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669 破鏡

^
  軍隊開始進攻了,他們不需要太多的時間休息,只要調整好人員和重新加載武器,便可以發動不間斷的打擊。
  子彈很快就鉆了進來,炮彈因為精度問題只能在外圍爆炸,飛進來的只是彈片,但也足以傷害到如風中殘燭的楚云升。
  老幽哧溜一聲從戰甲中鉆出來,道:“領導,您專心想辦法,這些子彈就交給老幽我了!”
  它傷勢也很重,幾乎只剩下一縷幽魂頂著個腦袋,但眼下的形勢,它必須和楚云升一起死戰,否則必死無疑。
  楚云升無暇分心說話,只點了點頭,骨框里的眼球差點掉下來,嚇了老幽一跳。
  戰爭在間歇幾分鐘后,再一次打響,而且一打響便激烈到白熾化的程度。
  聽著猛烈的彈音,楚云升明白,如果危機時刻,軍方被多能族逼急了,弄不好真的會犧牲城市為代價,使用戰術核彈頭或者其他大殺傷力武器。
  雖然四維空間對核彈威力有束縛,而且暗能量存在也會干擾它們的沖擊波擴散,但他不敢一定確保自己能在那種高溫輻射與沖擊波中存活下來。
  必須要抓緊了。
  事實上,他想得沒錯,軍方總指正在激烈爭論,甚至有人破口大罵……
  如果他細心一點,可以發現一部分軍隊正在一邊開火,一邊向外圍疏散。
  忽然,楚云升心中一動,猛地展開眼睛。
  老幽一喜道:“領導,想到辦法了?”
  楚云升嘆息一聲:“不是我想到了,是它想到了。”
  老幽左右望了望,摸不著頭腦道:“誰?”
  楚云升凄涼地笑了笑,卻沒有說話,張開雙臂,像是要擁抱什么。令老幽一頭霧水。
  下一刻,老幽震驚地發現越來越多的蟲子向這邊狂奔,數量雖然不多,但聲勢極為驚人。
  “快!攔住那些赤甲蟲!”黑暗的地面上。有人大喊一句。
  密集的槍聲隨即響起,射向那些高速運動順著街道、順著樓宇墻壁飛奔的蟲子,不惜動用各種重型武器。
  不斷有赤甲蟲或被阻擋,或被射落下來,但更多的仍朝著楚云升與老幽附近疾馳涌來。
  它們選擇的出動時機非常好,覺醒人正在恢復,異族也精疲力竭。楚術門人還攤在地上,只憑軍方的常規武器,沒辦法對它們形成最有效的殺傷,只能稍稍阻攔。
  軍方火力被吸引走了大半,老幽壓力大減,不過仍是搖頭道:“這么點蟲子,解決不了什么問題啊領導。”
  它不知道這些赤甲蟲為什么要來幫他們,大概猜出和楚云升有關。但很快它又搞不懂了,赤甲蟲并沒有攻擊任何人類,而是徑直忽略一切。只奔向楚云升所在的樓宇附近。
  望著忘死一般穿梭在樓宇街道間,沒有攻擊任何一個人類甚至曾經還幫助人類消滅過其他食人生物的黑脊赤甲蟲,老幽張了張嘴,突然說了一句:“有些人居然比我老幽還無恥啊!”
  這時候,星芒大陣的一角,斜斜又殺出了一支奇兵,人數雖然不多,但個個似戰能充盈,如狼似虎,一入大陣。便將正在恢復中的覺醒人部隊殺個人仰馬翻。
  其中領頭一人,沖上一輛裝甲車,一腳踢飛試圖反抗的軍官,用喇叭對著天空大喊:“楚哥,我是小海,兄弟們在下面擋著。你快想辦法沖出來,他們喪心病狂準備用核彈攻擊了!”
  老幽渾身一個哆嗦,它知道什么是核彈,更知道軍方將用的可能不是地水平的核彈,而是沖擊力更大的某種炸彈,心中頓時一慌,看向楚云升。
  它雖然討厭余小海,但此刻卻希望余小海能猶如神兵天降,干掉軍方瘋狂的頭頭腦腦。
  但它發現楚云升臉上似乎一點的波瀾都沒有,十分的沉靜。
  如果是未受傷的時候,憑借神功,它才在不乎人類的什么核彈中子彈,但現在……
  “老幽,等會你鉆到我戰甲中,不要亂跑。”楚云升目光看向殺聲震天的地面,看向飛奔而來的黑脊蟲,平靜地說道。
  當它們一出現,楚云升便明白了冥暗示的用意,那是命源上的牽動,只有他才能感覺到黑甲蟲身上此刻燃燒起來的命源。
  它們不是來攻擊軍隊的,也不是來阻攔覺醒人等等的,它們數量太少,做不到這點,它們是來自殺的,是來犧牲的,像是在完成一個使命,為此放棄自己的生命。
  楚云升一寸寸突破向第二層境界,然后默默發動合體戰法。
  既然如此,那就突破三元天吧!
  他放棄了第一劍式的打法,既然都是越境使用劍式,都要受傷,那不如使用一個大的,不如殺他個驚天動地。
  核彈,還是什么彈的,已經無所謂了。
  第一只黑脊赤甲蟲終于沖上了楚云升腳下最高的一個樓頂,雙腿用力蹬彈,猶如利箭一樣射向空間陷阱,在地面上人的瞳孔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接著,當它越來越靠近楚云升,身體便越來越粉碎,像是自爆一般壯烈。
  有了第一只,便有第二只,從樓頂上,墻壁上,左邊,右邊,各個地方,冒著槍林彈雨,騰空而起,一往無回地鉆入楚云升身體周圍已經開始霧化的范圍。
  老幽目瞪口呆,像是看“鬼”一樣看著楚云升,驚恐地往后急退,生怕被沾一星半點一般,口中不禁喃喃地胡言論語:“誅魔,誅魔,弒神……”
  發現這邊的異狀,地面又有人大喊:“快發動五柱擊天!”
  消耗過度的覺醒人不顧一切地輸送自己最后的能量,五道流光再次溢出,沖過街道,滾滾奔向匯合點。
  楚術門人也不顧一切地用力拿起十二支劍,瘋狂組成劍陣,直指蒼天。
  第三個斗篷人也出現了,和兩位兩個一道,襲殺向更加瘋狂中的黑脊赤甲蟲。
  整個城市都開始瘋狂起來……
  越來越混亂的廝殺場上的一個角落,一個年輕的男人,拿著寒冰箭,勁射之后,大吼一聲:“兄弟們,跟他們拼了!上啊!”
  臨時軍方基地,一輛拖著巨大彈頭的卡車緩緩開出地下車庫,號令此起彼伏,探燈下黝黑的彈頭上的寒芒露出死亡氣息。
  同時,一列軍隊鉆出黑暗,嚴整的裝甲洪流,從大橋上由浦之東滾滾向浦之西開來,炮如林立,洞洞指向前方,守橋的士兵駭然道:“你們想造反?”
  更遠的地方,城市之外,兩對蟲群洪流猛烈地撞擊在一起,一邊極度瘋狂,一邊極力阻攔,打得昏天暗地,死傷不計其數,旁邊更為龐大的第三方蟲子愕然不知所措,僥幸乘機逃的一命的一批難民,心臟幾乎跳出胸口。
  ……
  一道道光柱沖天而起,沖刷著霧氣騰騰的楚云升,像是要將降臨人間的魔嬰扼殺在搖籃之中,發出凄厲地嘯音。
  “快殺他!殺了他!不能讓他降臨!不及一切代價!”
  某個地方,一個聲音瘋狂地叫道,歇斯底里地聲音順著通信波傳向全城。
  “魔嬰要降臨了?”
  地面上所有人微微一顫,全都動了起來,不顧傷勢,不顧疲勞,不顧一切,向空中陷阱中的男人發起傾力所有的攻擊。
  那間幽暗的房間中,冷峻異常的狙擊手重新瞄準霧氣中那個的腦袋,注入最大的火能量,校準、校準、再校準突然,一只白皙的手擋在她鏡片前。
  “為什么?”狙擊手抬起頭,眼神中一絲不解。
  那只手的主人,望著窗外,久久才說道:“風兒,我們本不需要與他為敵的。”
  狙擊手沉默了片刻,才說道:“其實,我已經殺不死他了,開不開槍都一樣,蝶姐姐,我們走吧。”
  那只手的主人搖了搖頭,面露迷惘之色道:“我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魔鬼。”
  街道的另一處,穿著筆直軍裝的堅毅男人,紅著眼對著通訊器道:“為什么要核彈?您知道我們還有多少兄弟在里面嗎!?”
  通訊器那邊傳來冷冰冰地聲音:“不是核彈,但也差不多了,你是軍人,軍人就必須服從命令,不要問了,立即撤退!”
  那堅毅男人凄厲地說道:“老首長!我求您了,讓我把兄弟們撤出來!”
  通訊器那邊痛苦地嘆息道:“來不及了……”,然后便沒了聲音。
  那堅毅男人望著戰火中死戰的戰友,身形微微顫栗,心中的痛瞬間超過了手上的傷口,看著他們一個接著一個死去,如鋼一般的面孔上落下冰涼冰涼的淚水,痛萬分地地跪在地上……
  這時候,光柱竭力沖刷的高空中,無數槍林彈雨竭力阻止的魔嬰降臨之處,一聲清音,卻響徹天地:“破鏡!”
  霧氣由紅變暗,再變紫,最終隨著這聲清音唰第一聲向內搜索,五色光柱徐徐走出一個負劍人影。
  地面上瘋狂廝殺的人紛紛抬頭去看,想要看看那魔是個什么樣子,卻始終看不清,直到他走出光柱。
  那是一身紫甲的人形生物,凜冽在夜空之上,紫光粼粼,身后更有一道虹芒拖曳流轉,猶如天外飛仙,降臨人間。
  他負劍而立,雙目冷峻,俯瞰大地。
  是人,是神,還是魔,沒人知道,但所有人都看到遠處一道流光奔向他,漆黑的彈頭,散發著自地獄的毀滅氣息。
  ******
  我還在碼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