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687 死人的世界

^
  方柏瀟很感慨地說道:“祝熙瑞沒有任何反抗,也沒有和其他人一樣掏槍自殺,他很鎮定,先是要見家父,然后提出要見你,他是大官,下面的人也不敢對他動粗,聽完他的要求便帶著他走出地下總指,準備送去見家父和您,但沒想到剛走出地面,有一個浦西的士兵,大腦估計是在精神控制下受到了嚴重刺激,見我們抓住了他們的首長,竟然奮起反抗,試圖救走祝熙瑞,混亂中,這名士兵的一發跳彈擊中了祝熙瑞的頭部,一個堂堂的將軍,竟然死在自己手下一個無名士兵的手上。”
  楚云升思索片刻道:“你確定是跳彈殺死祝熙瑞,而不是那名士兵故意打死他的?”
  如果是后一種情況,楚云升敢斷定,戰場上必然還潛伏著敵人,或者是存在像刀塢殺死向聞西的那種微型機器人。
  方柏瀟自然明白楚云升的意思,確定道:“我們派了彈跡方面的專家勘察過現場,的確是跳彈,祝熙瑞將軍是死于意外。”
  真的是意外嗎?
  楚云升還是不相信,他望向黑暗的天空,世界上每一個意外看似巧合,卻無一不是它在安排,只是從來沒有人能猜到它的心思與意圖,等到了某一天,人們才發現,原來沒有這個意外,事情就完全不是這個樣子,又或者,當時如果發生什么意外,就不會像今天這樣了。
  它就像孩子的一只手,隨心所欲地操縱著它的玩具們。
  方柏瀟繼續說道:“剛剛查到祝將軍的家人在開戰前,已經被他送走,應當死做好了戰敗的準備。”
  “走了就走吧。”楚云升淡淡地說道。
  祝熙瑞和他關系不深,在偽碑外甚至都沒有見過面,對于他的死,楚云升覺得不應該影響到自己什么,但隱隱中莫名其妙地感覺到一絲怪異,卻又說不出來為什么。
  “方師長。”楚云升望著大棚前面眾多的傷員與陣亡者。緩緩說道:“這些人都是為我而戰傷戰死,我希望新的總部成立以后,對他們以及他們的家屬給予最高規格的優待,食物、住宅、醫療等方面擁有優先權。”
  方柏瀟點點頭。道:“每一個為這座城市陣亡的人,他們的貢獻都會受到保護。”
  剩下的楚云升覺得暫時也沒什么好說,城市的動亂還沒有結束,看情勢還得亂上三天三夜,但一旦平靜下來,他的事情就會馬上多起來。
  時間上的夜里,楚云升胡亂地吃了一點東西。然后找了一個尋常的房間,稍稍睡了一會,但總是心神不寧,就連做著惡夢。
  等葉其勝等人回來報告傷亡時,他才忽然驚起,不敢置信地看著那份陣亡名單!
  這些人名大部分都是他所熟悉的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余小海照著他的紙條找回來的,比如吳克照。又比如段大年,赫然出現在陣亡名單上。
  然而這些人在偽碑外都是活著的,而且是歷經九死一生仍然活到了刺神之戰后。而現在卻在一場不算大規模的戰斗中陣亡了,其中有說不出的怪異。
  要知道,余小海冒充他在戰場所要面臨的是何等的風險,他卻還能活著!
  楚云升終于明白自己對祝熙瑞的死而產生的那種怪異是從何而來得了,在他進入偽碑前,聽說這個人仍然還是活著的。
  他的額頭沁出陣陣冷汗
  余小海出申城不久便被青甲蟲所殺!
  葉其勝死于刺神之戰!
  漓冰使的父母應該死于她復蘇之前!
  杜岐山死于迷霧之城!
  宋子淮則從未活著到達過金陵城!
  ……
  甚至整個上海的人都死于路途之上!
  而現在這些人大都數都活著,反而從南京逃亡來的那些應該活著的人,要么死在浮游之下,要么死在途中,那么死于饑餓戰亂……
  楚云升踉蹌了一下。將目光投向整座曾經死絕的城市,一股寒氣從他腳底直竄至腦門。
  這里是死人的世界!他身邊的人全是死去的人!
  如果有地獄的話,這里便是亡靈的世界;
  如果有陰間的話,這里便是陰曹地府!
  他又想起了大腦袋臨死前的那些話“從來沒有人敢深入了解彩虹橋”“這是一個神秘的地方。”
  然而,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楚云升第一次產生如此巨大的疑惑,他仰望蒼穹。浩大而黑暗的天空宇宙,令人產生一種極為渺小的感覺,他的靈魂仿佛受到了顫栗。
  有些事情可以是意外,但如此之多的意外朝著一個方向〖運〗動,那么就不是意外,那是上天的意志!
  繼而許久后,他冒充一個更為驚悚的想法我也已經死了嗎?
  陰兵過境時,曾有一個聲音說道:“爾既已亡,為何至今仍執迷不悟?”
  “怎么會這樣?我怎么可能死了!?”
  楚云升眼神逐漸迷惘,眼皮飛速的跳動,像是醒來前的掙扎。
  “可如果我不死,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活著的人都要死掉,只有死人才能在這個世界活下來,除非我死去,才能證明我活著,但如果我還活著,那我就已經死了!”
  可怕的邏輯盤繞在他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他仿佛又看見了蘇醒時遇見的那個血人,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血肉模糊,只有一雙不甘的眼睛陰森森地從鏡子后面望著他自己。
  楚云升莫名地寒顫起來,如果邏輯成立的話,他想象不出來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
  這時候,一聲蒼老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你終于想起來了!”
  楚云升驚蟄中跳起來,拔出寒冰劍,緊張地四下搜尋。
  “你不用擔心,我離你很遠,傷害不了你。”
  楚云升聽著覺得聲音覺得耳熟,但他現在腦袋一片混亂,根本理不清。冷冷道:“你是誰!”
  “我聽不出我的聲音了嗎?我在北極基地。”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竭力鎮定道:“你是一號!?”
  那蒼老的聲音嘆息一聲道:“我還以為你忘記了,你真的不用緊張,如果你太緊張。微調就會出現,我們就沒辦法談話了,我好不容易才得到這個機會……這樣吧,我投影過去。”
  說著,在楚云升身前不遠的地方,飛來一只極小的微型機器人,從頭部發出一束光線。在楚云升的視網膜上形成一幅立體全息投影。
  息影中一個微顫顫地老頭坐在冰冷的椅子上,表情平靜地看著他,沒有一絲的波瀾。
  楚云升瞳孔微縮,目光凝聚:“你原來真的沒有死!”
  一號老頭,緩慢地搖搖頭,蒼老地說道:“我真的死了。”
  楚云升堅持道:“你沒死!”
  一號老頭,仍舊搖頭:“我真的死了。”
  楚云升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發怒,聲音極大地說道:“你沒有死!你還活著!”
  然而他們倆都知道。他們說的其實并不是一號老頭死與沒死的問題,而是如果一號老頭真的死了,那么楚云升他剛才的邏輯便對了。那是他極不愿意承認的。
  “你這又是何苦呢?”一號老頭深深地又是一聲嘆息:“我原以為你是不怕死的。”
  楚云升不想聽,搶著說道:“你胡說!我沒有死。”
  一號老頭靜靜地看著楚云升,仿佛在等他平靜下來,十幾秒鐘之后,才開口道:“你真的死了。”
  楚云升冷哼一聲,就是不相信:“證據?證據在哪?我現在能說話,能吃飯,困了可以睡覺,累了就會休息,活生生地站在這里。怎么就死了!?”
  一號老頭淡淡地說道:“你如果沒有死,為什么要急于治好那個女孩?”
  楚云升分辨道:“我,我……我的事情,你不用管。”
  一號老頭微微一笑道:“其實你知道她根本沒病,你只是不想和這個世界糾纏太深,她對你感情讓你感到恐懼。所以你不惜用最為極端的方法也要擺脫出來,同樣,你一直不想見你姑媽一家,你有很多次機會,但你都沒有去見,最后,你干脆把他們送到我這里來,這樣你就可以暫時不用處理這些麻煩的糾纏。”
  楚云升怒道:“我沒有!”
  一號老頭搖搖頭道:“是的,你沒有。是你的潛意識要這樣做,但你為了騙自己,你選擇性地無視這些事情,因為這個世界是你想象出來的,其實并不存在。”
  楚云升這時反而冷靜下來,想到這極有可能是一號老頭的陰謀,便快速地分析推理,抓住了一個漏洞,冷聲道:“但你卻是存在的,所以世界也是存在的。”
  一號老頭悲涼地說道:“你錯了,我也是你想象出來的,但我是一縷寒武魂,你抹殺不了,而你又需要一號出現,所以我就被你的潛意識改造一下,然后就可以繼續欺騙你自己,因為你知道我會告訴你真相,但你又不想相信,所以只能用這個辦法,這樣你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與我辯論,因為你覺得一號是陰謀的化身。”
  楚云升定定地望著他,眼光匯聚,沉聲道:“好吧,既然你說我死了,那么你告訴我,我是什么時候死的!”
  一號老頭靜靜地說道:“刺神之后,你重傷不治,未及落地,便已經死亡。”
  末了,他又加了一句:“你以為神真是那么好刺的么?如果真是那樣,寒武人又豈會輕易被覆滅?”
  ******
  關于上一章,有同學很糾結,這里說一下,宋影影是一個很重要的感情角色,可能會超乎大家的想象,所以還請大家耐心一點,飄火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當偽碑面具解開的時候,你們將看到一個華麗麗的驚天動地泣鬼神的卷末**。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