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37 替補打成主力

^
  “回來!”
  楚云升一腳將試圖乘機爬走的拔異踢了回來,聽著遠處警聲漸近,沉起眉頭,迅速朝天開了一槍,再立即把霰彈槍塞入拔異的手里。
  拔異微微發愣,警惕道:“你,你什么意思?”
  楚云升提起艾希兒,陰險一笑:“祝你好運!”
  拔異一怔,意識到了什么,急道:“你不會是想?”
  楚云升退后數步,轉身縱起,疾風一般向小鎮方向奔跑,口中大呼:“殺人啦……拿著霰彈槍的拔異,欲哭無淚,破口大罵:“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會這樣!無恥卑鄙,小人,惡棍!”
  可罵歸罵,他也必須趕緊離開,雖然斷了幾個骨頭,可就是爬也要爬走,被警察逮住的,他一身違法的東西,以及地上的血跡,向誰解釋去?誰聽他解釋?
  荒郊野嶺,到處都是蘆葦蕩與甘蔗林,小溪縱橫,即便警察帶來警犬,也未必能找到他,更何況,通常情況下,沒有必要,小鎮的警察也申請不來寶貝般的警犬。
  單以警察只知道浪費納稅人美元的鼻子,應當還是逮不住自己的,拔異一邊罵罵咧咧,賭咒不得好死的楚云升,一邊感謝只會例行公事的警察制度,爬著鉆入蘆葦蕩。
  ……
  楚云升本不是想這樣善后,在聽到警車聲。臨時才起的意。以此小小懲戒一下口無遮攔的拔異。
  他不殺拔異,是因為拔異并非看起來那么簡單,如果是常人,斷了那么些根骨頭,怎么還能按住身為血族的艾希兒?
  隱約中,他仿佛能感覺到第六紀他的那些老熟人們留下的龐大計劃。
  有人報警,而且警察準確地追到了這里,就意味著,暗中還有人沒有被肅清。
  不管是誰,引來警察也分不清是善意還是敵意。但起碼無意中,給楚云升創造了一個很好的善后辦法,只是又得辛苦毫不知情的雅各,再當一回小英雄了。
  如若不然。沒有警察前來接應,以他謹慎的性格,真的需要殺人,來確保雅各奪回身體控制權后的生命安全,他沒有那么多的控制時間能夠僅靠自己走回遠方的小鎮。
  半路上,楚云升故意放慢了速度,裝作步履蹣跚、瑟瑟發抖的樣子,并繼續用迪爾的小命要挾被他搖醒的艾希兒在警察面前必須配合。
  月光下,黑暗的枝頭上,黑衣女人目視著警車緊急停下。七手八腳的應急搶救中彈的艾希兒,呼叫救護車,安撫“惶恐”中的雅各……雅各這回真的出名了,不但在醫院,也在小鎮上的警察局里出了大名。
  幾天前,小小少年,單槍匹馬趕走了兩個深夜入宅的持槍歹徒,幾天后,歹徒回來報復,劫持了雅各。路中遇到路過的艾希兒,一翻搏斗下,有驚無險的雅各再一次猶如神助地趕跑了歹徒,背著美貌不可思議的艾希兒,英雄似地逃離險境。
  根據兩起案件的性質。小鎮警察局將歹徒初步定性為色魔,但也并非所有警察都是敷衍了事的人。或者笨蛋,地方警察局已經有很多人發現了兩起案件明顯且巨大的疑點,經由申請,針對雅各的調查,正暗中緊張進行。
  但由于兩起案件除了血跡,都沒有發現任何的尸體,即便動了各種先進的技術手段復原與搜索,仍沒有更好的進展,因此,即便是暗中調查,性質也無法申請到更高的級別,這是法律本身所規定的限制。
  警察們面對持續惡化的治安,忙得焦頭爛額,雅各心情復雜地躺在陽光明媚的病房,卻苦了他的親戚們,一趟趟地往醫院跑,納悶與慶幸中也帶有一絲擔憂歹徒始終沒抓到,誰知道什么時候又會出現呢?
  “死神大人,我是不是很沒用?”沒人的時候,雅各情緒低沉地與楚云升交流著。
  公路那夜的事情,他并沒有如艾希兒所說的那樣很快忘記,反而像是刻在腦袋里面一樣清晰,午夜夢回的時候,常常被血腥的夢境所驚醒,就是在白天,旁邊病床上被楚云升逼在這里裝病不準走的艾希兒也時刻在提醒著他自己,一切都還沒有過去。
  他望著窗外的枝頭,感覺英雄夢似乎離他變得越來越遠,也漸漸地似乎成熟起來。
  “你的表現已經很好了,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也和你差不了多少。”楚云升受雅各母親的影響,改變了一些“教育”方式,以夸贊扶植信心為主。
  雅各不信道:“您可是死神大人啊!”
  楚云升覺得有些事,該和他說一說了,沉默片刻道:“雅各,從我出現的第一天起,你可能已經回不到過去的生活了,對此,我很抱歉,但不論是你,還是我,都無法回頭,只能走下去。”
  雅各搖了搖頭道:“沒有您,我說不定已經死在那車禍中了,爺爺告訴過我,不要抱怨生活,生活的每一天都應該是美好的,而明天永遠值得期待。”
  “你能這樣想就最好了,這點比我強。”楚云升點點頭,換個精神的語氣道:“那好吧,你也不要看不起自己,出院后,我們就開始訓練,你想要學的那什么魔法,我也會想辦法教你,你強,我才能更強。總有一天,你會成為美國的英雄,享受少女們的尖叫,你看,我們起碼已經邁出了第一步,你的旁邊不是躺著一個大美人么?”
  雅各歪過頭,看了一眼陽光照射不到陰影處病床上的艾希兒,她精致美好的面容與肌膚使得以往很少來看他的表哥。幾乎一天四五趟往醫院只為有機會前來搭訕。不禁開心地笑了起來:“是啊,死神大人,我已經迫不及待了,您和我說說那些黑暗魔法吧?”
  楚云升馬上一陣語塞,哪里有什么黑暗魔法?從守護者手里逼出來的那點東西,加上自己整理出的東西,距離“魔法”級別還差十萬八千里呢,于是立即岔開話題道:“上午聽你的母親說,他們正在替你申請大學,根據我們的形勢。你看能不能申請到費城?隨便那一所都行,對你以后的路來說,大學的生活,也就體驗體驗而已。還有更精彩的世界。”
  血族墨菲家可能就在費城,只要有信息,楚云升一向不喜被動挨打,即便手握艾希兒,他也要直接殺到敵人的家里去。
  從某個方面來說,他不會告訴守護者,其實他比守護者還著急離開,女兒還活著嗎?宋影有沒有死?冥在哪里?虎仔和姚翔等人又在哪兒?還有阿芙與老幽,順利降臨遙遠的冷星了沒有?不知還能不能再見面?
  他不瀟灑,所以忘不掉。
  雅各苦著臉道:“原先費城也有大學來我們這里宣傳過。因為我媽媽期望我不要走得太遠,還是選擇州立的學校比較好,她是舍不得我的,所以并沒有考慮那么遠的地方,如今我又在醫院呆了這么久,估計剩下能申請的只有幾所極好的學校,我的成績雖然不差,可也沒有太多的a,距離他們的要求差得實在太遠。”
  楚云升想了想,安慰道:“沒關系。我們再想辦法,我看電聽說,不是還有特招生么?橄欖球,棒球,足球。籃球,田徑……隨便選一個。我就不信唬不住他們!”
  雅各頓時兩眼放光道:“要不就橄欖球吧,我是陪練加替補隊員,嘿嘿。”
  楚云升一言九鼎道:“行,就這么定了,等你出院,立即訓練,我不懂規則,所以要靠你自己完成訓練,將替補打成主力!”
  ……
  零維空間中,守護者警惕地說道:“我不希望你讓他太出格,在公眾視線中,超出能公眾接受的范圍。”
  楚云升道:“我只是想讓他取得一個特招的名額而已,你不需要太敏感,程度我會控制,完成替補大逆襲的表演就行,不要太優秀。”
  守護者沉聲道:“你心中有數就好,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一聲,最近時空阱很不穩定,我還在查原因,你要加快速度,盡快離開,防止出現意外。”
  楚云升比它還急,但不會說出來,想起一件事來,問道:“紀子知道我體內有第三股力量?”
  守護者道:“為什么這么問?”
  楚云升思索著說道:“他如果夠聰明,就應該知道五族都不曾將我徹底打敗,憑借血族想要殺死我,不是沒有機會,但不保險,最好最絕的辦法就是引爆第三股力量,讓我自己殺死自己,艾希兒這樣的所謂祭品,可能就是他的殺招。”
  守護者道:“我說過,紀子的事情,我沒有權限知道。如果你覺得有可能,那你就多注意,不過,我相信你能克制得住。”
  楚云升搖頭道:“這不是克制不克制的事情,我在想如果紀子真的知道這股力量,那么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我必須有控制它的能力,不能每次都靠壓制。”
  守護者沉默片刻,道:“自然萬物,生生不息,一寸牙草,也能頂翻頭上的壓石。你壓制它太久,而它因為某種原因,隨著你的強大而越來越強,如今已然成了危如累卵之勢,猶如走火入魔,一旦噴發,即便沒有紀子,在將來,它也必會取你性命。
  我不是修煉方面的程式,幫不了你,你只能自己摸索著想辦法,不過,暫時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你的黑色能量太強大了!
  但任何力量的對比變化,都微妙細小,在很久后才會顯露出來,與其到那時候坐以待斃,不如乘著還有時間,未雨綢繆。”
  楚云升淡淡笑道:“你現在開始主動幫我了?”
  守護者憂心忡忡地說道:“時空阱這次麻煩很大,我一直查不到原因,我也需要未雨綢繆……第一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拉牛牛……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