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699 偽碑的真相

^
  這章內容比較多,信息也比較多,如果不仔細看,后面可能看不明白。
  ******
  “首先,我并不知道建造這里的人是不是哀天的人,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這位老邁的卓爾星人骨骼沉沉地說道:“其次,我也不知道“它們”是誰。”
  “我之所以在這里,是因為我是在那場末日實驗中唯一成功活下來的卓爾星人,而任務則是尋找到當初那股能讓我神奇活下來的能量,你看遠處那些由眾多水晶頭骨組成的金字塔墓,它們都是在那場末日實驗中犧牲的卓爾星人,為了在神靈震怒的絕望末日中延續卓爾星人的文明之火,為了在將來重建我們的家園,數以百萬計的卓爾星人,舍棄自己的生命,舍棄自己的身軀,一個接著一個走進死亡實驗。它們曾是卓爾星人的英雄,可如今,還有幾個卓爾星人能想起它們赴死前對末日的悲愴、對卓爾星的摯愛,對神靈的不屈,對未來的奉獻?……你說的或許對,如今的卓爾星人早已成了神靈的一條狗。”
  “我是第四的第六序,在我之前的第一序至第五序,全部死于那場末日實驗,而第四則是那時十三位之中,唯一獻身于末日實驗最終而亡的,他也是唯一沒有去靠那份契約進入樞機源門的,他對卓爾星的強烈摯愛,對神靈的永不屈服,是我們第四序卓爾星人永遠的驕傲!所以,后來新的第四根本得不到第四序卓爾星人的承認,哪怕新憑借契約進入了樞機源門也不行,因為他不是我們的驕傲。”
  “我活下來后,奉第四的遺命,發誓一定找到那股能量的來源,擺脫鉗制在卓爾星脖子上的神靈契約,在其他老第四序卓爾星人因為不愿承認新而絕然流浪入茫茫宇宙時。我被他們罵做無恥小人,承受眾叛親離的錐心之痛而留了下來,直到發現這里,寒武人獲得寒武魂的地方!”
  “這里就是建造者所稱的節點。寒武人發現一絲長生之秘的地方,他們卑鄙無恥地利用了卓爾星人對曾經宿生奴隸的后悔,在地球上秘密進行各種實驗,一直到我們發現他們竟然開始私修命源,違反卓爾星人與他們借居太陽系的底線協定,卓爾星人才開始滿世界地追殺他們,但我們當時并不想滅絕他們。只要他們放棄私修命源,我們仍可放過他們。可就在戰爭最為激烈的時刻,他們竟然準備做一件喪心病狂的事情,試圖將地球徹底炸毀,締造他們的寒武魂……”
  “卓爾星人在付出沉重代價擊敗寒武人之后,在他們的記錄中發現了節點,而我則在節點中發現了與那股讓我成功活下來的能量十分相似的東西,那時候。卓爾星人因為持續數萬年的戰爭,進入了大衰退時期,大家都在想著怎么熬過衰退期。沒人關心節點里那股類似的東西,更怕因此而又觸犯到神靈,所以將其封鎖,只有我悄悄地帶著那些在末日實驗中死去的同伴進入這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試圖找到真相。”
  “歲月可以帶走一切恩恩怨怨,老一代十三位,包括那位新的第四都漸漸死去,新的卓爾星人早把我一個實驗殘次品忘到九霄云外,五億年的時光。即便還有我存在過的記錄,或者有人來到這里看到我和那些實驗死者,也會以為我應該死了很多億年了,不過已是他人嘴邊一句感嘆的歷史,哪怕,流浪在宇宙中的老第四序卓爾星人的后代。大概也忘記了我這個曾被他們祖先叱責為無恥獻媚的小人了吧。”
  古老骨骸空洞的眼神中此時流露一絲無比的向往,似乎在想象著和老第四序的卓爾星人一起豪氣縱天地流浪在無盡的宇宙之中,和他們一起開心,一起死亡,一起驕傲……然而,回到現實,他現在卻只能以一顆極度孤獨與悲涼的心,無限地羨慕著他們,羨慕那些痛罵他卑鄙獻媚卻可以在一起流浪的那些人。
  “他們一定很快樂吧。”
  古老骨骸默然一語后,繼續道:
  “經過無數年在此處的研究,我漸漸地發現了一些東西,建造者建造節點的最初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推演宇宙的未來,所以可以把它看做是一個物理上的推演模型。”
  “后來我又知道,空間在極小尺度上是破碎的,時間只是事物變化的量度,有變化才有時間,宇宙中發生的最小變化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通過最小的距離所需的時間,小于這個時間,宇宙來不及發生任何變化,時間也就沒有意義,而節點便建立在比最小尺度還要小的破碎間隙中,巧妙地借此定律,將節點位于不存在的時空中,以避免推演模型因為身在宇宙本身之中而導致自己證明證明自己的邏輯矛盾,就像勾股定理不能用勾股定理自己來證明那樣。”
  “這簡直是無法做到的奇跡,但是建造者應該借助了什么東西,然后神奇地建造出了它,使得它存在于時間與空間都沒有意義的地方。然而,時空在宇宙基本力的束縛下,即便在極小尺度上是破碎的,也不會在宏觀上造成碎片逃散或混亂,這就是為什么時空可以扭曲,宇宙卻一直是平坦的,所以,在地球上建造的節點,其入口因為建造在地球空間的碎片間隙中,受限于地球空間碎片的穩定,自然,入口也只能被束縛在地球附近,而不會逃逸出去。”
  “你一箭射穿了地球所在的膜點,本來的確是要死亡的,但因為有節點入口在附近,而你又有黑色能量與物子碎片,所以你的意識可以進入節點的推演模型之中。”
  “下面就要說到你的疑惑了。”
  “時間與空間不存在意義的地方一旦被發現了,根據意義的定義,發現的事物就會自動被賦予意義,那么它就會從沒有意義變成有意義,由此而產生悖論,造成邏輯與思維上的混亂,從而真假不辨,虛實不分。這才是關鍵與本質,而不是你眼睛所看到的那些細節豐富的表象。”
  “但,如果你也和我一樣研究過節點億萬年的話,就會發現。建造者構思的精妙絕倫之處!身在茫茫的宇宙中,能找到時間與空間不存在意義的地方嗎?能!我們卓爾星人因為自身文明的發展方式,曾既幸運又極為不幸地接觸到那個門檻。”
  “當我們換掉手、換掉腳、換掉內臟最后一直換掉大腦,卓爾星人的科學家與哲學家們這時候面臨著一個無解的重大問題生命或者說是意識,究竟存在在哪里?我們把一切都換了,卻仍然找不到它,它就像一個幽靈一樣。明明存在卻又找不到它存在的地方,連被我們寄予厚望的大腦,也在科技的極度發展中失去了能庇護它存在的神秘資格。”
  “你可以想象,那時候的我們就像走出森林的猴子,忽然發現我們竟然什么都不懂,然后全體卓爾星人是什么樣的思潮反應?很快,它的問題變成了卓爾星人歷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個重大事件,等同于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發現地球竟然是圓的一樣震駭。我們像是發了瘋一樣在尋找它究竟存在于哪里?在這股力量的推動下,科學技術突飛猛進,日新月異。讓我們擁有強大的武力可以征服一個又一個星球與生命,不再敵人有力量能威脅到我們,就連生命我們也可以用奴隸宿主的器官來延續,所以我們不再有任何的恐懼,飛船抵達的地方,便是我王之天下!”
  “現在想起來,我們那時候大概真的是病了,完全就是一群瘋子,我們鐵幕鎮壓奴隸,血腥屠殺反抗者。一個星球生命的生殺予奪往往只取決于一個小小宇航員那天是開心還不開心!我們狂歡著,瘋狂著,漸漸地連對宇宙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都喪失了,我們到處自稱是神,無所不能,我們認為我們就是神了。沒人可以阻擋我們的戰艦,即便是當今銀河系的霸主,當初也不過是我們手下的一條狗,用人類的話來說,我們的確已經腦殘到了極點,甚至忘記了當初要尋找生命意識的初衷……”
  “當我們的戰艦抵達星系的邊緣,再也不能寸進半分,我們中間有極少部分的卓爾星人開始冷靜下來,細心考古其他星球上古老遺址,像我們這樣發達的科技,早已經過了愚昧時代崇拜神靈的階段,當這些冷靜的卓爾星人提出神靈真實存在的時候,換來了全體卓爾星人的恥笑,然而嘲笑聲尚未落下,神靈之怒便從天而降!”
  “那是卓爾星人的末日,瘋狂后的大滅亡,星系一十萬光年之內,處處奏響死亡的樂章,戰敗、戰敗、戰敗還是戰敗,無窮無盡的戰敗,我們連敵人的影子都看不見,便一敗涂地,奴隸紛紛造反,星球成批反叛,卓爾星人的輝煌在神靈一怒中,灰飛煙滅,直到另外一位神靈出現,也就是后來我們的契約神,它們之間立即爆發了一場神之戰!”
  “雖然從沒有卓爾星人見過契約神,但我至今還記得它在我們的“腦袋”中說一句:從今往后,吾便是此地唯一之神,你們有功,可以不亡。”
  “我不知道我們有什么功,但它在我們腦袋中直接傳話,令瘋狂之后反省過來的卓爾星人重新回到當初的初衷上,開始尋找生命的意識究竟存在在哪里,一直到發現節點,我才明白我們耗盡無數年尋找的答案,原來如此的簡單,時時刻刻就在我們的身邊。”
  “十三皇北櫻的76332序,也就是那個被你們稱之為狐貍精的女人,曾經告訴過你,人的意識存在于零維,而零維便是時空上不存在意義的地方,它只能通過感覺多維時空,使得自己產生存在感、產生意義,而當人死亡之后,便不再有任何意義,節點有意義與沒有意義的悖論便以此而奇妙解決。”
  “你不進入它,它便不存在,你進入它,便如生命誕生在多維世界,感知世界,而產生意義,當你退出它。它又如死亡一般而不再有意義,很玄妙也很神奇,但又確確實實是建造者所制造,堪稱鬼斧神工依不為過!”
  “哪一天。如果你真正的死了,或許可以揭開這個謎死亡之后到底是什么,但到那時候,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因此現在討論它也沒有任何意義。”
  “所以,如果你執意以表面纖細入微的世界去追求孰真孰假,便永遠看不到真假虛實。只有理解它的本質,然后才能在心中明白,到底是真是假?”
  “也許,你還會說為什么有微調?”
  “節點的確時時刻刻都有可能進行微調,因為它建造的目的是為了推演宇宙的未來,而不是為了讓我們這些后來者在這里無聊地猜測它是真是假。”
  “為了最大限度的切合宇宙的發展實況,節點無時無刻不在從附近的零維空間引入變量,它以生命零維空間為橋梁。將宇宙的新變化當成新參數輸入模型,然后繼續計算出無數的結果。”
  “只是它借用生命零維空間的方式有些奇特,一般在生命的夢境中甚至是潛意識中獲得數據。但這是公平的交流,否則會導致時空失衡而失敗,當它連接上某個生物的零維空間時,同樣也需要向該生物打開一些端口,所以那些被隨即選中的生物,之后會時常產生一些奇怪的感覺,比如,總覺得某人在哪里見過,甚至覺得有上輩子的緣分,又或者會覺得某件事情發生過。卻又記不得是在哪里,到了一個明明沒有去過的陌生地方卻覺得隱隱很熟悉,沒做過的事情覺得做過,做過的事情有覺得沒做……等等,這些都是節點在連接生物零維空間時,它所推演的畫面經過端口被該生物所看到。并以此產生沒有時間軸的雜亂記憶。”
  “這些感覺你也應該曾有過,因為節點曾經非常著重地選擇了你很多次。”
  “當節點從眾多的零維空間選取了參數變量,然后會在我你我腳下的天壇進行極高速的運算,那些對未來是沒有任何影響的,可以去除不考慮的,那些又對未來會產生重大影響的,需要重新輸入模型的,都在這里一一分類,然后根據輕重緩急進行微調。”
  “而你是一個特例,在我伴隨節點上億年的歲月中,你還是以第一個以完整的零維空間進入節點的生命,當你在這里無盡輪回,便讓你的推演世界中漸漸出現質疑者,這是節點沒有想到的,或者建造者已經想到了,所以,那個白衣劍客就要被節點抹殺,他的存在質疑了節點本身,會使的節點無法在邏輯上保持清潔,而一旦如果抹殺他失敗,節點就會改為抹殺你,只要你不存在,他便不存在,但節點仍然是存在的,這就又回到那個奇妙的悖論解決方案上。”
  “但你所看到的白衣血尺人和你所知道的陰兵過境又不是一回事,前一個是不存在的,后一個是由實際推演來的,前者只不過是節點為抹殺白衣劍客借鑒了后者的模型。”
  “這件事牽扯到曾經來過天壇的兩個人,在我伴隨節點的數億年時光里,只有這兩人能夠來到這里,天壇是節點的核心,外面那層神秘保護膜將所有生命隔絕在外,只有死人才能進入,就如金字塔墓的頭骨,沒有意義,而我能到這里是因為那股讓我存活下來的能量,你是因為物子碎片,但那兩人我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能夠到達這里。”
  “其中第一個人,大約在五千年來到天壇,他毫不費力就出現在天壇上,可能你已經猜到了,他就是傳你那本書的神尊,當時我膽顫心驚地蘇醒過來,大氣都不敢透一聲,以為是建造者回來了,后來才知道不是,這位神尊卻很平和,只呆了一會,嘆息一聲便走了。”
  “另外一個是一個女人,大約在神尊神臨之后不太久的時間,自稱第五艦隊的指揮官,她通過節點看了一眼未來,然后說了一句:這天要補,但末日仍將來臨,便又憂心忡忡地自行離去了。”
  “后來,我通過節點選取的新參數才知道,這位女人在地球上留下《龍甲神章》來補天,當時地球上很混亂,卓爾星人因為大衰退期遭到五族逆反而進入更糟糕的沉睡期,許多神秘的文明出現在地球上,各行其道。但在公元前約一千年的時候,也就是三千年前,發生了一件大事,出現在地球上的諸多神秘文明在大打出手后。集體匆匆離去,極為急迫。”
  “通過節點輸入新變量,我才得知,距離地球三千多光年的地方,一艘宇宙飛船被一道神秘的銀光擊中,緊急墜毀在一顆氣溫很低的行星上,所有人都急著趕去現場。那道神秘的銀光據說筆直射向地球,一路上無堅不摧,但因為宇宙實在太大了,只有那艘飛船在億萬分之一的巧合中與它相撞,因此一定記錄了最寶貴的接觸信息與資料,誰都想首先得到它。”
  “所以,如果你現在可以重返地球,或許可以看見那道銀光直奔地球而來。然后將地球徹底摧毀!”
  “這艘被擊毀的飛船所墜落的冷星,其實節點為了演算結果,在你的輪回中已經加入進去。就是你所看到藍發少女來自的世界,不過節點根據什么加入進去,我不太清楚,沒有邏輯的推演,節點也無法做到。”
  “現在,我已經解釋了你在輪回中遇到的大部分困惑,你也知道自己的處境,但你可能還不知道,你在節點的每一次輪回,其實其中又分為兩個小輪回。第一階段從你出生到北極大戰,第二階段從你認為的偽碑中蘇醒到最后戰死,然后繼續大的輪回,永無止境,不過如果你認真思考的話,你可以發現。不論在那次輪回中,有一樣事情,你始終沒有去做,和一號有關。”
  “那就是締造寒武魂,你為了不甘心為了欺騙你自己,寧愿墜入一次又一次無止境的輪回,但你始終保持著底線,不論是在第一階段的輪回,還是在第二階段的輪回,你一直都沒有肯融合寒武魂,一號本以為小概率事件在大規模事件中總會出現,拋向地面的硬幣不可能每次都是正面,所以你總一次會選擇締造寒武魂,但你奇跡般的保持了同一個選擇。”
  “如果我不出現與你對話,以此為參數干涉到節點邏輯推演,那么你會在這里繼續聽到哀天之隕節點會毫無遺漏地演繹出來,而且不管我出不出現,你在這里都不可能進入第三層,因為那不是建造在節點中的特殊建筑物,這里根本不存在,所以你一次又一次地輪回來到這里,聽到哀天之隕,然后根本趙不到第三層,最為關鍵的是一號并不知道我還活著,所以它認為你只要來了,你就一定會相信它,就有可能選擇締造寒武魂。”
  “而締造寒武魂的結果,正是一號所想要的,一號所謂締造寒武魂必需用到你的黑色能量不過是無稽之談,你可以想想,誰能知道你會誕生那種能量?即便是節點在你出現前也沒有推演出來,因為誤差,你甚至是不存在的。那么在你出生之前的無數年,他們豈不是永遠沒辦法締造寒武魂?那么還保留寒武魂做什么?他們如今窺覬的不過是你身上的神儲之位。”
  “但窺覬者不是一號,他沒有這個資格,幕后之人是他的主子第三,當初卓爾星人的末日來臨,第一神秘失蹤,第二指天而亡,大權便落在第三手上,他若是想殺一號,早就殺了,豈能容一號隱藏寒武魂這么多年?他心里清楚,一號心里也清楚,寒武魂和我身上的那股能量極為相似,它是從節點中泄露出來的神秘之物,只要掌控它,就能完美地降臨到你的身上,百分之一百的可以成功,現在你明白為什么一號急于誘惑你締造寒武魂了?”
  “為今之計,你只有一條路可走,殺死侵入你輪回中的一號、第三的第七序已經隱藏至今未露面的第三,如果他們不死,本次輪回他們就會在死后強行將你與寒武魂融合,雖然這樣做成功率只有10%,但他們已經沒有時間了,節點不但要抹殺他們,已經開始準備抹殺你,而融合之后不管成功還是失敗,對于你而言,結果都是真正的死亡。”
  “殺死他們之后,你必須馬上自殺,結束大輪回,保存最后一絲黑色能量,支撐你再打開一次沒有外來介入者的輪回,然后在第二階段的蘇醒輪回中只有這個階段你在邏輯上才可以蘇醒,但蘇醒時間可以任意選擇,到時候,你必須將自己殺在未出世之前,從邏輯上欺騙節點你未能出世,從而擺脫節點中的輪回,之后,因為你的黑色能量一入一出,破壞了入口膜點,節點將永遠關閉。”
  “實際上,你自己已經試過這個辦法,你曾回到第二階段輪回,將自己殺死在胎盤之中,但因為你那時候還沒有得到一樣重要的東西立方體,所以無法脫離節點,現在有了這個東西,你就可以成功地欺騙節點,讓它找不到你,認為你沒有能夠出世,不會對它繼續推演而產生邏輯上的矛盾。”
  “另外,我會交給你第四留給我的掌控序列,讓你繼承第四之位,而且是我們老第四序列卓爾星人唯一認可的新第四,節點之中大部分第四序列的人會聽從你號令,而當你擺脫節點之后,如果出現在地球上,立即去找一個叫莫無洛的人,他有辦法將你白骨生肉,如果不是在地球上,根據節點的膜振,應該不會出現在其他星系,可能仍在銀河系的某個地方,你可以持掌控序列,找到流浪在星系中的卓爾星人,他們一般應該出現在卓爾星人輝煌時期在許多星球上留下的殘存基地,他們可以幫你度過來自格域使尊上的追殺。”
  ……
  骨骸六序一口氣說完,平靜地看著楚云升,等他的思索反應。
  許久后,楚云升抬起頭,沉靜道:“我有幾個問題。”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