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681 炮聲中的動亂

^
  擁擠,尖叫,推搡,晃動……
  袁小憶終于來到了樓下,然而地面上卻依舊是一片狼藉,慘不忍睹,站腳的地方都沒有。
  她沒辦法去看那些摔成肉醬的尸體,以及被棱角劃開肚皮而四處流淌的大小腸,那樣會讓她作嘔要吐,可她肚子里除了一些膽汁與苦水,實在是吐不出任何有用的東西了。
  昏暗的街頭,亂竄著無頭蒼蠅一樣的難民,混亂地搖晃著暈人的電筒光,有人緊張地說東邊的軍隊打來了,也有人驚懼地說是西邊的部隊正在推進,你一言我一語,亂成了一鍋粥,沒有一個既權威又準確的說法。
  在與浮游斗爭中有過一些逃生經驗的袁小憶,扶著浮腫的女同學,當機立斷道:
  “城里要打起來了,留在這里死路一條,我們去城外!”
  她的建議仿佛黑夜中亮起了一盞明燈,照亮了亂撞的無頭蒼蠅們,從嘴上落實到腿上,然后越來越多的人覺得她說的有道理,跟隨著她們,認為應該先去城外避避難。
  經過那些從高空拋下成摔碎的尸體時,不知道誰惡毒地罵一句,詛咒發動內戰的人早晚全家死光光,算是對死者的葬言以及對上位者的“還擊”了。
  而那些死難者的親屬,先前還在高高的大廈上面冷眼嘆憐地面上凍死的僵尸,轉眼噩運便降臨在他們自己頭上,不敢置信地撲在妻子、丈夫或者孩子的尸體上,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地哭喊。
  若是在往日,這樣一處處凄慘的哭聲必定能引起許多人的同情和眼淚,但現在,只有匆匆而過的身影,沒有人俯下身來勸慰一翻。
  那些從悲戚者身上一觸就閃的目光,也許還蘊含著一些別樣的心思:并非是慶幸他們自己還活著,而僅是嘆憐這些陌生的人陌生的倒霉。即便死者就在眼前,也仿佛那樣的噩運距離自己很遠,“不幸”總是發生在別人身上,應當不會降臨在自己的頭上。冥冥中肯定有什么在保佑自己的,因為自己覺得自己應當是特別的,和別人不同的。
  呼嘯的炮彈像是瞎了眼一樣,擊不中它的敵人,卻常常擊中一座座塞滿難民的大廈樓宇,嚇得里面的人群如螞蟻一樣全都涌了出來,鋪滿整個馬路。
  袁小憶和同學們沒跑多遠。可能還沒有走過三條街的距離,便發現前面人影晃晃,越來越多,黑暗中,晃來晃去的電筒光越發地讓饑餓發暈的她們更加的眩暈。
  “快走!”或者“快跑!”成了袁小憶聽到最多的兩個詞,然而虛弱無力的她們又能快到哪里去?能走著移動已經是拼盡全力了。
  遠處越來越密集的炮聲,以及夾雜著的機槍吐出子彈的怒吼聲,成為支撐她們咬牙走下去的唯一動力。只有逃出城區,才有希望不被戰火吞噬。
  所幸她們落腳的地方并不在城市的中心區域,因為沒什么內部的關系與后門。一直只能在外圍尋找住地,此時反而成了救命的稻草,從這里出發,只要堅持再走一段路,就能完全脫離那些天殺的內戰發動者所要爭奪的區域。
  又過了一條街,袁小憶感覺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而相互攙扶的同學們更是到了一碰即倒的地步,可城外依舊是那么的遙遠,仿佛永遠都走不到似的,而身后林立的樓群黑影在炮火光下時隱時閃。如同驅趕她們的巨大怪獸。
  周圍的人變得越來越多,抱小孩的,背老人的,拖家帶口的,全都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就鉆了出來,擁擠在馬路上。隨著龐大的人流向城外移動。
  黑暗、冰冷、饑餓、死尸等等,讓袁小憶無力去看清前方的道路與人影,只知道機械地邁動腳步,不時會被絆倒,撲在在或許是死尸或許是其他什么東西上,不過最初的那種對尸體的害怕與作嘔也不見了,即便摸到什么血肉模糊的腸子,她也沒什么力氣去尖叫。
  走著走著,嘭地一聲,她撞在前面的一個人身上,推了推,那人沒動,再推了推,那人還是沒動,袁小憶以為他是被凍僵了或者直接被凍死了,想從旁邊繞過去,但她很快發現手挽手的同學們也停了下來,這時候,才意識到:前面堵住了。
  究竟有多少人堵在這一條路上,袁小憶不知道,因為看不見,也沒辦法估計,只有那些仍在討厭地搖晃著的電筒光在告訴她肯定有很多、很多,多到數不過來。
  “走啊?”“怎么不走了?”“前面出什么事?”
  后面的炮火與槍聲像是催命符一樣,迫使著還有力氣的男人們焦急地踮起腳尖,大聲詢問,個別心急的,甚至爬上路邊的汽車車頂,向前方密密麻麻的人頭眺望。
  消息的傳遞是需要有時間的,任憑后面的人再如何的焦急迫切,前方始終沒有任何確切的信息傳回來,不用眺望,單憑消息的傳遞延遲,此時也能猜到究竟堵了多長的距離。
  后面的人還在繼續擁堵上來,人貼著人,塞在一起,才漸漸停下。
  比起先前的緩慢移動,此刻每一分每一秒的等待,則更為難捱,如果一直能走著,即便走得很辛苦很艱難,即便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走到盡頭,但心里總是有希望的,覺著總有走出去的時候,就有了寄托,便不會太害怕。
  然而堵在這里,一下子就讓人慌了神,尤其是不知道前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心中更是七上八下,如同上了砧板的魚兒,掌控不了隨時可能落下的命運之刀。
  大約是十分鐘,還是十二分鐘,袁小憶弄不清,反正就是在那個時候,前面的消息雖然仍沒有傳來,但卻以另一種方式傳遞來了。
  前方的人群開始往后涌了!
  猝不及防下,她差點被推倒在地上,嚇出一聲冷汗。
  如果這個時候跌倒,密集的人群在相互推搡的后退中根本分辨不出她是活人還是死人。但不要一會,她肯定會被踩為死人。
  人流的后退,一開始很慢,像是力量傳導到末梢都會減小一樣。并不劇烈,但很快就變得急促起來,人推著人向后加速,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
  巨大的擁擠力量,不是單個人能夠抗衡的,如果不順著它走,遲早會被碾壓成肉餅。
  袁小憶沒有力氣跟得上這種力量與速度。但實際上,她也不需要跟上,在她原先的身后也滿滿地都是人影,這時候前面一推,她只要轉過身,然后前面緊貼著一個人,后面緊貼著一個人,被緊緊地夾在中間。順著這股力量下,自動地便被推著走了。
  前面肯定出事了,或許是仗已經達到那里了。或許是前面被封鎖了,但沒人知道,這股向后涌來的力量已經告訴他們,前面很危險,趕緊掉頭吧,說不定最前面的人已經成為一具具尸體了。
  本來洶涌向前的龐大人流,現在全都折返過來,人堆著人,不明不白又往回走,像是一群剛從大廈樓宇那座豬圈中趕出來的豬群。在被趕來趕去。
  突地,袁小憶感覺有人摸著她的屁股,然后用力地捏了一下,她下意識地想回頭看看是誰,卻悲哀地發現自己連動都動不了,接著她便感覺到自己嬌小的身軀被人緊緊地抱住。而那人的手掌已經移動到她的胸前,一把抓住……
  生疼的感覺,刺激著她的神經細胞與大腦皮層,令她又驚又氣,羞辱與害怕的感覺促使她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一股力量,奮力掙脫那個人的魔爪,擠入旁邊一個移動中產生的間隙。
  然而那里也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只要那人稍稍移動就能再次黏上來,她感覺到那個人的力氣很大,不像是餓了很多天的難民,應該能做到,所以她很害怕,不知道該怎么辦。
  但等了一會,大約幾秒鐘,那人并沒有過來,正當她以為可能是擁擠產生的誤會時,一個陰森森的聲音飄入她的耳朵:“細皮嫩肉,前凸后翹,真是小美人兒,可惜……先給你留個記號,等老子打完這架回來再找你。”
  這番淫蕩無恥的話聽得她心驚肉跳,羞憤交加,卻無助地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那陰森森的聲音在說完之后,便朝她一指,然后噌地一聲,從地面人群中拔地而起,帶著呼嘯的烈焰,節節升空,踩著密密麻麻的人頭,縱馳而去。
  在他的嘯音下,一只只巨大的蟲子如影子一般順著馬路兩側的建筑墻壁掠過,跟在那人的后面,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受到驚嚇的人群擁擠的更加劇烈,剛剛因為躲避魔爪而脫離同學的袁小憶猶如浪濤上小小樹葉,輾轉間便被人流沖散,任憑她怎么呼喊掙扎,也無法再回到同伴中去。
  被沖散的也并不只她一個,許多人即便手緊扣手,也抵擋不住洪流的力量,掙扎叫喊中,被沖得七零八落,妻離子散。
  有的柔弱女子甚至是被其他人群抬著直接被沖到很遠的地方,根本無法抵抗,望著被人群隔開抱著孩子的丈夫,伸長了手,眼神中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還有的人剛把小孩放在車頂上,準備避過亂流,可還沒等他爬上去,便被洶涌的人流推到很遠的地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站在車頂上被嚇傻了的不知所措。
  袁小憶心驚膽顫中,無可奈何中,被龐大的人流擠來擠去,最終她自己都不知道被擠到了什么地方,完全昏頭了。
  而此時,從各個角落里涌現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加入這股人貼人、人堆人的大軍之中,如洪水一般沖向市中心。
  這個時候,她才隱隱約約地聽到身邊有人在說,城外到處都是血腥味,引來了許多食人怪物,所有人都往城中心逃命,就連原本在外駐扎沒有資格進入的難民也全都沖進來了,黑壓壓地全是人,怕是要把城區擠爆了。
  比起那些不問青后皂白就要吃人的怪物,城區中內戰的軍隊雖然可惡,但好歹都是人,難道那些當兵的還真敢用機槍把他們全都突突了不成!?
  袁小憶聽著這些亂糟糟的幾乎是喊出來的議論,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身前一空,松了下來。
  “難道到頭了?”
  她心里這么想,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擁擠的人群幾乎把她都快擠扁了。
  但她很快地又發現不對勁,猛地抬起頭,駭然地發現一只烏黑的炮口正對著她的前方,刺眼的燈光下,竟停著一輛輛森然的坦克,而坦克的后面,正源源不斷地開進著一只部隊,整齊劃一的步伐不斷地踏擊著清冷地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