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661 幽大教主還真是威風啊

趙寶柱有秘密,也是他最大的秘密,這樣的秘密,即便是與他廝混在一起最好的狐朋狗友也未曾說過,那是他保命的本錢,但此刻卻不得不說,而且稍有遲疑,便很有可能是殺身之禍。[].
  他盡量做出一副坦誠的摸樣,然而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再加上胡子拉渣,實在顯得過于猥瑣,只好作罷,無奈說道:“說起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們似乎對我沒有敵意,我能感覺到它們的存在,具體,,,我一個大老粗也說不清,真的,大哥,我可一點都沒騙你。”
  趙寶柱的年紀要比楚云升大得多,為了爭取楚云升的信任,自貶身份也顧不了那么多了。
  楚云升思索著,不知道他說謊了沒有,但即便說了,也偏差不到哪里去,從見到蟲子堵在門口對戰,他便感覺到了一絲異樣,談不上是控制,更像是一種蟲子與陳寶柱在精神上的共振。
  這讓他想起了一些過往的事情,便自言自語道:“難道他是不含異源的人類?”
  轉頭再看胡子拉渣的趙寶柱,不禁覺得有些荒唐,楚云升有生以來一共見過兩個不含異源的人類,一個是在黃山,另一個是在海外孤島,都是女性,且干干凈凈,不論是黃山女孩的清淡,還是孤島女孩的火辣,都給人一種純粹舒爽的印象,而眼前的這位,這副造型,著實連邊都沾不上,令人不敢恭維。
  趙寶柱大概被他看得心底作慌,以為楚云升仍然不相信他,急忙又解釋道:“我聽不懂它們的意思,但每次危險的時候,我把這種感覺放出去,它們如果在附近就會過來看看,誰知道,這次正好來了兩隊赤甲蟲。一罩面就跟仇人似地打在一起,小弟也是半點辦法也沒有,要不然,王一見那小子怎么能攔住我和它們一起沖出去?”
  楚云升哦了一聲。趙寶柱的確控制不了蟲子的行為,這點是可以確認的,否則他一出現,兩邊蟲子也不會那么激動,這件事還需要進一步試驗,一時半會弄不清楚,如果真能通過他和蟲子產生某種溝通。倒也是一件意外的驚喜,珉未出現之前,黑脊赤甲蟲就是再多,他也指揮不了,無法形成有效的戰斗力。
  就如剛才,那六只活下來的黑脊赤甲蟲,若非他一再“恐嚇”阻攔,它們大有一股誓死也要跟著自己的勁頭。
  暫且將這件事放在一邊。楚云升一邊開著車,一邊轉而問道:“你想起我是誰了嗎?”
  見楚云升不再追問第一個問題,趙寶柱松了一口氣。苦笑道:“哪能想不起來呢,那時你在大學城的小樹林,壞了我的”
  他本想說“壞了我的好事”,這是他記恨已久的事情,念念不忘,自然順口就說了出來,只是說到一半,便覺得不對勁,急忙改口飛快地說道:“這個,您見義勇為。救了那個女孩,后來還在大學城出了名,怎能不記得。”
  楚云升道:“看樣子你這個仇記得還挺深。”
  趙寶柱連忙搖手道:“不敢,不敢,大哥,我這人是個壞胚。但比我狠的人,我只會崇拜,向往那種力量,生不成什么恨來,要恨也是恨那事沒成……”
  楚云升愣了愣,趙寶柱還真是個“純粹”的壞胚,單純地崇拜暴力也就算了,竟然恨那事情沒成,將壞事當做合理該當,從心底深處就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因此,接下來他準備好的話也只能作罷,另說道:“算了,我也不管你是好胚,還是壞胚,從現在開始,你就要為我做事,我不是你們教主,但那些下流的事情,最好別讓我看見。//”
  趙寶柱連連點頭:“不會,再不會了。”
  他嘴上這么說,心里怎么想,楚云升就不得而知了,他們很快就要抵達幽靈大廈,便不想再說這個話題,簡單問了幾句他怎么和王一見起了沖突,才知道這大對小樹林那晚未成之事耿耿于懷,覺醒以后,自忖有了點實力,接連成功禍害了幾個小姑娘以致膽子越來越大,暗中策劃仍要對未曾成功得手的路冰下手,只是無奈王一見那小子也是個覺醒人,糾集了一幫子學生和他作對,使他屢屢不能得手。
  他倒也夠執著,為了對付王一見,先是加入了臭味相投的幽靈神教,接著又耐心潛伏在大學城學生們移居點附近,“苦苦”等待機會,本來王一見等人防范嚴密,一時間之間也難以下手,誰想到今天移居點突然出現了一個空間入口,大量涌出肉球,他便乘著學生們驚嚇中的混亂,瞧準了王一見等人趕去消滅肉球的空當,突然下手,將他夢寐以求的“目標”一舉擄走,卻是還未來得及成就“好事”,便被人發現……后來的事情楚云升都知道了。
  大致說完經過,他們已經到了幽靈大廈那原是一座五星級的酒店,大約黑暗降臨后沒多久,便被老幽強行霸占了。
  支援趙寶柱的覺醒人小隊,被楚云升用赤甲蟲威脅而留在學生移居點,從后窗跳逃的幾人對他知之不詳,即便回來報告也說不清楚。
  楚云升是想要來看看老幽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這本不在他前幾個緊急計劃之內,但事趕事到了這個份上,由不得他不來了,否則老幽說不定成了最大的障礙之一。
  普通人聽到它的名字噤若寒蟬,覺醒人對它畏懼如虎,儼然已成為城中超級一霸,隱隱形成一股不小的勢力,遠非于堅同事說的那般簡單。
  下車后,楚云升抬眼便能看見門外掛著斗大金字招牌幽靈神教,黑底金字,煞是威風。
  門口處站著一排大漢,青衣如煙,個個精神抖擻,眼神中充滿傲氣,出出進進的普通人對他們畢恭畢敬,絲毫不敢冒犯。
  “楚先生,我們真的要進去?”趙寶柱一路上就提心吊膽。到了這里,更是心虛的厲害,楚云升這是要單槍匹馬闖幽靈神教總部啊!?弄不好,這條命就算丟在這里了!
  不過他也是個狠人。雖然害怕,但仍能保持鎮定。
  “按照你所說,現在應該是他們開宴會的時間,你告訴我一般在幾樓就行。”楚云升點點頭,面色不改道。
  趙寶柱佩服地向楚云升伸出一個大拇指道:“楚先生,您是我見過最狠的人!開宴會的地方我這種級別沒資格進去,但聽說是在十六樓的豪華會廳。我只能帶你進下五層,上面就不是我能進得去的地方了。”
  楚云升搖搖頭,沉聲道:“你在車里等我就行,不用上去。”隨即語氣一變:“幽靈?!”
  趙寶柱眼神迷惑,似乎沒聽懂,但下一刻只見楚云升不知道從哪里“變”出火紅斗篷,徑直扣在身上,接著便是“嘸”的一聲。楚云升身形一陣扭曲,然后,然后。竟然就這樣直接消失了!
  趙寶柱瞪大了眼珠子,張大嘴巴愣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這是斗篷戰衣的另一個功能隱匿身跡,說起來圖形密碼還是老幽替他吞噬而解決的,現在反倒要用來對付老幽自己。
  空間沒有波動,視覺亦沒有扭曲,楚云升如不存在的人行走在街道上,一步步靠近大廈入口。
  青衣大漢們來回巡弋著嚴密的目光,好似恨不得將進進出出的人身上戳破一個洞來,偶爾目光停留在某個人上,幾個大漢神色一動。便一把將那人提溜到一邊,對著一副畫像上下仔仔細細的打量。
  楚云升路過他們的時候,瞄了一眼,畫像上的人似乎和他有幾分相似,心中便更是一沉,眼神中閃出一道寒光。
  老幽知道自己來。而且開始提防他了。
  青衣大漢們沒有發現什么異樣,手中古怪的探測器也沒有報警,只是在楚云升過后,其中一人毛骨悚然地嘀咕道:
  “好像有什么東西過去了?難道見到鬼了?”
  上海是有電的,電梯也在運轉,但楚云升選擇了安全通道的樓梯,十六樓對他而言并不算高,用不了多大的功夫,便出現在十六樓走廊里。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男男女女都有,衣著光鮮整潔,與城外難民營不可同日而語,顯然大多來自城市的上層。
  因為人多,所以沒人注意,“保安”一類的大漢僅在幾個關鍵的入口有布置,但不再檢查身份。
  楚云升從一個偏僻角落收起斗篷站起神態自若地走出來,隨手拿起穿梭在人群中年輕侍者手上托盤里的酒杯,又揀起潔白桌布上陳設的精美食物,倚著雕鏤的欄桿,邊吃邊打量起前來參加宴會的各色人物。
  高端的宴會場合,楚云升前前后后加起來也參加過幾次,但總顯得格格不入,就如他現在的這身尋常衣服,在諸多貴人佳麗的存托下,便顯得較為寒酸,有幾道驚訝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發現不了什么獨特的氣質或者英俊的面孔,似乎有些疑惑、質疑、不解,但很快移開,沒了什么獵奇的興趣。
  想象中會有人比如某位氣質高傲的女人會因此而注意到這樣寒酸的特別,永遠只是想象而已,實際上是不會發生的,能多看兩眼便了不得了,而且還是一帶而過。
  但如果有認識的人就不同了,楚云升尚在觀察中,視線中款款走來一個明媚如春天的少女,皺著眉頭盯著楚云升的臉龐,像是在想著什么,疑惑地問道:“我們在什么地方見過嗎?”
  楚云升看了她一眼,在他龐大的記憶庫中想要找出一個能與這張并不熟悉的臉蛋相對應的圖片,是一件極為費力的事情,所以他不想耗費為數不多的腦細胞,微笑著說道:“你認錯人了。”
  然后,他帶著酒杯轉身離開,進入豪華的主廳,這里燈光昏沉暗淡,給人一種昏昏欲睡卻又能激發某種陰暗面的感覺,隨便站在一個角落,便是一片模糊,基本不用擔心自己會被認出來。
  “小仰,你認識他?”在他離開后,一個英俊的男人出現在少女的身邊,神色孤傲,淡淡地問道。
  “好像,好像在宋家的一次聚會上見過,記不太清楚了。”那少女眼神中流露出困惑的意味,似在努力回憶著什么。
  “你若想知道,散會后我們把他抓來就是了,不論什么事情,我們都明確支持你的。”英俊男人冰冷冷地說道。
  少女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本以清澈的眼神,竟然再次迷惘起來。
  這時候,宴會的主角,幽靈神教的教主大人,老幽出現了,全場頓時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投向這位青煙不似在人間一般的幽靈,有狂熱有畏懼有佩服也有警惕冰冷,其中包括位于主廳一角的楚云升。
  老幽掃視了一圈,似乎并沒有發現今天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一臉的冷峻,布滿了殺氣,仿佛有誰觸了它的眉頭而令它不高興了。
  不高興便就要吃人,這就是幽靈教主大人的恐怖之處。
  但今天,它看起來并沒有吃人的打算,至少目前是這樣的,落坐后,便冷冷道:“今天把你們叫來,不是為了末日極樂。現在有人說那個人回來了,我幽靈神教就會怎樣怎樣,我老幽又會怎樣怎樣,全他媽的是放屁!不管姓楚的真回來了,還是假的回來了,我幽靈神教想要滅誰,就能滅誰!”
  它的目光隨著語氣的霸氣,毫不掩飾地掃向幾個人,其中有一個便是和楚云升說過話的明媚少女。
  被它第一個掃向的中年男人微微一笑,似乎對它語氣中的威脅之意并不介意,平靜地說道:“教主先生,據我所知,他的確已經回來了。”
  老幽冷漠地說道:“那又能怎樣,你們不過只是一群卑微的人類而已。”
  中年男人以及其他被它掃視過的幾個人眼底中閃過一絲慍怒,但卻無法發作,其中一人只能諷刺道:“教主先生,我聽說在他失蹤前,您可是對他可絲毫不敢有半點不敬,這點林小姐也是知道的,對嗎,林小姐?”
  楚云升這才發現老幽一旁站著個女孩,正是林水瑤,她估計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只能面若寒霜,不發一言。
  老幽卻毫不在意這樣的諷刺,冷笑道:“哦,我剛才說錯了,你連人類都不是,一堆可憐的寄生蟲而已!”
  它的氣勢猶如高等生命對低等生命的俯視,令幽靈神教的俊男美女們瘋狂的崇拜,大呼教主神威。
  等他們狂熱的山呼聲過去,先前的中年男人試圖緩和氣氛道:“教主先生,我們來也不是為了吵架,只是想與您真誠的合作,共同對付楚云升,對您有好處,對我們也有好處。”
  老幽嗤嗤以鼻道:“你們的條件簡直是癡心妄想,一群低等的寄生蟲,竟敢窺視……,簡直可笑之極!”
  中年男人忍著老幽的侮辱,寒聲道:“教主先生,以我們手中的資料顯示,楚云升如今的戰斗力已遠非南京時期可比,而且據說他有克制您的能力,但我們的高手不受這個限制,對付他易如反掌。”
  這時候,老幽狂傲的笑聲回蕩在大廳中:“別拿他嚇唬老子,老子神功已成,即便他現在就站這里,老子順手就能把他給滅了!”
  楚云升不打算再聽下去了,一步步走出陰影,沉靜的聲音從昏暗角落緩緩飄出,縈繞在眾人的頭頂:
  “是么?幽大教主還真是威風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