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775 一舉三得

^
  “死?”那個聲音冷冷地說道:“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楚云升實在沒想到當年的七釘影子竟然還活著,當初,古書與七釘大戰的時候,他清楚地感覺到用黑氣吸干了它的命源,怎么還能夠活著!?靈級別以上的生命真的如此強大嗎?
  七釘影子是他最為忌憚的人之一,忌憚的程度甚至超過七釘之主的繼承人,畢竟,那人距離自己太遠,而七釘影人就近在他的零維空間,近得不能再近了。
  面對生平最為危險的敵人,楚云升必須高度緊張,也必須迅速鎮定,一邊大規模抽調純凈黑氣,隨時做好出擊的準備,一邊盡量拖延時間以尋找到影人的藏身之處,仍然以震驚的語氣道:“這么多年來,你就一直躲在我的零維空間中?”
  “蠢啊!”那個人聲音冷哼道:“如果我能進入你的意識層,你現在早就死了,一個零維只能有一個意識存在,一旦,,,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什么辦法?”楚云升沒時間去計較它一貫高高在上的傲慢態度,一邊應付,一邊高度聚精會神地繼續仔細搜尋聲音來源的位置。
  零維空間沒有大小,沒有方向,只因為有了立方體才明亮起來,但除了黑氣漩渦這么明顯的東西,想要確定其他某個具體的位置很難,更何況,七釘影人自稱自己并不在零維空間中。而外面就是靈牢籠,它到底會在哪里?
  必須找到,而且一定要找到,他和影人實力相差太大,如果再不知道位置,一旦動起手來,便完全處于劣勢之中。
  似乎“看”出了楚云升的意圖,那個聲音沒有回答楚云升用來敷衍的問題。像是在忙著什么事情,飛快道:“小東西,把你的漩渦能量收收,讓我往里鉆鉆,我就在漩渦外旋臂,我可以幫你打開靈封,真搞不懂。你一個低等生命,居然能活到現在。身有神儲位活到現在也就算了。居然還能搞到靈封這種神一般的東西!”
  它的口氣依舊很大,似乎完全忘記了當初陷入黑氣漩渦能量時的恐慌,以及曾連連求饒的情景。
  楚云升當然不會理睬它,不僅不理會,剛一得知它就在漩渦外,反而立即加大漩渦力度,加速運轉。對這個極度危險的家伙,只有徹底殺掉。才最能讓自己放心。
  至于破除靈牢籠,他仍有自己的信心。不需要影人不懷好意的“幫助”,當初,它也是說要幫自己登上神位,而其實就是想殺掉自己好取而代之罷了。
  漩渦一動,影人便立即沉聲冷喝道:“小東西,我敢告訴你我的位置,就不怕你用老一套的辦法!你的這道能量是厲害,但還沒有成氣候,如果你有樞機源門頂峰的實力來驅動它,或許可以殺掉我,現在最多逼我再次隱靈休眠而已,你以為靈級別的高等生命,都是那么好殺的嗎!?”
  “殺不殺得掉,我說了不算,但要不要殺,我說了算!有本事,你闖進來試試!”楚云升繼續不理睬它,并從它的話中聽出了色厲內荏,再次加強漩渦力度,開始注入精純黑氣。
  讓它進來,簡直是一個笑話,這種極度冒險的事情,只為了破除靈牢籠,楚云升絕對不會做,他一向只求穩,不求險,哪怕靈牢籠廢了,也在所不惜,反正通道應當已經通過,靈的最大作用已經起到。
  “等等,我算是怕了你了!”影人連聲阻止,語氣一軟道:“不過,別以為我是怕你本人,我是不想再睡下去,多少年了,我連一根毛都沒見過,憋得都快要發瘋了!你也別沖動,咱們好好想想,你現在沒辦法殺掉我,我也奈何不了你,以你的資質和能耐,想要沖到樞機源門巔峰,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你還得和我在一起很多很多年,你不別扭,我都難受,現在正好有機會可以分開,你幫我一個忙,讓我分出去,我保證全力幫助你登上神位。”
  “我為什么要幫你這個忙?”楚云升始終不松手,也不松口,無論對影人的話,還是它的保證,他都不敢相信。
  影人怒道:“我不是說幫你登上神位嗎?你想想,以你的生物等級,即便有神尊的神儲詔書,神國的人也不會承認,沒有人站在你這邊,你只有死路一條,都用不著我來殺你。”
  楚云升嘲諷反詰道:“憑你就能幫我登上神位?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你如果真那么厲害,怎么會被困在七釘中那么多年?”
  影人被諷刺下冷哼一聲道:“你也不想想,靈以上的高等強者,茫茫星空,我都認識不了幾個,你能認識幾個?如今除了我以外,還有誰會支持你?有我在,憑借以前的關系,起碼可以為你聚集一批支持你的利益共同體。再說,你將來也可以去問問,能被神尊的主神兵波及擊中,還能活到現在,能有多少人?你一個低等生物,竟然敢小看我!”
  “小看你怎么了?有本事你殺一個讓我看看?別忘了,你現在的處境全都掌控在我的手上!”楚云升毫不示弱地打擊它道:“說到將來,如果你還能活著,也可以去問問,別說你,就是七釘之主的繼承人,你口中的七釘新神尊,我也曾經戰過,也曾一槍刺中過!低等生物?低等生物也能踩在你頭上!怎么,不服么?”
  到此時,影人還以為自己有神儲之位,楚云升便想到它可能并不知道孤島之戰后的事情,真的是陷入了休眠之中了,所以,將自己刺神一槍的事情隱去慘重代價的一面,編出來說出來嚇唬嚇唬它。起碼讓它有所忌憚。
  影人果然不相信,哈哈大笑道:“你就吹吧,就憑你能與新神尊一戰?你當我是你們星球上的那些垃圾好糊弄嗎?”
  楚云升冷笑道:“就知道你不信,你仔細感覺感覺,七釘還在我這里嗎?以我當時的實力,你以為誰能將七釘從我手里搶走?”
  影人沉默下來,片刻之后,才發出聲音。顯然認真與嚴肅了許多,但仍有些懷疑,帶著一絲驚訝:“真的是新神尊?”
  楚云升繼續道:“除了她,還能有誰!?”
  其實,格域使也能做到,不過既然影人不知道后來的事情,楚云升也不會傻到自己親自去告訴她。
  影人更是吃驚道:“她為什么不殺你?”
  楚云升反問道:“你以為她不想么?”
  影人再次沉默。這次沉默了很久,等待楚云升快不耐煩了。它才沉聲說道:“你肯定有什么地方騙了我。以你能力,絕無可能在新神尊手下活命,而且,即便神尊不來,也有人可以從你手里拿走七神釘,比如我,如果不受困也能。但能拿走七神釘的人,不管是新神尊。還是其他人,都有絕對的能力可以輕松殺掉你。你怎么還可能活著?難道是那位老神尊留下的反制?……不管怎么,我承認,你的確有些本事。”
  楚云升等它說完,毫不客氣地說道:“如果你仍以這樣的口氣和我說話,我們就沒的談了,你就準備繼續休眠吧,我資質雖然不行,但總有一天可以沖破巔峰,遲早可以殺掉你!”
  說完,他再次加緊漩渦力量,攪動能量吸力,將影人從漩渦邊旋一點一滴地向中心拖移,絲毫沒有只是恐嚇的意思,完全是真刀實槍的做法。
  影人卻一點不慌張,反而驚喜道:“你愿意和我談了?真***是太好了!這么多歲月不見天日,再不出去,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它“吃過”很多人,也曾接觸過很多地球人,會說楚云升一樣的語言不足為奇,沒想到國罵也學會了,可見,在這么多年的歲月中,它在孤獨沉眠中已經寂寞到了什么程度!連它自認為是低等生物的語言都研究到如此熟悉的地步,比起楚云升的六階崩心,它也不知道悲催了多少倍。
  “談是可以談,但條件必須全部由我說了算,你只能全盤接受。”楚云升嘴上這么說,手里卻一點都沒有松勁,繼續道:“我只是覺得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我現在的確殺不死你,你也奈何不了我,與其大家都這么耗著,不如找個一勞永逸的辦法,不過,你要先告訴我,你想到的方法是什么?由我來決定。”
  黑氣暫時殺不掉它,已經是事實,楚云升不會否認,現在想來,在節點中,他也遇到過類似的事情,達到過樞機源門的大腦袋,即便身體都沒了,自己也是用足了黑氣,還差點讓它給逃了,而灰影人的強大,更是逼他憑空造劍才能消滅,這兩個人應該還都沒有靈,眼前的這位可是實實在在的靈者,當初黑氣還不如在節點中時的純厚,自己的確也不太可能殺死它,自己出節點以來,竟然沒有想到印證這點,實在不應該。
  既然殺不掉,只有想別的辦法,要么繼續逼它休眠,要么分它出去,具體選擇哪一個,那就要看它自己提供的辦法是否有利于自己的自身安全,因此,他一邊說要談,一邊仍在尋找機會爭取能有效地殺死它,即便找不到,也得找到鉗制它的辦法。
  影人見楚云升愿意談,態度頓時好了很多,也不再張口閉口的“小東西”了,生怕刺激到楚云升又改了主意,以激動的語氣解釋道:“靈封封得就是你的零維,但零維中只能有一個意識,它也只能封一個本源意識,可這東西太厲害了,即便是我當年被它封住了也只能干瞪眼,不過,我們現在有一個太好太好的機會,我一直附屬在你漩渦能量打通的零維空間外層,這道靈封便連同我一同封了進去,只要你再讓我進去一點,形成同零維雙意識的假性特征,不用你攻擊,它自行就會重新打開,而且它的原主人我感覺不到存在,它只能自行選擇封鎖誰,所以乘它重新選擇封死哪一個意識的空擋,你和我可以乘機反攻,實施反控,在附近找個替死鬼將它轉封過去,這樣一來,形勢逆變,你就成了靈封的新主人,而我也可以依附在靈封外層,以我獨特的保命本事與其同生,獲得自由,如此,不但可以立即解決你和我現在的處境,你還可以成為靈封的主人,而我則可以用替死鬼的身體重見天日,一舉三得啊……本想兩章連發,實在太困,今天一更。
  ^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