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68 七星墜落

^
  霧氣蒙蒙的雨水中,楚云升默默地離開,孤零一人的背影越行越遠,最終消失在朦朧視線之中……快艇仍在乘風破浪,加速前進,船艙內外卻是悄然一片。
  自從楚云升回來后,整條船都陷入了詭異的氣氛當中,沒有人再敢在廚房的吧臺上放肆喝酒,也再沒有人敢大聲喧嘩與熱鬧。
  守護者神話般的出現,猶如神靈一樣震撼了除了楚云升之外所有的人,尤其是文蘿等一干普通人,如果說血族的存在就已經讓她們難以想象,那么守護者以“上帝”父形象展現在眾人眼前,更是摧毀了她們最后一根脆弱的神經。
  現在,她們以及其他所有血族之人所想與所猜測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的不死之王,在諸神之中,究竟處于什么樣的地位?
  他們親眼看見楚云升不曾下跪,不曾恐懼,不僅沒有,雙方似乎是平等之間的交流,雖然他們聽不懂具體說的是什么,但從楚云升的神態以及對方的舉動上,是可以看出這點的。
  盡管很想知道,這關系到他們的前途與命運,王的地位高低直接決定了他們地位的高低,可終究沒人敢去詢問,因而,整條船從楚云升回來后都很壓抑,說話聲音都小了許多。
  布特妮遣開其他人,在廚房里,單獨找來了艾希兒。
  說起來,根據楚云升的安排,她并沒有管轄艾希兒的權利,可事實上,但凡投降過來的曾違背血族誓言的人,包括艾希兒在內,始終在布特妮等人面前自覺低人一等。
  他們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地接受堅守誓言血族們的諷刺、挖苦與暗地里的排擠,也沒有任何反抗地接受堅守誓言血族們的“監督”與懷疑時的“審訊”。
  如果說自從王回歸后,堅守誓言的血族成為了一等公民的話。那么他們就是二等公民,并不是誰強加給他們的,甚至不是堅守誓言血族們的意思,僅是他們為求自保的茍延殘喘之法。以及心理上的沉重陰影。
  和楚云升也沒多大關系,即便他再怎么重用艾希兒,暫時也改變不了這一事實。
  就像現在,布特妮只是想了解當時門的后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而艾希兒卻像是做錯了什么事情一般拘謹。
  她坐在橢圓黑紋實木桌子的后面,將當時的情況,一點不漏地告訴了布特妮。其中最為羞恥的那部分,也沒有絲毫的隱瞞。
  再聯系之前文蘿的“翻譯”,布特妮大致弄明白這件事從頭到尾的來龍去脈,暗自為艾希兒沒有成功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對艾希兒當時尷尬與可悲的處境生出一點點同情。
  聽著船艙外的夜雨時,布特妮走到窗前,碧綠的眼睛閃爍迷蒙的光芒,微微鎖著眉頭。點上一支細細的煙,青煙從她性感的朱紅嘴唇間輕輕吐出,噴在透明的玻璃上。化作一層淡淡的霧氣。
  她的耳邊回響起楚云升撕心裂肺地喊著那個名字,眼前浮現出那失望若呆的凄涼神情,以及回來后,眉宇間那一抹淡淡的哀傷
  “王,您的背后究竟有著什么樣的故事……第二天中午,快艇終于越過亞利桑那州,進入美國的西海岸加利福亞洲。
  楚云升出現在廚房,依舊要了一份蛋炒飯,但出乎廚子老王的意外,他還是要了糖。
  從他進入廚房的那一刻起。整個房間都頓時安靜了下來,靜得可怕,只有老王的炒飯聲來回回蕩。
  昨夜的事情,大都數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更不知道楚云升會怎么處理。
  艾希兒尤為擔心。她一直準備著楚云升的問罪。
  但楚云升始終沒有提起,靜靜地吃飯,一口一口認真地咀嚼,似乎在尋找炒飯中那一絲甜味般緩慢。
  因為是半死不活之身,楚云升的身體很冷,沒有一絲體溫,渾身上下沒有一塊溫暖的地方,味覺也不那么靈敏,要認真吃才能出蛋炒飯里面的味道。
  雖然,他已經很小心了,但對這具身體細微控制尤其是手指仍舊很生疏,最終還是濺出了幾粒飯粒。
  看著那幾粒飯粒,看著自己幾乎感覺不到溫度的蒼白雙手,楚云升停頓了一下,然后鼻子深深地抽吸了一口氣,用力握住勺子,繼續努力認真地吃飯。
  可不管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認真吃飯,始終感覺不到飯的溫度,仍有米粒濺出。
  他就這么費力的吃著,一遍又一遍地仔細咀嚼著,在眾人大氣都不敢透的目光中,吃到了一半,終于,吃不下去了。
  從昨夜回來,他便心力交瘁,發呆到天亮,直到此刻,看著那幾顆飯粒,看著不受控制的雙手,感覺不到的體溫,形如死尸的身體……想著自己這一生,突然很想大哭一場。
  他努力地控制著的情緒,想把這盤蛋炒飯吃完,可做不到,他已經吃不下去了,他想裝作沒事,可他裝不出來。
  他竭力地控制著身體的反應,微微顫抖著,推開盤子,起身默默返回船艙休息室,鎖上門,始終沒有說一句話。
  血族們面面相覷,都看著那幾顆飯粒,心中七上八下。
  不久后,封閉的休息室里,傳來一個男人蒙著被子的大哭聲,壓抑而凄涼,包含著一生的承受,決堤一般發泄在陣陣竭力的抽噎之中。
  哭聲持續了很久,很久,起初聽到哭聲有些震驚奇怪的血族人們,漸漸地被壓抑凄涼的哭音所感染,臉色凝重。
  他們從來沒見過想王一樣掌控生殺大權的強勢征服者,蒙著被子哭得如此凄涼,如此壓抑,男人的眼淚更能觸動人的心弦,更何況是王的。
  在陣陣決堤般的哭音中,有人忽然感覺到王其實是不快樂的,王并不像看起來那樣威風,王也有脆弱無法抵擋的地方,也有讓王也沒有勇氣回望的痛楚過去。
  布特妮看著窗外雨水,艾希兒沉默著,文蘿擔憂起遠在海洋對岸起的親人,廚子老王不知道那盤吃剩下一半的蛋炒飯是收還是不收?
  ……
  船外的大雨漸漸停止,休息室中的哭聲也漸漸減弱,像是昏睡過去了一般,很長時間沒有了動靜。
  廚房中的血族,情緒受到影響,黯然低落,逐漸散去,直到夜晚來臨,快艇越過約書亞樹國家公園,逼近洛杉磯市。
  楚云升走出休息室,痕跡已經擦干凈,回到廚房,拿起勺子,將那碗蛋炒飯繼續認真地吃完,然后走到船頭,隨便找個地方坐了下來,仰望烏云散去后群星閃耀的天空。
  在他的頭頂上方,有四顆巨大到可以看清楚隕石坑的星體正向地球方向緩緩坍塌,這些日子以來的連綿暴雨,根據守護者送他回來之后所說,就是這幾個顆行星中的一顆所造成,另外三顆,此刻在東半球才能看見。
  這是第七紀災難七星墜落!
  時空阱在大爆炸前,有一個收縮的過程,地球能不能逃脫被徹底毀滅的命運,就看能不能在完全收縮前逃離。
  不過這些都是守護者的事情,第七紀的人類必須在這之前逃離,否則暴雨之后,坍塌的其他星體帶來的就是漫天隕石火雨,從天而降,熊熊燃燒,將摧毀整個大地與海洋,人畜不留!
  其中一顆紅色星球已經很逼近了,巨大的天體引力使得洪水中許多質量較輕的垃圾在大風中飄飛起來便遲遲不再落下,漫天飛舞在水波之上,彌彌漫漫,像是飄舞的雪花。
  等七星全都再靠近一點,且不說大氣在引力拉扯下或許會逃逸,磁場混亂等等,普通人類要是還能活著,恐怕一個個都可以成了飛人或超人。
  楚云升就坐在巨大紅色行星下方,望著水面上倒影的星空,仿佛頭上腳下,都是璀璨的浩瀚群星,快艇如飛船一般懸浮在宇宙的虛空之中,無邊無際。
  他抽著煙,臉色平靜、平和,聽到后面的腳步聲,沒有回頭道:“你們沒想到我也會大哭一場?”
  來人是布特妮,艾希兒這會兒是絕對不敢再靠近楚云升了。
  她走到跟前,坐下,望著水面中的星空,遲疑地小心問道:“是為了她嗎?”
  楚云升微微笑了笑,抬頭看著即將墜落的紅色行星,道:“為了我自己。”
  他不想和布特妮多說自己的私事,指著那顆紅色的行星繼續道:“我剛才看到你們全都跑到外面來看奇異天象,它很快就會撞擊上地球,你就不擔心嗎?。”
  布特妮皺著眉頭看向紅色巨大星球,然后平靜地看著楚云升,眼神倒是很堅定。
  “你還真信得過我這個王……”
  楚云升又笑了笑,搖了搖頭,站了起來,抬腿縱身,飄然騰躍到快艇的船頂上,霸氣縱橫,向眾多正驚嘆奇異天象的血族人放聲道:“你們不是愛喝酒嗎?今晚我們就大醉一場!明日七星墜落,無論去不去得成新世界,我與你們重立新誓,一同赴死!”
  ^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