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704 弒王之舉罪同逆反

^
  他們或許聽不到楚云升在說什么,但可以清楚地看到楚云升在干什么!因為天空實在太暗,而那里先前大概是為了彰顯神威真的又太亮,楚云升一口氣抽了神仙一般的霓裳女仙子十幾個狠狠的耳光,清晰入目。
  這太顛覆了,顛覆的令人無法接受!
  楚云升可以是魔,可以是殺人如麻的惡魔,也可以是善良的迷魔,這座城市中,很多人在左右搖擺中是這么想的,這不破壞現代文明中人們的價值觀,的確魔也可以有好有壞,但魔得如此理直氣壯,近乎鄙夷與踐踏地連扇代表仙神的女仙子十幾個耳光,便徹底地挑戰了某些人的思維。
  魔,哪怕再強、再狠,在心理上也應該是自卑的,尤其是面對光輝的神靈,哪里來的理直氣壯?
  他們甚至可以接受楚云升以魔姿徹底打敗霓裳女子,或者以更為強大的武力直接秒殺她,不是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么,魔可以很厲害,但那只是戰力上,而不是心理上,真的無法接受楚云升以魔姿對霓裳女仙子那種理直氣壯的鄙夷與踐踏。
  難道魔鬼比神靈還要高貴嗎!?
  本就心旗搖動的城中民眾此刻更是心神搖曳,精神領域中一片混亂,即便來自晶面立方體的精神籠罩也隱隱地控制不住這股亂流。
  而霓裳女子在被楚云升連扇了十幾個耳光后,楞了半響才驚然地反應過來,印著通紅掌印的俏麗小臉頓時怒憤交加,咬著薄薄的嘴唇。殺人一般地死死盯著楚云升,像是要把他千刀萬剮才能解心頭之辱之恨。
  她飛快地翻動書頁,怒火沖天地想要輕吟那些音節,召喚攻擊,將楚云升殺死在眼前。讓他灰飛煙滅。
  但楚云升反應比她還要快,本就是沖著奪書而去,豈能讓她再次吟讀那些音節?
  當霓裳女子嘴唇剛剛張開,楚云升左手大掌便直接將她小嘴握捂,愣是將她一張精致的小臉狠狠地握在粗糙手掌之中。完全不理會她在猝然劇痛下幾乎本能反應而流出的眼淚,另一只手以閃電般的速度抽取她捧在手里的金芒天書。
  然而出乎楚云升的意料,一抽之下,竟然抽不動,不但抽不動,那本怪書上似乎存在一股柔綿的力量,和一鏡老頭的柔和能量很像。但比一鏡精純不知道多少倍,僅僅在一抽之下,他體內混亂的本體元氣沖出手掌的部分便和那股柔綿力量在撞擊中相互反應,剎那間化作原本的天地元氣。
  “能量退化還原!?”
  更令大吃一驚的是,那些本體元氣在被還原為天地元氣之后。仍未停止變化,在柔綿力量的消耗下,那些天地元氣竟以飛快的速度衰減、消散,最終一無所剩!
  “竟然能……難怪可以補天!”
  楚云升震動之下,便要抽回右手,若是讓它這么化下去。剛剛從九龍身上攝取來的能量全都要被化干在這里,雖然那本怪書也必定同樣能量大損,但楚云升卻不愿意。他的背后還有一個卓爾星人。
  霓裳女子似乎看出了楚云升的迫境,尚且沾著淚水的眼睛露出一絲幸災樂禍,那意思大概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魔孽終于知道天書的威力了?
  楚云升可沒心思管她,此刻他的手就像被那本怪書吸住一般,竟然抽不出來了!
  更為要命的是,那股柔綿能量正綿綿不絕地順著他的手指手掌手臂向他的身體蔓延進攻。所到之處,無論多么混亂的本天元氣在剎那間都會與它們相互撞擊被還原。
  如果讓它蔓延到全身。楚云升不禁心頭一急,他立時就會變成一個廢人!
  “難道是老幽那家伙坑我!?”
  楚云升緊急中看了一眼眼神逐漸得意的霓裳女子,又迅速地看了一眼正在奮力騷擾卓爾星人的老幽,把心一橫,不管怎樣,都不能再讓它這樣蔓延下去了,得馬上再逼出一絲黑氣進入右臂。
  此刻他完全明白,如果黑氣還是擋不住的話,他就要當機立斷,自斷右臂!
  但就在他準備再一次調用黑氣時,忽然想起當時與一鏡老頭一戰時,黑氣與一鏡的柔和能量造成了空間消失的微調,雖然黑氣仍然存在,但中間的那段空間卻真真實實的不見了,甚至可以說是將節點中的空間還原為不存在!
  而眼前的這股柔綿力量更勝一鏡百倍,如果黑氣一出,不出意外的話,空間極有可能再次被還原消失,而且消失的可能比上次更為徹底,他的手臂不但將保不住,黑氣也將被浪費。
  雖然骨骸六序代傳前輩的那幾句話極可能有假,但關于節點以及天壇的敘述卻未必,楚云升心中有數,他的黑氣的確越來越少,若是白白浪費又保不住右臂,還不如……
  在戰斗中,楚云升從來都是果斷非凡的人,對敵人,對自己更狠。
  就在他似乎被天書鉗伏時,一號老頭再次更換了一個微型機器人,投影說道:“楚,你這又是何苦,你若能降服尊上,仍有一線生機……”
  然后,他便再說不出話來,震驚地看著楚云升,而霓裳女子得意的眼神也變得驚愕與寒顫。
  在這兩人震驚的目光中,楚云升松開霓裳女子嘴巴的左手,先是多處一把寒劍,刺有金芒保護的霓裳女子不成,砍她的手又被金芒擋住的情況下,竟然駭人地且毫不猶豫地砍下自己的右手臂!
  寒風中,噴射而出的血液凌飛如柱,楚云升銀光面具冰寒如雪,左手仗劍,蕭蕭冷然道:“一號,這便是我與你的不同!寧無此手,我也不會做一條搖尾乞憐的狗!”
  一號嘆息一聲,終于不再說任何話,主動關上投影。消失不見。
  霓裳女子望著天書上血跡斑斑的殘臂,金芒已將劍式刺開的缺口重新合上,而那只斷臂只能留在里面,她又望望冷然而立獨臂持劍卻依然睥睨天下的楚云升,眼神中竟生出一絲畏懼的寒意。
  此時。楚云升身后拉長的黑霧一一返回,旋轉于斷臂之口,止住噴射如柱的血液,然而,正以極緩慢速度新生的骨肉似乎有些怪異……
  “《龍甲神章》的確不虛補天之名!只可惜落在你這樣的人手上。不能用于補天正途!”
  楚云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再去管傷口,然后倒懸劍身形成刺勢,狠狠扎下腳底古樸飛行器,牙酸的尖銳聲中,以剛剛恢復出的本體元氣形成十八道劍芒,硬生生劃開堅固外殼。露出內部精密而復雜的構造。
  然后回身一劍,削飛三名悄然偷襲上來的機械人頭顱,拋出一張冰崩符擲入古樸飛行器內部,再跳下飛行器,踩著水鏡波紋。騰空越步,來到一座五十多層的高樓樓頂之上,背后立即傳來爆炸冰裂的轟鳴聲。
  青甲蟲載著藍發少女與老幽,在他封印令下迅速飛回而至,剛剛落地,老幽便心驚膽顫地撲過來。看著楚云升的斷臂,語無倫次地說道:“領導,小人真不知道……不是。小人一貫是餿主意,您是知道的……也不是,領導,小人要是有一點歪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楚云升沒說話。斷臂上劇痛讓他腦袋更為清醒,老幽要是騙自己去奪那本怪書也太沒水平了。沒有誰比老幽更清楚自己的恢復能力,區區一臂,雖然自斷慘烈,使他受傷中戰斗不便,但絕不致命,老幽根本不會這么笨蛋地找死,因為殺它不需要手,只要一道黑氣足以!
  而且在剛才斷臂之前與斷臂之時,它都有很多機會可以放水讓開道路,讓卓爾星人從他背后發動偷襲,但它始終頂住沒放松。
  至少,它現在還敢站在自己面前,如果做賊心虛,以它青煙的身體可以不用跟著青甲蟲返回,直接便可逃之夭夭。
  但楚云升也不會輕易的就完全相信它,因為他現在戰力最強的右臂已斷,短暫時間內不可能恢復,霓裳女子與卓爾星人一旦加大進攻,他若連續重傷,老幽如果不奮戰拼命,而是裝模作樣的打打殺殺,那么顯然是想利用霓裳女子和卓爾星人干掉自己。
  是人是鬼,此一戰,便可知曉。
  此時,卓爾星人頂著流光罩大步涉空來到樓頂前,佩服道:“楚云升,你的確狠!”
  他調侃的語氣和語音,很是熟悉,令楚云升雙目沉沉。
  “不過”卓爾星人話鋒一轉,殺機四溢道:“我依舊要殺掉你!”
  楚云升冷然道:“你就是第三的七序吧。”
  那卓爾星人傲然道:“不錯,我就是七序,上次也是我,可惜那次因為那個討厭的家伙,你我未能分出勝負,但今天只有一個人可以活下來。”
  楚云升冷笑一聲道:“第四的六序說你們已經墮落成一堆垃圾,早已沒有卓爾星人的精神,看來是一點都有沒說錯!以你的戰力,怎么會突破不了老幽的攔截?你只不過想等著我和第五艦隊的奴才拼個兩敗俱傷,然后你可以趁機漁利而已,如此的猥瑣,卓爾星人的驕傲已經成了狗屎了嗎!?”
  他的聲音很高,明顯是想要不遠處的霓裳女子聽到,挑撥離間的伎倆不是你們才會的。
  除此意圖之外,楚云升還要拖延時間,以恢復混亂的本體元氣。
  聽他這樣說,霓裳女子沒有任何表情變化,不知道怎么想,七序反而大笑道:“楚云升,你即便有神位,也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螞蟻一般的生物,夠什么資格評價我們卓爾星人!”
  楚云升知道他要動手了,他的敵人從來都不是笨蛋,很清楚他目前的狀況,剛才的交談只不過是七序狂傲性格的流露,更是一種謹慎的試探,雖然七序嘴上貶低自己,但絕不會輕視自己的戰力,尤其最為忌憚的黑色能量,當自己說出一段話來拖延時間時,七序其實已經看出他拖延的意圖,確定自己狀況不好的事實。
  所以,大家實際上擺明了各取所需,楚云升需要時間恢復元氣,而七序需要以楚云升拖延時間的行動來判斷楚云升的虛實。
  高手之間的絕殺,如果實力判斷失誤,將是致命的。
  但楚云升卻似乎并沒有打算給七序馬上動手的機會,他拿出一個水晶頭骨,冷冷道:“我沒有資格嗎?這是六序交給的第四掌控序列,從今日起,老子就是你們的第四,而你不過只是一個序!你說,我有沒有資格!?”
  楚云升忽然發現斷臂的劇痛竟然也是有好處的,可以讓他清醒萬分,居然想出這么一個辦法,不但可以忽悠住六序動手時間,而且還可以通過六序的反應來判斷骨骸六序所說的話真實度究竟有多少?簡直一箭雙雕!
  七序明顯地一愣,震驚道:“它,它竟然把老第四的掌控序列交給你了!?”
  他此言一出,便是證實了骨骸六序關于第四掌控序列的話,楚云升尚未有所反應,老幽郁悶一聲,默默道:“領導啊,您到底有多少個身份啊!”
  “七序!”楚云升并沒有按照骨骸六序的說法套在自己腦袋上,而是只拿在手上,沉聲呵斥道:“你若敢動手,便是以下犯上的弒王之舉,罪同逆反!”
  七序瞪大眼睛望著楚云升,本已經并為劍形的雙指楞是沒敢再動分毫。
  而從立方體飛行器中又飛出來的三名身穿水晶戰衣的卓爾星人,也困惑地看著楚云升手里的頭骨,猶豫不定。
  楚云升一邊抓緊恢復本體元氣與傷口,爭取最大戰力,一邊厲聲道:“我以第四之名”
  這句話顯然說錯了什么,七序突然冷哼一聲,截斷道:“莫不說你現在還不是第四,即便是,第四也管不到我們第三序列的卓爾星人頭上來!楚云升,你挖空心思不過是想拖延時間,原先在軍方基地你就打不贏我,此刻你右臂斬斷、體內能量亂竄、黑色能量近乎耗盡,又豈會是我的對手?不過是個待死之人!”
  說著,他便攻殺上來。
  楚云升冷哼一聲,蕭殺道:“七序,你當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嗎!?”
  劍光影掠間,一道與眾不同威勢赫赫的攻擊符,凌射入半空,符光大盛,天地元氣齊齊為之一蕩……
  第四階攻擊元符“木火焚天”,第一次臨世人間!
  ******
  新的一周,求一下推薦票,飄火很少求票,還只是推薦票,每一個碼字的人都希望有讀者的認同感,您手中的一張推薦票,便是我的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