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623 詭異的夢

“你說什么!?”
  在中年男人藏身的房間,楚云升咻地一聲站起來,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們原來也不敢相信,以為死定了,卻沒想到是它救了我們,要不然我們早被那些浮游給吃了。”中年男人想起前幾天自己一家差點全部被吃掉的場景,背后就陣陣發麻,同時也很難過,救了他們一命的蟲子竟然被眼前的這個年輕小伙子殺了。
  楚云升連連搖頭,不相信:“既然你說它救過你們,為什么上樓的時候是分開的?”
  中年男人也極為困惑:“我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昆蟲摸樣的巨形生物,不知道是什么,聽你把它叫做“蟲子”也是第一次,它雖然救了我們,但好像對我們也沒多少好感,始終離我們遠遠的,或許它救我們,可能只是它和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外面的那些浮游吧。”
  共同的敵人?楚云升心中暗道,要是這個原因就奇了怪了!絕對不可能的。還從來沒見過“倔強”的蟲子因為要對付共同的敵人而要幫助人類,它們寧可選擇單獨戰死,也不會和厭惡至極的異源人類合作。
  那種恨楚云升切身體會過,不是恨到骨髓,而是恨到了靈魂深處,炎珉曾毫不掩飾的說過,殺絕含有醫院的人類是它們的使命!
  為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楚云升耐下心,不惜浪費一點時間,也要問個明白:
  “你把當時的情況詳細的跟我說說。”
  實在是太詭異了,蟲子竟然不殺他們,楚云升能想到的原因只有這幾個人不含異源,但可能么?恰好五個人中一個都不含異源?簡直是天方夜譚!
  自從炎珉給過那種解釋后,楚云升還從來沒見一個不被蟲子攻擊的人類,換句話說,就是還沒見過一個不含異源的人類,除了一個站在恐怖之子身上的女人,曾被黃山的珉稱為不含異源。
  他需要中年男人講述詳細的細節,以幫助判斷真相。
  “是這樣,我們從別人那里學來了用鬧鈴來吸引浮游的辦法,但鬧鈴這東西不是隨便什么地方都有,只有在一些稍大的超市和精品店之類的地方才會有。
  我們以前找到的鬧鈴都快用完了,如果再找不到新的鬧鈴就完了,于是我們就決定冒險來這座大樓后面再后面的一條小街,那里有一家鐘表店。
  等我們摸到那里的時候,發現鐘表店保存的很好,除了一些貴重的手表被人拿走了,像鬧鈴這種東西在黑夜前那段亂哄哄的時期根本沒人會要,我們以為撞了大運,一下子可以搞到幾十個鬧鈴,再加上庫存,或許更多。
  當時太興奮了,一時放松了警惕,等我們翻過倒塌的貨架準備裝鬧鈴的時候,才發現有好幾具沾滿黏液的尸體,里面的血肉全被溶解了,黏黏糊糊的沾在一起,這才緊張起來,急忙四處警戒。
  可惜那時候已經太遲了,我們掉進了一只變形浮游的陷阱,那是一種灘地上就是一大灘薄薄黏液,鉆入管道就是長長細流的浮游,能變成各種形狀通過各種地形和通道,它像一大灘水跡一樣吸附在天花板上,布下捕獵陷阱,專門獵食進店找鬧鐘的人。
  我的一個朋友連喊救命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它從天花板上伸涎出的溶膠食物泡吸進去,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被它消化的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我們當時一共進去的是六個人,一下子就被干掉了四個,變形浮游流動的黏液立即封鎖了整個房間,如果這時候,不是那只紅色的蟲子闖進來,我和另外一個朋友也早死了。”
  中年男人說到這里,心有余悸的同時,也有些難過,死去的那四個人,其中一個是他的弟弟。
  楚云升順手遞給他一支煙,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抽,等他心情平復了,繼續追問道:“后來呢?那只蟲子為什么要闖進來?”
  中年男人結果煙,卻沒有動,搖頭道:“我不知道,它是從后門闖進來的,仿佛對對付浮游很有經驗的樣子,一張口就吐出一大堆腐蝕性黏液,我們只知道浮游不怕火燒,但第一次見到變形浮游在腐蝕下迅速萎縮,受傷逃跑,然后它好像看了我們一眼,嘶叫一聲,但沒有攻擊,我們以為是讓我們趕緊走,因為后門又追進來一只長孔浮游,紅色大蟲子在它噴腔射出的冰雹下受傷不輕,腦袋上和背部都被砸出好幾個恐怖的大血洞。
  不過,它好像一直堅持到我們從前門跑出來,才跟著我們后面撤退。”
  “我怎么覺得它只是路過?”楚云升聽完,怎么都覺得應該是那只被砸壞腦袋的赤甲蟲是路過碰上中年男子,偶然的機會下才救了他一命,算不上是主動吧?不過這只赤甲蟲始終沒有攻擊人類,仍十分奇怪。
  “總之它救了我們的命,還幫我們擋住了后面的浮游,要不然我和老婆女兒就再沒見面的機會了。”中年男人倒是很感恩的堅持道。
  “你們現在只剩下這么多人了?”楚云升掃了一眼,電筒光下,除了中年男人一家三口外,還有一個老頭,精神萎靡,一直不說話,另外一個小伙子大約20來歲,左手臂纏著沾血的布條,大概是受了傷。
  “出來和留守街道的人匯合后,被浮游追著又走散了幾個,現在估計都兇多吉少了。”中年男人垂頭喪氣的說道。
  楚云升眼神一動,問道:“那只蟲子跟著你們這段路上,有沒有主動救過你們?”
  中年男人嘆氣一聲,撫摸著瞌睡中小女孩的腦袋,說道:“沒有,它應該已經受了重傷。”
  重傷似乎的確是事情,楚云升襲擊它的時候,幾乎沒遇到什么有力的反抗,但這只蟲子如果是偶然救下中年男人,為什么還要跟著他們?
  見這幾個人都很疲倦,楚云升也不再問下去,取出物納符中備好的餅干就著涼水,吃了一點,然后也靠著墻壁稍稍休息。
  進入零維空間不是睡覺,他精神上也是很困的,迷迷糊糊地就漸漸睡著了。
  不知怎么回事,也許受到蟲子救人的刺激,他竟然夢到了從來沒有清晰夢到過的傻大蟲,那是他心中的一個墳墓,從來都埋藏的嚴嚴實實,就是夢中也壓制的非常厲害,從沒有如今天般清楚。
  他夢到了傻大蟲在墻壁上寫著“正”字,然后頭頂著一個粉紅色的胸罩,沖著他裂開大嘴,丑陋而恐怖地笑著……
  他想沖過去抱著它,這時候,一身漆黑的冥從他身體內突然沖了出來,一槍刺死了傻大蟲!
  他驚呆了,張開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忽然發現,握著刺死傻大蟲槍柄的竟然不是冥,而是他自己!
  他連忙丟開那只槍,卻又發現那只槍竟然是他刺七彩漩渦時的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