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716 請典主移駕寧死也無憾

出!
  灰影人伸手平砍,大金字塔連同大地一起被掀起,泥石紛紛落。
  開!
  老幽打開最后一個銘文指令,集聚千年的能量注入棺槨。
  殺!
  黑甲女子飛出黑云之間,三百道紫氣熾焰射向天空,猶如飛天的流星。
  圍!
  二號天導人聚集所有剩余戰艦,于戰旗飄揚之外排出攻擊陣勢。
  殺!
  霓裳女子手捧天書,紫霞光芒中,字符逐一浮現,陰兵駕起戰車,沖向蟲群與艦隊。
  弒!
  冰族與火族抵達戰場,目視那些戰旗,眼中只有刻骨的仇恨。
  ……
  紛亂之中,一聲冷喝縱掠開羅上空
  落!
  三道手握閃電的黑影,凌空出現,手按大地,硬是將灰影人掀起的土地重新按回大地。
  它們的目光冷傲地望著灰影人,那是承自蟲尊的冷酷眼神,任你是樞機源門又如何,你能掀起,我便能讓你落下!
  灰影人冷哼一聲,反手為握,攏向那三道黑影,虛空中,頓時出現一只細網光格組成的大手,橫掃戰場,帶著無盡束縛能量牢籠,將三道黑影握在掌心之中。
  其他所有被大手波及的生物,甫一觸及到那細細的網格便牢牢陷入,無一能夠逃脫。
  三道黑影,其中一個節節飛起,凌于高空,冷傲道:“我去覲見典主,乙,斬斷它,丙,去見影者。”
  那只大手巨大無比,雖有邊界,但任憑其他生物如何飛越,卻總翻不過去。似是不論飛多高,那只大手仍在面前一般,猶如佛祖的掌心。
  但那個飛起的黑影只攀升一小段距離,便化作一道黑線。離開大手的中心,射入大金字塔之中。
  隨即,被成為丙的黑影也騰空飛離而去,射向黑甲女子所在方向。
  灰影人似乎毫不在意它們分散離開,驟然握緊大手,將最后一個黑影牢牢攥住,細線網格緊緊勒住著黑影的身軀。每緊一分,它的骨骼就像破碎一般咔嚓作響。
  它抬起頭,漆黑的尖尖面具下顯得更加地冷峭與寒意,甲翼驟然打開,閃電槍劃出一道電弧,身體掙脫掌心,躍于上空,盔甲映射戰火的幽寒光芒。一連向下刺出數百道槍影,在極端的時間內一氣呵成,像是同時刺出一般難以分清前后。
  槍如電。影如閃,密密麻麻地刺擊在攥起來的大手網格關鍵節點,剎那之間,便已有百次的連續打擊,槍槍重擊。
  閃電光弧過后,大手上細線網格千瘡百孔,再也不能維持原樣,就地崩潰,消散于無形。
  灰影人冷冷地望了它一眼,從天空畫面掙脫出第一步。重重落下,吐出一口灰蒙蒙的鮮血,道:
  “生!”
  只見大地上,原本彌散的塵埃在他的呵音中,重新凝聚,形成一個個人形。然后被他吸入鼻腔之中,鮮血漸止。
  “定!”
  灰影人手指戳空橫來,輕輕一點被稱之為乙的閃電黑影。
  在乙的周圍,空間像是被鎖死一樣凝固在一起,任憑它怎么左沖右突,周圍的空間一次次出現駭人的裂紋,但就是不破裂。
  “樞機之力,源門之法,豈是你們可以抗衡的!”
  灰影人將目光掃向大金字塔,淡淡向身后戰旗海道:“你們下去,殺死他。”
  楚云升就在里面,但他似乎被天空束縛,每邁出一步都要承受極為慘重的代價,而金字塔似乎又能抵擋住他的攻擊,只要靠戰旗下的晶衣戰士強攻進去。
  此刻,大金字塔中,楚云升仍在瘋狂地沖擊三元天,只要灰影人不進來,他就不會停止。
  這時,一道黑線闖入進來,為加快速度,一路上埃及人退避不及者,全都黑火焚燒而死,碎為塵埃。
  “禁座下,甲衛,覲見典主!”
  一入王殿,黑線停凝成型,手持閃電槍,單膝跪下,肅穆蕭殺。
  楚云升沒有動,他聽到了,卻沒有反應,此時此刻,他的劍正在大成關鍵時刻,稍有分心便是功敗垂成!
  如果有可能,他寧愿讓潮水般的本體元氣遲一點沖破三元天的大門,停留在此刻的意境,讓造劍突飛猛進。
  楚云升不說話,甲衛便一動不動,保持單膝跪地的肅穆姿勢,哪怕外面的同伴被殺絕,它似乎也不會擅動分毫。
  典主,對于甲蟲生命來說,就是神一般的規范,永遠不可侵犯。
  阿芙卻在這個時候突然跑了出來,大概猶豫過度的緊張,竟沒有看見楚云升身前單膝跪地的甲衛,生疏地小聲道:“蓋伊斯,幽大人開啟了……”
  “大膽!”
  見阿芙直接跑到楚云升跟前,絲毫沒有該有的“恭敬”之意,甲衛立即揚起頭,尖尖黑色面具中兩雙寒冰一樣的目光,閃爍著無數黑色閃電,凌厲射向阿芙,似要將她挫骨揚灰。
  阿芙這個時候才發現王殿中竟然多了一人,而且此人極為強大,雙眼中蘊含著無盡的威力,只看她一眼,便讓她如入地獄般恐慌,即便是神殿的最強侍奉也做不到這點!
  這樣的強者,只有侍奉書中記載的神臨之人才能做到,那可是真正的降臨神,但眼前的這位強者,正恭恭敬敬,肅穆不茍地單膝威武地跪在楚云升身前,而楚云升不讓它起來,它似乎就準備這么一直跪下去,哪怕是死去。
  再過一秒,她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冥滅在漆黑面具的黑色雙眼中,猶如風中小燭一般弱不禁風,虛弱無力。
  楚云升突然抬起右手,輕輕一揮,然后放下,仍沒有睜開眼睛。
  “遵!”
  甲衛肅然重重低頭,雙眼中黑色閃電頓時盡去,蟲典便是規范,它不會問緣由,便馬上放過阿芙。
  “請典主移駕,我等將誓死保衛典主前往我方奇點出口。禁尊愿犧牲自己,交出命源、身體與初靈供典主再活、使用。”
  蟲子不會說謊,尤其是對蟲典,甲衛沉重地說道。可見形勢已經危及到冥也要犧牲自己的程度!
  楚云升沒說話,也沒睜開眼,只是輕輕而堅決地搖了搖手,他是不會用冥的命來換自己的命的。
  “請典主移駕!”
  甲衛堅定再次說道,似乎這是它的使命,重重地再次低頭,懇求。
  “請典主移駕!”
  第二道黑線。進入大金字塔,帶著另外一個女人,迅即單膝跪在王殿之中,懇求道。
  而,那個女子卻癡癡地看著楚云升,看著他扭曲鼓脹翻滾的身體,淚光漣漣。
  “請典主移駕!”
  第三道黑線,從外面殺出一條血路。跪倒王殿之前,身體周圍還隱約可以看見裂開的空間所帶來的巨大創傷!
  緊接著,一道道紫氣熾焰飛掠進來。紛紛單膝跪地。
  ……
  “請典主移駕!”
  “請典主移駕!”
  “請典主移駕!”
  不大的王殿,此刻跪滿了“人”影,不僅王殿,長長的斜道上,俱是跪滿肅穆的紫焰黑化后的珉體,一遍又一遍地苦苦懇求它們的典主移駕!
  埃及人全都退到一邊,震駭地望著它們,不知道王殿里面究竟有誰,竟然能讓這么多的恐怖生物單膝跪地苦苦懇求,它們中任何一個。都足以讓整個埃及化作一片廢墟!
  即便是老幽,也驚懼不已,尤其是聽到“奇點”時,馬上顫顫驚驚走出來,卻見到楚云升突然抬起頭,望向被金字塔阻擋的天空。立方體驟然出現,無數公式數據如瀑布般宣泄而下……
  外面戰火空前,所有的蟲子死死堵在大金子塔前,以血肉身軀擋住所有戰旗下晶衣戰士的攻擊,被駕著戰車的陰兵帶走一批又一批的生命。
  多能族的戰艦上,二號天導人陰冷地望著成像儀上的戰場,手指緊緊攥握成拳,恨意綿綿地一字一句道:
  “他們說我們只是破機器,他們說沒資格成為生命,好,好,好!給我掉轉所有艦隊武器,猛攻龍甲神章,攔住所有陰兵!”
  他冷冷狂笑道:“我們不是沒有靈魂么,我們不是破機器么,看你們怎么收我們的魂,看我們這堆破機器如何攻破你們!”
  “傳我令,一號已死,我即為最高指令,上!殺光他們!”
  一艘艘多能族戰艦掉轉攻擊立方體戰艦的“槍口”,推進器噴射藍光,集體沖向駕著馬車的成千上萬陰兵。
  “二號,我警告你,這么做,我們會全部陣亡!”鏡中影人這個時候從透明鏡中顯影出來,機械地警告道。
  二號天導人面色猙獰道:“你還以為今天有人能活命嗎?我已經死過一次!為了他們的承諾死過一次,何懼再死一次?我們沒有靈魂,但我們有尊嚴,今天,我要代表所有多能族人,從他們手里拿回來!哪怕是死!”
  “二號,根據模擬對戰推演,除非我們全部自毀撞擊它,否則成功率為零,而且,即便自毀撞擊,也無法同歸于盡,只能重傷龍甲神章的持有者。”鏡中影人永遠機械地說道。
  二號天導人慘笑一聲,慘烈道:“那就去撞傷它!一號說過,我們還有五號,總有一天,我們能撞死它們,把失去的尊嚴徹底拿回來!”
  他身后的同族之人,俱是一臉的悲壯,能趕到這里赴死的全都是決絕之人,茍且不愿赴死的,全都在路途中已經逃走,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悍不畏死的,也不是全是整板一塊,總有些有其他想法的人,但二號沒有追殺他們,任由他們逃離。
  “戚戚之世,萬靈生長,南國有衣薇,北國有蔌萍,求我一草,心亦止憂;
  戚戚之世,萬靈生長,東人有其子,北馬有其駒,求我一子,心亦止殤;
  戚戚之世,萬靈生長,世人有父母,芻狗有老犬,求我一家,心亦止悲;
  戚戚之世,萬靈生長,……
  戚戚之世,萬靈生長,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寧死也無憾!”
  “寧死也無憾!”
  “寧死也無憾!”
  剩下的這些多能族人,悲戚高唱著多能族“望魂曲”,視死如歸地沖向霓裳女子……
  一艘艘戰艦噴射著能量光束,一往無回地燃燒著撞向龍甲神章形成的光芒壁層,在夜空中,綻放出一朵朵絢麗的光華,璀璨黑暗。
  幽幽空中,四處飄蕩著多能族人哀戚的歌聲……
  一道七彩光束從大金字塔塔尖沖天而起!
  ******
  還有一更,加油!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