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28 死亡氣息

守護者的話,可信還是不可信,對楚云升而言,重要性不大,所有取證都要親自來做,自己做出的判斷才最可信。
  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睜開眼看到這個世界。
  在沒有絕對武力優勢前,他動不了守護者,守護者也動不了他,否則早下死手了,它一再自稱只是一段殘缺的程式,既是程式,就不會有感情,做事遵照邏輯條件,所以楚云升也不想在取證完成前刺激它,萬一他的舉動真的危害到整個第七紀,難保不觸發某種條件,讓守護者擁有臨時權限殺掉自己。
  當然這只是他自己的猜測,如果真要那樣的權限存在的話,守護者或許早就殺了他,只是為了謹慎起見,楚云升暫時不準備向雅各威爾透露任何其他方面的信息。
  以死神的名義存在,雖有些荒唐不經,卻也是最好的辦法,雅各篤信,自己也便于解釋。
  只可惜雅各的發音實在不標準,好好的一個“楚”楞是讀成了“豬”在楚云升的一再糾正下,最終才成了“熾”不過,在漢語里,那似乎是天使的名字。
  一個來自黑暗的死神,與一個來自光芒的最高級天使,雖然出于不同神話宗教系統,但仍在對漢語一無所知的雅各.威爾嘴里得到了高度統一,死神.熾,怎么聽起來都像是墮落的天使,從此干上了非法的勾當……
  楚云升是個守法的公民。大黑暗前,他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拿起長刀殺人,而且一殺還很多,再怎么自稱守法也成了個笑話,如今更是連第六紀都沒了,他一個上一紀的人,如何守第七紀的法?
  在他的威逼利誘下,同樣是個更守法的美國高中生雅各威爾。就要去犯法了。
  現實中不存在蜘蛛俠,雅格威爾清楚的很,以美國森嚴的法律體系,即便它懲治的全是壞蛋,也嚴重觸犯法律尊嚴,是要被投入大牢的。
  因此,雅格威爾不想干任何非法的勾當。在哈拉姆小鎮,不得主人的應許。擅自進入別人家門絕對是犯罪。即便他還是一個高中生,被人告上法庭,他的父母也吃不了兜著走。
  而楚云升竟然要求他闖入別人家門找條小狗小貓之類的動物殺一殺,當然從死神的角度來說,沒什么不妥,要不然怎么叫死神呢,如果連狗都不敢殺。還能叫死神么?
  雅各威爾雖然不是堅定的動物保護人士,但仍覺得太血腥。太殘忍,在他的堅持下。楚云升不知道怎么又想起當初像一條小狗可愛一樣虎仔,鑒于身體是雅各的也沒辦法,于是改變決定去農場殺個豬或者牛什么的。
  反正是試驗守護者的辦法,只要是生命,殺什么都是一樣,如果遇到老鼠就更好這是雅各的想法。
  在楚云升的黑氣幫助下,雅各因為意外車禍的傷勢飛速愈合,在雅各的心目中,更加坐定了他死神的名頭。
  是夜,雅各換上衣服,鬼鬼祟祟地逃出醫院,先是回了趟家,摸入自己的房間拿上車鑰匙,趁著父母入睡的機會,打開車庫。
  “我這么開出去,他們會聽到的。”雅各擔心地“自言自語”道。
  “沒事,你先推出去。”楚云升雖然看不到,但是能想象的出來。
  “推出去?”雅各瞪大眼睛道:“我一個人,后面有一個上坡呢。”
  “我說行就行!”楚云升肯定地沉沉道。
  雅各心存懷疑,但既然是死神,那么這么說也應當沒問題,便擼起袖子,扶著車蓋與車窗,用力往后推動。
  忽然間,藍色的小車像是打了潤滑油一般,刺溜一聲,竟然輕飄飄地向上坡沖去!
  雅各震驚地望著自己普通的雙手,呆在原地,直發愣,什么時候自己有這么大的力氣了!?
  “發什么楞?快干活。”楚云升感覺到雅各的愣神,催促道:“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惹上任何麻煩,即便是出了什么事,到時候我把你一并帶走好了。”
  雅各一個激靈,顯然領會錯了楚云升的意思,他道是死神的“帶走”那就是下地獄啊!
  這幾天,他和楚云升聊得很“投機”對死神的恐懼之心大大下降,畢竟還是個剛滿十七歲不久即將跨入大學的高中生,竟以為死神也是善良的,只是被世人誤解了而已,若是讓他知道這位冒牌的死神,手里沾滿的生命血腥絕對可以被稱為名符其實的死神,怕是嚇也要嚇死了。
  一個一劍滅絕整個人間的人,即便是死神,也未必做得到吧。
  此刻受到“恐嚇”雅各才又想起死神的“職業”與“工作”來,不免心底一陣緊張,急忙小跑上前,推動汽車,悄悄“偷”出了自家大門。
  作為一個拉風的美國高中生,雅各家庭情況還算可以,正兒八經的中產階級上層,在一年前滿十六歲時,便有了駕證,得到來自祖父資助的一輛二手福特車,目的就是為了拉上一兩個狐朋狗友,帶著身材火辣的學妹學姐,去兜兜風,參加派對什么的。
  當然這也是違法的,在十八歲前,他拿的都是臨時駕照,必須有父母監護人陪同才能駕車,只不過小鎮上有車的高中生都在違法這項法令,屢禁不止。
  在楚云升沉悶的催促下,雅各只得硬著頭皮,冒著夜色,向郊外駛去。
  很悲劇,當他們剛駛出小鎮不久,天上便下起滂沱大雨,雅各本以為把情況告訴楚云升,就能打消他此行的念頭,卻沒有想到楚云升的意志是何等的堅定。別說下雨,就是下刀子,他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
  無奈下,雅各漸漸駛入荒無人煙的郊外,楚云升從立方體搜索圖像中發現不少綠芒閃動,根據雅各的“口供”這里的確沒有人。那肯定就是小動物了。
  當即停車,冒著大雨,在楚云升黑氣的幫助下,雅各終于體驗了一把什么叫蜘蛛俠,什么叫超人,什么叫草上飛!
  只見他笨拙地飛掠入草叢,追逐一只野兔。歪歪扭扭,卻勢若閃電。猶如驚鴻一瞥。
  雅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速度。雖然在楚云升的眼里還是太慢,但對他而言,簡直是像飛一般的不可思議,只要輕輕一踮腳,稍稍一用力,馬上就騰空而起,遠遠地落在超出他思維想象的地方。橫跨過一大段長長的距離。
  由于缺少平衡性,雅各摔了很多跤。也淋了很多雨,渾身濕透。卻樂此不疲,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歷神奇的一刻。
  野兔抓了不少,田鼠也逮住了幾只,但雅各往往只看到一片血霧飄散,所有的田鼠、兔子都詭異的不見了,生不見影,死不見尸!
  這時候,他才有點明白為什么楚云升說不會給他惹上麻煩“受害者”都完全消失了,如何能有麻煩?
  但他也感到一絲的恐怖,雖然沒有看到死神的鐮刀出現,可那兔子與田鼠轉眼就成了血霧,任憑是誰都會受不了。
  楚云升需要繼續試驗,而雅各在經過恐怖害怕之后,也逐漸沉迷入這種雨中的飛掠快感,一人兩魂,漸漸遠離公路,朝著更深的荒野深入。
  ……
  黑夜大雨中,也不知道跑了多遠,雅各更不知道瘋了多久,零維里的楚云升漸漸沉默下來,殺了大量野外小動物,漸漸他摸到了一點門道,正在試圖融入零維。
  天空中劃破一道閃電,轟隆隆的雷鳴炸在頭頂上,渾身濕漉漉的雅各,感覺道一股涼涼的寒意,打了個噴嚏“清醒”了許多,暗道一聲糟糕,向楚云升道:“我們迷路了!”
  “不要緊,我會護住你的身體,不會生病,等到明天再走不遲。”楚云升沉沉地說道,他的心神正沉浸在融入的體驗之中。
  說完,他便不再說話,以死神冷冰冰的態度,雅各也無計可施,哆嗦著身體,爬上一座山坡,閃電光下,眼前一亮,〖興〗奮道:“尊敬的死神.熾,我差點忘了,艾蜜lì的祖父有一片大農場應該就在前面,我看到了,不如就去借宿一晚吧,她可是我的女神啊,應當會樂于幫助在一個大雨中無法回家的可憐校友吧,算算時間,她現在應該就在農場里陪伴祖父!”
  見楚云升不說話,〖興〗奮的雅各就當他同意了,立即從山坡上疾奔而下,穿過一片甘蔗林,憑借楚云升幫助的速度,很快來到農場別墅前。
  這個時候,突地聽到了一聲槍聲,接著傳來一聲女孩的尖叫!
  楚云升聽不到,雅各瞬間被嚇呆了,下意識地想往回跑,什么女神,什么校友,全嚇到后腦殼里了,聽說在郊外,時常有無家可歸的流浪漢騷擾富家農場別墅,因此,這些有錢人家里都常備著槍支與彈藥。
  只是不知道,剛才的槍聲是別墅主人所擊發,還是流浪漢所射擊。
  雅各剛往回跑了兩步,想起來自己還有死神,急忙呼喚楚云升,誰知道一連喊了好幾聲,楚云升都沒有任何反應。
  “我還是去報警吧!”
  雅各掏起手機,哆嗦地自言自語道:“可是,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以我現在的身手,絕對是超人,對付一個流浪漢,應該沒有問題吧?”
  馬上,他發現口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沒有,才想起來從醫院逃跑的時候,壓根就沒帶,不由得地又說服自己:“還是回去報警吧,對方可是有槍的……”
  正談猶豫不決時,別墅里又穿出驚恐的救命聲。
  “是艾蜜lì,一定是她!”雅各驚起,天人交戰之中,只差揪下自己的頭發了。
  一秒鐘,兩秒鐘……他猛地站了起來,試了試自己的拳腳,發現威力尚在,絕對超人一個,一股熱血頓時上沖,腦袋一熱,再次沖出甘蔗林,闖入大雨之中,以極快的速度飛竄到別墅門口,一腳踹開大門!
  沒有任何戰斗經驗的雅各,看過的電影片段也瞬間忘得干干凈凈,不但不偷摸進去,竟然還在門口大吼一聲,以壯膽氣,沖向客廳。
  于是,他看到兩副畫面,一副,一個老人倒在血泊之中,一個魁梧的大漢正將一個掙扎的少女壓在沙發上,另外一副,一枚子彈射向自己,子彈的盡頭,另外一個瘦小男人陰冷地望著他……
  “完了。”雅各面對那枚子彈,腦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他完全是腦袋發熱,一時沖動,沒想到,剛進來,就遇到一枚子彈襲擊,急忙移動身體,本能條件反射式地試圖躲過那枚子彈。
  但瘦小男人在他一進門就鎖定了他,又有大漢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子彈射速又非常快,他如何能逃脫,畢竟那些力量是楚云升的,不是他的。
  噗嗤!
  子彈似乎打到了肉里,但雅各驚訝地沒發現任何疼痛,也沒發現有血huā飄濺出來,只有一團黑氣出現在胸前,如huā朵一般綻開。
  他驚住了,瘦小男人也驚住了,而那個大漢從沙發上爬起來,兇橫地望著雅各,眼中也是充滿不可思議。
  一發子彈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明明應該是打中了,為什么在那團詭異的黑氣前就突然消失了?
  得到〖自〗由的沙發上少女,驚懼地拉起自己就差一點便被撕爛的衣裳,嚇壞了,躲到了一邊,卻并沒有認出前來救她的雅各的身份,但她知道這個少年一定是來聽到求救聲而來的,所以她將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個“英俊”的少年身上,默默祈禱。
  但她哪里知道,雅各差點嚇得沒尿褲子,此刻腦袋完全冷靜下來,早已經后悔不已,心里就剩下害怕了,動彈一下都不能。
  “身體交給我,不要反抗!”
  這時候,楚云升冷冷的聲音從他大腦中傳來,帶著一絲不可抗拒的威嚴。
  雅各對死神是信賴的,否則他早死了,一股濃濃困意襲來,他沒有反抗,順著就似“睡著”了一般迷糊,眼皮耷拉下,在兩個兇橫陰冷的兇手前,竟然合上眼睛……
  陰冷瘦小男人獰笑一聲,從剛才的詭異中恢復過來,再次扣動手中的扳機!
  子彈“嗖”地一聲,竄出槍口,射向雅各的腦袋,少女驚叫一聲
  突地,雅各的眼皮顫動一下,猛地睜開,一道逼人的寒芒從眼底深處射出,冷酷中帶著邪氣,一股蕭殺凜然的死亡氣息布滿房間,整個別墅的氣溫都仿佛在瞬間直逼零下!
  他詭異地伸出手“接住”飛來的子彈,向前跨了一步,露出死神般的目光,說著其他人聽不懂話:“守護者,這可怪不了我,是他們倆送上門來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