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637 突破二元天

大腦袋被楚云升連擊三刀毫不在意,腦門上的冰元氣輕易就能化解刀芒上的火元氣,卻被楚云升最后一句話硬是嗆了一下,一口咬在堅固的地面上,冰封光滑的水泥地面頓時撞開一個大坑,而楚云升借這個機會,身形〖激〗射,避開在十幾米外。
  大腦袋需要的不光是降臨,也不光是身體,楚云升判斷它更需要一個類似靈魂的東西,品質自然越高越好,作為低等生命的人類,而不是它想象中同等地位的降臨者,足夠大腦袋郁悶得了。
  “是人類我也認了!”從地上再次彈起的大腦袋,恨恨地說道,沒想到自己也被楚云升給忽悠了,因此十分惱火,它的悲催之處和楚云升同樣,都是對對方信息不足。
  大腦袋的彈跳能力極強,周圍又大量充斥著精純的冰元氣,天時地利都站在它那邊,反觀楚云升用的是火元氣,受到環境的壓制不說,身體速度也未必及得上大腦袋的“皮球彈滾跳”。
  可以想象,一個小樓房大小的腦袋,每彈起一下,高度又是那么的驚人,它造成對地面的沖擊會是多么的震撼?幾乎就是一場小規模的地震!
  楚云升戰斗能力是用血打出來的,也是他最為長處的地方,大腦袋的優勢一開始他心里就很清楚,因此不想和它正面對抗,三刀試過自己攻擊的殺傷力,立即直奔街邊一側的門面房,以火焰刀芒開道,破開石化的大門,穿過飛濺的碎石,箭一樣的射進去。
  大有大的優勢,小也有小的好處,受體積限制,大腦袋沒辦法和楚云升一樣〖自〗由鉆入道路兩旁的人類建筑物。
  除了干瞪眼,它能做得只有一棟接著一棟摧毀所有楚云升鉆入的房子。
  那些被冰封的樓房建筑物,或許是腐爛石化的太久,早已沒有什么抵御能力,一星半點的牢靠都談不上,在大腦袋不斷地兇狠撞擊下,紛紛轟塌成一片碎磚碎瓦的廢墟,坍塌下來的樓板掀起一團團嗆人的灰塵,夾雜著周圍的冰雪,慢慢吞吞地向上升起,遠遠看去,像是來了暴力拆遷大隊,塵土飛揚中雞飛狗跳。
  楚云升不斷提升奔跑的速度,兩條腿成了掠過草頭的風火輪,從一棟建筑物閃入另一棟建筑物,片刻不作停留,也停留不了,往往前腳剛剛離開,身后就是房屋倒塌的轟然巨響。
  遇到稍大稍高的大廈,大腦袋一次撞毀不了,又或者因為大廈太高,倒塌的碎石塊也能將它自己砸埋在廢墟底下,楚云升這時候就有機會從物納符中換出強弓,轉身射出一兩只寒冰箭。
  一元天以下,攻擊手段不多,屈指可數,能夠對大腦袋形成有效殺傷力的,戰刀試過不行,寒冰箭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火元氣箭就不用試了,效果不如戰刀,剩下的只有楚云升的王牌黑氣化劍。
  一柄小小的黑氣凝聚而成的小劍,就連格域使都要發憷,攻擊力自然不在話下,但楚云升眼下沒半點辦法施展它,皆是因為黑氣數量實在太少了,聚集到目前為止,也只夠他再穿越一次藍色氣泡,如果用它全力攻擊大腦袋,一旦不能將其殺死擊斃,后路也就沒了,再想通過藍色氣泡走就不可能了。
  能夠有其他辦法的情況下,楚云升從來都不會選擇冒險拼命,你追我趕中,幾次回頭攻擊試驗下來,他十分清楚,在里世界,一天以下,沒有黑氣作劍,他不會是大腦袋的對手。
  既然打不過,那就跑吧!
  因此他穿梭建筑物的前進方向,很明確地選擇城市的邊緣。只要抵達那里,大腦袋肯定不會跟著追進來,如果剛才那番對話是真的,大腦袋不可能放棄已經控制住的里世界,跟自己回到外面的源世界。
  但他仍然小看了大腦袋的實力,屢次追擊不成功后,大腦袋憤怒了,也著急了,向楚云升展示了真正的冰元氣操縱高手的威嚴境界。
  只見它高高地彈上天空,像是一輪升起的冰日,懸浮而不墜,雙手緊握成拳,深吸了一口氣,憋足了力量,冰元氣密度立即以幾何級數在它周圍激增,攪動整個里世界冰元氣劇烈激蕩,迅速以它為中心形成風暴漩渦,各種碎石冰塊在旋力的作用下匯聚成一圈圈螺旋纏繞向上的洪流,如同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怒視腳下的蔓延大地。
  這一刻,冰元氣的不安中透著危險的氣息,楚云升一個激靈,竭盡全力灌入雙腿,硬生生地將速度再次提升一節,眼看就要沖出城市邊緣了!
  大腦袋絕不想給楚云升逃走的機會,終于趕在他即將消失前,張開已鼓成巨泡的大嘴,無數冰錐夾雜著鋒利碎片如暴風雪一般咆哮著沖出來,密密麻麻,從高空洪水般噴射向城市的邊緣。
  一支支寒光滲人的冰錐,像是發了瘋的訂書機,啪啪啪啪啪,將楚云升所在的位置狂釘一遍,沒有一寸地方留有縫隙!
  遭到打擊下的所有建筑物,不論是較矮的老公房,還是鋼架結構的抗震大樓,全都在毀滅式地毯式的“訂書機”轟炸下,成為一片渣滓,片甲不留。
  這可不是普通的冰錐,從大到電線桿粗壯到小到繡huā針細尖,全都飽含了逼人的冰元氣,能量程度精純之極,已經達到了超穩定態的凌厲。
  楚云升被砸在冰塊包裹的水泥碎塊下,斗篷戰衣上承受了不下上千次的小冰錐襲擊,都是精純的冰元氣打擊,受損最嚴重的地方,那些小冰錐都能穿透斗篷戰衣徑直刺在六甲符上,嘎吱吱的作響,隨時都有可能被擊穿。
  只要大腦袋再來一次這樣的攻擊,強度甚至都不用超過這一次,火族的斗篷戰衣肯定要奔潰了,剩下只有一階的六甲符,在大腦袋面前更是形同虛設。
  楚云升精神強行一振,斗篷戰衣上噴出炙熱的火元氣,化去冰封的凍結,從廢墟碎塊下猛地沖出來,玩命地向城市邊緣狂奔。
  大腦袋和他完全不是一個等級上的對手,弄不好曾經是四元天境界以上的高手,如果不是因為它只剩下一個腦袋,剛才的那一擊,無論如何也是頂不住的。
  這就是差距,實力上的巨大差距,連招架之力都沒有了的話,只能有多遠跑多遠!
  大腦袋沒想到楚云升能如此迅速地破開冰封,它沒想一擊就能當場將楚云升斃命,畢竟楚云升也是個降臨者,哪怕是個人類降臨者,但冰封就不同了,至少也應該拖住一段時間,足夠它趕上來,吞掉這塊肥肉。
  哪里想到楚云升竟然這么輕松就脫困了?
  它沒想到,楚云升更加沒意識到,破開冰封只是他在極度危險下的強烈意識,沒有絲毫的雜念,也來不及有任何的雜念!
  看著楚云升沒入城市邊緣逐漸消失的背影,大腦袋肉痛的惋惜中帶著一絲冷哼:“好精純的火元氣!人類這種低等生命怎么可能練出!竟然臨死還想騙我!”
  它皺起眉頭很是疑惑的摸樣:“也不對!剛才的火元氣雖然厲害之極,但也不可能這么快破除冰封,這里可已經是在我的完全控制之下,除非是因為免疫功能“非己”與“自己”的識別保護……但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里世界被侵入并完全被控制的絕對劣勢情況下,即便是巡天使也做不到”
  突然,它眼中閃出一道精光,醒悟,被騙的憤怒,但很快就成了欣喜若狂!
  幾個呼吸之間,竟激動的語無倫次,聲音都在幸福地發抖:“傳說是真的!傳說是真的!竟然是真的!只要我降臨成功,天啊!!!”
  大腦袋瘋瘋癲癲的自言自語,楚云升沒時間停留去聽個清楚(最快更新),急于離開里世界,保住性命才是他最為急迫的事情。
  遷躍層中,同樣的辦法,耗盡了好不容易聚集出的黑氣,楚云升終于第二次穿過藍色氣泡。
  站在滿是浮游的天空下,他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不僅是因為成功地逃出了里世界,也有另外一個因素,他擔心穿過藍色氣泡后,回到的不是原來的南京城,那麻煩可就大了,起碼說明大腦袋那番話有水分。
  此時此刻,漫天漂動的浮游在楚云升的眼里,從未有如此的可愛。
  既然讓他逃出來了,以楚云升敬小慎微的性格,一旦返回報復,就將是十足把握的雷霆一擊!
  出來后的楚云升腦袋中各種信息很亂,需要整理然后找出最接近〖真〗實的情報,但他時間無多,一旦大腦袋放棄吞噬自己,強行降臨,他不知道自己將會被永遠留在偽碑里,還是就此被抹去死亡。
  不論是哪種,他都無法接受,必須緊搶時間再進藍色氣泡,奪回自己的里世界!
  靠緩慢恢復的黑氣不現實,為今之計只有一條,突破二元天!
  質變飛躍的本體元氣,強有力的三階攻擊符,更可靠的六甲符,精煉級的戰甲,所向披靡的第一劍式,等等,足夠大腦袋受得了。
  “想奪我里世界,我就奪你里世界!我倒要去你們的橋口看看你們究竟是誰!”楚云升抬頭望向天上的浮游,一邊暗思,一邊定策,二元天就要靠它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