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663 包圍幽靈大廈

跟-我-讀wen文-xue學-lou樓記住哦!
  ^
  “降臨者?”
  “什么降臨者?”
  ……
  老幽解釋一通后,發現楚云升眼里仍是濃郁的殺機,頓時哭喪著臉說道:
  “領導,我真的不是啊,您還不了解我?在您面前,我什么都不是,降臨者是什么東西,小人可真的連聽都沒聽說過啊。”
  楚云升根本不相信它,盯著它的眼睛,逼問道:“彩虹橋呢?不要告訴我,你還沒聽過!”
  老幽見楚云升語氣冷酷,不敢隨便回答,看似絞盡腦汁地想了片刻,卻是依舊茫然地小心翼翼地試探道:“要,要是還沒聽過呢?”
  “那你就去死。”
  楚云升不想有任何隱患,凡是與降臨者有關的嫌疑,全都要扼殺在搖籃之中,立即取出強弓,拉開弓弦。
  老幽嚇得魂飛魄散,急忙大聲道:“別,別,領導,那,那,我知道!真的知道!”
  楚云升心中一沉,既然老幽知道彩虹橋,那十有**就是降臨者,更加留它不得,神色一動,便要逼出黑氣,將它當場格殺。
  老幽對黑氣感應實在是太靈敏,黑氣尚未出來,它便驚叫道:“等等,領導,我的祖宗啊,說不知道,您要殺,說知道,您也要殺,您到底想要我怎么說啊?”
  接著它猛然醒悟過來,意識到楚云升要殺的就是什么降臨者,扇了自己一巴掌道:“領導,我真不知道,真的!剛才說知道,是害怕你發怒。我要是什么降臨者,我發誓,死媽死爹,死祖宗十八代!領導,您可不能錯殺好人啊!”
  好人?
  林水瑤以及中年男人那些人臉色不同程度地出現一絲抽搐,這位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什么時候成好人了?
  楚云升卻心中一動。老幽顯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它和趙寶柱一樣,還真的有點作用,僅是剛才把自己打入零維空間的本領。便是他目前所急需的,只是有點與虎謀皮的味道,萬一它真是降臨者,豈不是正好給它提供入侵的機會?其危險程度遠遠不是趙寶柱可以相提并論的。
  但轉念又一想,如果老幽真是降臨者,誰能保證殺了它之后還有沒有別的降臨者存在他的偽碑中?萬一再冒出來一個來,如果黑氣仍不足夠大用的話。依舊是死路一條,像大腦袋那樣實力的降臨者,若是不動太多貪心,殺他不費吹灰之力!
  任何重要的機會,都伴隨著極大的風險,楚云升明白這點,也正是因為這點,他以前才會更加的小心謹慎。因此而錯過很多的機會。
  當然他并不后悔,因為錯過的事情永遠都是未知數,但這一次。他想試一試,不過發誓這種嘴上的功夫肯定做不了數,于是冷聲道:“你既然視人類層次太低,怎么可能沒聽過彩虹橋,老幽,你想不死就必須讓我信服。”
  老幽明白這是它最后的機會了,收斂起神色,認真地說道:“領導,我真沒聽說過,或許是我的記憶還沒有恢復的原因。但您想想,如果這東西真是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到現在還沒想起來?您要實在不放心,你可以像以前一樣給我下個限制,但凡哪天您要發現我是什么降臨者,抬手間便可以滅了我。”
  楚云升想了想。收起強弓,緩緩道:“我現在可以不殺你,但你要記住,我既然知道你的身份,就有把握殺掉你,不論是在什么情況下!”
  他雖然不知道老幽究竟是不是降臨者,因此這話里也帶有一半恐嚇的成分,黑氣限制也不是萬無一失的,大腦袋未被他打成重傷前,那一箭也是殺不了它的,但有一點,只要老幽配合他,送他進入零維空間修煉黑氣,那么只要儲存出足夠的黑氣,哪怕老幽真是降臨者,真的占據了里世界,他也把握真的殺掉它。
  而且看老幽現在的模樣,剛才對視的剎那間肯定也受了傷,送他進入零維空間的同時,對老幽的實力也是一種壓制。
  老幽聽到楚云升這么說,心中頓時松了一口,在黑氣面前的極度緊張一旦松弛下來,便覺得竟有些癱軟無力,可現在畢竟不是能放松的時候,不得不再度打起精神來,點頭道:“這個是自然,領導想要殺小人,順手之間的事情。”
  說這話的時候,它渾然忘了剛才霸氣地要順手把楚云升給滅了,好像壓根就沒這么回事,更令中年男人等人鄙夷。
  它接著說道:“領導您先坐著,那個誰,小林,趕緊給領導倒酒,小的先去吧那些招人煩的家伙趕走,再向您匯報這些天來的小人打造的成果,還有一些秘密,您要是看他們不痛快,等您喝完這杯酒,小的就帶人去把他們全滅了。”
  中年男人那些人中終于有人忍不住了,尤其是那個面相丑惡的男人,冷哼道:“我曾聽說,法國有一個皇帝進軍巴黎,一家報紙在幾天內連用幾個標題,第一天:“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陸”;第二天:“吃人的魔鬼向格臘斯前進”;第三天:“篡位者進入格勒諾布爾”;第四天:“波舀巴占領里昂”;第五天:“舀破侖接近楓丹白露”;第六天:“陛下將于今日抵達自己的忠實的巴黎。”
  如今看教主先生,從幾天前的垃圾、魔鬼、魔掌、再到姓楚的、楚云升,今天又變為大人、領導,而某人自己從老子轉眼變成小人,還真是有幾分相似之處,一樣的無恥之極!”
  老幽臉色鐵青,極為難看,不過它本就是青煙,再難看別人也看不出來,不由得地大怒道:“你算什么東西!今天老子就要吞了你!”
  它扭曲身形,便要撲殺過去,楚云升卻拉下它,淡淡道:“身體內有火元氣波動,性格桀驁不馴,看來你是火族的人了?”
  那面孔猙獰的男人神色一凝,傲然道:“不錯,楚先生的確知道得很多,我正是火族之人。既然楚先生知道這么多,想必也知道只有站著死沒有跪著生的火族之人,像幽靈教主這樣的軟骨頭,不配稱呼我們未低等寄生蟲!”
  楚云升有時候的確挺佩服火族人的骨頭。那是寧死不屈的氣節,曾經他抓過一個火族人,當時余寒武還在場,那人骨頭都被打碎了,至死也不曾跪下低頭,想起了往事,便不禁多說了一句:
  “老幽以前就是我的手下。它怎么樣還輪不到你們異族來評價。另外,你雖是火族之人,不過也只是一個剛剛復蘇的低復,可能連低復還未完成,想對付我還差了點,即便是你們老祖宗煥親自來,在我面前也不敢放肆!但我不想殺你,你回去告訴你們現在魁首。烽,想合作我歡迎,想對付我。當心再次滅族!”
  那面目猙獰丑惡的男人憤怒中帶有一絲驚訝,楚云升所說的信息,他居然有的還不知道,眼神中便有一股深深的忌憚,一身不吭地轉身離去。
  “剩下的我看看還有誰?”楚云升將目光一一掃向其他幾人,平靜地說道。
  中年男人身后的明媚少女主動站出來說道:“楚先生,您好,我叫仰雪,仰望的仰,下雪的雪。我們曾在蘇簌阿姨那里見過一面。”
  楚云升哦了一聲,看著她,見還是那個女孩,可著實還是想不起在哪兒見過她,便搖頭道:“我記性不好,不過你身有冰元氣波動。又姓仰這么古老的姓氏,大概就是冰族的雪冰使吧。”
  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一個熟人,還是冰族的,黃山一戰蜀都一戰,都好像見過她。
  仰雪謙遜道:“在楚先生面前,不敢稱什么冰使,你叫我小雪就好了。”
  楚云升忽然皺起眉頭,道:“你現在不應該能夠復蘇過來,怎么回事?”
  他記得在黃山的時候,雪冰使的能力比起其他復蘇者要差的很遠,明顯復蘇時間不長,怎么現在就復蘇了?
  仰雪微微一笑道:“楚先生真是目光如炬,我底子本就不好,所以現在復蘇的也不完全,隔段時間可能還得回大本營修正,記憶也因此經常出現混亂,時常會忘掉一些事情,要不然也不至于認不出楚先生。”
  楚云升驚訝道:“為什么要認出我?”
  仰雪并不隱瞞道:“在黑暗降臨前,楚先生便鬧得沸沸揚揚,各族都略有耳聞,因為我與您在宋影的生日宴會上見過一面,所以大本營撥出資源全力復蘇我,方便冰族與您的接觸。”
  宋影的生日宴,楚云升基本上忘得差不多了,更不可能還記得什么人,沒想到那天雪冰使也在那里,至于各族略有耳聞,不過是句好聽的說辭,如果他現在沒有展現出強大的戰力,以冰族的多疑性格,斷然不會談什么“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