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664 單槍匹馬殺向總指

跟-我-讀wen文-xue學-lou樓記住哦!
  ^
  中年男人語氣平緩,長長的一段話從他口里徐徐吐出,竟沒有一絲卡殼的地方,抑揚頓挫之中將所欲表達的意思說得通暢明白,既有?鏘有力之處,亦有委婉憐惜之意,再望向楚云升的眼神,便多出幾分從容不迫的氣度,顯出大家風范的修養與沉淀。
  只可惜楚云升在某些方面是個粗人,欣賞不了上流門第的氣質,反倒覺得多能族與楚術門人的臉皮越來越厚,厚顏無恥的一番話也能給他們說得如此理直氣壯與冠冕堂皇,不禁轉身樂道:“老幽,剛才你說他們是什么來著的?”
  受到火族之人刺激,羞惱成怒中的老幽想也沒想地恨恨道:“一群卑微的人類!”
  楚云升正等著想要的那句話來狠狠打擊與鄙視一下多能族,已經做好接口的準備:“對,卑”,隨即便意識到不對,眼珠一瞪:“什么!?”
  老幽猛地一個激靈,看領導神色不虞,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心中一跳,急忙挽救道:“一堆可憐的寄生蟲!”
  說完,心中仍在打鼓,不知道這次說對了沒有,它突地意識到現在自己仍是戴罪之身,若是再觸到楚云升的霉頭上,便是罪上加罪,后果可想而之,因此不得不加倍的小心說話。
  被它這么一攪,楚云升方才預備的氣勢頓然無存,便沒了鄙視多能族的興趣,只悻悻道:“自我進了這間大廳,在你講的所有話中,這是唯一一句正確的人話。”
  老幽連連點頭,不敢多說,言多必失啊,這祖宗太難伺候了,不曉得要弄哪樣啊。
  中年男人臉色出現一抹慍怒,但仍能平靜道:“楚先生不必出言諷刺。教主先生的狂言大語我也不會放在心上,教主生命形態獨特,或許可能優于我們,但我猜想這也大概正是你有巧妙辦法克制它的地方。所謂物有長短,各有千秋,換做針對我們,這樣的辦法未必還能起得了作用,最終還需依靠實力,如今幽靈大廈已被大軍包圍,高手更是如云。再說什么“寄生蟲”未免讓人覺得可笑。”
  面對他的長篇大論,楚云升耐著性子聽完,臉上始終沒有出現或許他所希望的慌張,反倒又問起冰族的仰雪來:“我聽說多能族的人個個都是言而無信、陰險狡詐之徒,你們冰族和他們打了無數年的交道,不知道有沒有聽說過?”
  仰雪大約也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可能是由于復蘇尚未完全,一舉一動中都明顯地帶有青春可愛的痕跡。眼神中掩藏不住對多能族被楚云升冷嘲熱諷時的幸災樂禍之意,不過她大概也不想當面得罪中年男人,委婉地說道:“這個。我復蘇尚未完全,很多以前的事也不太清楚。”
  楚云升露出頗為理解的神情道:“那就是說復蘇完成后便知道了。”繼而轉向中年男人,微微笑道:“既然多能族的人都是言而無信且之輩又是陰險狡詐之徒,這位先生,恐怕很抱歉了,我只怕沒辦法相信你的優待,跟你回什么總部了。”
  中年男人待楚云升說完,面色鐵青,露出一絲寒意,冷聲道:“楚先生是要使用武力了?你可要想清楚。你所面對不僅一整個歷史悠久實力強大的種族雷霆之怒,還有其他諸族以及足以轟平這座城市的人類軍隊。”
  楚云升眼中寒光一凜,冷笑道:“你也說是人類的軍隊了,我也告訴你一句,這座城市也是人類的!”
  舀軍方與整座城市來壓自己,楚云升殺機大盛。黃山時多能族神域便是草菅人命,蠱惑無數手無寸鐵的百姓包括婦孺兒童向發起自殺式血腥沖鋒,比起冰火兩族更是可惡之極。
  “既然話不投機,我也無話可說了,這便告辭,咱們實力上見真章吧!”
  中年男人見勸降無效,神色冷淡,轉身便要退出大廳。
  楚云升對他的想法感到奇怪,愕然道:“你說了這么多狠話,最后竟然想走?你當這里是多能族的菜園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想說就說,想不說就不說了?”
  中年男人停步站住,但并不慌張,淡淡道:“你若現在殺掉我,外面失去信號,便會馬上采取武力行動,你也就失去了最后的機會,不想那么快死,就等我出去吧,或許還能有后悔的機會,況且這里幽靈神教的地盤,教主先生雖然被你制服,但尚有諸多教徒未必就想死。”
  “一號老頭用你,真是瞎了眼了,難為你這么自信……”楚云升一陣無語,轉頭對老幽道:“你不是叫著喊著要吞人嗎?把他吞了,你的帳就暫且記下,以后再說。”
  老幽心道終于輪到我戴罪立功了,正要上前露出獠牙,猛地一驚,疑心重重地認真說道:“領導,您可別聽他們瞎說啊,我那是在嚇唬他們呢,像我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做出吞食活人那么殘忍的事情,絕對沒有,從來沒有!”
  這一回,不僅是林水瑤等人臉上強壓一絲抽搐,便是那些教眾,臉上的肌肉也控制不住地顫動。
  楚云升怒不可歇,手中聚起本體元氣,一把拎起它扔向中年男人,寒聲道:“費什么話,快把他給我吞了!”
  中年男人見老幽似乎郁悶地張牙舞爪撲過來,頓時大驚,想不到楚云升真的敢當場格殺他,急忙從腰間拔出一支小槍,槍頭對準青煙般的老幽,一刻不敢拖延,連續全力射擊。
  多能族的人與冰火兩族不同,本身不從事修煉,專注于科技的運用,因此雖然本身實力不高,但武器的威力確實諸族中最大的。
  隨著扳機扣動,一束束淡紅色的光芒從那只小槍中射出,像是紅外線激光束一樣閃爍在大廳中,每一束光芒似乎都打中了老幽青煙般的身體,但下一刻,視覺系統才會發現,被打中的不過是青煙的殘影,老幽正以極高的速度變換著方位逼近中年男人,因為速度太快。再加上它青煙形態的特殊性,每當光束打中一道煙霧殘影,在視覺里便產生一種錯覺,佛老幽是在瞬間移動到一個個位置點上。然后出現被打中的身形,然后再消失,接著又出現在更近的位置點上。
  楚云升讓老幽去吞掉中年男人,除了的確是想殺掉這個狂妄無邊的多能族人之外,也想看看老幽到底長了多少本事,現在一看,果然比以前厲害了許多。這在還是剛才受了傷的情況下,便能做‘移步換影”,可見老幽實力提升的速度并不弱于他自己。
  被攻擊的中年男人,此時也能看出來并非是多能族的戰斗人員,見連續打不中老幽,臉色一變,準備向大廳出口奪路而逃。
  急于戴罪立功的老幽自然不肯給他逃命的機會,在空中將青煙急速內縮。形成一股蓄勢之力,然后“嚯”地一聲,竄飛出去。轉眼間便追上中年男人,張開與它身體一樣大的大口,一口便照直吞下去。
  與此同時,中年男人大概已知必死無疑,眼露絕望凄厲之色,從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件杯蓋大小的漆黑圓碟,用力摁下中間的精致凸起,頓時紅光頻閃,他便獰笑著將黑色圓碟拋入人群。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中年男人準備魚死網破的炸彈,而且一定威力巨大。多能族的東西自然不能人類的科技相比,雖然只有杯蓋大小,但炸飛整座大廈也不是不可能。
  這時,楚云升才知道小看他了,這人應該在來之前就做好了兩手準備,一旦走不掉。便準備犧牲自己從大廈內部引爆炸彈,即便炸不死楚云升,也能讓幽靈神教灰飛煙滅。
  黑色圓碟不是手榴彈,人撲上去用**就能擋住爆炸的威力,但幾個狂熱的教徒為了護教已經準備這么做了,正往圓碟飛落的方向狂奔而去,悍不畏死、不要命的也不止中年男人一個。
  將黑碟踢出大廈也是不可能的,一是時間上來不及,二是即便在大廈外面爆炸,高空中的沖擊波也能摧毀幽靈大廈,所以大概在中年男人看來,只要已啟動它,在極端的時間內,老幽雖有吞噬尚未爆炸的黑碟能力,但被他以生命拖延住來不及救援,所以不論是楚云升還是幽靈神教的都無計可施,結果只能有一個大廈被炸毀!
  這是一個同歸于盡的必死之局。
  中年男人獰笑的目光,隨著老幽對他的吞噬,逐漸變冷,被青煙如霧氣一樣包裹的身體逐漸蝕化,他平靜地看著飛跡在空中的黑碟,平靜地等待著爆炸來臨時的死亡。
  為了全族的復興,似乎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刻,他眼神里沒有畏懼、沒有遺憾、沒有后悔,只有理想。
  就在他要閉上眼睛,準備感受爆炸瞬間的絢麗時,六道光一般的劍影從大廳人頭上飛速掠過,那是一種極快的速度,只能感受到它們的出現,看不見它的究竟在哪里。
  當它們再次顯出身影時,黑色圓碟已被切為碎片,凌空散射在大廳上方,如雨點一般落下,灑在它下面跟隨它疾奔的幾名狂熱教徒身上,如同一層碎碎的塵埃。
  中年男人緩緩閉上眼睛,嘆息一聲,他的生命已經走了盡頭。
  另外一邊,楚云升收劍入鞘,臉色鎮靜,六道劍芒是他最快的攻擊速度,也是破局的唯一辦法。
  真要讓黑碟炸了,即便他能逃脫出去,損失也會極為慘重。
  老幽打著飽嗝,拖著鼓脹不斷的身體,返回他的身邊,郁悶地說道:“太難吃了,一點味道也沒有。”
  楚云升看了它一眼,道:“不是沒吃過其他人么,怎么知道味道好壞?”
  老幽心道不好,楚大魔頭又開始找茬了,急忙轉開話題道:“呃,那個,剛才真是兇險啊,小人即便沒受傷,說不定也會中了他的道,還是領導大人威武,一劍便那個啥……”
  楚云升看著它,截口道:“幽大教主受了傷,吞掉一個多能族人也不會吹灰之力,看來的確是功力大漲了。”
  老幽一愣,然后幡然大悟,操,盡顧著表現。盡顧著戴罪立功了,一時忘了,這楚大魔頭無時不刻不再盯著提防自己啊!
  它頓時欲哭無淚,不全力表現吧。就不能戴罪立功,全力表現吧,又遭到警惕懷疑,先前就有左右為難,怎么做都錯,現在又是左右為難,怎么做還是錯。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楚云升看它一臉苦樣,大概也猜到七八分,便不準備再繼續敲打它,若是逼得太狠,保不齊它今后會束手束腳、猶猶豫豫,什么也不敢做了。
  接下來還需要它出大力氣,幽靈大廈被包圍,肯定是要突圍的。但怎么突,還值得商榷。
  楚云升既然敢大搖大擺來這里,就不準備夾著尾巴式的突圍。既然要突,那便干脆直接“突圍”到軍方的總指,殺他個片甲不留,來個敲山震虎。
  黑暗降臨也不到一個月左右,對他真正具有威脅力的,在這座城市里,目前也只有軍方,導彈雖然打不出來,但裝甲部隊的大規模各種炮火也能將他夷為肉醬。
  至于多能族,科技的確先進。除了天導人也不需要向冰火兩族那樣有個復蘇的過程,但,凡是武器裝備都需要能量供給,越是先進的武器需要的能量越是驚人,黑暗剛剛降臨不久,他們不可能那么快聚集到那么多的能量。
  所以僅對現在而言。楚云升倒是不擔心中年男人所說的高手,更擔心軍方的火力。
  策略既定,楚云升便立即開始實施,時間緊迫,外面的人隨時發起攻擊,只要一輪齊射,這座大廈就完了。
  首先,自然要穩住冰族,他回過身向雪冰使不動聲色地說道:“我們馬上要突圍了,不知道冰族有什么打算?”
  仰雪先前得到楚云升模糊的條件,又見到剛才六道劍芒的凌厲,以及中年男人說殺即被殺,神色由不得地一緊道:“我會把您的消息帶回去,大本營會怎么做決定,我可能暫時不知道,但我可以確保現在外面我們的人不會幫助任何一方。”
  楚云升點頭道:“那就是中立了,也好,你們出去吧,我要布置突圍方案了。”
  他是在下逐客令了,既然是布置方案,外人尤其是和外面的人有聯系的人,自然不能旁聽的,仰雪也明白楚云升和幽靈神教的處境,甚至還認為將會是十分兇險的一戰,所以人家要布置拼死一搏的方案,再在這里呆著就顯得不合適了。
  于是,其他人也跟著紛紛告辭,退出大廳。
  楚云升等他們走后,叫來老幽,沉聲問道:“我問你,你的這些教徒還聽不聽你的話?要老實說。”
  老幽“掙扎”了半天,試探性地說道:“應該會聽吧。”
  楚云升皺眉道:“不要應該,確定會,還是不會!”
  老幽很郁悶,這還不都是你鬧得,現在都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但這話又不能說,憋屈的要死,最終一咬牙道:“會,誰敢不聽!”接著它靈機一動,飛快地補上一句:“當然是聽領導您的話了。”
  楚云升也不知道老幽的話確不確實,大難臨頭各自飛的事情有很多,現在大廈被包圍,隨時有殺身之禍,除了一部分狂熱分子,大概也沒幾個敢留下來。
  這時候,門外一陣噪雜,沖進來幾個青衣大漢,后面還有一群人,趙寶柱竟然也在其中。
  其中一人剛進大廳便驚慌道:“教主大人,我們被包圍了,外面好多人,還有軍隊!”
  老幽瞪了他一眼道:“閉嘴,我知道!這里從現在開始,由冥君大人做主,別說幾個宵小,就是天皇老子來了,也一樣殺了!”
  先進來的幾人還在發懵,夾在人群中的趙寶柱眼前一陣眩暈,怎么轉眼間,這人變成什么冥君了?還大人?教主大人還對他畢恭畢敬?
  楚云升見時間越來越近,不再多說,加快語速道:“老幽,他們實力和你我相差太多,一起突圍反而不好,你在他們中間找個領頭的人,帶著他們直接殺向江對面的科研基地,地圖我馬上標給他們,務必以最快的速度占領那里,但不能殺死一個科研人員,明白嗎?”
  老幽急忙點頭道:“明白,您放心,那地方我知道。”
  &nb
  sp;楚云升搖頭道:“你知道沒用,你要和我一起行動,我們倆可不是突圍,出了這座大廈,我們就要一路殺過去,單槍匹馬直搗軍方老巢,我不知道在哪,你來指路!”
  老幽依舊點頭道:“沒問題,領導您放心,那地方我也知道。”心中卻嘀咕,領導您用錯成語了吧,別以為我不是人就沒有知識,難道你是槍,我就該是馬嗎!?
  楚云升冷哼一聲道:“他們想包圍我,我便殺他們個片甲不留。你趕緊選個領頭的人,要對你忠心不二的,告訴他們,只要占領了科研基地,我會給他們很多好處,包括功法裝備,什么都可以。”
  新任的副教主一直默不作聲,這時候眼光一閃,立即自告奮勇地站出來,殷切地望著教主大人。
  誰知道老幽徑直略過他,向林水瑤道:“小林,科研基地那邊就交給你了!”
  林水瑤頓時大驚:“干爹,我恐怕不行吧?”
  老幽知道她服眾能力不夠,可為了讓楚云升放心,它也算是費盡了心思,只能是她了,板著臉道:“我說你行,不行也行,誰敢冒頭不聽話,等我回來第一個就吞了他!再說,你和科研基地的某些人一直有聯系,別以為我不知道,現在就不跟你計較了,領導大人剛才說的話,你可聽清楚了,是要用最小的代價占領那里,所以你最合適不過了。”
  楚云升反而對林水瑤不放心,插嘴道:“讓那位副教主從旁協助吧,兩人共同舀下科研基地,便是大功一件,另外,趙寶柱你給我出來,沖出去之后,你去學生定居點把赤甲蟲帶上,一起去浦東,如果覺醒人部隊的余小海來了,讓他也一起去,務必舀下科研基地。”
  林水瑤幽怨地看了楚云升一眼,而那位副教主則喜上眉梢,還以為新來的這位老大對他青眼有加呢。
  楚云升沒空去理會他們的心思,布置好后,打開窗戶,看向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人點以及半空中盤旋的直升機,冷峻道:“老幽,我們倆先殺出去,他們目標是我,我一動,他們就會追擊,大廈里的人就有機會沖出去,趁他們沒反應過來,不僅要直逼軍方總指,還要乘機舀下科研基地。”
  說完便把強弓握在手里,從窗戶上斜斜探出身體,猶如一只峭立在懸崖邊上的飛燕,滿弦拉開,劍鋒頂著一張絢麗的離火符,蕭殺中凌空冷指黑夜。
  ******
  今天周一,來個大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跟-我-讀wen文-xue學-lou樓記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