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624 水滴

一陣急促的槍聲將楚云升從夢中驚醒,胸口劇烈地起伏,并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心頭堵得難受,但卻找不到難過的源頭,更不知道為什么會做這樣的一個夢?或者預示著什么。
  自從蜀都那個噩夢后,他對所有的夢都很排斥都不愿意回憶夢的內容,甚至連夢都不想做。
  怕一做就成真了!
  聽到第一聲槍響后,他立即警覺起來,拋卻夢中的場景。
  睜開眼的周圍依舊是一片黑暗,和閉著一樣,沒有一絲的光亮,只有房間對角的辦公桌后面發出輕微的呼吸聲。
  楚云升曾和埃德加開過玩笑,他即便睡著了做了夢也會睜著一只眼睛,在那段亡命的時期,許多人就是因為睡得太沉,一睜眼才發現一只碩大的蟲頭流著黏液湊在面前,連呼救聲都來不及,便死于非命。
  警惕性在充滿危險氣息的黑夜里,永遠都是最為致命的,所以只要不是在零維空間,楚云升時時刻刻對周圍環境的“夜魔印”感已形成條件反射式的習慣性。
  槍聲越來越近,嘈雜并顯得慌亂,其中夾雜著有人哭喊的呼救聲,擠在辦公桌后面的中年男人等人也逐一驚醒,黑暗中看不見他們面部的反應,但緊張的呼吸聲凌亂了很多。
  “還有軍隊沒有撤走?”楚云升摸到一邊的窗戶口看了一眼槍火光的位置,轉身向黑暗中的中年男人低聲問道。
  “我們是最后一批,還沒來得及轉移,就被困在這里。”中年男人聽出楚云升的聲音,稍稍鎮定了一些,但很沮喪的回答道。
  如果早一批走了,大概也不會落到如此恐怖的境地吧。
  “困在這里?”楚云升一直奇怪為什么南京還有人?應該已經是一座空城才對,即便沒趕上撤離大部隊,腿還長在自己身上,上海距離南京沒多遠,為什么還有留在這里?聽中年男人話里的意思,似乎還有隱情,于是疑惑問道:“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也想走,可是走不掉,最后撤離日那天,一個巨大的“水滴”帶著浮游從天而降,整座城市和我們一起都被包裹在“水滴”里,就怎么也出不去了,只能在這里等死!”
  “水滴?出不去?”楚云升眉頭一皺,似乎想起了什么,有點熟悉的感覺。
  中年男人郁悶的解釋道:“我們曾走到過城市東面的邊緣,但那里全是浮游,只好繞著躲開,上天保佑,最后終于找到一個沒有浮游的邊緣,以為這下子能逃出去了,可是走著走著就迷路了,什么也看不見,房子和馬路都像是消失了一樣,白茫茫的一片,我們被逼無賴,只能分頭散開尋找出路,卻沒想到有的人就在也沒見到了,不知道迷失在里面還是死了,最終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活著走了出來,卻依然發現還是在這座城市里!”
  楚云升暗暗吃了一驚,不會是和迷霧之城一樣只進不出吧?難怪自己有熟悉的感覺,要真是這樣的話可就糟了,那時候有孫教授等一堆的科學專家破解,現在可什么都沒有,而且和迷霧之城的霧壁循環又完全不同,是像神域一樣限制邊界的機制,想要出去,難道要把浮游全部殺光?
  還有一個問題,浮游是他記憶中沒有的,如今卻出現了,按邏輯說肯定是偽碑自己搗鼓出來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寒武前人殘留的記憶,但因為又和自己的記憶體系相沖突,所以才局限在什么“大水滴”里,只進不出?
  可如果是的話,那迷霧之城又是怎么回事?
  楚云升覺得腦袋頓時有點混亂了,迷霧之城是他唯一見過很特別的地方,里面的怪物和外面的也毫不相同,尤其是火焰幻鳥,完全沒有實質性的軀體,但實力之強十分駭人,他當初也是靠裝死才能逃出了一條小命。
  不管怎樣,先想辦法回到上海再說,楚云升果斷地做出決定,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超脫他理解能力的上限,不是他一個人能夠弄清楚的,必須借助其他人尤其是科學方面的專家。
  這時候,外面的槍聲在不遠處的一個街道口打了一個彎,正向偏離商用樓的方向逃走。
  “我去看看!可能是軍隊的人。”楚云升取出夜視儀戴在頭上,如果有軍隊的蹤跡,和他們商量一下,可能有更好的辦法。
  中年男人見楚云升要走,連忙問道:“你還會回來嗎?”
  噓!
  楚云升突然低聲示意他噤聲。
  在調好夜視儀的同時,從成像儀鏡中發現正有一只孔狀透明的浮游從樓下往上緩慢的漂浮,動作很慢,像是睡著了一般,幾乎沒有什么元氣波動,只是隨著空氣流動過來的一樣。
  楚云升拿起強引,在中年男人的電筒燈光下做了一個讓他們跟著自己的手勢。
  那只“睡著”的浮游已經卡在樓道怪物的地方,跟隨空氣的流動打著旋,不上不下,如果想要下樓,必須將它解決掉,否則腳步聲不可能不驚醒它。
  最新技術的軍用夜視儀效果非常好,比楚云升以前的那個完全不是一個等級上的東西,比如對剛才中年男人電筒“強光”的識別處理完勝他以前的那個,“睡著”的浮游在它的偵測下幾乎無所遁形。
  楚云升微微調整強引上火兵無符的功能區域,弱化火元氣箭的穿透力,并將弱化后的功能區讓出來大大強化射出后爆裂的威力,旨在一箭射殺浮游,不留后患。
  “是短孔浮游,它們喜歡鉆進建筑物抽吸灰塵。”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爬在樓道地面上,從墻角露出一個腦袋,用電筒罩在對面墻上的微弱反光飛速的看一眼,確定道。
  “比起我射殺的那個,那只更厲害?”楚云升帶著中年男人的目的很簡單,這個男人對各種浮游了解很多,總結能力很強,正是自己目前所需要的。
  “我只知道傘形浮游速度比它快,殺人也比它快,別的就不知道了。”中年男人壓低了聲音,緊張地說道。
  這個時候,只要一點輕微的動靜處理不好,浮游就會馬上發現,因此他女兒的嘴巴都是她媽媽用手捂住的,就生怕她不小心打個噴嚏什么的。
  “你們站在這里不要動,我去殺它,如果一箭不死,你們也不要動,我引開它,你們到門口等我。”楚云升做好安排,從物納符中抽出一只利箭,搭在弓弦上,迅速來開。
  中年男人咽了口吐沫,和老婆對望了一眼,誰也沒看清楚楚云升如何抽出一支箭的,他的女兒更是瞪大了眼珠子。
  “睡著”的浮游大約聽到了動靜,屁股后面一條長長的鞭毛左右扭動,擾動著空氣,發出急促的短波。
  見識過黑暗時代各種各樣奇異生物的楚云升,立即意識到這是它在探測周圍的情況,沒有眼睛的浮游,必定有其他方式感知世界,發出空氣短波再經過身體接受“回音”或許就是其中的一種,和傳感器的原理類似,楚工程師很是了解。
  先下手為強!
  楚云升一直奉行著這個作戰理念,立即從墻角后躥出來,身體拉到半空,一腳踩在樓梯拐角上,一腳騰空,身體稍稍傾斜,同時迅速對弓箭注入本體元氣,果斷射出,整個過程一氣呵成!
  在不足三米的距離上,被弓箭鎖定的浮游沒有任何機會躲避,當它意識到危險的時候,箭已經帶著死亡的火焰射入它的身體。
  為防止任何意外,楚云升在射出后的一剎那便收回弓箭,取出戰刀,如同一只大鷹撲下,以劈劍式當頭斬下,幾乎在火元氣箭爆裂的同時,火焰戰刀的刀鋒溜地切開短孔浮游,一分兩瓣。
  火光中,楚云升驚奇的發現被切開為兩瓣再被炸碎的浮游身體碎片,竟然像是蜥蜴的尾巴,各自拼命掙扎,像是想要逃跑。
  但在火元氣的逼迫下,它們又無路可逃,最終迅速被烈焰“溶化”在一起,形成一個珍珠魚眼大小的卵狀冰晶物體。
  其他浮游說不定很快就會被驚動前來,楚云升來不及細看卵狀冰晶,直接收入物納符,滅掉周圍的火焰,要不然連房子說不定都能燒起來,火元氣可不是鬧著玩的。
  中年男人沒想到楚云升這么快就干掉一只浮游,再朕想到他之前殺蟲子的速度,心臟怦怦直跳,還好是一個人類,而且話說的也很流利,否則真要懷疑是不是怪物變成得了。
  楚云升帶著他們迅速離開后,陸陸續續來了幾只浮游飄蕩過來,光線對它們不刺激,只有聲波和能量波動才能令它們警覺。
  楚云升有六甲符護身,能量波動它們根本無法察覺,蹲在大門口屏住呼吸聲,等浮游們掃蕩過去,才揮了揮手,幾個人小心翼翼踮著腳尖,順著墻根向槍聲響的地方悄悄摸過去。
  飄滿浮游的城市里開槍是不明智的,更是危險的,不是危急的時刻不可能開槍。
  槍聲響起的地方已經聚集了許多聞風而動的浮游,楚云升不會冒險過去,帶著后面的五個人乘著浮游們被吸引走的機會,抄走近道,來到槍聲發出地的后路,那里只有一條通向十字路口的大街。
  到了這里,就能看到一大群人七七八八地拿著手電,極度惶恐的往十字路口狂奔,在他們的身后大約有七八個戰士,手里拿著各色武器,拼命地向涌上來的浮游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