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12 萬蟲之巔


  聽完老幽的翻譯,楚云升莫名地覺得堵得慌,實際上他并沒有多少共鳴,雖然他也是生于這片土地,長于這片土地,但卻從來沒有離開過這片土地,無法感受“返回故土”吶喊中流離之心的穿透力,可仍是覺得堵得慌,仿佛通過那些文字與壁畫,能看到八千萬人同時仰望璀璨星空,遙看遠在數萬光年之外的故鄉之星地球,那種渴望回去的哀思交織融匯在一起,猶如海洋般淹沒心靈,令人窒息。
  尤其是那句“愿來生再做故鄉之子”,將他們背后的辛酸、苦難、思念、今生無望……刻畫的淋漓盡致,以致楚云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樣的一股力量,支撐著他們對故土的無盡渴望?
  為了給地球送回科技,這名回歸者所在的星球,八千多萬地球族類不惜選擇以死集體殉葬,只為有一人能趕回來將他們能收集的科技送至落后的地球,唯愿故鄉之人不再如他們一般飽受欺凌,是何等的意志與摯愛!?
  然而他們又怎能知道,現今地球上的人類還在自相殘殺,甚至不惜毀掉這個星球,哪里有功夫理解他們?
  或許,只有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楚云升回想他自己親身經歷的一幕幕,直到北極一戰,整個地球仍是烽火連天,相互攻伐,甚至蟲臨城下時,危如卵石之際,內部仍在爭權奪利,勾心斗角不斷,而他自己也是其中參與的一員。
  但他并不覺得有什么錯,人類天性如此,你不這么做,別人也會這么做,而你又不知道別人會怎么想,所以還不如自己來做,正如丁顏所說。權利的統一結束之后。大災難才會結束。
  因此丁顏一心想要一統全球,將天下的權柄納入天空之城腳下,資源歸于一體,號令出自一處,令行禁止。
  只是,真到了失去的那一天,又該拿什么來彌補?
  楚云升失去很多很多,所以他知道想要珍惜時已來不及的感覺。
  都會回來嗎?
  聽起來很熟悉很悲愴的一句話,令楚云升覺得自己的確習慣于做武力上的巨人、精神上的矮人。他逃避與抵觸這些宏大的東西,認為至少也應該是丁顏那樣的人去奮斗的目標,他不習慣也不喜歡,沒有古書他會隨波逐流,有了古書他只想自保安身,但如果需要,他現在也愿意將古書傳播出去,讓丁顏那樣的人去抗大旗。他不愿成為那樣的人。不愿意站在頂尖,甚至不愿靠近,所以天下共主的位子,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就交給了余寒武。
  老幽在臭水溝關于“未來”的一番話,楚云升印象深刻,那番話翻過來的意思便是:人類的悲劇不結束,他的悲劇就不會結束,因為他是人類的一員。不但身體是,精神是,感情關系更是,即便加上前輩的神位,也永遠改變不了這一事實。
  “如果我這次不死,或許,以我的殘生。可以為他們做點什么……”
  楚云升不知道自己為何有這樣的想法,但也只能是這點點的想法,再多也是沒有了,他很了解自己。
  老幽看見楚云升望向它的目光,不禁打了個冷顫。
  ******
  赫耳發現自己的手開始腐爛,手指像是膿水一般黏在骨頭上,隨時都可能被摔掉,不禁有些絕望了,半圓透明罩給了他超過七天以上的禁區生命,但仍舊阻擋不老詛咒的降臨,他知道自己將在不久后,一寸寸腐爛而死。
  追捕他的藍發老爺們在雪地里留下幾十具腐爛的尸體,早已退出了奧蕓山巒,只要不出去,他暫時還能茍活著,但也活不了幾天了。
  自從發現半圓透明罩能延緩腐爛速度后,他一直將它戴在腦袋上,除了希望延長自己的生命,更希望能再聽到一次至高神的聲音。
  那樣,即便是死,他也死而無憾了。
  問這世上,又幾人能真正聆聽偉大而至高的神的聲音呢?即便是神殿的主執老爺和侍奉老爺,都不一定聽過吧!
  在腐爛與期待中,靠著雪地里一些小生物為食,赫耳堅持了一天又一天,每一天晚上睡下,他都擔心第二天可能再也起不來了。
  終于在一天夜晚,他蜷縮在山腳附近的溶洞里,發著高燒,迷迷糊糊間,聽到了一個聲音
  “你還活著嗎?”
  赫耳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是在做夢,這很有可能,上一次他就鬧了笑話,做夢又聽到了至高神的聲音,醒來才發現是空歡喜一場。
  但是,這次
  “你在嗎?”
  “能聽到嗎?”
  一連串清晰的問話,令赫耳用盡最后的身體熱量,猛地坐起來,連腐爛手指的疼痛都忘記了。
  “是至高神,偉大且唯一的至高神,是他的聲音,仁慈、寬廣而又威嚴。”
  赫耳幾乎在心中吶喊著,幸福著,激動著!
  他終于等到了,至高神沒有拋棄他,至高神還記得他!
  赫耳痛哭流涕,像是所有的委屈都得到了理解,都得到了回報,再也不用擔心明天會不會起不來了,因為死已無憾。
  “你不會死。”
  至高神像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樣,令赫耳無比的激動,是了,只有偉大的至高神才能聆聽到最忠誠的仆人的心聲,無疑,他是忠誠的,堅定的信仰得到了至高神的肯定,一切的考驗,哪怕是腐爛都是值得的!
  “偉大且唯一的至高神啊,卑賤之奴、我、赫耳,愿意以生命來侍奉您,只要您不嫌棄我的卑微與骯臟,請您拿走我的生命吧。”
  赫耳匍匐在雪地上,虔誠萬分,顫顫驚驚地祈禱著。
  至高神像是沉默了許久,赫耳不敢說話,也不敢想任何事情,只靜靜地等待,等待至高神帶走自己。
  “我的名字叫楚……不是……算了,隨便你怎么稱呼吧。”
  至高神的聲音再次傳來。赫耳恭敬萬分地聆聽。當至高神說起他的名字時,赫耳差點沒幸福的暈過去,太陽神有名字,冰原神也有名字,但至高神從來沒有人知道名字,也不敢知道,那是褻瀆,而今至高神竟然賜予他知道至高神名字的權利,這是何等的恩澤!?
  于是。他對至高神的稱呼立即又變成了“偉大且唯一的至高神熾武”
  這是他得賜的權力、恩賜與榮寵,即便是死,他也會捍衛這份至高無上的榮耀!
  “我能和你交流的時間不多,你也放心,你不會死掉,你所在的世界,不過是你的一個夢境一樣的世界,等你在這里死掉。就會在原來的世界醒來。繼續活著,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赫耳不明白,他認為自己也不需要明白,至高神說自己不會死,那就肯定不會死,還需要明白嗎?或許是復活之類的神跡,以至高神的本領,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我不知道你的處境。但聽你的想法,大概很危險,不過我需要你再支撐一段時間,我需要你的定位。”
  至高神很多話音奇特,赫耳聽不太懂,但絕對不敢詢問,只是畢恭畢敬地聆聽神訓。
  “我會教你大量的功法。你要仔細記牢,不但在這里有用,等你“夢醒”也有用,你要熟記于心。”
  “……”
  “……”
  “此外,你在夢醒之后,可以去找圣女阿芙倫妮娜,她會庇佑你的安全,你也可以為她效力……這個你不懂沒關系,她都知道。”
  ……
  赫耳懷著激動的心情,一遍又一遍默背著至高神傳下的“神經”,許多地方他完全不懂,但沒關系,至高神說牢記在心,那就一定要牢記在心,否則,如何對得起那份浩大的恩賜?
  至高神說完了,便不再有聲音傳來,但赫耳覺得至高神一定無時不刻都能聽到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既激動,又緊張,生怕做不好,辜負了至高神對自己的期望。
  等他背住了所有神經,才想起來圣女阿芙倫妮娜不是傳說中最純潔、最能接近神的圣女么?
  可是,至高神不是黑發的么,為什么還要選藍發圣女為世間替代呢?他不敢有絲毫的質疑,至高神這么做必定有這么的道理,他能被準許侍奉至高神,已經不敢想象了,或許,至高神也是藍發呢……
  ******
  十幾天前,楚云升將大量的句子寫在紙上,讓阿芙翻譯成冷星的語言,然后再住上發音,勉強學會許多既定的語句。
  因此,立方體定位處的那名叫赫耳的人,說出的話,有很多他根本聽不懂,只能聽懂“蓋伊”“死”等幾個明顯的發音,然后猜測一翻,就根據自己既定好的句子,從頭到尾“背”了一通。
  也不知道對方聽懂了多少,不管怎樣,只要能再撐住一段時間便可以完成返回通道的工作。
  現在,阿芙來的那個彩虹世界,大致也是記憶體,以目前的情況看,應該沒有推演到天神星墜落,否則,阿芙進入神臨大殿,推演就要結束了。
  老幽結合了大腦袋與骨骸六序的說法,制作了一個降臨方案,楚云升沒去管,他連續動用老幽的淵眼神功進入零維,除了交代赫耳一事,更重要的是通過儲存黑氣,提升第三股神秘力量,來達到擴大入維造劍范圍的目的。
  由于有立方體的存在,雖然身在零維,五感分叉線的感覺隨時都能傳遞信息進來,也隨時可以出去,便不用再擔心被人趁虛而入。
  埃及專家們的破譯工作還在進行,老幽的進展比他們神速多了,啟動銘文的翻譯已接近尾聲,要不了多久,就能啟動通道,降臨冷星。
  而多能族的一架飛行器,終于在一個月后,出現在金字塔群的上空,頓時引起大量難民的騷動,也引起了楚云升的注意。
  戰斗或許將提前爆發!
  但他卻不知道,廝殺從一個月前就沒有停止過,黑暗之中,大地之上,無數的蟲子洪流在相互廝殺,雙方不惜一切代價飛速進化,將第三方蟲子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是第一只殤,都提前強行穿過空間入口,幽暗中露出絲絲裂天般的崢嶸。
  而那降臨之處,萬蟲簇擁保護的地方,一個身著英氣黑甲的俊俏少女,腳踏飛戰蟲,凌空于蟲甲洪流之巔,黑發飄散,冷冷地目視大規模西進的艦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