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660 我若想殺也就殺了

^
  以力對力,是楚云升為避免消耗不過多本體元氣而制定的節約打法,以戰刀的鋒利與堅韌程度,配合上楚云升二元天的境界,強力切開一只原始形態的赤甲蟲完全可以做到。
  一元天的時候,沒有劍氣,沒有戰甲,實際上也是這種打法,為此他還總結除了殺蟲三劍式,每一式都是以力對力的硬碰硬打法,現如今早已練得滾瓜爛熟,對蟲子的結構也了如指掌,在別人眼里看起來不可思議,在楚云升這里并不存在。
  一刀劈開一只赤甲蟲,震住了后面追來的覺醒人小隊,也震住了王一見與樓上的趙寶柱。
  突然冒出這么一個高手來,實在是雙方都始料未及的,任何人面對那只切開赤甲蟲甲殼如同西瓜一般的寒紋戰刀,都一陣陣頭皮發麻,誰的腦袋比甲殼還能堅固?
  趙寶柱眼珠子一轉,隔空喊道:“這位大兄弟身手非凡,哥們佩服得很,不知道是那個部門的高手?我是幽靈教主座下……”
  說到這里他突然啞火了,因為楚云升壓根就沒聽,猶如猛虎一般越過王一見等人人頭,縱入正竭力死戰的蟲群。
  從沒有人見過如此的打法,更沒人見過如此迅速的殺戮,即便是幽靈教主或者軍方的金剛獸前來,也未必能夠做到。
  稍次一點的人,目光都來不及看清戰群中刀光的軌跡,除了一片刀光,還是一片刀光,跟著就是飛濺出來的赤甲蟲尸體,血肉模糊。不得不退開到三十米開外。
  殺戮的速度是加速的,每死一只,速度便更快,但也有人看明白了原因。原來楚云升只殺一方的蟲子,而對另一方,那些有黑脊線的赤甲蟲視而不見,他幾乎都不用防護,兩邊自有黑脊赤甲蟲死死替他擋住任何攻擊,因此,隨著時間推逝。被殺的一方越來越少,黑脊一方越來越多,形勢便更加的一邊倒。
  等到殺戮聲漸止,樓道門口除了六只帶傷的黑脊赤甲蟲,便是一地的尸體,濃稠的黏液像是在地面上鋪了一層瀝青,踩在上面就是一個深深的腳印。
  如此一來,后面追來的覺醒人小隊更加震驚。以至于他們來的目的都暫時忘了,誰也不敢亂動,只期盼著這位閻王爺趕緊殺完走人。
  趙寶柱意識到不妙了。他似乎覺得眼前這個人很熟悉,一定在什么地方見過,但一時卻想不起來了,當他將目光從楚云升身上轉移到手臂中勒住的女孩時,突然哎呀一聲,一拍腦袋,終于知道這人是誰了。
  “操,原來是他,難怪那些小**喊他傻子!沒想他現在厲害到這種程度,真他媽的是老子克星!”
  趙寶柱見事不對。也顧不上通知來支援他的覺醒人小隊,轉身就想遛了,先前還有赤甲蟲堵在門口,現在等這位閻王爺沖上來,那里還能有命在?
  招呼房間里面幾個同黨,準備從后窗跳樓閃人。/非常/此時卻聽到樓下一陣驚呼!
  趙寶柱仍不住探頭望了一眼,頓時驚得魂飛魄散!
  只見這位閻王爺不知啥時候穿上一身冰寒透骨的戰甲,身披一件飄飄如火云般的斗篷,踩著空氣,對,絕對是空氣,扶搖直上,手中的戰刀更是駭然,只在空中斜劈,便有三道火芒刀光急速飛竄上來,呼吸之間,鋁合金窗戶連同周圍的墻壁被切為一堆碎片,飛落向地面。
  如果僅是這樣也就罷了,不過只是一個人,誰能想,那六只帶傷的黑脊赤甲蟲竟然不顧傷勢,擺出一副“忠心護主”的架勢,一邊三只,順著墻壁蹭蹭蹭地往上飛爬!
  此時,他哪里還敢跑?
  趙寶柱見過世面,腦袋很清晰,以這尊閻王的速度,自己根本就跑不掉,與其被追上,還不如下去與兄弟們匯合,仗著人多勢眾,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至于求饒,他徑直掠過了,能眼都不眨一下就將七八只赤甲蟲屠戮一空的人,能是個心地善良之輩么?再者說,大學城小樹林的那次,在他心里也有過陰影。
  所謂一家歡喜一家愁,趙寶柱這邊愁云慘淡,王一見那邊卻是喜上眉梢,驚喜萬分。
  前一刻,他還在驚心楚云升會不會被赤甲蟲殺了?這一刻,他竟擔心楚云升會不會那么簡單就把趙寶柱這個王八蛋痛快的宰了,那就太便宜他了。
  但若是讓王一見知道趙寶柱此刻竟希望楚云升是個善良之輩,只怕當場能吐血,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各人飛轉著心思的時候,趙寶柱終于等不住了,楚云升沖上來,他便完了,于是當機立斷,對同伴呼喊一聲,勒著女孩的脖子便往地面上強跳。
  為避免兩個人的重量會加大與地面的沖擊力,更為了阻擋楚云升對他的襲擊,剛剛躍出窗口,他便將懷中的女孩推砸向楚云升,然后借助反作用力,再向遠處蕩開,朝著前來援助他的覺醒人小隊方向落去。
  令他郁悶的是,同屋的幾個同黨也不比他笨多少,知道王一見等人的最大目標是他,若是跟著跳出窗口難免會成為阻擋楚云升的炮灰,這幾人腦袋瓜一轉,索性按照原計劃,從后面窗戶跳樓跑了。
  他們不來找楚云升的麻煩,楚云升也沒工夫去追殺他們,腳蹬在墻壁上,反彈出去,伸手接過面色蒼白的女孩,凌空一連踩出十幾個波紋水鏡,才將兩個人的重力堪堪抵消掉,飛落在王一見等人面前。
  但他沒有出刀,雖然在空中他完全有把握以刀光追上趙寶柱,卻始終沒有這么做。
  “傻子?真的是你!”王一見略顯得有些激動,表情說不出的驚訝。
  “你女朋友交給你了。”楚云升將手中的女孩交給王一見,簡潔地說道,根據他的了解,王一見這個懶人能這么拼命救一個女孩,十有**應當是他的女朋友。
  “呃。這個,這個”
  王一見搓著手,想說什么,被楚云升揚手打斷。指著覺醒人小隊道:“等會再說,我先找他聊聊。”
  趙寶柱正準備開溜,聽見楚云升這么一說,頓時又是一個激靈,知道是跑不掉了,倒也血性,走出人群道:“這位大兄弟。我們好像無冤無仇吧,現在人也還給你們了,難道還要殺掉我不成?如果是這樣,雖然我不如你,但有諸位兄弟在,也不怕和你拼一拼!我們幽靈神教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他一口氣先說了軟話,在仗著人多,最后抬出幽靈神教的牌子。料想楚云升即便有心為王一見出氣,最多也只是打傷自己,應當不會殺人。
  卻不料。楚云升淡淡道:“即便是你們那個什么破教的教主,我若想殺也就殺了。”
  趙寶柱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如此不將教主放在眼里,即使是覺醒人部隊的那個刺頭,也只敢冷嘲熱諷教主,殺掉教主這樣話的,從來都沒把握說過。
  不僅是他,周圍的覺醒人小隊也是一片愕然,心道這家伙不是瘋了吧,敢挑戰教主?就連王一見聽到楚云升直叱“破教教主”,也不由得地心中一慌。生出一股后怕,暗地里使勁地給楚云升使眼色。
  楚云升收起戰刀與戰甲,道:“你若不信沒關系,等會我還要你帶路去見你們的教主。”
  此言一出,趙寶柱一方齊齊往后一退,有幾個人已經準備回去報信了。
  不過楚云升雖然厲害。但僅憑他一個人想單挑整個幽靈神教,他們還是不相信的,趙寶柱兇狠的眼神一閃,抓住了機會道:“兄弟們,看來這人擺明了是和我們神教作對,大家不要怕,我們一起上,未必打他不過!”
  那覺醒人小隊眾人心中頓時大怒,原來只是趙寶柱一個人的事情,這混蛋轉眼間就把他們全都牽連進來,如果大家打過一場也就罷了,問題是從頭到尾,他們壓根就沒和這位閻王動過一根手指頭,你趙寶柱惹下的事,憑什么要我們提著人頭去拼那柄寒紋戰刀?
  楚云升一步步走上前,冷冷道:“我要殺你,他們一個都不會死,你信不信?”
  他這是擺明了車馬炮,這句話的殺傷力比威脅將他們全部殺死還要大,只有實力到了很高的程度,才能有信心說一只殺一人而不傷及其他任何一個人。
  當然楚云升并不是對這些人有什么好感,他只是想問些事情。
  覺醒人小隊的領頭人這時候急忙站出來道:“這位大兄弟,我們來之前不知情況,既然您是高手中的高手,我們也有自知之明,不是不為兄弟拼命,實在是拼了也是白拼,趙寶柱我們交給你,你和他單挑,我們絕無二話。”
  趙寶柱臉色頓時一片死灰,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