的劍戰技所發,即便影人,也無法擺脫它們的追擊,不論它出現在哪里,六道劍芒總會在下一刻準時出現在的背后。紋絲不差,精準無比。
  大概是被追得不耐煩了,影人猝然停下,轉身揮手,五個手指間迸射出五道能量,冰木金火土各自一道,迎上其中一道劍芒,碰撞在一起,冥滅出一團團暴掠的能量波,只留下最后一道讓到自己身前,然后張口吞下,面容有些古怪,站在暴風雪中,看著持劍而立并沒有發出第二波攻擊的楚云升,便知道自己的意圖,還是被這小王八看出來了。
  楚云升也不是傻子,六道劍芒追擊影人的時候,他就知道影人其實是在用攻擊土著作為手段,逼迫自己本身出手,試探自己最高的攻擊速度在哪里。
  再看它明明可以用同一種屬性的元氣能量一次性擋下六道劍芒,卻偏偏用五道不同屬性,便更可以證明了它的心思,不是它要顯擺,影人可沒那個興趣,而是要感覺自己的劍芒的性質與層次,尤其最后一口直接吞下去,用身體來感覺元氣純度的等級,心思顯露無疑。
  對能量的操控程度,間接地就可以看出對方的潛力與目前的實力,這招楚云升也會,但他并不在意讓影人知道什么,他對前輩的戰技還是很有信心的,而且,一旦達到二元天第三層境界,劍芒就會質變,第一式破刺就會出現,影人再有本事,也不可能看穿前輩的劍戰技。
  這和古書的修煉之法完全不同,修理之法可以說為將就楚云升的資質而讓影人不會在意,但劍戰技的戰法是前輩也使用的東西,層次之高,不是它能夠揣摩得了的了。
  但這個時候,意外卻出現了,影人揮手出去的五指道芒激起五處能量暴掠之后,仍有五道清晰的劍芒頑強穿出暴掠團,嗖嗖地襲向影人。
  影人吞下第六道劍芒,大概也意識到了不對勁,所以面色古怪之后,身體再次加速,卻已經來不及了,剩下的五道齊刷刷地將它褲子戳上五個大洞,露出里面瘦小的軀干。
  雖然沒出血,以影人的強大,五道殘存的劍芒對他也構不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但這副形象,似是被扒開了褲子一般,實在難看。
  楚云升也沒意料劍芒的威力竟然比以前上升極多,看來仍與他這一次修煉狀況有關,也就不再多想,站在不遠處,冷聲道:“我這個人一向說話算數,所以我說過,你如果亂來,我就會扒了你的褲子。”
  影人露出令楚云升看不懂的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句話都沒說,拉起身體,筆直沖入還在混亂中同胞們中。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影人的眼神與表情都很奇怪,而且是在吞了他的劍芒之后,難道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他沒辦法想明白,知識層次差距太遠,看了看手中的冰劍,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便丟到雪地里面踩碎,急忙返回將瀕死的石頭狀生物火速封入封獸符。
  這時候,風雪驟然急停,楚云升和影人原先的計劃也不準備再在土著與同胞們隱藏彼此的實力,因為本是要俘虜土著的,所以他也沒有立即回到同胞們的身邊,即便風雪停下了,土著們看清了他沖出去站在森林邊緣的身影,也沒什么關系了。
  但風雪的驟停,讓他立即意識到一股巨大的危險逼急,仿佛剛才封入那只生物時,觸動了什么不能觸動的東西!
  難怪影人跑得那么快?
  再一想也不對,影人是在他封印之前跑的,難道它提前發現了危險?
  無論實際如何,危險的氣息十分巨大,壓得楚云升喘不過氣,除非他現在有憑空造劍的能力,否則他感覺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或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于是,他連想都沒想,筆直地倒下去,施展他不二絕技裝死。
  一雙巨大的眼睛從森林深處掃視過來,這種感覺很奇怪,很不舒服,看不見它,卻偏偏能感覺到它的存在,當它的目光掃過身體,每個人都感覺被扒光了一樣暴露在它面前,就連影人都深深地皺起它小男孩的眉頭。
  目光掃過,沒有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停頓,卻似乎已經看光了每一個人,保持著固有的速度,從東面掠過,然后在西面收回。
  整個剛才還在蠢蠢欲動的森林,一望無際的面積,在這道目光下,突然安靜的像是一片真空。
  此時,仿佛是一個呼吸都變成了巨大噪音的世界,每一個人,每一個生物,都心跳加速地窒息。
  而楚云升更是心跳,當那道目光掠過他的時候,他的意識在瞬間被拉回零維空間,所有黑氣,物子碎片,以及立方體,乃至第三股力量都齊齊上陣,如果不是他臨戰反應極為迅速,立即將它們壓制回各自地盤,這些“祖宗們”,說不定已經和那道目光干上了。
  下一刻,他走出零維空間,看到那道目光在西邊收回,松了一口氣,但這口氣還沒松完,那道目光突然凌厲地猛地拉回,死死盯著他!
  。。)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