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750 我王歸來

墨菲克勒竟然沒有死,有人已經有心理準備,所以要檢查,但他竟然仍然保持如此強大的戰斗力,就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艾希兒雖然是墨菲家培養的當代血祭品,但自身的實力在各種優先條件下,也是不弱的,卻此刻連墨菲克勒剛剛蘇醒過來的一劍都擋不住,若是他全部恢復了,將是多么的恐怖?
  難道,難道墨菲克勒吸收了不死之王的力量!?
  這個念頭一出來,布特妮帶來的血族人隱隱中出現一陣警惕的騷亂,而墨菲家存活的那些女人則集體呆立在原地,已經不抱有任何活命的希望,殿下一向是最痛恨背叛的,今日她們有死無生,而且在死前還將遭受極為殘酷的刑罰。
  “不要亂!”布特妮又一次率先反應過來,抽出腰間的匕首,沉聲道:“大家一起上,乘他剛剛蘇醒,殺掉他!”
  她所帶來的血族人都是堅定的遵守誓言者,也明白此時沒有退路,不是墨菲克勒死,就是他們亡,在布特妮的提醒下,馬上恢復斗志,散開隊形,取出各種武器,形成對墨菲克勒的合圍之勢。
  “是我!”
  墨菲克勒搖晃著腦袋,左手試圖將鎧甲頭盔取下來,一邊口齒不清地說道:“墨菲家的什么殿下已經死了,我是熾!”
  楚云升剛剛以反人蟲變手段驚心動魄地殺死那位殿下躲得其身體,就感覺到一柄劍朝著他的脖子砍下來,來不及看清楚是誰,本能自保的反應下,一舉擊飛把柄劍,并將斬劍的人一道踢飛,以解除所有近身的危險,這是他多年來廝殺中養出來的條件式習慣。
  等他稍微接管住這具身體各種視覺觸覺等感官,稍微清醒一點。自然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占據著這位殿下的身體,事先并沒有來得及和任何人說清楚,布特妮等人要攻殺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您,您是王?”布特妮震驚而不確定地警惕問道,手中仍緊握著匕首,不過也沒有馬上沖上來。
  楚云升平伸出取不下頭盔的左手,一團黑霧騰起在手掌之上,這時候,說什么也比不上用它來說明更快更清楚。
  可布特妮仍不敢完全相信。如果是墨菲克勒奪得了不死之王的力量,一樣有可能掌控那些黑霧,此刻若是稍稍走錯一步,被騙一點點,就是全軍覆沒的代價,她不得不慎重。
  “墨菲家殿下已死,我暫用了他的身體,就這樣。雅各怎么樣了?”
  楚云升不知道她究竟怎么想,時間不容許他慢慢解釋什么,看了一眼癱軟在地上死活不知的雅各。飛快地問題。
  “他沒事,只是昏迷。”布特妮開始有點相信了,因為墨菲克勒應當不會關心雅各的死活。
  楚云升取不下沉重的頭盔,它們的組合似乎有一定的竅門,便不再去管它,身形一晃,立即從地下室疾奔出去。
  他這一走,剛剛有些相信的布特妮又起了疑心,向同伴使了個眼色,趕緊跟著楚云升追了出去。萬一還是墨菲克勒,她們一定要將他擊殺在這里。
  來到別墅外,尚未站定,撲面而來的死亡氣息差點將她們淹沒,大雨中,只見“墨菲克勒”靜立在碎石堆前。杵著重劍,巨量籠聚起血族死后產生的死亡氣息。
  那是最為純凈的死亡腐朽氣息,只有不死之王才能散發!
  這時,再也不用楚云升解釋什么,布特妮帶頭單膝跪下,跪在楚云升的身后,她所帶來的血族人也紛紛跪下,傾盆大雨中,那些第一次見到楚云升的血族,激動萬分,恭敬無比,那是他們的王,是他們存在的意義,是他們的被創造出來的誓言!
  王!
  不死之王!
  從他們孩提時代就被灌輸將要侍奉終身的傳說之王,就在自己的眼前,就像做夢一般不真實,他們這些堅守誓言的血族,遭受其他血族的排擠,被誣蔑為墮落者,在人類和血族的夾縫中苦苦支撐,終于,到了我王歸來的這一天!
  他們的堅持從此便有了意義,他們的誓言從此便也有了意義,他們的清白在這一刻風消云散,他們的王,出現了!
  尤其是那些活得更久的老血族人,淚水縱橫,他們并不是為了王而流淚,而是為了他們自己,為了他們上百年間的磨難,為了他們身邊一個又一個在誓言道路上死去的同伴至親而流下的眼淚。
  他們垂頭親吟古老的傳說
  “創造者們說,當黑夜來臨,萬物棲息,不死之王將從黑霧中走出,他右手拿著削平天下的血劍,左手拿著刺向神靈胸腔的長槍,腰間背著射天的大弓,腳踩七彩光芒,帶領你們走向神國……”
  “創造者們說,你們是遺棄之人,上帝將詛咒你們,魔鬼會嘲笑你們,而人類則懼怕與厭惡你們,只有不死之王,才是你們存在的意義。”
  “創造者們說,你們當堅守誓言,遵守契約,哪怕流離失所,哪怕散落各地,哪怕窮困潦倒,你們不得違背今日所說,當王歸來時,背叛者將被處死,而你們將獲得寬恕與拯救……”
  “創造者們說,他們在神之國……”
  ……
  他們接著又一個接著一個在大雨中鏗鏘有力地高聲道
  “我王歸來!您最忠誠的仆從,恪守誓言的本.肖鈉,將追隨侍奉您至死!”
  “我王歸來!您最忠誠的仆從,恪守誓言的莎拉.菲伊爾,將追隨侍奉您至死!”
  “我王歸來!您最忠誠的仆從,恪守誓言的薩爾瑪.海耶,將追隨侍奉您至死!”
  “我王歸來!……”
  ……
  密集的雨水中,楚云升身周物子劍漫天飛舞,小山一般的尸堆混合著被雨水沖刷的血液飄散彌漫,一片片粉碎,化作塵埃,跟隨雨流涓涓流淌,流向別墅花園外的墳墓園地。
  艾希兒在墨菲家殘存的兩個女人攙扶下。單膝跪在布特妮等人身后,跟著,那些女人和孩子,全都一一跪下。從別墅出口,一直延伸到市內地下室入口處,跪滿了血族之人。
  她們曾是誓言的背叛者,所以她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和布特妮等人相比,可以自豪而理直氣壯地說出“我王歸來,您最忠誠的……”之類的話,她們將頭顱匍匐的更低。戰戰兢兢地祈求王的寬恕與懲罰。
  “有罪的人,艾希兒跪見我王,接受您的怒火。”
  “有罪的人,凱瑟琳跪見我王,接受您的怒火。”
  “有罪的人,斯阿麗跪見我王,接受您的怒火。”
  ……
  此刻,此時。此地,仿佛是一種血族的古老儀式,用來迎接他們的王歸來人間。也是某種正式的宣告,我王歸來了!
  因此,不論是已經提前見過楚云升并知曉的布特妮還是艾希兒,都必須重新陳述自己的名字與誓言,以及,艾希兒的重新請求寬恕。
  也就是說,現在,在正式的儀式上,她們將接受來自王對她們命運的重新安排,不論是死。還是活,她們只能接受。
  急雨中,馳騁而來的大量野獸般的聲音來到墨菲家別墅外圍,見到這一幕,領頭的拔異,身上遍布傷口與血跡。卻揮手停下所有人的前進,等待血族的儀式結束。
  但她們說了半天,楚云升是一個字都沒聽到,聚攏完所有斬殺的血族死亡氣息,以死補生,他才緊急穩住新的身體,不至讓這位殿下的身體細胞一一死亡,成為一個干尸。
  接下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必須恢復青色鎧甲內類古菌體生命的聯系與數量,從進入鎧甲以來,他便發現只要鎧甲穿在身上,這些類古菌體一直在消耗,如果是在物子劍攻破它之前,以它們的數量消耗也就消耗了,影響不了什么,但眼下,它們在物子劍的屠殺下已經所剩無幾,再消耗下去就徹底完蛋了。
  所以,首先必須要脫下來,然后再詢問墨菲家鎧甲保存的辦法,雖然她們不懂原理,但方法肯定是有的,否則不會保存至今。
  楚云升回過身,望著跪滿一地的血族人,移動重甲,穿行他們中間,邊走邊說道:“既然你們認我為王,那就給你們定幾個規矩,頭一個,就是以后不要動不動就跪著說話,耽誤時間,耽誤戰機,尤其是在戰場危急之時,你們這一跪,等于給敵人進攻的機會和時間。”
  “現在跟我進來吧,我有事情要交代。”
  他走到艾希兒面前停下,馬上問道:“抱歉,不能讓你手刃仇人了,你們這位殿下的身體,我還得借用一段時間。”
  艾希兒剛剛站起來,又立即跪下,她還未來及的說什么,身后的墨菲家女人便面面相覷起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剛才不是她們在請求王的寬恕么?怎么轉眼王竟然和艾希兒說起抱歉起來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里也只有艾希兒和布特妮知道怎么回事,布特妮身后的那些血族人也一臉的驚訝。
  艾希兒不避雨水臟地,匍匐在地上,緊張道:“艾希兒愿聽從王的一切安排。”
  楚云升看了一眼別墅外的拔異等人,又籠統地看了艾希兒等人一眼,指著自己身上鎧甲,問道:“這身鎧甲是你們墨菲家的,有人懂怎么把它卸下來嗎?”
  這時候,不用艾希兒說話,她身后的那些女人,為了向她們的“新殿下”表忠心,馬上紛紛搶著道:“愿為王卸甲。”
  見有人懂,楚云升便放下心,指著拔異等人,向布特妮說道:“你帶他們到別墅里面等著,我視線尚未恢復完全,看得不是很清楚,好像他們把艾蜜莉和那個亞洲人也帶來了,你安排好她們。艾希兒你帶人準備食物,我不知道你們血族吃什么,但在我出來前,包括拔異他們在內,所有人都要吃飽,今晚休息不好,還得繼續殺人!”
  他剛才冒險之時,為了安全,一直呼喚守護者,甚至不惜動用泄密的把柄來威脅它,卻始終不見守護者出現,因而,他隱隱地感覺守護者可能出事了,為了盡快強大自己,他必須加快殺伐血族背叛者的速度,一夜都不能休息!
  ******
  今天大封推,至少有三章更新,我一直會碼到碼不動了為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