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27 死神熾

^
  楚云升沒有罵它,也沒有暴怒,一次次磨難讓他學會了對任何人的話保持足夠的冷靜,他不會聽什么是什么,他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分析,哪怕信息不足,也不會沖動盲目。
  “配角”又怎樣?蕓蕓眾生又怎樣?他根本不在乎,前輩的神位說分了也就分了,還有什么東西能打動他?
  而他所在乎的恰恰正是蕓蕓眾生平凡之人所在乎的,那才是他認為這世間最為寶貴的東西,為此,他可以九死無生渡江炸墳,為此,他可以悲憤吶喊還我兄弟,為此,他可以蜀都一劍屠天下,為此,他可以沖天而起襲天刺神,為此,他可以身死以補天……
  誰說小人物就不能感動世界?當平凡之人最寶貴最平凡最俗氣的一面閃出悲壯的光芒,也將驚天動地,感動人間!
  所以,他只會在乎他所在乎的,淡淡道:“你陷我于孤島零維二十年,引來七釘繼承人逼我入節點,如今又關我整整一紀,歲月蹉跎,物是人已非,你讓我有家不能回,有人不能再相見,親離子散,飄零一生,你認為是一個輕輕松松的交易就可以彌補的么?”
  他說的極平淡,卻越是平淡,在別人聽起來,越是透著沉沉的殺氣。
  古老聲音道:“我既然選擇告訴你,自然已預料到你會有沖天的怨氣與滔天的恨意,但我必須出來告訴你,否則你會破壞掉第七紀,而且,交易你不會拒絕。你現在急需重鑄身軀,我可以告訴你辦法,而條件是你盡快離開地球。”
  楚云升輕輕一笑道:“你當真好聰明,我的身體是因為你引來七釘之主而毀滅,現在你卻要拿這個來我做交易。你是覺得是我很傻,還是你自己很天真?”
  古老聲音道:“如果你重鑄不了身軀,很快就會死亡,即便你想找我尋仇,走不出零維。你也做不到。”
  楚云升翕然一笑道:“守護者,你太小看我了,或許你一直都不了解我。從偽碑節點中走出,我已看破人間生死,甚至來生都不愿再為人。是,我想重鑄身軀,要不然也不會來到這里。那是因為我還有在乎的人想去尋找,你卻自作聰明關了我一紀的時間,你自絕于我,也自絕于你自己。
  我不聰明,但也不是傻子。重鑄不了身軀,也的確要死亡,既然我很快就會死,你又何必害怕我破壞第七紀?你如此急切的要與我做交易,顯然我出現在這里,已經威脅到你。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何在,但我想我只要含笑赴死,便可坐看你灰飛煙滅!”
  古老聲音沉默了很久。才沉沉說道:“你死了,我不會灰飛煙滅,但你會在死之前,通過與第七紀的人類交流,無意間毀滅第七紀。他們會從你手里獲得以他們現在的能力與文明程度所不能控制的力量,你從第六紀帶來的科技與力量。對他們而言不是幫助,而是毀滅。如同野蠻人掌握了核武器一般危險,一個社會只有相應的文明文化積累,才能獲得相應的力量,才能控制這樣的力量,原子彈出現之前,學術上有幾十年的論文做鋪墊,有殘酷的世界大戰做鋪墊,如果沒有這些,憑空出現,你想會怎么樣?
  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宇宙中許多生命,只要被發現,不是被更強的生命視作放大鏡下的小白鼠,就是被黑暗統治,或者生命原料供給地,只要不被屠滅,總還是可以活下來,所以我不怕更高的生命在原始時代乘著封鎖三維的間隔來到地球,它們終究必須在三維關閉前離開,否則就要死在這里。
  最糟糕的是第七紀的科技已經發展你們第六紀在大黑暗前相同的水平,對他們所看到的宇宙,對自身的存在,對微觀領域,都發現很多無法解釋的現象與矛盾,如果這個時候你用你知道的科技事實告訴他們真相,你想他們會怎樣?
  他們破不了三維封鎖,他們會絕望,會一片混亂,整整一紀便會毀于一旦!
  我知道你可能不在意第七紀,但我在意,這是我的職責。所以我要急于和你交易,讓你盡快離開。”
  這個解釋雖然不知真假,但它合理,而且必須要說出來,沒辦法隱瞞,因為它本身就是交易條件之一,如果事先不說出來,楚云升可能就會真的去那么做,這也是守護者不得不出現的原因,無疑將最大的一張牌不得不主動交到楚云升手里,這倒是楚云升所有經歷中的頭一遭。
  “這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么?”楚云升道:“你如果不關我一個紀,何至于有今天?”
  古老聲音道:“我只是沒想到你能突破封壓,向來只有紀子才能做到這點,雖然你武力很強,但這是兩種概念。我也不知道你在節點中究竟發生了什么,我只會按照當時的情勢做出對第六紀紀子最有利的選擇。”
  楚云升道:“你現在說什么都遲了,主動權在我手里,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做交易,只有我有資格和你談條件。”
  古老聲音道:“也不算太遲,我的確關你一個紀,但時間絕沒有你想象的那么長。地球附近空間被鎖死后,相當于形成了一個時空阱,狀如一個巨大的時空扭曲漩渦,阱內中心相對外界靜止,時間收縮,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你一直處于阱口,那里飛速旋轉,時間在膨脹,極為緩慢,而宇宙在阱外,仍以正常速度運動。
  可以用這么一句話來形容,若你在阱口如在“天上”,宇宙在阱外如“大地上”,地球在阱內如“人間”,便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人間已過千載!”
  實際上的時空差比它還大,如果你現在出發,興許還能追上第六紀逃出生天的人類。雖然不想你追上他們,但我想這是你唯一能離開的理由。”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道:“他們現在在什么地方?”
  古老聲音道:“我不知道,離開地球后,他們就要跟隨紀子流浪,不是我的職責范圍。但我相信你可以見到故人,他們的飛船也應該在高速飛行,時間也在膨脹,如果你能追上,或許他們還年輕。宇宙就是這么奇妙,時間只有方向,沒有絕對。
  我可以向你提供一艘宇宙飛船,告訴你重鑄身軀的辦法,你留在這里也找不到你想要的東西,不如離去。”
  楚云升思索片刻,道:“你和我現在都無法互相相信。但我有主動權,所以,你必須先告訴我重鑄身軀的辦法,最終由我來決定是離開是不離開,你只能選擇相信我。”
  古老聲音道:“不行。我可以先提供宇宙飛船,辦法留在飛船上,你離開后,自動交到你手里。”
  楚云升立即道:“我不是和你談條件,你沒有選擇。”
  古老聲音沉默少刻,道:“不是我不愿先告訴你。重鑄身軀的辦法是我在觀察生命誕生直至毀滅過程中,歷經無數歲月,自己慢慢摸索出來的途徑。從沒有人試過,因為它需要殺人,殺大量的生命,最初是我想找出一個辦法鑄造出我自己的身軀,但真正找出后,才發現我根本用不了。我不能殺人,這是制造我的生命限死的程式。
  如果現在就告訴你。你能保證不去屠殺第七紀的人類?即便你保證,我也不會冒險。”
  楚云升冷冷道:“如果你在說真話的話,就不應該擔心我會大肆屠殺第七紀人類,你從來就沒有真正了解過我,從第六紀的大黑暗以來,你何時“看見”過我濫殺人類?即便是寒武魂引,我也曾拒絕。
  你不愿先告訴我,我也無所謂,我只想告訴你,你是一個失敗的守護者!
  你知道你錯在哪里嗎?你壓根就用不著為了給紀子掃清道路而打壓我,只要你當初像現在這樣出現并找到我,告訴我紀子是誰,以及他可以做到什么地步,你又怎知道我不會和你合作,把他推上巔峰?
  你說的那些榮耀,沒有人比我更清楚背后的痛楚,我從來不想要。我想要的,只要你和紀子可以滿足,又何必擔心我搶他的風頭?你當我愿意一次次去拼命嗎?
  說到底,你口口聲聲說你不能殺人,但除了紀子,你從來沒有把其他生命當做一回事。我可以保證,如果你可以殺人,相同的重鑄身軀之法放在你我面前,你會屠殺,而我不會,我并不高大,只是我比你了解平凡生命的珍貴和尊重。”
  古老的聲音忽然沉默了,很久很久沒有再說話。
  楚云升平靜地說道:“你知道為什么其中一個紀子不肯稱你為“父”,而要稱呼你為守護者嗎?我相信他是一個有感情的人,你守護了他,他感謝你為守護者,但你不配為“父”!
  父親對人類而言,仁慈而公正,疼愛每一個子女,即便有所偏心,也不會為此而殘害其他子女,無視他們的生命。
  而你做了什么?
  你覺得你還可以叫“父”嗎?”
  楚云升聲音平淡,卻句句似刀一樣扎向古老聲音。
  過了許久,它的聲音才緩緩傳來:“我只是一段靈程式,還是殘缺的……我可以先告訴你,再給你一艘探險型宇宙飛船。”
  “雖然有自控系統,但仍需要一百多個人類在艦協同工作。你要找什么人登船我不干涉,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定要保守秘密,這是我唯一的請求,你可以用這個美國人稱呼的死神名義出現,只要符合文化就行,不要塞入其他東西進來。”
  楚云升沒去管什么死神,皺眉道:“為什么是探險型的?為什么不是戰艦?”
  古老聲音道:“你在宇宙航行中,能遇到的敵人概率幾乎為零,要戰艦有什么用?而且,不論是你,還是你將找的第七紀人類,都是第一次走入宇宙,最大的危機是生存,不是戰斗,只有探險型的飛船才有齊全的求生準備,要不然,等到你能量耗盡,食物供給完畢,你坐在一堆武器上,有什么用?只能等死。”
  楚云升略略思索一下,前輩也這樣說過,倒的確是這個道理,不禁疑惑道:“隨便我選人?你就不怕我把你第七紀的紀子帶走?”
  古老聲音道:“紀子不是被選中的,每個人都可能是紀子,需要各個方面都能在大危機中脫穎而出,從成千上萬的競爭者中誕生,我很遺憾,你可能在第一輪競爭中就被淘汰,你不具備紀子應當具備的必須素質,否則,你和我,或許真的不用像今天這樣……”
  楚云升眼光微微一動,道:“第六紀的紀子是誰?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你的確有資格知道,但是我沒有權限告訴你,所有紀子的信息一旦當他們被確定為紀子,都是絕密。”古老聲音緩緩道:“其實,你何需我來問你,你應該知道的。”
  “真是他?”楚云升目光凝起,道。
  古老聲音岔開話題道:“你不是紀子,能告訴你的,我都告訴了你,不能告訴你的,你問我,我即便想說,也被程式限制,比如你們的敵人,為了避免引發恐慌,只有紀子才有資格知道。
  所以,準備好人手,來艦冢找我吧,我會準備好飛船。從時空阱逃脫出去,還需要我的幫忙,這可不是僅靠飛船就能飛出去的地帶。”
  楚云升見它不愿意多說,便不再追問,靜靜道:“我會先去驗證,然后再做決定。”
  ……
  幾天后。
  “雅各,傷治得怎么樣了?”
  “天啊,太神奇了,我竟然好了一大半!”
  “有我在,你死不掉,但今天必須出發了。”
  “真的要去嗎?死神.熾,我還只是一個高中生,可不是蜘蛛俠,那么血腥的事情……”
  “你的發音……你不是要聽到美女的尖叫嗎,你不是要成為少女們心目中的英雄嗎,怎么現在又不敢了?你放心,有我在,你就擺個姿勢就行了。”
  “話是這么說……對了,死神.熾,上次你和我說到錢的事情,我倒是有一個辦法,我們學校有一個金發碧眼的女生,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父親是電子商務富商,姨媽嫁入歐洲一個豪門,您要是幫我追上她,那還不是要錢有錢,要……”
  “閉嘴,我是來幫你泡妞的么?不過,如果真的很有錢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