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05 有種別跑

^
  符文技術的魅力與神奇之處,便在于創造它們的生命對二維科技登峰造極的理解與運用,如果說卓爾星人曾經震爍整個恒星系的文明與科技是在移植更換身體的理念上發展起來的,那么締造符文技術的生命其燦爛輝煌便在于凝聚一代又一代人的智慧與心血去鉆研二維的領域。
  這種基礎理念可以看成是一種具有生命力并且屬于自己的文化或者信仰,沒有它,大到一個種族,小到一個國家,終將墮落而碌碌無為,其結局,要么徹底成為別人的附庸,被別人同化,要么分崩離析消亡于浩瀚的歷史長流之中。只有在自己的“血液”中找到它,甚至是創造出它,并讓它世世代代地流淌壯大下去,形成一種任憑風吹雨打依然可以屹立不滅的靈魂,即便歷盡苦難,亡家破國,億兆萬民流離,憑借它,總有一天仍可重造輝煌,甚至震古鑠今!
  所以,卓爾星人曾經可以強大到“飛船抵達的地方,便是我王之天下!”,而二維符文技術的締造者們則更是聞名于天下,即便是前輩這等人物,在古書中也引用了它們的技術與創意,其輝煌成就僅此便可見一斑!
  如果說物納符的神奇或許和古書有關,那么符文可越階制的特點便是它們最為獨樹一幟的地方。
  一元天境界越階制二階元符也許還看不出這個特點登峰造極的強大之處,但三元天可制四階元符便徹底將其震撼人心的成就掀出一角來!
  三元天到四元天具有一個存在悖論的天然鴻溝,即便強如卓爾星人征服整個恒星系也填不掉這條巨大鴻溝,而符文技術的締造者們卻能以極聰明的智慧另辟蹊徑,以它們對二維技術的精研,使得四元天以下的生命雖然在悖論下突破不到四元天境界,但卻可以借道越境使用四元天才能施展的力量。
  這便是它們偉大與神奇之處!
  雖然三元天可制的符文的上限仍被封死在五元天,但它們真正做到了以“凡人”的智慧突破了神的禁區!
  從古書中間接繼承符文技術的楚云升,在他制元符的過程中。從符文精密至巧的技術里。隱隱的可以感覺到符文締造者們對二維技術孜孜不倦且永無止境的追求,而這樣的追求,無疑破壞了某種規則,如果讓它們再繼續研究下去,說不定真有一天會打破悖論……所以,它們也注定被消滅。
  然而它們一旦徹底滅絕,失去發展符文技術的獨特理念文化與其種族靈魂,即便強如前輩大約也只能引用借用,可得其形。甚至更可以精進改造,卻不能得其“魂”,而后來的繼承者,學得再像也是形似神不似。
  楚云升只是一個個人,從他出生的第一天起,便備受來自父母的這個國家文化與傳統影響,某些東西早已深入骨髓與靈魂,即便披上前輩的神位外衣。也改變不了內心的本質。更不要說繼承符文技術締造者們的理念靈魂了,或許真有普世價值,但每個人對普世價值的理解,便是這種本質的沖突所在。
  所以他覺得自己能得其形,就已經很不錯了,在他修煉古書幾十年時間里,越過三四鴻溝制四階元符一共也只有兩次,其一是封獸符。在他費盡心思的改造下,竟可以神奇地保留封印生物的自我意識,對于三元天境界及其以下來說,這張四階封獸符就像神話一樣不可思議。
  但封獸符畢竟不是攻擊元符,神奇之處只在意識封轉的精密深奧,無法像戰場上的攻擊符那般顯眼,因此。楚云升印著七序攻來的身體而擊出的這張經過他無數次失敗耗費巨量物資與能量才打造成功的四階攻擊符,實際上,他這個制造者也不知道其真正的威力。
  七序與他的距離不近也不遠,大約隔著二十米不到的樓距,見到楚云升依舊與之前的那次戰斗一樣,放出一張攻擊符,便并不在意,這么短的距離上,稍稍一加速,就能沖到楚云升身前,將其劈開。
  當然,不在意歸不在意,七序和其他移動緩慢的卓爾星人不同,他的速度很快,像是突破了某種卓爾星人的限制,不僅身速驚人,其攻擊也十分迅捷,這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在逼近的途中,仍有余力出手襲擊那張凌空施展的攻擊符,使它失效,畢竟像上次那樣被冰錐困住,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他雙指并劍,迸射出一道白光,猶如飛芒一樣甩出,目標直取那張啟動中的攻擊符,并嘲笑道:“楚云升,同樣的手段,用過一次,第二次就不會靈了,何況你第一次也沒靈。”
  楚云升不理會七序的心理打擊,拋出四階攻擊符“木火焚天”后,便拔出寒冰劍,一連刺出十八道劍芒,迎上七序的指化白光。
  十八道劍芒一字排開,破空而上,掠過仍在啟動中的木火焚天符,刺在七序的白光上,猛烈碰撞,激起的光華飛點如同篝火炸開的四散火星,濺射飛落,最終硬生生地將那道白光能量逼停在懸空中,其中六道劍芒擋住它的攻勢,六道劍芒如梭飛織,一次又一次急促地打擊在白芒體上,將其以可見的速度削弱銷毀,而最后六道劍芒徑直繞過交戰點,直撲飛速逼來的七序本人。
  “不錯,沒想到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你又進步了,原本十二道劍影,如今變成了十八道,可謂神速!”七序淡淡一笑,雙指并劍,輕描淡寫地再出一道白芒,繼續道:“只可惜,如果還是只有這點本事的話,你始終必敗無疑。”
  楚云升現在只剩下一只手,沒辦法一手持劍,一手持符,只能依靠物納符,心神高度集中,以保證交替進行中不出錯、不耽擱,所以,他心里非常清楚,七序違反戰斗常識在緊迫進攻中仍喋喋不休。盡說廢話。目的不過是想擾亂自己的心神,使自己在未曾適應獨臂的情況下造成手腳混亂,讓他有機可乘。
  二十多米的距離,即便有白芒的進攻與劍芒的攔截,七序也是在說話間即至眼前,而木火焚天畢竟是四階元符,啟動時間楚云升加快不了,只能等待,但它現在已經開始彰顯巨大威力了。
  在它的周圍。像是形成了一個能量黑洞,無窮無盡地抽取著天地元氣,所造成的強烈能量場擾動,令七序的兩道白芒與楚云升的十六道劍芒都如風中殘燭般搖曳扭曲,仿佛下一刻,它就會隨時爆炸,將這里一切都瞬間抹平。
  老幽是一束青煙,首先感覺到它身上蘊含的威力。臉色大變。急忙地纏上藍發少女,頭也不回地有多遠飄多遠。
  老幽能意識到不妙,七序自然也能,當他感覺到這張攻擊符與眾不同時,便果斷地決定中斷向楚云升的攻擊,伸手刺出一支光芒長槍,想要將其盡快毀掉。
  “劍式!”
  楚云升突然大吼一聲,揮劍而動。雙腳凌空踩起,青甲蟲馬上落在他的腳下,一人一蟲,筆直沖向七序。
  這一聲或許喊得聲音太大,七序手中長槍一抖,急忙回身撥槍抵擋楚云升的劍式,接連刺出四道槍旋。
  但他很無語的發現。在他的槍尖之前,壓根就沒有劍式!
  “我騙你的!笨蛋!”沖天而起的楚云升嘲諷一聲,分出第二波十八道劍芒迎戰槍旋,然而話音未落,忽然再次震起長劍,又一次厲聲大吼道:
  “劍式!劍式!再劍式!”
  第一次是假,并不能證明第二次就會真,七序明白這個道理,但他不得不繼續揮動長槍,阻攔楚云升有可能猝發襲來的劍式連擊。
  假的或許只是浪費一點時間,而如果是真的,第五艦隊奉書女子的前車之鑒尚在眼前,面對楚云升半個月后最強最快最鋒銳的劍式,七序似乎也不敢大意。
  然而,當他凌空舞動長槍,接連分出又四道槍旋,卻又一次令劍式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他憤怒了,沒想到自己竟然被楚云升給耍了,耍了一次也就罷了,還被耍了第二次,更可恨的是,楚云升寧愿憑著身上戰甲被凌厲兇狠的槍旋撕碎,也不出劍式,故意以此狠狠繼續挖苦他:
  “真假都分不出來,還大言不慚什么同樣的手段第二次對你就沒用了,真是蠢貨之極!”
  七序冷哼一聲,剛剛冒出的怒火,飛快地鎮靜下來,道:“我身經百戰,你這點小手段,也想激我失去冷靜?楚云升,本序戰力精進無數年,樞機源門以下,還不曾有能夠殺死我的戰法,你的劍式又如何?我就硬拼你一回!”
  說著,他竟放棄以槍防御劍式的打算,凌空激射逼近楚云升,于此同時,他的另外三名卓爾星人同伴也已經從各自手中聚集起光芒體,匯聚出一道粗大的光柱,勁射向木火焚天符旁邊的楚云升。
  楚云升一邊接連拋出九張冰困符,一邊沉聲道:“我如今戰甲無數,符文無數,你拿什么和我拼!?”
  同時,楚云升也很明白,七序急于近身,必然有近身的原因,另外三名卓爾星人的合力光柱打擊也不可小覷,最重要的是霓裳女子如果在這個時候再插手進來,他就要危急了。
  因此,他操控著青甲蟲不停地移動著位置,雙目在緊迫中,飛速來回掃視七序、光柱來襲與霓裳女子。
  見霓裳女子還在忙于消除他殘留在天書上斷臂,便稍稍放心一點,將精力專注于七序和光柱。
  七序的殺招已經越來越明顯,肯定是需要近身才能施展,否則他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近自己,而且他和其他卓爾星人不同,能有那么快的速度,顯然是為了近身而突破的。
  但楚云升不會給他機會,因為那樣的殺招必定強悍之極,先前的槍旋就能將自己的三品戰甲絞碎,為近身而非要突破卓爾星人速度的殺招,必定能將自己瞬間斬殺!
  這是七序狂傲的信心,楚云升能感覺到,所以絕不會硬拼,那是找死。
  當七序以雷霆之勢攻來,楚云升看了一眼木火焚天符,自己已經盡到最大努力拖延時間,剩下的,就靠自己以身體強行擋住大范圍攻擊而來能波及到符體的卓爾星人合力光柱,為木火焚天符爭取最后一點時間。
  電光火石之間,楚云升猝然而動,青甲蟲猛地提速,一人一蟲,拖著殘影,發出一道道犀利的劍芒沖向光柱來襲的軌道,在七序到來前,高速離開木火焚天符周圍。
  “有種別跑!”
  七序冷哼一聲,雙指并劍,逼射出白芒刺向木火焚天符,此刻這張與眾不同的符似乎給他帶來嚴重的不安,而且他自然也能看出楚云升一再拖延時間的目的。
  楚云升不會理他,鎮定心神,以極快的速度切換冰困符與寒冰劍,攻擊符一張張砸向三名卓爾星人,劍芒一**絞殺巨大光柱,漏網之魚,全以自己的身體硬擋,哪怕戰甲飛碎,五臟翻滾,也在所不惜!
  此一戰,勝負成敗就在這一刻,誰堅持不住,就是萬劫不復。
  七序那邊,木火焚天符在攻擊來的白芒中,符文歪歪曲曲的凸顯,似乎不甘心地逐漸消失,只在七序的眼里出現一個小炮仗般的火花!
  “哈哈,楚云升,這就是你寄予厚望的符文?連個煙花都不如!”
  七序在感覺不到自己有任何損傷的情況下,放聲大笑,然后提速追向楚云升的后背,殺氣騰騰。
  楚云升眉頭微皺,木火焚天符消失了,他擋在光柱前的意義也就沒有了,顧不上許多,立即凌空飛縱,一言不發,向光柱末端的三名卓爾星人分別刺出三道劍式,然后落在躲在一邊的青甲蟲背上,準備逃亡。
  這時候,他忽然感覺背后一股浩大的火能量沖天而起,僅僅灼燒的氣浪便將他的戰甲融化,而能量波更是將他直接掀飛。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在空中倒翻中,他隱約看見后面有一個人形火焰,瞪大了眼睛,正撕心裂肺地掙扎,手指挖心撕肉,像是要將身體中什么東西掏出來一般痛苦不堪,而那些火焰就像是從它身體內燃燒出來的一般源源不斷地冒出,任憑它怎么血淋淋的挖開身體,都無法滅絕。
  與此同時,天地元氣中木能量飛速地向燃燒中的人形匯聚,烈焰在它們的催生下,精純度一層層地急速突破攀升,大有一股將天空都要焚裂出一個大洞的超強氣勢!
  霓裳女子停下手中的忙碌,驚恐地看著火焰中扭曲不堪只想盡快死去的人形,遠處的一鏡更是目瞪口呆,悲涼萬分。
  而老幽卻忽然站住,然后轉過身,從藍發少女身上滑下,神色嚴肅,化作一只巨眼,緩緩張開一道縫隙。
  在縫隙正對的天際一端,一個灰色的影子,撕碎擋在它身前最后一個白衣血尺人,出現在天空之上,將目光冷峻地投向戰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