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17 顛倒的世界

第三更……這時候,大金字塔的塔尖射出一道七彩光芒,粗大無比,直插云霄,一直沒入天穹之中,排開黑暗眾云層,射出的浩大能量激蕩著周圍所有的空間,令人不禁神往搖曳。
  在七彩光芒柱體的頂端,天空中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像是裂開一般,光芒散開的地方,一個倒插的山峰逐漸從天頂處倒影出來,峰尖布滿白皚皚的冰雪。
  隨后,山峰漸漸下移、延伸,龐大的山體若隱若現地依次出現,越來越龐大……倒懸頭頂。
  那是一個巨大的世界,像是一個天體星球從宇宙中一步步逼近地球,而且越來越近,繼高聳的山峰之后,一大片白雪覆蓋的山脈出現,延綿不知多少公里,山脈相連,奇峰突起。
  在地球開羅戰場上人的眼里,那是一個是顛倒的世界,它們的山尖倒懸在開羅的上空,而山谷遠離視線,像是倒扣下來一般壓頂。
  隨著七彩光芒的激射,那個白雪茫茫的世界越來越逼近開羅,排開的黑云也越來越多,直到整座山脈全都呈現顛倒在開羅戰場的頭頂蒼穹,而山脈的邊緣,逐漸出現黑壓壓的藍色大軍,無數的騎士甲胄在身,同樣抬頭震驚地“向下”望著開羅戰場。
  在他們的眼里,地球上的一切也是顛倒的,金字塔錐形向下,塔尖向下,成百上千的飛行器倒著頂層接近他們,而戰場的人、蟲、各種生物,也是倒立在天穹上,“抬頭”“向下”同樣驚訝地注視他們!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兩個在宇宙中不停地靠近的星球,兩個世界的人,相互抬頭望著倒立在天穹之上的對方,震撼到無法言語。
  這是地球上的人所見過的最恢弘的奇跡。也是天穹上那個皚皚白雪世界上的人見過的最空前的壯麗!
  那是什么?
  在山脈那個世界的藍色大軍中,人人心底都不可抑制地驚恐地望著那個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戰場,無數飛行激戰的飛行器與戰蟲,讓他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怎么回事?
  開羅戰場上人同樣震驚不已。望著倒立天穹的猶如古代騎士的千軍萬馬,刀甲森嚴,卻怎么也掉不下來一般神奇壯觀……
  兩個世界仍在相互顛倒中逼近,中間只有那道七彩光芒相互連接,沒人能阻止這它,即便是灰影人,也冷冷地目視著七彩光芒的頂端。
  大金字塔中。密室中的棺槨飄散出茫茫白霧,白霧下面如水波般蕩漾著神秘的能量,再往下,棺槨底部與平臺連接的密紋交錯散發熒光,將整個密室輝映在絢麗之中。
  而在五座棺槨的上方,密室的頂部,螺旋向上的通道依然打開,七彩光芒灑下各種顏色的粒子。布滿整個密室,朦朦朧朧,如夢似幻。
  老幽看了楚云升的背影一眼。抬腳邁入密室,打開棺槨,卻猶豫了一下,似下了很大的決心,突然轉身道:
  “領導,你就跟它們走吧!要不然,我和阿芙一走,你就有可能泯滅。”
  楚云升沒有回頭,背對著他和阿芙,擺了擺手。示意兩人趕緊走。
  老幽說的意思,楚云升明白,骨骸六序曾說過,人死之后,活著的世界存在與不存在就不再有意義,現在。老幽與阿芙的降臨何嘗不是一種死亡?
  人雖有自我意識,但必須建立在擁有記憶的**上,才會有意義,一旦脫離有記憶的大腦,零維即便存在,也就沒有任何意義,就是一號所說的死亡。
  因此降臨其實也一種死亡,只不過要帶著記憶“死亡”,這樣才能“重生”,否則大腦袋也不會說彩虹橋里會有那么多的記憶體存在。
  老幽和阿芙達到天穹上的那個世界,還不能算是“死亡”,只有等他們再從那個世界阿芙的記憶體中經由入口返回冷星,整個降臨過程才算完整,而那個時候,相互遙隔三千光年,楚云升也不會感覺到他們,他們也不會感覺到楚云升。
  楚云升既然決定不走彩虹橋,便不在意老幽阿芙逃脫偽碑會帶來什么后果,他揮了揮手,便不再發一言,依舊瘋狂沖擊著三元與凝神造劍。
  老幽嘆息一聲,飄入棺槨,阿芙則向楚云升跪拜古老的儀式,往復三次后,才站起身,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單膝跪地“人影”,以及那個清秀極美麗的黑甲女人,抬腿邁入棺槨……
  銘文倒轉,一道道流光從五座棺槨上流向上方的螺旋出口,密室大門重重關上,將最后一絲彩色粒子屏蔽在里面。
  ……
  “你們不用勸了,我心意已決,不會走奇點,更不會犧牲冥,今日,有戰便戰,有死便死,我意已決!”
  在老幽與阿芙走后,楚云升仍沒有開口說話,而是造劍于墻壁上刻字,且沒有睜開眼睛,一旦睜開,各種信息就會通過眼睛大量涌入,徹底破壞此刻的造劍。
  由于它們的闖入,聽覺觸覺等等涌入的信息已經讓巔峰期的造劍速度大大下降,再睜開眼睛,便再不復此意境。
  “遵!”
  甲衛見楚云升意志難違,肅穆低頭說道。
  它一聲“遵”,后面的丙乙兩衛及密密麻麻的紫氣黑化珉體集體蕭殺沉呵:“遵!”
  典主的意志便是所有戰蟲的最高意志,不容違抗!
  “北極上空,典主槍刺頂級靈體一戰,被逼進入此地,禁尊由殘存的殤得知后,心急如焚,無時不刻不想立即前來救回典主,卻被另外三大禁尊同時出手阻止,激起連番大規模內戰,從禁地一直波及到統治區,無日無夜,三大禁尊強大無比,同時派出大量精銳追殺本禁前來護衛的戰蟲,禁尊為牽制三大禁尊,毅然違反禁地禁條,闖入禁地第一層,爭奪真正的典位!禁尊臨入之前,通過初靈,付出慘重代價投影此地……”
  “若典主執意不肯由我方奇點返回,我等實力也皆不如禁尊,以典主目前的底境,我等無法以合體之法助典主沖破四元天,唯有決死護衛典主!”
  甲衛沉聲說完,立即起身,化作一條黑線飛出大金字塔,它身后的紫氣黑化珉體也跟隨站起,紛紛飛出大金字塔,外面,灰影人正一邊一步步吐血走下天空,一邊收取戰場無數死亡生命止血,眼看就要來到金字塔前,無論如何也要擋住它。
  那名黑甲少女沒有動,丙衛對她極為恭敬,侍立一旁。
  她緩緩走向楚云升,楚云升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味,心中大驚,正要睜開眼睛,她卻伸出纖柔小手捂住楚云升的眼睛,突地在楚云升的嘴唇上輕輕一點吻,柔和而堅定地小聲道:“不要看,我不好看。”
  楚云升猛地抬頭,想要張口,卻被另一只小手堵住。
  然后,她飄然而去,回首再望一眼,極美地露出一個絕然的笑容……
  楚云升強行壓下沖擊三元暴亂的危境,一步來到門口,氣血翻滾,無法再進半步,吐血大聲向外喊道:“你到底是誰!?”
  聲音空空蕩蕩地回蕩在長長的斜道中,那里,只有一縷少女的幽香。
  ……
  片刻之后,大金字塔外,甲乙丙三大衛收攏戰蟲群,激發彌漫黑霧,融合入黑甲少女的身體之中……
  突然,甲衛在融合中,驚道:“你,你,是誰!?”
  融合仍在繼續,甲衛已然來不及阻止……赫耳快瘋了,他從來沒有像今天一般傻呆,連跪拜都忘記了,木木地站在洞穴口,看著頭頂上倒立的世界,靈魂都似乎出竅了一樣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他能所想的極限也無法想到眼前看到一切,如果有人現在告訴他,這是諸神之戰,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相信,太恐怖、太強大了!
  那些倒立的人,還有那些生物,無一不是絕世的高手,尤其是那個倒著往上走的灰影人,更是如神靈一般!
  他此刻突然想往山峰之巔跑,在哪里,只要伸伸手,似乎就能觸及到那個世界的飛行物雖然是倒過來的。
  但他終究是沒有力氣爬到那里去的,也就無法實現臨死前這個愿望,他的身體從昨天開始已經腐爛發臭,要不了多久,他就會爛死在這里。
  真是可惜了,不知道至高神在不在上面?
  赫耳惋惜地想到,他看到遠處山腳下的藍發老爺們也目瞪口呆地望著天穹,不禁無力地一笑,好像,自己似乎不怎么怕他們了。
  或許是要死了的緣故吧!
  赫耳感覺到至高神正在通過自己腦袋上的透明半圓罩注視著自己,所以他很平和,也很安然地面對即將當來的死亡。
  在他逐漸迷糊的視線里,從天穹上直插下來的彩色光芒柱直抵奧蕓最高山峰,似乎有兩個人影從美麗的七彩虹光中飄飛下來,如夢幻一般可不思議。
  “是失蹤的天圣女阿芙倫妮娜!”
  “是她,是阿芙倫妮娜!”
  “阿芙倫妮娜!”
  山腳下,拿著特制望遠鏡的軍團騎兵爆發出一陣陣震天的歡呼,一名英俊的騎士,憔悴的面頰上閃過一絲激動,不顧一切沖入奧蕓禁區,向天圣女落下的地方急切趕去。
  但幾乎所有人都看到天圣女竟然在落下七彩長虹后,凌空飛騰起來,飄向山腳,身上似乎青煙繚繞,猶如神女。
  以及一段他們聽不懂的話:“他娘的!快走!輻射!是輻射!這里怎么會有這么強的輻射污染!?”
  ^(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