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701 蕓蕓眾生

^
  那一句“天外邪魔”猶如狂風驟雨,令骨骸六序眼眶中的幽火風中殘燭般左右搖擺,眼看隨時就要熄滅了一般危險。
  “我已到極限。”
  骨骸六序空洞的眼眶閃動一下,悵然道:“有生終有死,沒有死亡的生命永遠是不完整的生命,五億年的歲月早已成為一種折磨……楚,你有所愛的人,雖然她們都死了,但你仍比我幸運,因為她們至死的時候都還愛著你,而我所愛的人,到死都認為我是叛徒與小人,更可悲的是,我連解釋的機會都永遠不會再有,只能在夢里面向他們哭訴,現在好了,我終于可以去死了,楚,這是一種解脫,我很期待,這點,或許也只有你能理解。
  我在節點中看過你無數次輪回,深知你的戒心與不輕信,也深知你不會去繼承神位,但我以我的生命盡頭盡到了對第四的承諾,不管你是相信我,還是不相信我,我都不會在意,因為我已經把我要說的話說完。”
  骨骸六序身形搖晃了一下,眼中的幽火逐漸暗淡趨于熄滅,他不再跪向大鼎,而是極為疲倦地坐在臺階上,望著頭頂上不存在的天空宇宙,露出神往的神色,不知道在想著些什么。
  “等等!”楚云升急忙道:“我還有問題!”
  骨骸六序的聲音像是從虛空中飄來一般空靈,漸漸弱小:“楚,沒人能夠回答你所有問題,更何況,我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卓爾星人而已……記住我的話,在大戰之前,盡量用你的物資碎片存儲多一點黑色能量,否則你支撐不了再來一次輪回蘇醒。不能在出世殺死自己,就沒辦法騙過節點,而且一定要在本次輪回結束前。殺光節點中所有其他外來意識,一號、七序他們……”
  隨著骨骸六序的聲音越來越小,他眼眶中的幽火也越來越弱,最終閃爍數下。像是斷電的前兆,驀然暗淡下來,最終完全熄滅,流轉在他骨骼上的晶光也隨之而消失,腦袋定格一般望著天空方向,死寂無聲。
  楚云升默然片刻,然后用黑氣核實他的確已經死亡。不再有任何能量波動與意識存留,嘆息一聲,眼光順著骨骸六序的腳下一直延伸到天壇底部,看著那些為末日實驗而死的卓爾星人,目光頻動中,漸漸清晰,回頭再看向死去的骨骸六序,翕然說道:
  “六序。其實不管你們說的是真是假,對我來說,現在已經是一樣了。因為我的決定將只有一個,既然你們都想要神位,那么,神位就給你們吧!我雖然只是一個低等的人類,但還真的沒心思和你們爭。如果我女兒平安無事,我只想陪她平淡過完余生,如果她已經被你們所殺,那么即便是殺上神國,我也會手刃仇人!”
  楚云升明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歸根結底還是在神位上,如果他將來真的能繼承神位那倒也罷了,莫非是拼一拼,任何投資都是有風險的,何況于這種事?但六序代前輩傳的話,不管可信度有多少。即便完全是捏造,但話中的內容卻很真實,令楚云升清楚了一個宇宙間的道理:神國的人又豈會讓身為低等生物的人類來繼承神位?億萬分之一的可能都沒有!
  所以,與其背著一個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神儲之為,到處被追殺,還不如把它拋出去,讓那些自命不凡的高等生物們去搶個你死我活,將此以退為進,徹底把自己從死局中解脫出來,成為這場神位爭奪戰的旁觀者。
  這樣一來,雖然看起來自己失去一個一步登天的天大機會,一下子從云端又被打入蕓蕓眾生之中,而實際上,這個機會除了會將他殺死之外,沒有任何的可能,所以楚云升并不覺得有半點的可惜,甚至拋之不及!
  蕓蕓眾生又怎樣?
  脫去神位這件毫無用處的外衣,蕓蕓眾生才是他真正的實況,有何不敢面對!?
  一號其實說得很對,一個人最大的勇氣莫過于正視自己最為真實的實況。
  欺騙自己,活在幻想之中,才是真正的軟弱。
  楚云升雖然不夠聰明去分辨一號六序他們之間孰真孰假,但并不妨礙他從他們的話里學習到東西。
  因此,現在的問題只有一個,如何將神位分離出來,雖然可能很難很難,但楚云升相信另一個道理,是問題只要不是死局,總有解決的辦法,只是一時難以想到而已,一旦想出辦法分離窗戶神儲之位,不管是節點,還是自己的想象,都將不攻自破。
  沒有了神儲之位,誰還會在他一個平凡的人類身上浪費時間?
  當然,幾個該殺的人,乘著最后的機會,他還是要殺的,以免后患無窮。
  思索成形,定下決策,楚云升放出青甲蟲,登上它的脊背,旋飛而去。
  為防止一號在外面截殺自己,楚云升未從原道返回,而是順著另外一條地下裂縫鉆出地面。
  在沒有分離出神儲之位前,他還不能輕易地戰死,黑氣的確不多了,不管六序所言真假,這個險暫時不能冒。
  他鉆出的地方是一片茂密山林,黑暗中看不清遠近高低,也聽不到周圍有人聲,靜謐之中,倒是有幾聲野獸或者黑暗生物的吼叫,但它們的存在對楚云升基本產生不了什么威脅。
  天空上沒有飛行器,地面上也沒有微型間諜機器人,看來一號要么堵錯了方向,要么就沒有準備在這里下手。
  謹慎地在黑暗山林中等待了約一個多小時,確定周圍沒有任何元氣及大規模動靜后,楚云升才起身放出青甲蟲,在低空中飛掠,向附近搜索城鎮或者村莊,以確定目前所在的位置,重新調整方向,返回上海。
  在微光尚未出現的大黑暗中,如果沒有自生光源,很難發現哪怕近在咫尺的房屋,或者連附近的大山也發現不了,更不知道哪里是平原,哪里又還未走出山區,所以要找到一個村莊或城鎮,運氣才是最主要的成分。
  楚云升今天的運氣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壞,黑漆漆的空中轉了一圈,一處村莊或城鎮都沒有找到,當他試圖朝著更遠一點的地方尋找時,遠遠的黑暗中幾點搖晃的光亮吸引了他。
  在這么遠的距離上,無法聽到來自光點處的任何聲音,出于謹慎,楚云升靠近的速度不快,足以讓他感應到附近的異常動靜,一旦有危險的朕兆,他將立即拉起青甲蟲,直插云霄。
  大約十幾分鐘后,楚云升悄然地從半空中逼近這幾點光亮,期間他差點撞在一棵大樹上,好在青甲蟲對周圍還是有“視覺”的,只是因為沒有意識,無法和他很好的溝通,只能給它下簡單的命令,所以它才會“義無反顧”地撞上大樹,大概以為楚云升是要它攻擊這顆大樹。
  光點雖然暗弱,但只要有一點點,在漆黑的世界都會變得極為顯眼,當楚云升再逼近一點,便已經能感覺到光點向外折射而形成朦朦朧朧的建筑物影子。
  是一個城市,起碼是一個城鎮!
  楚云升從直觀上馬上做出判斷,向青甲蟲發出命令,讓它立即進入那些建筑物影子之中。
  這時候,距離光亮更近了,已經可以聽到有人在拼命地嘶喊與求救,那些光亮不是手電,就是火把,青甲蟲的速度很快,再靠近一點,甚至可以看到十多個慌亂的人影,而在他們后面追殺的,是一個巨大且丑陋的生物。
  楚云升不想節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動靜,直接讓青甲蟲載著他從空中闖入一座在光亮影子中看起來像是商務樓的大廈,一般在這里面,有百分之一百的機會找到該城鎮的所有地理信息。
  但當他以極快的配合速度,收起青甲蟲,開啟戰甲,凌空從大廈的破洞中鉆入進去,打開電筒,卻一下子愣住了,里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一雙雙眼睛,恐慌、震驚以及錯愕地望著他。
  這些人本來是坐在地上的,見他闖進來,全都迅速地雙腿蹬著地面向后擁擠,空出一大塊地方來。
  順著電筒光,可以看出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所有人的臉上都寫著饑餓兩個字,神情呆滯,衣衫不整,蜷縮在一起,有男有女,也有老有少,楚云升可以想象,要不了多久,這些人要么被餓死,要么病死,要么被怪物吃掉,而活下來,說不定會開始吃人。
  這就是蕓蕓眾生!
  如果沒有古書,他也會是他們其中的一員,這點毫無疑問。
  于是有個聲音在問自己:
  “你準備好了嗎?真的準備好了嗎?這便是真正的勇氣!從光輝走向陰暗,從云端走向底層,或許你可以浴火重生,但同時,你也可能就此走向平凡消亡。”
  “有些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才知道會有多么的殘酷!”
  “神位分離也許并不難,難得的是你如何抉擇?一邊是風光無限、一人而動天下卻是在服毒自殺死期不遠,一邊是可能浴火重生但更可能就此泯然于平凡中消亡!”
  “你該如何選擇!?”
  ******
  感謝給飄火月票的兄弟姐妹,沒想到今天還能收到這么多月票,謝謝!
  明天去醫院看眼睛,這幾天有點發炎,忙得沒顧得上,現在已近腫得很疼了,必須去一趟,不過不耽誤更新,回來我會繼續碼字,只是可能稍微遲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