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785 兩個畸形人

^
  洛紗對總喜歡佝僂在黑暗中的骯臟地底人本能地沒有什么好感,這些只會借助精巧武器搞偷襲的小人總是習慣于躲在重重的防護服后面做一些卑劣的勾當,永遠沒有絲毫的榮譽精神,熱愛玩弄技巧與心理陰暗,卑鄙而卑微,總有一天,她相信在偉大的艾瑞斯王的帶領下,征服地表之后,會將這些佝僂小人全都挖出地面,暴曬在象征光明的熾陽之下,洗清它們的陰暗與罪惡。
  但現在,她不得不選擇暫時和地底小人們合作,為了森林里的那個東西,她們付出了慘重代價,眼看就要接近生靈之源的核心地,終于還是驚動了可怕的異源生物,一路潰敗至此,整只隊伍損失高達三分之二,如果不是風長羽德恩殿下犧牲了自己以命斷后,只怕早已經全軍覆沒。
  可惜,艾瑞斯王座下的大長羽不能親自進入極夜之地,聽說還是在偉大的艾瑞斯王即位之前,那個戰火紛飛的諸國多如羽毛的時代,曾有一任大長羽不信上古戒訓執意闖入極夜森林,根據記錄官的記載,從此再也沒見到她能夠走出那邊原始森林,后來許久之后,祭祀官們在一次行動中,在森林的深處發現了她留下的一些不知道過了多少年的遺留殘跡。
  自此之后,大長羽級別上的人物再無一人膽敢嘗試闖入極夜森林,要不然,即便殺不死那只該死的強大異源生物,也不至于損失如此的慘重。
  說起來,這件事還得怪在前段時間的古怪兩個聲音上,當時她們已經深入森林深處,腦海中聽到這兩個聲音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和外界也聯系不上,驚嚇之下,只有一個祭祀官在苦苦思索了十一天后。面無血絲一片慘白的說了一句眾神回來了!
  懷著極大的惶恐與敬畏之心,她們潛伏了三十多天,一動不動,等到那兩個聲音終于消失了。才發現了整座森林都在蠢蠢欲動,被堵在深處的她們已經進退兩難,不得不冒死撤退。
  好在那些異源生物也無心戀戰,似乎也在惶恐不安之中,否則她們根本出不來,等到與守護與接應在森林外圍的同伴匯合,才知道外面竟然發生了兩件大事。
  一件自然是那兩個恐怖的聲音。但從天空之國傳來的消息說可能是路過的兩個神靈,天空之神靈的牌位并沒有出現異常。
  另外一件,則是眼前所看到的地底小人和一群怎么看怎么別扭的智慧生命,對這群數量龐大到令人瞠舌的生命突然的出現,天空之國因為位置的原因接觸不多,反倒是陸地之國和海洋之國集體陷入紛亂,各種爭論幾乎不用任何情報就能聽到其中的激烈,對如何處置這些入侵者爭論不休。
  因為遠在極夜之地。洛紗能知道的信息很有限,她本只想暫時與地底小人談判一下,應付即將追出來的異源生物。然后迅速撤退出去,回到天空之國。
  想不到一向對她們也充滿敵意的地底小人竟然同意合作了,不但同意合作,還提出一同再入森林核心地的想法,而所持的關鍵就在于那一群既沒有尾巴又沒有翅膀的丑陋生命。
  的確是丑陋!
  洛紗覺得自己最低限度也就是能容忍沒有羽翅的地底小人,但絕對無法想象連最低檔次的尾巴都沒有的那些人形生物怎么有臉以智慧生命的身份活著這個世界上!?
  怎么看怎么別扭,怎么看都怎么丑陋,可根據地底小人們的說辭,這群畸形的生物竟然能夠無視能量阻力,自由進出。讓她一下子驚訝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或許天空之神在給予諸多生靈生命的時候,雖然照顧了她們了天羽一族,但對這些陸地上低下生物們也是有著公平的,給了它們丑陋畸形的外表,給了它們根據地底小人所說的沒多高的智商,自然為了彌補它們。才給了它們這種特殊的能力吧。
  洛紗深藍色的眼睛從這群畸形生命群中掃過,心中如此解釋,于是同意了地底小人的提議,準備在解決到追出來的那最有一只也是最弱的一只異源生物后,休整一下,再次進入森林,畢竟聽說這群畸形生命數量極多,如果其他國度醒悟過來它們的特殊能力之后,或許會有鋪天蓋地的探險隊開進極夜之地,到那時候,天空之國再派人過來,基本也就沒什么機會了,不如乘著現在,自己和地底小人都是一撥發現這個秘密的時候,再試一試,說不定還有極大的機會。
  只要拿到那個東西,艾瑞斯王就有可能率領天羽之國征服其余地表四大國度,匯聚所有神靈牌位,開啟新的一神時代。
  地底小人不在五國之內,實力弱小,可有可無,到時候如果歸順天羽之國,應許他們在底下佝僂殘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不歸順,等到征服地表好,集齊大軍,發動羽麾軍團,遲早也會讓他們種族覆滅。
  洛紗很滿意不遠處那群丑陋畸形生物的愕然與驚慌的表情,這的確是下層階層仰視高貴與圣潔的天羽一族的態度,如果這趟任務成功完成,她不介意從這群畸形生物挑選幾個帶回天空花園,給予它們一個仆人的身份,也算是格外的恩賜了。
  但當她將目光落在最邊一角,一個成年男性與一個未成年男孩身上時,一絲怒意掠過心頭,一大一小兩個畸形人竟然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毫無掩飾地看著她,尤其是那個小孩,目光之中充斥著不屑,不,連不屑都沒有,像是看著一個垃圾一樣看著她!
  高傲與尊貴的她如何能容忍一個畸形人這樣的蔑視與侮辱!?
  她決定給這兩個畸形人一個教訓,讓它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天羽一族的人只能夠被仰視。
  洛紗忍疼展開受傷的羽翅,飛凌起來,風一般地居高臨下來到兩個畸形人的頭頂上,下一刻,她就要讓所有的畸形人明白天羽一族以及她的尊貴。
  楚云升后退一步,將小男孩讓到身前。讓它獨自面對羽翅人的怒火,雖然引起背后同胞們在內心深處的鄙夷,卻絲毫不在乎,反而災樂禍地說道:“小八同志。你好像惹火她了,我就說過,狂傲是一種病,你都是一個小屁孩了,得抓緊時間治!你們之間的事,我不干涉,雖然談好了條件。但在那只生物沒有出森林之前,我不會出手。”
  影人冷冷一笑,伸手一指前方,淡淡道:“我看未必吧,看看,你勾搭的那個小土著沖過來救你了,你想獨善其身恐怕是沒門了,不過。你們的事情我也不干涉,你出手的時候,我才會出手。”
  順著影人手指的方向。楚云升郁悶地看著那個小土著急急忙忙地沖過來,伸手攔在他們的面前,不停地認真地說著什么。
  洛紗并沒有打算真的殺死兩個畸形人,畢竟后面還要靠其他畸形人配合進入森林,只是想給這兩個不敬的家伙一個教訓而已,但沒想到地底小人中地位獨特的朧朧竟然很不給她情面的攔住了她,讓她氣勢洶洶而來,卻下不了臺。
  可也沒辦法,她不僅需要畸形人,更需要地底小人等會與她們一起合力打退異源生物。再看看那兩個令人討厭的畸形人一前一后毫無勇氣地向后各退一步,想到自己竟然被這兩個懦弱的家伙所鄙視,更覺得莫大的羞辱。
  她是一個戰士,天羽之國高傲尊嚴的戰士,即便戰死,也不無法接受兩個要靠一個地底小人保護的懦夫而且還是畸形人的羞辱。原本看在地底小人的份上,不和兩個畸形人計較了,畢竟身份尊卑不同,但現在,一股羞辱的怒火沖上她寒霜般的精致面孔上,透出一絲妖艷的鮮紅,沉聲想身下的地底下人道:“我必須給它們一個教訓!”
  “不行!”那個小人咬著嘴唇,心中抖抖地抵抗著對天羽人的懼怕,倔強而不肯讓步地抬起小頭,因為害怕聲音有些僵硬道:“它們是我們的俘虜。”
  如果是別的情況下,洛紗不會理會地底小人可笑的理由,但現在不行,不得不讓步道:“我尊重你們對這群畸形人的所有權,但這兩個畸形人正在挑釁我,我不想與你們發生沖突,所以我愿意買下這兩個畸形人,你不能拒絕我的要求,按照天羽之國與你們簽訂的停戰協議,我們有權買下你們手中觸犯我們利益的奴隸或者俘虜。”
  見地底小人愣住了,洛紗知道膽小的它們不敢違約,更加重了語氣威脅道:“你該知道,如果你違約了,鑒于你的身份,天羽之國有足夠的理由對你們發動一場正義的戰爭!”
  地底小人徹底被嚇住了,掙扎了半天,弱弱地指著小男孩道:“要不,我把它賣給你吧,那個大的畸形人我不會賣的。”
  楚云升聽不懂土著的語言,他雖然交流了很多,但也僅是依靠形態語言和畫圖信息為主,如果讓他知道小土著所說的內容,就不是郁悶而是愕然了。
  洛紗思索了片刻,她最想懲罰是小畸形人,此時又不能太得罪地底小人,見對方被嚇住了并作出了讓步,也有了臺階可下,但表面上仍裝作不滿的冷傲,沉聲道:“鑒于你的身份,我接受你的條件,但為了羞辱它,我只愿意以一雙鞋子的價格購買它。”
  對于那名小土著而言,似乎只在乎楚云升有沒有被買走,看了小男孩一眼,底下頭,小聲道:“好吧。”
  影人沒有了靈,也聽不懂它們在說什么,如果讓它知道了自己堂堂一個八域巡天,竟然被小土著以一雙鞋子的價格賣出去,只怕殺光了這顆星球上所有的生命,也不能泄出他被羞辱的怒火。
  當然如果再被楚云升知道,而它又沒任何辦法殺掉楚云升來滅口,便更不知道會如何的憋悶可,或許還能弄出什么內傷出來。
  好在,他倆都聽不懂,而且森林里的激斗也終于沖出了邊緣,一道道凌空的身影狼狽不堪,跟著它們后面窮追不舍的古怪灰蒙蒙如石頭般的龐大生物“滾”了出來。
  洛紗急忙回頭,顧不上懲罰畸形人了,小土著也向楚云升打了一個手勢,匆忙跑回去,但在剎拉間,她們幾乎同時發現,兩個畸形人剛剛還是懦夫般的你退我也退,轉眼間氣勢飚飛突進,凌厲的目光與陰寒桀驁的眼神分別從一大一小兩個畸形人的眼中迸射,龐大的精純能量氣息沖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