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679 提前出兵

^
  或許是受到父親氣場的影響,祝凌蝶鼓起勇氣道:“可是,爸爸,我仍總覺得他不是魔鬼。”
  祝熙瑞終于知道先前感覺到女兒的異樣究竟來自何處了,他揉了揉太陽穴,似乎那里有什么東西不愿去觸及,像是要用手把它碾散,然后抬起頭,在女兒掙扎的目光中,壓抑地說道:“因為那個死去的嬰兒。”
  祝凌蝶語氣驚訝上揚,重復道:“死去的嬰兒?”
  祝熙瑞沉重地點了點頭,眼神說不出的復雜,像是有魔鬼揪住他的心臟一般窒息,面色蒼白道:“我們花了很大的力氣找到那個嬰兒流產的殘缺記錄以及其中尚在人世的一個醫生,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第六百七十九章提前出兵!”
  祝凌蝶看著父親,雙手不由自主地相互絞緊,陷入白皙的肌膚,勒出一條條血色手印,呼吸也緊張起來。
  祝熙瑞像是用全身的力氣在說道:“它是自殺的!”
  祝凌蝶腦袋嗡地一聲,如遭重擊,雖然就在剛才她隱隱地猜到了,可當這句話從父親嘴里說出來,仍然無法接受,拼命地辯解道:“它才八個月大,還沒有出世,連意識都沒有,怎么會,怎么可能!會不會是意外?”
  祝熙瑞雙眼睛透著一絲來自內心的恐懼,點上一支很久沒有抽過煙,深吸一口,才使自己稍稍平穩下來,在煙霧中,一字一句地說道:“它,有意識,它效仿了一部電影中的方法。掐斷了自己的臍帶,將自己殺死在……胎腹之中,殘酷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說完。他又從保險柜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冰冷的桌子上,道:“這一份是楚云升出生記錄的復印件,更為……如果想看,就拿去看吧。”
  望著淡黃色牛皮紙文件袋,上面有一個白線纏繞著同樣乳白色的圓圈扣,就像臍帶和胎兒第六百七十九章提前出兵!一般纏繞在一起,扭曲在一起,越來越猙獰恐怖。令祝凌蝶的顫栗深入到了靈魂,微微顫抖的雙手,竟不敢打開它……
  ******
  已經是第十五天了,楚云升遠遠地站在1號倉庫的對角線上,俯視著燈光如白晝的那里,嘆息一聲。折身而返。
  建立在浦西的十六座大型倉庫,其中有十二座被他洗劫一空。剩下的四座中,兩座有先進的探測裝備,即便是三階六甲符封鎖氣息。也躲不開拉網式的人墻,另外的兩座因為建立在地下,入口處全部封死,除非用強攻,否則也不可能進得去。
  但即便如此。他也點中了浦西的死穴,短短的幾天內,糧食與各種物資的極度短缺迅速影響到城市的穩定,饑餓的市民與難民擁堵在政府機構門前,極端的人甚至沖擊了軍方駐地,也有不少人開始過江尋找生機,雖然大橋與隧道被雙方封鎖,但想盡各種辦法偷渡的人越來越多。
  三四天前,多能族強大的宣傳機器便開始全力運作,向全城宣布是楚云升這個惡魔偷走了所有人的糧食,讓大家同仇敵愾起來,時刻準備渡江把糧食搶回來,并做出重大決定,與其其他倉庫再被楚云升盜走,干脆大肆將倉庫里的糧食物資配備給市民與難民,組建新民兵,煽動民眾對楚云升的仇恨情緒。
  這樣的宣傳,單是楚云升自己,隱藏在人堆里就聽到過幾十次,身邊的人群莫不是義憤填膺,痛罵怒叱,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甚至還有人用廢棄報紙扎成他的模樣當眾燒毀鞭尸。
  與此同時,宋子淮潛伏在浦西的人也開始針鋒相對的暗中傳播小道消息,宣揚某些人已經投靠異族,不拿百姓的死活當回事,杜撰出一個莫須有的敵人來綁架全城百姓,半個月前的漆黑導彈便是鐵證如山,不容置疑!
  而糧食和物資實際上被這些可恥的叛徒正準備秘密運往北極基地,用于支持異族的殘暴統治,潛伏人員暗中號召大家打到這些異族的走狗,并宣稱,浦東的軍隊很快就會打過來,到時候,所有的人都將有吃有穿有地方睡覺!
  雙方的宣傳鼓動戰如風起云涌,席卷整座城市,就連浦東與城外難民都沒有避免,洶涌澎拜的浪潮一波高過一波,武裝沖突越來越激烈,形勢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劇烈地惡化著,大街小巷中的風聲越來越緊,局勢越來越危急,戰爭的烏云密布天空,大戰已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浦東一方,在宋子淮與方越候的控制下,加緊一切時間備戰,每天都有大量軍隊開赴黃浦江前線,而新兵拿著楚云升從武器倉庫洗劫來的槍支也在密集地訓練著,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則在黑暗中四處出擊,清剿外圍的食人生物,掃除大戰爆發時背后的隱患。
  浦西一方,楚云升密切的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現在誰都知道,戰爭將在十來天內打響,和半個月前的那一次圍攻大戰完全不同,如今,多能一族及其他異族援兵未到,之前的高端戰力又嚴重受損,而楚云升這邊同樣是這種情況,他們不是笨蛋的話,也應該能猜得到。
  所以,這場大戰的主力將是雙方的普通士兵,以及一部分還能戰的覺醒人。
  軍隊的數量、裝備、武器、彈藥等等,覺醒人的戰斗力、意志、協同度等,便成了此一戰至關重要的決定因素,而雙方轄區中的老百姓則成了暗藏的火藥桶,一旦暴亂,后院起火,那些家人身在后方的士兵以及低級軍官便極有可能不戰自亂,即便有紀律嚴明的部隊,或許不受影響,但如果從背后受到市民與難民的襲擊,這場仗也就不要打了,因為這座城市里的人實在太多,太擁擠。
  雙方都緊挨在這樣的一座城市中,一旦打起來。便將直接是最為殘酷的巷戰,相互膠合在一起的血拼,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自然無法使用。楚云升料想即便是多能族再怎么發瘋,也不敢再用核彈之類的武器,否則,他楚云升未必能被殺死,而那些為它們浴血奮戰的軍隊,本來心理就有過陰影,如果再被當成棄子耍一次,只怕當場就會臨陣倒戈,說不定激變的浦西軍隊反而會直接掉頭率先殺入軍方總指。一旦殺紅眼了,那些高級軍官們也未必能保得住小命。
  人若有退路,總是不想那么快死的,高層的指揮部官員尚且還有北極基地可以退卻,犯不著把身家性命丟在這里,回去以后。想往這里扔核彈什么的,仍然可以繼續再扔。反正那是多能等族的事情了。
  當然,他們也不會輕易放棄這里,從戰前的宣傳與部隊的調動。楚云升能感覺到他們死戰的決心絲毫不弱于自己。
  接下來便要看這場統一之戰到底怎么打了,具體軍事上的事情,楚云升不過問,方越候比他專業,后勤上的事情。他同樣也不過問,宋子淮的團隊比他更專業,他只要控制好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兩柄尖刀,便可直插敵人的心臟。
  楚云升離開隧道前擁擠的人群,隱身匿如進去,很快便從另外一端鉆出來,然后跳上等待他的軍車,直奔科研基地而去。
  他人剛下車,便被焦急等待已久的于堅叫住。
  “出什么事了?”楚云升見他神色凝重,邊走邊問道。
  “方副司令和宋總務交代您一回來,立即讓我帶您去會議室。”于堅低聲道:“西邊有情報。”
  楚云升點點頭,方越候與宋子淮在西邊安插了諸多眼線,他是知道的,同樣,東邊也有很多別人的眼線,只有統一后,這些眼線才能逐一清楚掉,或者自然消失,但眼下,許多事情還是需要嚴格保密的。
  于堅已經算是宋子淮親信了,能知道一點風聲也很正常,兩人坐著電梯,嘩啦一聲,向地下快速降入。
  這座科研基地深入地底,按照孫教授的說法,即便是超常規的炸彈只要不是連續攻擊,便穩如泰山,絕對的安全。
  然而在蟲子面前,這座看似鐵打的科研基地最后也將如豆腐渣一樣被切開,金甲蟲的地下摧毀能力會像蛀蟲一樣把它咬個千瘡百孔。
  在會議室里,楚云升又見到面相陰沉的方越候以及老熟人方柏瀟。
  “楚先生來了?”首先說話的是方柏瀟,他老子雖然職位高,但他只是師長,會議室中座位靠后,接近門口的位置,便最先起身,一邊說著,一邊將楚云升迎進來,指著一張空位,繼續道:“請入座吧。”
  這時候,十幾個官員與軍官在宋子淮與方越候的帶領下,紛紛起身,目送楚云升走入座位。
  他的位置在宋子淮下方很特別的一個地方,既不主,也不次,正適合他目前的情況。
  走過會議桌的時候,楚云升略略掃了一眼,大部分人他是不認識的,不過重要的幾個人都已經打過交道,算不上太陌生。
  老幽不知道什么也被請來了,還坐在上座,和方越候并列,還有代表科研基地的孫教授,也在沖楚云升微微點頭打招呼。
  而在孫教授的旁邊,楚云升忽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影子,竟然是蘇簌,便略顯得尷尬一些。
  見楚云升稍有一愣,主持會議的宋子淮簡單地解釋道:“覺醒人戰隊委托她過來介紹備戰情況。”
  按說這種級別的會議,余小海等人是不夠資格參加的,楚云升負責掌控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具體的情況應該由楚云升這個級別的人來介紹,大概這些人考慮到他神出鬼沒,來無影去無蹤,對兩只戰隊的情況還不如下面的人知道的清楚,所以才不得已找到余小海和林水瑤,指派了這么一個秘書一樣的人前來參加會議。
  既然宋子淮這么說,楚云升干脆當沒看見,徑直落座,而蘇簌倒是很大方地沖他微微一笑,不著痕跡。
  會議室的沉重大門再次合上,主持會議的宋子淮看了一眼大家,接著說道:“楚先生,沒來之前,我們已經討論到了一半,這是最新的絕密情報,看一下,我們初步擬定了一個方案,決定提前出兵!”
  ******
  上一章的取材來源飄火自己,在我和我姐姐出世前,曾有一個哥哥,因為意外流產而未能出世,那時候他已經很大了,為了不讓我母親看見以致日后傷心,更有地方風俗問題,連夜老人就把他葬了,具體位置到現在我爸媽都不知道,葬他的老人如今已逝,這件事便成了永遠的一個謎,如果不是爸媽年紀大了,而我們也已經長大成人工作了,他們便會偶爾會嘮叨起,我至今可能都還不知道有他來過我家。
  我曾問過我爸,如果他出生了會怎樣?我爸絲毫沒有隱瞞地說:如果他出生,姐可能會有,但肯定沒了!
  所以,我有時候會想,如果他出生了,我會在哪里呢?或許就不存在了……
  因為每逢清明也無處祭拜他,便用上一章悼念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