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620 新靈

楚云升最擔心就是記憶軌跡發生太大的變化,這樣會讓他對局勢的控制失去心理上的優勢。
  幾個月前出現的“肉球”和宋影的車禍事件,就已經讓他不安中苦思不得其解,現在還沒到時間,異空間的生物怎么可能再次破開空間壁障來到地球?
  對那個“肉球”,說實在的,楚云升也不能確定是哪個生物種類,火蟲和孢子森林的蟲子在某些方面還是很相似的,但它恐怖的飛速進化能力,的的確確震撼到了他。
  情報上說,第二個出現的“肉球”,是在市區的一家蔥油餅店前被一個路過的老太太發現的,據說在她的一聲尖叫中,相互謠傳著各種版本末日論的緊張居民們,拿著各種武器,有板凳有菜刀,有磚頭有暗器,從樓房里呼啦一下沖出來,劈頭蓋臉就是一陣窮追猛打。
  可憐的“肉球”還沒有來得及以進化來證明自己的兇殘能力,就被打的遍體鱗傷奄奄一息,要不怎么說群眾的力量是偉大的呢,等軍方呼嘯趕到的時候,悲催的“肉球”在遭受幾十輛車次的碾壓后,正吊在一顆大樹上,被潑了汽油的肉身,熊熊的燃燒著,刺鼻的味道幾條街外都能聞見。
  等軍方將它從群眾手中“解救”出來時,“肉球”已經面目全非,幾乎成了“肉醬”!
  穿著白大褂的科研人員們,在報告上寫到關于如果將它裝入特制箱的部分時,特意用“拾掇”這一個詞語來客觀形容現場的“慘狀”。
  但它悲慘的遭遇并沒有因此而結束,在群眾勝利的呼聲中,它被押送到科研基地,在那里,有無數只針頭、試管以及冰冷冷的儀器在等著它。
  情報上說,為了防止這只“球形”生物再次以恐怖進化能力對科研基地造成威脅,已經將它徹底冰凍住,并注入大量生長摧毀試劑,以阻滯它體內細胞的分裂與進化速度。
  最后,孫教授竟然問楚云升接下來怎么辦?
  科研上的事情,楚云升其實是裝“神棍”,沒什么真才實學,他現在真正擔心的是異空間入侵是否提前了?
  他急忙提醒軍方將兩次“冒出”肉球的地方隔離起來,加派重兵時刻戒嚴,如果再有生物出來,不管是什么東西,立即開火消滅。
  往實驗室帶這種事,也就科學家們能干的出來,沒有覺醒者或者新式武器的前提下,這樣的舉動,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它沒進化前是“肉球”,一但進化起來,就是一臺殺人機器。
  楚云升再次拒絕了孫教授希望他立即回滬的想法,這個時候,他更加不能走,起碼要等紙條上人和文字專家們全部轉移后,才能離開。
  為了以防萬一,楚云升向方柏瀟要了三套特戰裝備,都是軍區近年新裝備的尖端武器,光是那套夜視儀,就比楚云升曾經自己買的不知道先進多少倍。
  軍用摩托車也搞來三輛,都是軍隊現役的標準型號,這些東西對方柏瀟來說不算什么,但楚云升自己搞起來,卻是相當的費勁。
  南京城區的撤離工作已經正式啟動,經過一天一夜的奮戰,軍方強行打通了滬寧高速全線,第一批撤離市民與人員,分別經由人工操作的火車和龐大的客運車隊向上海進發,場面十分的壯觀。
  火車站與高速入口的結集地,可謂人山人海,抱著小孩拖著箱子,大聲嘶喊走散的家人,擠丟的孩子轉著圈哭著喊著媽媽,一輛空車剛打開車門,人群就嗡地一聲沖上去,擠得頭破血流,先前的排隊秩序瞬間摧垮,踐踏事件時有發生,直到最后維持秩序的士兵在請示后,向空鳴槍才將秩序重新恢復。
  能夠坐上火車提前轉移到上海的,都是有身份和重要的人,普通老百姓就只能依靠高速公路了,不過時間上也相差不了太多,只是火車給人一種安全快速的感覺。
  政“夜魔印”府批準了部分私人駕車前往上海的請求,但要求車輛上必須坐滿人,不得留有空位而導致浪費空間,想自己單獨行動,在不上高速,也不和軍方搶省道的情況,只沿小路前往上海,政“夜魔印”府不支持也不組織,畢竟上海距離南京也不是很遠。
  空運即便停止了,沒有電子導航作用,只有部分改裝后的直升機勉強可以起飛,而江運主要承載物資運輸,老百姓很少選擇坐船,黑漆漆的江道上,萬一出個什么事情,淹死在江水里就不劃算了。
  盡管政“夜魔印”府和軍隊迫于壓力,計劃二十四小時不間斷轉移,盡量抓緊一切時間,利用能利用的交通工具,數百萬的城市至少也需要半個多月才能有序的撤空,而最大的壓力并不在于南京,上海那邊的接受能力才是最大的考驗。
  楚云升一邊開車走在開始出現混亂跡象的街頭,一邊已經可以想象到上海方面的巨大壓力。
  糧食、安置地、衛生、治安等等,只要一個方面出現差錯,引起一場混亂或者惡**件就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世界上其他地方什么樣,楚云升沒辦法知道,不過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凡是大城市,軍事重地,一定都是人滿為患。
  楚云升駕著那輛方柏瀟的軍車,避開人流聚集的地方,悄悄來到漆黑石碑曾出現過的地方,萬一和石碑接觸上,他不想被人打擾到,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很可能他沒有意識外的自保能力。
  所以一下車,他就找個沒人的地方將方柏瀟的軍車收入物納符,然后沿街找了一個七八層高的商用樓鉆進去。
  他其實也不知道能不能感應到石碑的存在,只是抱著推測的心態來試一試,在樓道里的一個偏僻角落,楚云升放松整個身體,讓心神進入安靜的狀態,試著調用天地元氣,黑氣等各種辦法也感觸周圍環境中的不同之處。
  商用樓外面的嘈雜聲漸漸小了下去,隱約有軍隊調動的口令聲,大概是軍區加強了市區中的治安。
  越是安靜的環境,楚云升對周圍的“夜魔印”感度越是清晰,他逐漸將自己的呼吸調整到和外面天地元氣的波動頻率一致的水平上,全身心的融入進去,感觸其中各種細微的變化,有時候,某種東西的存在,或許就是很小很小的一絲不經意的波動。
  隨著時間的推移,沒休息好的楚云升都快要睡著了,意識也進入時而模糊時而清醒的狀態,他手掌上的黑氣忽然無規律的跳動一下,從地底深處極為隱秘的擴散出來的一波震蕩,似乎被黑氣感應到了。
  這絲黑氣是楚云升睡醒后特意從老幽身上取回來的,在取回的同時,他發現自己犯了一個重大的失誤,如果說前六次黑暗降臨都能看到什么的話,那么最后一次,也是徹底降臨是不是有第七次看見什么的機會?而這樣的機會竟然給他白白浪費掉了!
  如果能看到第七次,擁有更多的信息,說不定能夠發現什么。
  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楚云升寄望于它能夠在這里發揮點作用,要不然真的浪費大了。
  在黑氣異動的瞬間,楚云升就意識到了,黑氣和他心神是想通的,這種相通的程度較之本體元氣都更為一體,有時候就像是他的意念一樣,一念至黑氣即達。
  他心中一動,眼底深處曾因靈魂深處種子融合而凝聚成型的鋒芒便再次逼現并向內收斂,無意中將視線拉入維度視角,正要去追尋這波來自地下的波動痕跡,這時候,無數的碎片從他眼底深處沖出來,將他的視覺直至意識全部緊急拉回零維空間。
  在進入零維空間的一瞬間,那個多維至零維連續不斷的維度跌落中,他似乎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追著他,像是一張巨口差一點就咬中了他,在千鈞一發之際,他躲到了零維空間中。
  也就是這種感覺,讓他對地下很有可能的石碑產生另一種奇特的想法,或許它不是一個好東西!?
  很久沒有進入零維空間了,楚云升震驚的發現不但黑氣漩渦還在,竟然連物子碎片也在!
  不過沒有見到古書,也沒有見到古引。
  根據他進入偽碑后的理解,黑氣可能與他的意識有關,能和他一起進入偽碑勉強可以解釋的通,但物子碎片純粹是外來的東西,怎么也跟進來了?
  楚云升發現,和上一次進入零維空間一樣,他自身不再是模糊的存在,無數的小碎片形成了他的身軀,雖然周圍空間還是含混不清變化莫測的,但就他自身來說,清晰了許多。
  通過物子碎片形成和外面一樣形象,或許是他的自我認知原因,不過倒是幫助了楚云升以更好的視角和自由度去觀察整個零維空間。
  在昏暗不明的空間周圍,依舊存在大量的分叉線,此時都處于寂滅狀態,如果他靠近并“鉆入”進去,其中有五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外界的感覺,而曾經亮起過的第六根分叉線,如今還是一片灰寂,要等到三元天后才能“激活”。
  楚云升逛了一圈后覺著沒什么意思,困在這里也不知道怎么出去,索性試試看看能不能在零維空間操控黑氣。
  他剛冒出這個念頭,頭頂上正值虛弱的黑色漩渦便分下一支黑氣,落入他的手掌。
  楚云升“咦”了一聲,再試著將黑氣吸入體內,也只是這么一念,物子碎片便掀開他手掌的一小片,打開“防御”,讓正想鉆進來的黑氣順利進入。
  這下楚云升更覺得奇怪了,黑氣進來后,像是要和他融合,一股憤怒、狂暴、恐慌等復雜的情緒撲面而來,讓他整個意識都激動起來。
  這還只是一絲黑氣,如果要讓黑色漩渦中的黑氣全部沖進來,楚云升敢肯定,他現在立馬就會變成一個失去理智的暴力瘋子或者恐慌發抖的口吐白沫。
  楚云升下意識的要克制黑氣帶進來的這種負面情緒,于是他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仿佛要遵從他克制負面情緒的意志,物子碎片中飛出一塊碎片,發出微弱的殺伐之音,攻擊承載負面情緒的黑氣。
  楚云升愈加的冷靜,這塊碎片就愈加的強大,相反,一旦他意志薄弱下來,它就會變得弱小,黑氣便占領上風。
  相持之下,楚云升情緒起伏跌宕,又調不出第二塊碎片參戰,最終黑氣擊潰碎片,為避免被負面情緒影響時間太長,楚云升不得不馬上將這絲黑氣逼出體外。
  休息一會后,等心情平復下來,他又試驗了十幾次,但結果要么是黑氣擊潰碎片,不能留它在體內;要么碎片徹底摧毀黑氣,什么也沒有,白忙一場還浪費了寶貴的黑氣。
  折騰半天的楚云升停了下來,左右又出不去,便開動腦筋想要找出一個辦法來解決剛才的問題,說不定還能讓他找到修煉黑氣的途徑,這可一直是他尋找的東西。
  他將思維擴散開來,其實也就是胡思亂想,由負面情緒朕想到古引也有過的時候,還真讓他想起一件事情來。
  那還是在港城大戰之后,因為封印蟲身帶有黑氣,引起了古書與蟲身對攻,殺個你死我活,搞得他幾乎奄奄一息,后來古引也加入戰團,最后雖然不能修煉本體元氣,但三方竟然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再想想生活中的其他的例子,三方存在有時候的確比兩方要更容易相互存在,夫妻間不也需要一個小孩來緩沖么?
  楚云升感覺到找到問題的“門鎖”了,只是缺少那第三把的鑰匙!
  他需要第三種力量也平衡黑氣和碎片的直接沖突,但他想不到的是,當他這種想法剛剛形成,一股他從來沒見過力量不知道從哪個七角旮旯里鉆了出來,落在他物子碎片形成的手掌上。
  因為不熟悉,他猶豫了一下,但修煉黑氣的誘惑還是很大的,尤其是當他試著將這股不熟悉的力量引入體內,修煉黑氣的誘惑頓時呈幾何級數激增,那是一種**,**、愛欲、貪欲、權欲……什么都有,偏偏每一個都那么誘人,比黑氣的負面情緒更難抵抗,一個不小心,就迷失在里面,出來攻擊它的碎片也隨之秒秒種被擊潰。
  最終,還是物子碎片的身軀直接將這股力量剔除出去,驚出一聲“冷汗”清醒過來的楚云升,才意識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堪誘惑,在進行第二輪試驗時,趕緊將黑氣調一絲進來,讓這個力量和黑氣同時存在于物子碎片形成的體內。
  有意思的是,這股力量似乎很怕黑氣,而黑氣又很“郁悶”于碎片的殺伐之音,而受到楚云升意識反應的碎片,對**的誘惑力又顯得薄弱,于是一圈下來,終于平衡了!
  心力交瘁的楚云升,也終于得到了一點回報,平衡下的三股力量并不是靜止不動的,那些附屬在上面的各種負面能量漸漸在相互對抗中抵消滅亡,使得三股力量逐漸變得越來越純粹、本質,也使得它們更加順利的融入物子碎片里面的“身體”。
  最終,楚云升發現,黑氣融入進去后,還能再次調用出來,就像存儲在里面一樣,不同的是,更為精純,不帶有任何負面情緒,而第三股力量融入后,就不知道消失到那里去了。
  幾次下來,還看不出什么效果,待在零維空間又無事可做,休息一會后,楚云升又接著融合,累了再休息,點點滴滴的積累,直到他發現隨著融入的數量增多,頭頂上黑色漩渦也開始稍稍恢復了一點,而物資碎片的控制力也增強不少,說不定再持續下去,還能調動兩塊碎片,進行更大一點數量的融合。
  不過,楚云升沒再試下去,他已經在零維空間待了很久,根據他以往的經驗,起碼有一天的時間,雖說身處在這里,身體的機能都會關閉到最小的狀態,但外面的形勢很緊張,一天不出去,還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于是他不想再毫無辦法的等下去,準備主動出擊。
  楚云升記得上一次是物子碎片從黑色漩渦中將他送出去的,等會倒是可以一試,在這之前,他準備去零維空間的“邊界”試試!
  零維空間中,他幾乎剛想到,“身體”就會做出相應的動作。
  轉眼之間,他便朝著一個方向奔跑了很遠很遠,可奇怪的是,頭頂上還是那個黑色漩渦,周圍還是那無數條的分叉線,似乎哪里也沒去,就在原地踏步,有一點飛不出五指山的感覺。
  一計不成,楚云升又想出了一個辦法,他“鉆入”分叉線,順著分叉線往上移動,想要看看順著分叉線能不能鉆出零維空間,尤其是那五條分叉線肯定是通向外面五官神經的。
  卻不料,楚云升鉆的時候是看準了,但零維空間變化莫測,他連續不斷的“實驗”也有些疲乏,等他鉆進來的時候,已經變成另外一條很偶然且很隱秘的分叉線。
  但他還以為是五條分叉線中的一條,拼命的往上鉆,周圍五光十色的奇幻色彩像是打潑了顏料攤。
  鉆了許久,楚云升終于感覺到有一層堅固的壁障擋在頭頂上,無論他怎么用力,都鉆不過去。
  算算時間也不能再耽擱了,準備放棄這里,試著從黑色漩渦那邊鉆出去。就在這個時候,物子碎片嘭地一聲擴散開來,包裹著零維空間向內收縮,將他硬生生的擠了出去。
  這是一個扭曲的世界,到處都是扭曲的線條,而且都在不斷的變化與旋轉當中。
  楚云升只“看”了一眼,便覺得頭昏腦脹,什么也看不清。
  “你是誰?”
  突然一個聲音不知道就從哪里冒了出來,但肯定是那些扭曲變化的線條里面。
  “你是誰?”楚云升下意識的反應到。
  “你看不到我?”那聲音很驚訝。
  “你在哪?”楚云升強忍著頭昏腦脹,再看一眼,除了發現某些線條扭曲的厲害,其他“什么”人影也沒看見
  “你是新靈?”那聲音像是給自己找到了一個滿意的解釋。
  “什么新靈?這是哪里?”楚云升茫然道。
  “這里當然是南天門啊!”那聲音見楚云升不認識這里,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一般,但突然戛然而止,厲聲道:“你不是新靈!你是誰!?怎么來這里的?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快回去!”
  說完,楚云升就感覺到被人狠狠地拍了一掌,然后就想是墜入萬丈深淵一樣,一直墜落下來。
  等他恢復意識,睜開眼睛,已經身在商用樓的樓道里,一聲刺耳而熟悉的蟲鳴聲傳來,楚云升急忙看了一下手表,脫口道:“糟了!”
  第二更,稍微遲了一點,因為這章很重要。
  九月份的努力決心是不會變的,請兄弟們相信,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