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691 難道你真的忘了

^
  一號老頭淡淡一笑,猶如風輕云淡,似乎一直都不曾在意老幽的辯解,只是深深地望著楚云升,轉而溫和地勸說道:
  “楚,我知道你心里是怎樣的一種肝腸寸斷的凄厲絕望,然而過去的事情沒有人能改變得了,你也已經盡力了,真的盡力了,為了她們,你殺域使,破蒼穹,葬已命以刺神,能做的你都做了,不能做的你也做了。
  未登神位之前,你我都是凡夫俗子,又何必執著于強求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將自己苦苦折磨于一遍又一遍的無盡輪回之中?
  所謂逆天而行,不過是失敗者的無能發泄,與無知者的胡語妄言罷了。人世間真正的強者從來都不是逆天而成的,而是在任何時候都敢于正視自己,在平凡時,或在絕境中,都有勇氣去直視自己最真實最殘酷的現狀、能力與處境,比起軟弱者欺騙自己大喊要逆天,正視現實的人才是人世間真正的強者,才是天下間第一勇氣。
  楚,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因為你是個聰明的人,曾有這樣的勇氣。我從來不認為智商高的人就一定聰明,實際上恰恰是他們中間出的笨蛋最多,所做過的蠢事也最多,干過的壞事就更多。所以你笨但也聰明,只是別人只看到你的笨,看不到你的聰明之處罷了。
  然而,而今你寧愿蒙蔽上自己的雙眼,再也看不到你的聰明,和你的勇氣,只愿讓自己陷入沉淪之中,永受其劫。
  其實你和我都是可憐之人,不在乎別人怎么看,只在意自己怎么做,只求自己的心安,我也不會向你隱瞞我的目的。締造寒武魂,將寒武人從五億年殘忍而綿綿無絕期的鎮壓中解脫,哪怕是讓他們魂歸天國,安息于世。都是我畢生的心愿。
  所以,只要你愿意重拾這樣的勇氣,走出自我圈定的牢籠,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你重返人間,魔臨于世!”
  楚云升不知何時,雙眼間恢復了平靜,目光逐漸清澈。然后銳利地說道:“你想讓我替你們報仇?”
  一號老頭站起來,上前兩步,像是要接近楚云升一般走近,沉沉道:“難道你不恨它們嗎!?”
  “恨!但我不信任你。”楚云升轉過身,走到窗口,沉靜地說道:“你說了這么多,說得這么完美,就在剛才。有那么一刻,我自己都被感動了,然后在那一刻又完全地相信了。相信我死了,因為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來解釋,除了相信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一號老頭沉聲道:“那為什么……?”
  楚云升背對著他,淡淡道:“你知道在老幽來之前,我為什么有一聲嘆息嗎?”
  一號老頭搖搖頭,道:“我說過,你封閉的內心我并不能知道。”
  楚云升伸手指著窗外,靜靜地說道:“我是一個理性的人,有時候理性的連我自己覺得無趣,但同時。我也會比你想象中的更瘋狂,也比你想象中更為大膽,于是我只有最后一個絕戶的選擇選擇相信,而像我這種理性的人,一旦相信,在那時便是真相信。然而,你看到外面的那些火光了嗎?你又看到我變成一團黑氣了嗎?沒有。其實這個辦法很簡單,也很笨,很蠢,只是置諸死地而后生罷了,但便再也沒什么可以阻擋我的判斷。”
  一號老頭沉默了片刻,才道:“你還是不肯相信……我無能為力了,但我并沒有騙你。”
  “你的確沒有騙人,因為真正的騙子是用真話來騙人的。”楚云升轉過身,背靠窗戶,看著一號,繼續說道:“而且,你也錯了,我相信,那一刻相信,便會繼續有這一刻的相信,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我們并不是一樣的人。”
  他說著,雙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哀傷,浮現一層薄薄的霧氣,寥寥地說道:“因為我感覺到了心中一陣陣的刺痛,痛入心扉,痛入靈魂,但我卻不知道它從何而來,為什么會那么痛,又為什么會有一抹淡淡的哀傷,甚至還有一聲無奈的嘆息,所以我找了很久,很久……,在你與老幽辯論的時候,我一直在找,努力地找,我希望我能找到它。”
  一號老頭眼神一動,語氣稍稍有些激動地說道:“找到么?”
  老幽也同樣緊張地望著楚云升。
  “找到怎樣?找不到又怎樣?”楚云升微微笑了笑,笑得很淡,也很凄涼,轉身望向窗外,默默地說道:“你們不懂,你們也不會懂……”
  許久后,他才重新冷冷地說道:“一號,我也曾質疑過自己在偽碑中有幾次輪回,看著天空問過我到底是誰,又為何來到這里,難道只是為了玉牌么?我甚至還知道我剛才的判斷是錯的,這聽起來好像很拗口,但你應該懂,你就當我知道了卻仍不愿意醒來吧,因為我還想試一試,你覺得我可憐也好,覺得我可悲也好,或者覺得我沒什么勇氣也好,我都無所謂,我不要勇氣,不要神位,我什么都不要,哪怕前面是萬丈深淵,哪怕前面是永世沉淪,是無間地獄,我也只想睜著眼睛再去試一試。”
  這時候,他的笑容更加的凄涼,更加的冷峻。
  一號老頭搖頭嘆息道:“你這又是何苦?”
  楚云升淡淡地說道:“所以說你不懂。我雖然沒有你們聰明,但我也有我自己的一些辦法,在你看來或許很可憐,但在我手里很實用,能用的便是好的。
  是,從邏輯上,我應該在臨死前到了那只可憐的棍子上,我不否認,這是你證明我已經死掉的關鍵證據,是鐵證,而我偏偏就是這么一個無趣的理性的人,所以我相信我,也必須相信。
  但我相信的只是我的絕望讓我在這里一遍又一遍的輪回,只是我的悲痛讓我自己欺騙自己,并不相信其他。
  冰族的親王送過我一句心得,你想聽嗎?”
  一號老頭點點頭道:“親王一代強者,她的話。愿聞其詳。”
  楚云升輕輕地說道:“她說這個世上不用聽別人怎么說,別人可以告訴你很多東西,但不一定都是真的,世界的本源只能自己去尋找。沒有必要覺得別人騙了你,因為他們也不知道真相。”
  一號老頭淡淡一笑道:“親王說得沒有錯,但后面應該還有一句話,人不可能通過觀察世界而認知世界的全部。”
  楚云升搖搖頭,平靜地說道:“不管怎么說,我都會去查證,因為。那根棍子,或者說那只槍,是由珉體甚至殤融化而成,理論上也有承載生命的能力。其實……”
  他頓了頓,臉上浮現出無限的惆悵,一號老頭問道:“怎么?”
  楚云升嘆息一聲道:“其實我真的希望你所說的全部是真的。”
  一號老頭很奇怪地說道:“你之前是不愿意承認的,為什么現在要這樣說?”
  楚云升笑了笑道:“你真的不知道么?我如果真的死了,古書就會去保護她。有神位在,她就不會被降臨,她就會活著。而我,就會很開心。”
  一號老頭微微一顫:“你真是個瘋子。”
  接著,一號眉頭微皺,問道:“如果她”
  楚云升目光驟然變冷,寒聲道:“那么我真的會成為一個瘋子!”
  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即便殺上神國,我也要將他們屠戮一空!”
  老幽聽到這句話,莫名其妙地打了一個寒顫,急忙道:“領導,您就放心吧。這可是真實的世界,不會有事的。”
  楚云升皺著眉頭地看著老幽,他的理智告訴自己,老幽說的十有**是假的,連最后的十分之一都有可能是老幽自身身處這個世界的原因,但如果這個世界真的萬一是真的話……他不敢想象。內心涌出一絲激動,姑媽,柳璃……同時也有些暗淡,那樣的話,小老虎、大蟲和冥都不存在了。
  不管怎樣得趕緊去證實哀天之隕,哪里的空間不能證明世界是何種假,但可以證明是否是真,想到這里,楚云升忽然奇怪地問道:“你什么時候來的?”
  老幽心中一跳,看它臉上的神色大概是以為楚云升想要殺鬼滅口,頓時緊張起來,竟忘了一號老頭還在這里,連忙道:“出事了,小人是來向您報告的,那個,什么,宋影,對宋影,她不見了!。”
  楚云升一楞,然后才反應過來,震驚道:“怎么不見了?不是讓人二十四小時看著的嗎?”
  說話間,他的目光已經冷冷飄向一號老頭,難道是一號吸引自己,然后背后下陰手?這很有可能,宋影可是有能破除多能族精神控制的能力,一號要除去她合情合理。
  一號老頭將楚云升將目光投向自己,苦笑道:“楚,你不會以為是我干的吧?嗯,還真有這個理由,不過,我的確沒干。”
  楚云升緊緊盯著他,道:“除了你,還能有誰?”
  一號老頭沉默片刻,道:“楚,微型機器人的能量因為遠距傳輸信息,馬上就要告罄,有件事,我想來想去,還是要告訴你。”
  楚云升道:“說。”
  一號老頭傷感中略帶激動地說道:“這事真不是我干的,而是你干的!你那樣傷她、辱她……可知她心中那份慘烈的痛楚!你以為宋影對你真的不是感情嗎?你以為真的只是看了你一眼的緣故!?
  楚啊,楚,你難道真的忘了?你一遍又一遍地永無止境的輪回,是誰無怨無悔地在陪著你一起歷經永無止境的慘烈?又是誰一遍又一遍地輪回中與你一起在絕望下寸斷肝腸!?
  難道你真的忘了!?
  她看你的眼神不是恐懼,更不是害怕,而是憐愛,是心疼,是倒盡四海之水也填不平的眼淚!
  楚,你可知道,你傷她之深,刺她之痛,凌她之慘!?”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