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599 大反派

武裝森嚴的特警突然出現,令別墅大廳中等待消息與尋求庇護的男男女女們極為驚慌,只有個別自持有些身份的人強行保持著鎮定,看清楚來的人不過是一些特警,并無什么大人物后,才放下心里來。
  他們和普通老百姓不同,老百姓害怕警察,他們卻不怕,他們怕的只是掌控警察的那些大人物。
  像他們這些多少有些身份的人,也沒犯什么大事,被這群如狼似虎的特警拿黑dongdong的槍口指著,并不客氣地喝令他們后退,怎么著也覺得顏面掃地,尊嚴遭到觸犯。
  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他們的心情頓時不好起來。
  也不能怪那些特警,他們只是忠實的執行于堅的命令,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楚云升,是他要求以最快的速度以最強力的手段控制住全場。
  他要必須、立即、馬上拿到第二枚yu牌,白影人如刺芒在背,為爭取時間,為確保萬一,不得不采取激烈措施。
  “你們是什么人?這是si闖民宅知道嗎?你們領導是誰?我要去市局投訴!”一位四十多歲的富態女子,因為一名特警對她“不太尊重”的舉動,面子上有些掛不住,漲紅了臉喊道。
  不過響應者卻是渺渺,特警們手里的突擊步槍可不是鬧著玩得,面對這種陣勢,多半人以為梁家出事了,心中雖因為面子有所不滿,可腳步仍在往后縮,事不關己,不如高高掛起,渾然忘了他們本是來求助于梁家的。
  他們畏懼于特警的身份與武器,不敢怎么樣反抗,但始終沒見到有市里的領導出現,所以,在“配合”往大廳兩邊后退的同時,也并不想示弱的紛紛議論開來,指指點點毫不在意,料想這些特警也不敢拿他們這么多有身份的人怎么樣。
  正在眾人議論si語間,一個未穿警服的年輕男人出現在大廳中間,他的身后跟著一個皮膚黝黑神情嚴肅的特警指揮警官,以及一個被擋住的嬌弱身影。
  這一眾名流巨賈們,馬上紛紛猜測起年輕男人的身份,能帶著一幫子武裝整齊的特警大搖大擺闖入梁家別墅,豈會那么簡單?
  滿大廳的人都是hun跡于上流社會的人物,即便有些頂層的權利人物結jiāo不上,但省城的高干官員,基本上都還能認識,有些人更是連首都的某些大人物都遠遠見過,可偏偏看不出眼前的年輕人是什么來頭。
  太陌生了,可以說上層的jiāo際圈里從來沒出現過這么一個人,相似的都沒有,實在沒有辦法從外形相貌上發現什么線索。
  再看著嚴正以待的特警們,有些腦袋靈活的人,開始猜想是不是市局劉副局長派來的人?聽說,劉局長是常委方副書記的至jiāo,方家和梁家因為一塊地皮曾鬧過一陣子不愉快,后來因為祝家的調解才未撕破臉,難道現在是來公報si仇了?
  這些人越想越覺得可能,如果真這樣的話,恐怕軍方馬上就要chā手進來,聽說梁家為軍方老祝家做了不少事情,怎么說,打狗也得看主人,何況梁家對老祝家來說還是伙伴的關系。
  果然,那年輕男人一開口便讓眾人越來越覺得可能,大廳燈光下,他看了四周一圈,聲音發沉道:“梁希成在哪里?”
  然后,他便讓開一個身位,lu出他背后另外一個人來,是個女人,在場的眾人大都認得,尤其是影藝界的同僚們,一眼就發現她的身份。
  是林水瑤!
  她不是在上海做宣傳嗎?怎么會在這里?看來,今晚的事情果然是梁方兩家的恩怨,聽說方副書記的兒子方郁森和梁希成都對林水瑤有那么點意思,這在他們這個圈子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眼前的這今年輕男人即便不是方郁森,估計也是他指派而來的,大概是想借著以前的矛盾,來強行接受梁家這些日子來準備的重要物資了。
  在林水瑤出現后,大部分人越發的肯定了。
  這個時候,梁希成從樓梯上下來了,先是吃驚了看了林水瑤一眼,然后很快將注意力移到特警指揮官身上,最后才是說話的年輕人。
  他吃不準拿主意能做主的到底是這位指揮官,還是看起來沒什么影響的年輕男人。
  這也不能怪他,省城池面上,但凡有些權勢,尤其是比梁家地位高的,他都認識,至少都接觸過,可從來沒見過有這么一號人物。
  梁希成勉強還算鎮定,一邊下樓梯,一邊調整心態,出于試探道:“我就是,你們是?”
  林水瑤向身側的年輕男人輕輕點了點頭,似是確認什么,那年輕男人便不在說話,腳下突然發力,以極快的速度向樓梯口奔去。
  梁希成大驚,剛要大喊,卻只見一道白影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以不可思的速度從他身邊掠過,接著便覺得脖子上一涼,這才意識到什么東西沒了?
  忽如其來的變化,令大廳中的名流巨賈們頓時sāo動不安起來,持槍的特警們也大為緊張,槍口紛紛對準那道白影。
  反倒是那今年輕男人十分鎮靜,像是早有預料一般,沖在一般的樓梯道上,將手中準備好的一卷圖冊平平揚出,又不知道從哪里chou來的一絲黑氣,纏繞在上面,冷聲道:“你敢拿走它,我便毀掉這東西!”
  卻不料,那白影頭也不回地從眾人腦袋上如風一般的掠過,一眨眼的功夫沖出別墅,神奇如幽靈般的“輕功“令大廳上上下下張大嘴巴,驚訝地不能發出一言一聲。
  “想跑?看看是你快,還是我快!”
  緊接著,眾人又見那年輕男人取出一套火紅的斗篷,以極快的速度扣在身上,風雷電掣般跟著白影shè了出去!
  “追!”
  楞了一下的特警指揮官,簡單卻有力的下了只有一個字的命令,一群特警立即收起槍口,朝著外面的直升機飛奔。
  只留下滿屋子目瞪口呆的梁希成與其他男男女女。
  但對他們而言,似乎隱藏在決策層背后的勢力,開始隱隱出現了,可甫一出現,便叫人心驚
  肉跳,這***叫什么事!?梁家什么時候成菜園子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從梁家別墅里第一個追出來的,正是楚云升,做好最壞打算的他,雖然不知道白影人是如何擺脫軍隊又如何跟蹤他到這里的,卻已經為此做了充足的心理準備。
  剛剛繳獲來的斗篷戰衣,因為有老幽吞食火族復蘇者而獲取的部分記憶,可以輕松打開斗篷里的圖鎖,再加上一路上恢復的一星半點的本體元氣、黑氣以及從老幽身上重新取回的黑氣,追上白影,他還是有把握的。
  另外,楚云升相信能量是守恒的,剛剛經歷過激戰與長途奔襲的白影,也未必還有多少力量!
  六點多快要七點的早晨,即便是黑夜漫長的冬季,天空也漸漸明亮起來,大概是因為有大量軍隊進駐以及事先有預案,南京城區的秩序明顯比無錫要好很多,很人多還是正常一樣起chuáng,然后上街尋找能買到的一切可以買到的東西。
  汽車也很多,來來往往的人們神色則頗為緊張憂慮,有的人想去鄉下躲一躲,因為有謠言說會有大地震,有的人則認為還是呆在城市里比較安全,太陽將徹底消失的傳言到處都是,一旦沒有了陽光,只有在有組織的大城市里或許才能幸存。
  每個人肚子里都有自己的打算與想法,朝著自己認為正確的目標上去努力去掙扎。
  由紫金山別墅區通往市中心的中山東路上,那些早起的,試圖能多找到一些物資可以儲備的人們,復雜而恐慌的情緒來不及在心中理出一個頭緒,卻駭然地發現一道白影背著一只古樸的長劍,從眾多汽車的車頂上風一般地縱掠。
  在它身后,緊追著一個身穿蓬披,頭戴yin沉斗笠的人,斗篷的顏色在急速奔跑中,漸漸由紅變黑,似有一股懾人的煞氣圍繞在它四周,等它到從眼前掠過的時候,還能看見斗篷間隙下挑出一道細長狹窄的刀鋒。
  一白一,一奔一逐,以常人無法理解的速度馳騁在中山東路大街上,街邊的人們紛紛駐足觀望這一奇觀,駕車的司機們也紛紛打開車mén愕然地望著剛剛從自己車頂上縱過的黑白雙影,而兩旁高樓上的居民以及商務樓搜刮東西的員工們,更是個個像看到了什么奇跡一樣招呼著家人、同事跑近窗戶邊,向下張望指點,一時間沉默壓抑的中山大街熱鬧非凡,像是馬戲團進了村一樣。
  可黑白雙影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眨眼的功夫,便從街頭掠至街尾,更多的人只聽到旁邊的人在喊在驚叫,等回過神來去尋望,只能遠遠地看見一個模糊的背影。
  只有那些身在高樓的居民與員工,才能依仗角度的關系,清晰地看到如此震撼的速度,不由自主地紛紛用手機拍攝下來,尤其是那些患有微薄控的白領們,急忙又將這一幕發到微博上,一連用上幾個驚嘆號,再加上一些夸張的注釋。
  袁小憶就是一個微博控,但她不是白領,只是金陵大學的一個學生,當黑白兩道影子由中山東路追逐轉進入中山路,一路奔鼓樓地區而來,并最終闖入闖入這座著名學府時,袁小憶穿著柔軟的ru白色睡衣,正端著粉紅色杯子睡眼惺忪的刷牙。
  mimi糊糊間,她瞥了一眼洗漱臺上的蘋果手機跳出的信息,上面一張照片模糊地顯示著兩道黑白掠影越過汽車頭頂的驚險動作,下面還有一行驚嘆文字:中山東路上演人體飚速,飛人什么的和這比起來簡直是弱爆了!
  “什么奇聞都出來了,看來真是世界末日了!”袁小憶嘟嚕了一句,繼續向可愛的小嘴巴里搗鼓著沾滿泡沫的牙刷。
  可等她再一抬頭,頓時驚呆在那里,渾身僵直,手里的牙刷也停在那里,瞪大了眼睛。
  透過一層薄薄霧氣的玻璃,宿舍樓下的籃球場上,閃電般地闖入兩道影子,一白一黑,凌厲地撞擊在一起。
  袁小憶“啊”地一聲,急忙翻出剛才那條微博,仔細一看,樣子竟然一模一樣!
  所不同的是,微博圖片上的兩道影子一前一后尚有些距離,而她所看見的,黑白兩道影子已經相互絞殺成一團。
  激戰,猝然爆發在清晨的籃球場上!
  白色的劍氣與黑暗的刀鋒激烈搏殺,將空氣都要撕裂開來一般,一道道劍氣縱橫殺出,又一道道黑色刀鋒來回激dàng,而兩道相互糾纏的影子速度極快,袁小憶張大了眼睛,也無法將兩者分辨開來,shè入她瞳孔里的只是一團劇烈變化的光彩。
  籃球架被砍斷,宿舍墻壁上被刻上一道道劍痕與刀印,水泥與碎玻璃片四處luàn飛,球場地面更像是老人臉色的皺紋,深一道淺一道的傷痕jiāo錯在一起,完美地向它周圍的同學們展示著破壞暴力。
  激殺聲驚起了越來越多人,兩邊宿舍樓的女生男生們紛紛小心地探出身體,不明就里地觀望,已經被政fu接管的食堂里也趕來了許多學生,遠遠地圍聚起來。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害怕與好奇令他們既不敢靠得太近,也不想離得太遠。
  頃刻,兩道影子肅然分開,白影持劍立在東頭,黑影持刀立在西頭,開始相互對峙。
  這個時候,身在三樓的袁小憶才有機會看清楚黑白兩道影子的mo樣,一個是一襲飄然白衣的“劍客”一個是yin沉不lu的黑色斗篷。
  當白色劍氣與黑色刀鋒激起的霧氣漸漸散去,激動的袁小憶拿起心愛的蘋果手機,對準東頭的白衣“劍客”想要來個特寫,可剎拉間,她幾乎窒息過去!
  那張臉太帥了、太酷了、太完美了!幾乎找不到一絲的缺陷,就連那種清淡的神情,都透shè出令人無法呼吸的氣質!
  世間竟然有如此卓絕的男人,帥氣的面容令她心臟不爭氣地怦怦直跳,一塵不染的氣質又令她不敢直視。
  她覺得自己都快要死過去了!
  有這種感覺并不止她一人,整座整座的女生宿舍樓,到處都是涼氣倒吸,失聲驚呼的聲音。
  有一種男人,可以讓女人為之發狂,為之瘋癲,籃球場上東頭仗劍而立的那位顯然就是這一類。
  即便是對面樓里的男生,也無法生出半點的嫉妒心來,只因為白衣劍客身上散發出的超凡脫俗的氣質,如誤入凡塵的仙人,讓人心生敬仰,半點也生不出嫉妒。
  也就在這么一小會的功夫,年輕的少男少女們的心情不由自主全都站到了白衣“劍客”的一邊,在對面,黑暗而又yin沉的將全身都隱藏在斗篷中的那個“猥瑣”的人,顯然被劃分到反派一類中去了。
  “你跑不掉的!”
  黑色斗篷說話了,果不其然,語氣冰冷,帶有殺氣與威脅,十足的反派味道。
  于是,激戰再次開始!
  但這一次,所有年輕的學生們,都一邊倒地在心中希望白衣袂袂的劍客可以迅速打到已成為反派的黑色斗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