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677 我好想她

^
  ……
  從宋子淮的辦公室出來,楚云升略有些失望,宋子淮對一鏡老頭的了解比方柏瀟多不了多少,除了一些上層圈子相傳已久的內容,沒有什么具有價值的線索。
  不過當楚云升問起一鏡老頭手里有沒有一個叫做“龍甲神章”的東西的時候,宋子淮很奇怪地說了一句:龍甲神章?不是神話傳說中的東西么?
  這句話觸發他想起了什么,會同還在研究一千年的老幽翻了一通史書古籍,最終拿著幾本古籍,震驚地說道:果然有這個東西!
  之所以如此的震驚,并不是因為找到了不可考的文獻中驚鴻一瞥的記載,而是他想起來自己為什么會耳熟的原因了。
  是那尊披靡而無視一切的漆黑石碑,令前輩都要崇敬萬分的東西!
  他曾觸摸過一次,也就是那一次,“看”見了無數的“追溯”,其中便有這樣的一幕:
  有一人登高而呼:“九天玄女,賜予《龍甲神章》,吾等必勝!”
  偽碑內與偽碑外,竟然在石碑的追溯上驚人的重合了!
  楚云升的心臟不停地跳動著,時間上的邏輯也隨著深思習慣地展開,這一幕出現在見到前輩之前,大約公元前兩千多年,距今四千多年,不到五千年,而前輩出現在五千年前,所以龍甲神章出現時,前輩應該已經去世很久了。
  所以,前輩推算的天軌循至復原時間并沒有出錯,他不是神,不可能知道在他死后有人用龍甲神章來補天,但他似乎又預見了,因為大黑暗仍舊按照他推算的時間降臨了,要不然他為何有那聲嘆息?
  賜予人類《龍甲神章》的主人似乎來的很匆忙,走的也很緊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它們”自稱會回來阻止天裂,應該不至于撒謊,但那也是兩三百年之后的事情了,和楚云升暫時沒有什么關系。
  他現在唯一要抓緊的是弄清楚一鏡老頭到底和《龍甲神章》有什么關系?
  如果真和多能族攪渾到一起。他的麻煩可就大了,而且越來越大。
  眼下,偷糧一事勢在必行,否則一個月后的全城統一之戰毫無勝算,但若有機會,楚云升也想試著潛入軍方核心要地,見見一鏡老頭。
  “老幽。幽靈神教的幽靈戰士就不要和小海的覺醒戰隊混編在一切了,傳授給他們的功法很特殊,和他們不在一個體系,強揉在一起反而可能會出事。”楚云升深知功法之間若稍差毫厘,便有滅頂的風險,仔細交待道:“如今任何力量都很寶貴,不能無故折損,上次占領科研基地的行動。雖然有宋子淮等人的事先安排,但我看林水瑤和那個副教主表現還行,就讓這兩人領著幽靈戰士獨自行動。余小海的覺醒人戰隊負責清理周邊食人生物,增強戰力,幽靈神教負責攻打除黑脊之外所有的赤甲蟲,并讓趙寶柱負責收攏黑脊蟲,兩個月之后的人蟲大戰,它們將是絕對主力!”
  老幽很久沒提幽靈神教這件事,就是想淡化處理,最好不了了之,它可不在乎那些教徒,可沒想到楚云升又重提起來。急忙道:“領導,都怪那個副教主范舉,本來小人想著以領導您的冥君之威,應該叫做幽靈冥教才對,他這混蛋非得說冥教不好,老百姓都不愛聽。要叫得叫神教,威風八面的,聽起來也氣派。”
  說著,它瞄了楚云升一眼,見楚大魔頭沒有動怒的跡象,繼續恨恨說道:“要不是他從中這么瞎搗亂,小人也不至于被大人您誤會,也就不會落入空間陷阱……現在想起來,小人恨不得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骨,以泄大人您的心頭之恨,想不到您如此寬厚,還要重用他,小人實在是為大人不值”
  楚云升急忙打斷道:“行了,行了,看了這么多的史書,好的不學,馬屁倒全學齊了!還這么惡心!的心思,干的事情,我肚子里都很清楚,是隨便找個人出來就能墊背的么?我不喜歡拍馬屁,也不喜歡和只會拍馬屁的人合作大事,因為今天能拍我,明天也能拍別人,我希望有可用之處,眼下我們手里只有覺醒人戰隊和幽靈戰士兩股自己的力量,第三股能不能掌握住,就是的用武之地。”
  老幽神色一凝,低聲道:“您說的可是科研基地?”
  楚云升點點頭:“他們都是人類之中的佼佼者,別看身體羸弱,骨子里都傲氣的很,每個人都有成熟的價值觀與理念,不是隨便透出一些先進知識就能征服得了的。他們都是聰明人,仰慕的是背后的先進文明,而不是坐享其成的,他們會真心地尊敬與感謝的幫助,但絕不會佩服,因為在他們的眼里,只是知道他們不知道的東西而已,若論起才華和科研能力,的確未必如他們,他們如果有的知識起點,絕不會遜色于半分。”
  老幽面露難色道:“那怎么辦?不能打又不能吞的,難道要當祖宗供起來?”
  楚云升搖頭道:“那不用。具體的辦法自己去想,我也幫不上什么忙,不過可以給一點建議,知識分子么,尤其是科研前線的高知,總有些臭毛病,有些榮譽什么的,看得比命還重要,還有,先進科技以及未知世界的探索對他們的致命誘惑是無法想象的,所以在解答他們問題的時候,不要擺一副永遠冷冰冰的摸樣,這樣只會激起他們的傲氣和自尊,得運用技巧,適當地透露一些與該問題有關的更深的神秘領域,讓他們向往所描繪出來的前景。”
  別的方面,楚云升不敢亂說,在這個方面,他原本就是一個工程師,雖然很低級,但心態方面總還是能捕捉到一些的。
  老幽無奈道:“小人試試吧。”
  ……
  離開老幽的專屬房間,楚云升將余小海、林水瑤等人全都召集到科研基地的地面上層,從物納符里取出二十枚暗紅甲牌,交給他們。
  這些暗紅甲牌上都著復雜奧義的條紋。看起來像是從廢墟中撿來的另類甲骨文,實際上是封有了三階攝元符,可重復使用,符封位置他做了改動。端口打開,向所有人開放,并加入冰火元氣觸發機制,以方便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使用。
  當然符封上仍有他的手法保留,若有必要,隨時都可以按照規則封鎖開放端口、收回或抹去。
  三階攝元符里現在都是空著的,楚云升沒那么多的元氣可以給他們“第一桶金”。僅是這二十張攝元符還是他在七天內趁著三元天境界趕制出來的,如果在二天境界,越境制三階攝元符所需要元氣極為龐大,遠不是他現在可以負擔得起的,所以,后面就要靠他們各人各自努力了,黑暗時代并不是那么好生存的。
  二十枚滿符文的暗紅甲牌因為數量較少,只能分配到有限的人手中。余小海分了十二枚,林水瑤只得了八枚,至于再往下怎么分。就讓他們自己做主了,楚云升不干涉。
  除了三階攝元符,還有大量的二階攝元符,用同樣的手法制在普通的紙片上,雖然都是一次性的,但楚云升元氣不多,也只能這樣了,好在三元天境界制二階符文消耗元氣不多,這才有了近兩百張空的二階攝元符。
  和堅固的暗紅甲牌不同,這些紙片符文都楚云升都是要回收回來的。在他這里將形成元氣能量的戰備倉庫,根據每個人帶回來的元氣數量,論功行賞,而獎勵將是楚云升現在還缺少資源與材料打造的武器、戰甲甚至還可以包括一些簡單的攻擊元符。
  這些都是需要資源才能制造的,楚云升手里不夠,又為了調動他們的積極性。自然必須讓他們自己到黑暗中去掙、去奪,功法卻不同,他手里就有現成的,不需要耗費任何資源,雖說也可以拿來做激勵,但如果一直捂在手里當成獎勵才發下去,反而耽誤時間、耽誤實力提升速度,最終得不償失。
  所以在功法上,不能是老幽的,還是他的,都沒有太大的限制,新編的覺醒人戰隊和幽靈戰士都能拿到一份現價段的戰法修章,實力大幅提升后,可再來拿下一階段的戰法修章,以此保證整體戰力快速提升。
  當然一點限制沒有也不可能,萬一拿了戰法修章跑到敵營去了便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判定下屬可以不可以領下一階段戰法修章的決定大權交給了余小海和林水瑤兩人,楚云升不想干涉太多,他沒那個精力也沒那個時間,但監察權,他分別交給另外兩人宋影和那位副教主范舉。
  實際上,宋影現在還在病床上,只是被楚云升拉來占個名而已,而且即便她病好了,楚云升也沒準備讓她去“上任”,目前他還信得過余小海,用她來占這個名只是做個樣子給幽靈神教看,最重要的是她比較合適,不會引起余小海的反感,否則換成其他人說不定會弄巧成拙。
  對林水瑤,楚云升可沒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功力,這位妖精一般的女人他覺得憑自己的智商難以掌控或馴服她,所以副教主范舉雖然不堪,也只能勉強先湊乎著用了。
  誰想到,等林水瑤一臉郁悶地走后,余小海賊兮兮地說道:“楚哥,其實咱沒必要防著人家,真要不放心,就把她辦了,就地正法!”
  余小海和楚云升廝混的時間長,楚云升提防林水瑤的心思他清楚得很,同樣,他的心思楚云升也一看便知,不禁好笑道:“哪天我要對不放心了,是不是要把也辦了?”
  余小海腦袋一暈,但馬上正色道:“那倒不用,宋影現在病著,讓蘇阿姨來幫我吧,我那邊正缺個軍師,再說,那個啥,反正們快是一家人了……”
  楚云升從物納符中掏出一副戰甲,砸在他身上,怒道:“滾蛋,再敢亂說,送去陪老幽!”
  余小海雖然敢罵老幽,但骨子里還是怕它的,便不敢再亂說什么,正要離去,卻見楚云升忽然落寞地站起來,走到窗前,神色黯淡,聲音中充滿了孤零的凄涼:“小海,以后這種玩笑不要再說了,璃兒已經不在了,我很難過……”
  他頓了頓,望向遙遠天際的雙眼間已是一片濕潤模糊:“我好想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