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625 殺

子彈只能射穿浮游的身體,卻傷害不了它們的根本,這點和赤甲蟲完全不同,有著堅固甲殼防護的蟲子,子彈很少能射穿它們的身體。
  因此戰士們的武器只能稍稍阻滯一下浮游推進的速度,無法從根本上消滅它們,只有兩名戰士手里的火焰噴射器效果稍微好一下。
  但能堅持到現在,卻不是武器的功勞,“眼尖”的楚云升在剛拐入十字路口就發現戰士們的兩側竟然有兩只全力噴射腐蝕黏液的赤甲蟲!
  在楚云升的眼里,簡直是不敢置信的一幕,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得搞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和蟲子什么時候并肩作戰了?
  楚云升迅速拿出物納符中備用的南京地圖,展開并指著附近的一個酒店,對中年男人飛快說道:“等這群人上來,你帶他們先去這里等我,我幫解放軍同志攔住追來的浮游,快去!”
  說完又從物納符里取出不再用的弓弩和鋼珠,交給他:“不聽指揮的,發出噪音吸引浮游禍害別人的,勸說無效,你自己就看著辦!”
  中年男人手一哆嗦,他可從來沒殺過人,楚云升最后一句話雖然沒說明顯,但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不想死,就不能手軟,讓精神崩潰的**害到別人。
  將弓弩塞在中年男人手上,楚云升便不再管他,立即穿上斗篷戰衣,迎上已處于本崩潰的人群,回手指著中年男人,大聲道:“跟著手里有弓弩的那個人,不要慌,越慌死得越快!”
  浮游太多,為安全起見,斗篷戰衣必須穿上。
  這群男男女女們不知道楚云升是從那里冒出來的,但見他身披斗篷持引冷靜的站在那里大聲呵斥,不由得一怔,這個時候,沒個主心骨是最可怕的,只有一個主心骨,即便逃不掉,也不至于完全奔潰,身后緊追不舍的浮游也沒法讓他們有多考慮的時間,有人這么一喊,不管是誰,就算是個小孩,所有人都會不約而同的聽從,這是一種極度緊張下的盲從!
  這么一小會的功夫,又有一個戰士被浮游卷走了,楚云升不再管逃命的人群,疾速飛奔至戰場前線不足三十米的地方,揚起強引,搭箭拉開弓弦,對準一只正要吞下大口的浮游,激射出去。
  箭支他有很多,物納符里裝得慢慢的,不用擔心消耗,關鍵是本體元氣,射出一支,就少一點,能補充的也不過兩張攝無符,一旦用完就得抓瞎,所以必須精打細算。
  換句話說,就是得一箭必中的同時,一箭必殺!
  一丁點的浪費都不能有。
  因為戰場上混亂,壓實箭聲也沒什么必要,火元氣箭帶著銳嘯從戰士的頭頂上飛掠過去,一支支正中浮游身軀。
  暴虐的火能量在浮游的體內橫沖直闖,像是一只只被點亮的燈籠,在空中痛苦萬分的翻滾凄音中爆炸,一片一片的燃燒。
  突如其來的打擊,令后續浮游堵在火焰沸騰的地方后面,進攻速度頓時一滯,前面只剩下的七個戰士終于有了喘息的機會,連同兩旁的蟲子,加速往后退卻。
  同時他們也震驚地發現原來是后面的這身穿斗篷的人射出了那一支支殺傷力不可思議的火箭!
  “快走!要不就來不及了!”楚云升又接著連射三支火元氣箭,將大街上空形成一道火元氣墻,浮游暫時強襲不過來,乘著這個機會逃走最好不過了。
  戰士中一個約莫二十歲多一天的年輕人,像是想起來什么,脫口道:“對了,對了,我想起來了,他是師里傳的那個奇人,就是那個斗篷,一定是,我們有救了!”
  楚云升沒想到能有人認出自己,但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趕緊撤退才是正經,連火墻下浮游燒死后縮回的卵狀冰體也顧不上了,一旦被大規模的浮游群圍住,他元氣儲備加在一起,也殺不了多少,最終就等死吧。
  他的目的是要救下這幾個戰士和兩個赤甲蟲,前者是要問軍隊的情況,后者則是要弄清楚蟲子出了什么問題。
  但他怎么也沒想到,剛剛還和人類士兵并肩作戰的兩只赤甲蟲,一見到他,頓時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竟然連后面追殺的浮游都忘了,直往他身前沖殺過來,瘋狂的殺意幾乎毫不掩飾。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云升快瘋了,急忙向后疾退,身體在躍空中,換出寒冰強引,加急射出。
  他的箭法雖還沒達到第一境界,但箭術卻是一流的,零維空間中無數次箭不是白射的,即便是在運動中,射中一只近在咫尺的赤甲蟲,并不是什么難事。
  但當他射出一支寒冰箭后,另外一只赤甲蟲就撲到跟前,蟲子的速度也是極快的,不會給他第二次拉弓的機會。
  斗篷戰衣擋住了蟲口里噴出的黏液,這種腐蝕性黏液可以將鋼筋混凝土都燒開一個大洞,但對斗篷戰衣威脅不大,因此楚云升是故意被它噴中的,因為要以最快的速度,在浮游沖過來之前殺掉它,必須迎面擋住這一波黏液腐蝕,然后順勢哧溜在地面上,換出火焰戰刀,從赤甲蟲腦袋的下方,一刀斬下它的腦袋。
  沒人比現在的楚云升對付赤甲蟲經驗更加充足,從兩只赤甲蟲向他夾擊的時候,他連“為什么”這個問題還在腦袋中,身體的戰斗經驗就已經做出反擊。
  一只要活的,一只就只能是死了,他目前還沒那個速度可以同時冰凍住兩只暴起的赤甲蟲。
  蟲頭滾落在一旁,楚云升踢開壓在身上的蟲身站起來,七名背著各色武器的戰士,一下子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蟲子幫助過他們,楚云升剛才也幫過他們,但轉眼之間,他們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蟲子就攻擊楚云升,而楚云升馬上就殺了兩只蟲子,你來我往,刀光劍影,雙方都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像是幾百年不遇的仇人一樣。
  實際上,這只是戰士們的感覺而已,楚云升還不至于和兩只赤甲蟲苦大仇深,而且他已經手下留情了,冰凍一只也未用全力,就是為了要活著它。
  同類畢竟是同類,七個戰士在糾結之后,面對結果,也只得接受現實,無論如何,大家都是人類,兩只蟲子雖然的確可惜和值得同情,但畢竟是畜生,和人是不能比的。
  而且這個的戰斗力還超級強大!
  “快撤吧!”楚云升吸了一口氣,將死掉的一只赤甲蟲收入物納符,急忙道。
  浮游就要沖出來了,其他方向上浮游也紛紛繞過火墻,向他們迅速合攏,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
  七個戰士見楚云升“怪招”迭出,想到他極有可能是軍隊里流傳的那個風云人物,也不敢多問,匆匆向后側退。
  楚云升卻犯愁了,物納符不能裝活物,而他現在只是一元天起步期,即便有六甲符在身,想要扛著一個又沉又重的冰雕赤甲蟲逃命,簡直是開玩笑。
  剛才的戰術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根本來不及想到這么多,等打完了,才發現為難。
  沒辦法,他只能用強引上的火元氣馬上融開冰雕,乘著赤甲蟲還在恢復的空擋,試著和它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絲有用的信息。
  他現在沒法聽懂蟲子之間的交流信息波,最多只能根據以前作為蟲子時的經驗,模仿發音,向這只赤甲蟲試探。
  “珉在哪里?你們為什么要攻擊我?”楚云升搜腸刮肚,湊齊了這么一句,一邊嚴密注視著浮游們的動向,一邊反反復復的問道。
  只可惜赤甲蟲的腦袋是極為簡單的,很少有什么交流意識,一般只是服從命令再服從命令,等它稍微恢復一點行動能力,立即就沖著楚云升冷酷的嘶鳴,完全不顧自己的處境還要撲上來拼命!
  這時候,浮游已經沖出來,楚云升不得不揮起戰刀,斬下它的腦袋,匆匆裝入物納符,快速撤退現場。
  蟲子最后一聲嘶鳴,楚云升聽個半懂,這個音調倒不是他成蟲子的時候聽懂的,從很早就很熟悉了,只是后來才明白一些,因為現在耳朵聽力頻段的問題,大約猜個大意:殺!
  不殺其他人,只殺自己,楚云升實在想不通。
  商用樓的那個赤甲蟲要不是腦袋壞了,估計也會殺自己,不過以前也沒見過那個赤甲蟲腦袋壞了就不殺人了,肯定還有原因。
  楚云升心中一動,腳步又加快了幾分,到了匯合的酒店,一定要看看三具赤甲蟲的尸體到底有什么不同!
  或許,能發現什么。
  浮游是跟蹤聲音的,七個戰士比楚云升看起來更加有這方面的經驗,跑出一段距離后,幾個人窩在一家街邊理發店里,火光中,向楚云升招手,示意他進來躲躲。
  撲了空的浮游們,在周圍憤怒地掃蕩一翻后,逐漸飄散開來。
  等它們都游走干凈了,楚云升才從理發店鉆出來,想了想,還是冒險摸著墻根,將剛才殺死的浮游死后留下的卵狀冰體撿了回來,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但里面是有冰元氣的,目前,他最缺的就是這個了。
  重新拿出一份地圖,找到匯合酒店的位置,幾個人怕再引來浮游,也不敢說話,盡量放輕腳步,躡手躡腳的趕往目的地。
  到了酒店,楚云升沒來得及比較他的三只赤甲蟲,就見到一個“熟人”,金陵大學那個拿手機拍下他的女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