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77 我殺我封

readx();小男孩身形再次一頓,向下墜滑,星光閃爍,似在警示著什么,接著眉頭擰成了川字型,再望向楚云升目光便充滿了殺機:“你竟然逆改了我給你的轉封之法!你就不怕我告訴你的是真的,自己封了自己?”
  “你一點也不了解我,如果你哪怕了解我一點點,都不會讓我得手,當然,這和你智商沒關系,你太驕傲太自大了,自大到眼里根本就不屑于了解我,因為在你的眼里,我這種低等生物,從來沒資格做你真正的對手。”楚云升無視它的殺機,道:“你研究過那么多的人類知識,沒聽過勝者為王這句話么,其他都是屁。”
  小男孩再次拉升身體,居高臨下道:“所以,你一開始就裝驚訝,裝緊張,故意一次又一次地顯露不信任我,就是讓我放心你的反應很正常,你很正常地懷疑我,很正常地猶豫,讓我確定你最后做出的決定是真的,讓我放心大膽地騙你?但你膽子也太大了,只要你稍微猜錯一點點,你就是自掘墳墓!”
  “我剛才就說了,你不了解我,了解我就知道我不是大膽,是敢肯定。”楚云升搖頭道。
  小男孩道:“你可以不冒險,繼續比我休眠。”
  楚云升道:“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現在知道了,你就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可能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入侵,既然我最后能肯定了,為什么不徹底解決你!”
  “而且,你做手腳的地方壓根就不在誰先誰后出靈封,也不是像上次那樣入侵我的零維空間,而是在轉封關頭,你是想封住我,這樣你獲得的利益最大,一舉三得,是說你自己。”
  小男孩冷哼一聲。傲然道:“即便你得手了,又能怎樣?這具身體的意識因為有我們兩個靈在附近,還沒有死透,你現在同時封住我和他。一維兩意識,我一樣可以用同樣的辦法,沖破靈封!”
  楚云升終于移動到了一個合適的地方,看著它,嘲笑道:“你自己說過的話,然后又被我們倆剛剛驗證過的事情,難道這么快就忘了?現在這道靈封可是有了新主人了!同樣的方法。它沒有主人的時候,你可以用;它有了主人,選擇鎖住兩個意識中的哪個意識的決定權,就在我的手里!為了想好這一連串的條件邏輯,我沉默了那么久,你都當做我是在猶豫,所以你該輸,你太急了。”
  小男孩臉色微變。但很快恢復不屑道:“你如果真的有把握,為什么不立即封我?”
  楚云升也道:“那你又為什么不立即殺我?”
  小男孩冷聲道:“你在拖延時間。”
  楚云升回敬道:“難道你不是?別以為站的高,就能嚇死人。”
  小男孩放聲大笑:“現在時間剛好。看看誰先死!”
  楚云升眉頭一皺,只見它凌空身形再次向上暴漲,沖天怒嘯,一聲戾氣刺穿大氣,滾滾推開云層:殺!!!
  一聲殺下,猶如千軍萬馬奔騰,猶如無數旌旗搖動!
  一聲殺下,驚天動地,入云山巒皚皚雪峰齊齊顫栗!
  一聲殺下,風云變色。空間震蕩,氣嘯橫掃,層層厚雪海嘯般席卷瘋狂!
  一聲殺下,烏云推開,直刺蒼穹,貫射漫天星辰!
  幾十公里外。187號大營的人類,如同大風中的紙屑一般被掀起,刮飛。
  幾百公里外,極夜的黑暗森林,各色植物,從巨大到一眼望不見頂的,到一株小草,全都連根拔起,連同各種大小生物,滿天飛舞,倒卷而去。
  幾千公里外,正在交戰中的兩隊土著生物,瞬間被殺得七零八落,爬起來四下張望,驚慌不已。
  幾萬公里外,一個樞機源門以上的高等生命,剛剛一動,便魂飛魄散,震駭而逃。
  殺音帶著無可比敵的沖天靈氣,席卷整個星球,顫栗整個星球,所有生命,所有生物,在這一瞬間,只有顫抖與無窮的恐慌!
  這便是靈,這便是靈的戰斗力!
  然而,楚云升只有一指,戳天的一指,閃爍與匯聚著他無數的黑氣與命源,以及一個字:“封!”
  在殺音之下,幾乎弱不可聞的封,卻如催命符一般,將席卷天地星空的靈氣在剎那間趕回牢籠之中。
  天空為之一凈,大地為之一靜。
  小男孩從高空筆直墜入地面,“”地一聲深深砸入雪層之中。
  然而,不到數秒,它再次從雪底沖天而起,殺向楚云升。
  緊接著,在楚云升的戳天一指,再次被封,墜入地面。
  但它馬上又一次地殺出尚未閉合完整的靈封,氣勢一如既往地沖天威赫。
  “殺!”
  “封!”
  “殺”
  “封”
  “殺!”
  “封!”
  ……
  恐怖的靈在整個星球上不停地瞬間縱橫馳騁,瞬間收縮一空,來回激蕩與驚恐著無數生靈!
  187號大營的人類剛剛從雪坑中爬出,就再一次被沖回去,氣嘯一*地將他們吹得人仰馬翻,以專業知識找到支撐點并剛剛站住腳的周大千死死抱住女兒,拉著妻子,將她們保護在身體下,任由風雪在激進氣流橫掃削刮。
  破天的殺音與微弱的封音,都隨著靈嘯傳遍全球,直入零維,幾乎每一個生命都能聽到殺與封,不論它們聽得懂還是聽不懂,都必須聽!
  一個年輕人,第38次被掀翻在周大千的身邊,終于再也忍不住了,憤怒戰勝了恐懼,朝天破口大罵:殺你妹啊,你們還有完沒完!?
  這樣的憤怒還有很多很多,但大都只在心中,包括那位被驚逃的樞機源門高等生命,一邊焦急找地方躲藏,一邊被折騰得快吐血,樞機源門以下感覺不到靈,它卻能感覺到,只能祈求這兩位“祖宗”快點打完,分出勝負。當然同歸于盡更好。
  只可惜,這些心聲,當事人兩位是聽不到的,他們依舊在瘋狂地相互攻殺。差錯一點,慢上一點,對其中一人而言,就是萬劫不復!
  ……
  “我殺!”
  “我封!”
  “我殺!”
  “我封!”
  ……
  “我再殺!”
  “我再封!”
  “我再殺!”
  “我再封!”
  ……
  漫長的時間就在我殺我封中一點一滴的度過,受到肆掠的幾千公里范圍的所有生命,終于放棄抵抗,認命一般被吹來吹去。掃來掃去。
  已經三天三夜了,這兩個王八蛋還沒有殺完封完,成千上萬的生命卻已經為此而永遠死亡!
  187號大營也被徹底吹散了,周大千在山腳下的一個背向殺封之音的對方找到一個縫隙,將妻子和女兒藏在里面,自己已經沒有空間容下,只能守在縫隙口。
  “爸爸,外面好冷。你進來吧,我和媽媽再擠擠。”小女孩心疼地望著父親寬厚的背影,哭道。
  “沒事。妞妞不哭,爸爸不冷,爸爸在外面給你做偵查,其他小朋友都躲好了,你也要躲好哦。”周大千將毯子遮蔽在身上,身上一層冰冷的雪花。
  “你騙人,外面……誰還躲貓貓啊。”小女孩哭了起來,說說也結結巴巴起來。
  山縫里根本容下第二個大人,周大千偷偷掀開毯子一角,努了努嘴。道:“你看那些叔叔阿姨不是都在找地方躲嗎?還有那個小朋友,看見了沒,她躲在車底下呢,爸爸怎么會騙你呢,對吧,爸爸最喜歡妞妞了。”
  年幼的小女孩輕而易舉的又被騙了又一次相信了。但她年輕的媽媽心疼地緊緊地貼著丈夫的后背,試圖將自己的溫度傳遞給他,她無時不刻地祈禱著這該死的殺封之音干凈消失,去死吧,兩個禍害王八蛋!
  如果周大千知道,這兩個聲音,都和他救出的兩個人有關,恐怕只后悔當時沒有把它們五馬分尸了。
  當然,他不可能知道,殺封之音仍在令人憤怒發指地持續著。
  ……
  “我還殺!”
  “我還封!”
  ……
  漸漸地,來自東方國家的各個大營的人,在驚慌后,都聽明白了,那殺音,時常會變成其他奇怪的語言,但那封音始終是正兒八經的漢語,甚至還帶著一點熟悉的地方口音。
  然后,無數人驚恐起來,原來,在他們身邊,在人類當中,竟然真的有傳說中的守護者存在,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那句封音的主人,但起碼它應該是人類,而且還是本國人。
  他們本來以為是新世界的生命在交戰,因為那聲音是直接傳入意識,并沒有太明顯的語言特征,直到現在才遲鈍地反應過來,當然也有幾天前就意識到的人,但大多數是在現在才感覺出來和流傳。
  新世界,求生極為艱難,未知的危險太多,尤其是那些剛出出口就遇到不可思議的生物而喪命的大營,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需要與期待更強有力的保護者,而封音的主人,似乎正合適,于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希望,封音最終獲勝,不過,好像,它似乎太弱了一點,而殺音,永遠是那么剛烈與強悍。
  遠在沙漠的一隊騎兵,也停下腳步,迷惘地望著他們的首領,那個聲音太像他們的王了,太像太像了……
  ……
  “我殺!”
  “我封!”
  “我曾八域巡天,會怕了你!”
  “我曾神位之儲,會怕了你!”
  ……
  “我殺”
  “我封”
  “你還能封?”
  “你還能殺?”
  “我操,騙人,不是說你們被永鎮封壓了嗎,怎么還有那么純厚的命源!”
  “我殺過一個星球的生命!”
  ……
  第四天凌晨,殺封之音忽然消失了,整個世界都清靜了。
  入云山巒下,小男孩滿身是血地站在楚云升十步之外,惡狠狠地同樣皮開肉綻的楚云升,終于無力地一屁股坐在雪地里,氣喘吁吁地郁悶道:“不殺了,老子殺不動了,你真他媽的是個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