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88 沒那么復雜

凌晨四點半,天空仍舊漆黑一片,距離日出時分尚有一大段的時間,正是黎明前最為黑暗的時刻。
  瑞金飯店位于繁華的市區中心位置,周圍的燈光交相輝映,將地面照的雪亮,旁邊的馬路上也有零星的車輛起早趕路或者通宵剛歸。
  飯店里面卻是十分的安靜,絕大部分顧客尚在睡眠之中,只有偶爾幾個夜歸的人游蕩在長長的走廊中。
  林水瑤從噩夢中驚醒,冷汗浸透了薄薄的睡衣,貼在身上,美麗的**若隱若現。
  自從拍完一部趕著2012年潮流的末日電影,她便經常在夜里胡思亂想,常常做著噩夢將自己嚇醒。
  母親說是入戲太深的緣故,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但演藝圈這行,不是想休息就能休息的,尤其是她這種剛剛紅起來的新人,一切都要聽從公司的安排,吃喝拉撒甚至包括談朋友甚至緋聞都是有協議的,這兩天不是要陪一些達官貴人吃飯,便是參加一些富商名流的宴會,那里還有什么休息?
  更煩得的是,最近有個大人物看中她了,不知道從哪里聽來她還是完璧之身,于是通過上層渠道隱晦地提出愿意做她干爹的意向。黑貼吧
  那位大人物的地位實在是太高了,僅僅只是在接見公司的一個董事略略提及暗示一次而已,便直接驚動了公司的大老板。
  以大人物的身份和地位,最多點到而已,剩下的就是公司與她要識相了,懂事的話,應該由她在某個恰當的機會,比如大人物的生日或者她的生日上,主動提出認干爹的請求,然后大人物考慮一翻后再做答
  按說,能巴結上這位大人物即便是公司的老總也求之不得巴結不來的好事,能給公司和她這個機會,幾乎是一種施舍的恩賜,任是誰也無法拒絕任何高貴在她這個行業是根本不存在的,否則永遠不可能有出頭之日,微博上的那些大義凌然的屁話不過是裝裝門面罷了。
  她之所以還能保持處子之身,除了她的確天生麗質容顏冠絕群芳,公司的策略便是將她包裝為玉女掌門,并對她有著某種待價而沽的意圖,她自身也乘機利用了這種意圖達到她所期望的更好的目標或者說是野心。
  雙方可以說是一拍即合這才形成今天奇貨可居的局面。
  所以當機會真正降臨的時候,她不是沒動過心,但她也不是用胸無腦的女孩,在認真研究過這位大人物的“私生活史”后,便委婉地向公司拒絕了。
  她骨子里還是有些清高的,不愿意被這么一個**的人糟蹋了,她相信會有更好更優秀的男人在前面等著自己,而不是一個玩弄完即拋棄且手腕極強在他面前永遠只能處于弱勢的頂聰明男人。
  但公司卻不敢得罪那位大人物不停地向她施壓,步步緊逼,迫使她盡快屈服令她幾乎喘不過起來。
  多重心理壓力下,想不做噩夢也難,林水瑤喝一口涼水,將煩心的事情暫且拋在一邊,起身去衛生間。
  但就在繞過會客廳的時候,一直關著電視突然跳動了一下,并詭異地打開了,屏幕上一片白色的雪花!
  林水瑤剛剛被噩夢嚇醒,心有余悸,見到電視忽然自動打開一顆小心臟頓時撲通撲通直跳。
  她想跑開,或者去關掉電視,然而腳卻不以東部了,目光偏偏又忍不住不去看它,恨死了自己的無用。
  她這種既怕又驚奇的心理沒有持續太久,因為電視雪花里赫然爬出一個人來!
  林水瑤刺耳尖叫一聲連爬出的人臉都沒有看清楚,便直接嚇暈過
  那努力爬出電視的人,半截身體在外面掙扎,充滿了憤怒和委屈:“為什么一定要從電視里爬出去!?一定要嗎?有意義嗎!”
  “操,電流太大,卡住了!”
  林水瑤的尖叫聲驚動了隔壁的助理,很快那位不男不女無法分辨性別的助理用力地敲著大門,嗓音忸怩而擔憂叫道:“瑤瑤,沒事吧?”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大門嘩啦打開,露出林水瑤的腦袋,陰沉地看著他:“沒事,看見一只蟑螂。”
  那助理立即尖叫道:“什么?哎呀!蟑螂?套房怎么能有蟑螂呢?我一定要投訴飯店!我”
  “已經被我打死了!”林水瑤冷冷地說道,并不顧助理的夸張表情地一聲將大門關上。
  門外的助理眨了眨眼睛,愣了半天,想到她大概是被公司逼得太緊因而情緒不好,無趣地搖了搖頭,嘟嚕一聲離開了。
  門后面的林水瑤陰陰一笑,一陣扭曲變換,恢復四十多歲中年管理員的形象,望著地上只穿了薄薄睡衣的妙-美女孩,心情頓時大好起來,滿臉的**。
  它蹲在一邊,雙眼從女孩漂亮的臉蛋一寸寸移動到那傲人的雙峰上,便再也忍不住了,激動而幸福地伸出“魔爪”,按耐不住的要肆意蹂躪一翻。
  但它的手卻直接從那團飽滿的**中穿過,什么也沒摸著,郁悶得想吐血,懊喪嘟嚕:“太弱了,太弱了,不行,我老幽一定要變強,要不連女人都摸不著了!”
  “不過,嘿嘿!”它眼球一轉,恢復壞笑:“先割開衣服看看,飽飽眼福也行!”
  它說到做到,馬上再次伸出因激動而顫栗的雙手,平攤開來,一道道能量如風刀一樣吹起,眼看就要撕碎林水瑤薄薄的睡衣,房間中的電話突然響了。
  這種緊要關頭,它根本不想搭理,可一想到領導手中的黑氣,膽氣便泄了一大半,暗罵一聲,不情愿地飄到電話邊上將手指插入進去,觸通電路。黑貼吧
  “少給我惹事,立即辦正經事!”電話那頭傳來楚云升冰冷的聲音。
  老幽吃驚向四周望了望,震驚道:“領導,您怎么能看見我?”
  楚云升聲音低沉道:“你那點花花腸子,在回來的路上我早弄得一清二楚了,我再提醒你一次,別讓陳大柱的記憶反過來吞噬你!”
  “是,是領導教育的是。”老幽暗想一定是那該死的黑煞符文搗得鬼,要不隔著這么多的房間,領導怎么知道自己在干嘛呢?
  受了楚云升一頓訓斥,老幽不敢再亂來,強自忍住一顆躁動不安的心,控制一團水球,潑在林水瑤的臉上然后“坐”在她對面的沙發,等著她蘇醒。
  片刻后,林水瑤輕輕呻吟了一聲,晃晃悠悠地從地上坐了起來,因為背對著老幽,她此時還沒有發現房間里真的多了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鬼,眼神還有些茫然。
  “你醒了?”老幽清了清嗓子準備干正事了。
  林水瑤先是嗯聲,然后直接從地上彈跳了起來,臉色一片煞白驚恐地賜蝥沙發上的老幽,牙關格格打顫。
  “別害怕,我不會吃你的,上頓剛吃了一個到現在還沒消化。”老幽誠實的說道,夾帶著一絲郁悶。
  但它不說還好,這種話一說出來,林水瑤便控制不住心頭的驚悚,忍不住就要再次驚叫。
  “別叫!”老幽馬上變幻出各種死人面相,陰聲寒寒地威脅道:“再叫我真吃了你!”
  林水瑤這下聽清楚了,連忙死死捂住自己的嘴,驚恐地后退,瞪大著眼睛,眼淚都嚇出來了,胸口劇烈起伏,情緒極度緊張。
  “這才乖嘛,放心吧,我是來和談生意的,嗯,是生意,還是交易?領導是這么說的。”老幽變幻出一只香煙,學著楚云升的摸樣,做出一副它所認為的領導派頭,滿意地說道。
  林水瑤背后汗濕的衣服已經貼到了墻角,再無地可退,結結巴巴地顫聲道:“你,你,是人,還是鬼?”
  老幽看了她一眼,飄了起來,在房間中一氣亂飛,最后加速沖到她的面前,露出兩顆不存在的獠牙,陰森森地說道:“難道還不明顯嗎?”
  林水瑤腦袋嗡地一聲,一片空白,看過那么多的恐怖片,自己也演過,可真真正正的見到一只鬼,還是破天荒地的第一次,她想自己大約是這個世上第一個見到鬼的人吧?
  過了好久好久,她才略微穩定下來,卻仍不敢相信眼前的是事實,真有一個鬼在她的房間中!
  一可以從電視里鉆出來,一個可以飄來飄去,一個變化莫測的男鬼!
  “鬼,鬼先生,您,您找我有,有什么事情嗎?”林水瑤見這只鬼雖不停地嚇唬她,卻始終沒有害死她的意思,壯了壯膽子,硬著頭皮問道。黑貼吧
  它不可能無緣無故來找自己,剛才提到了什么生意,還提到了什么領導,林水瑤驚悚中產生了一絲奇異,鬼還有領導?它的領導是誰?難道是閻王爺!?
  一想到這里,林水瑤的身體邊忍不出地打顫。
  老幽嚴肅點了點頭:“先自我介紹一下,老子叫老幽,不過你可以叫我領導!找你是有一件事,你必須給老子辦好,要不然我真就吃了你!”
  林水瑤緊緊抱著面前的落地臺燈最為最后的依靠,顫栗著柔弱的身軀道:“鬼先生,您,您請說。”
  老幽對“鬼先生”這個稱謂很不滿意,根據記憶,“鬼”是罵人的話,于是陰冷道:“叫領導知道嗎!事情是這樣的”
  一個多小時后,楚云升的房間中。
  “你確定完全嚇住她了?并保證她不會出去亂說?”楚云升坐在沙發里,抽著煙,對面前點頭哈腰的老幽緩緩問道。
  “您就放心吧!”老幽自信地說道:“這個小姑娘還是很懂事的,在我老幽的面前,絕對不敢耍出什么花招!而且,我們后來還聊得很愉快。”
  “你們聊得很愉快?”楚云升臉色微沉:“你都和她還說什么了!?”
  老幽見楚云升面色不對,慌忙道:“小人哪敢亂說,就是順便談談人生聊聊理想什么的。”
  “人生?理想?你一個鬼,她一個人,這。。。老實交代!”楚云升快有暈倒了,這叫什么事?卻又不得不佩服林水瑤的厲害,當年他自己就親身領教過,這個小丫頭一點也不簡單。
  老幽嘿嘿陰笑起來:“她想認我做干爹,讓我天黑以后保護她,領導,您知道的,干爹,嘿嘿……”
  楚云升抬起頭,眉頭稍皺,寒聲道:“你告訴她天要黑了?還告訴她什么了?老幽,你知道背著我亂來是什么后果!我可以有辦法加速你的修煉,也有辦法讓你立即死亡!”
  老幽見楚云升語氣嚴肅,不敢再開玩笑,急忙解釋道:“領導,告訴她也沒什么關系,反正天也是要黑的,我是這樣想的,以我鬼的身份告訴她,她肯定完全相信了,一個弱女子,想要在天黑后生存下去,就必須依靠像我們這樣的人,比僅僅用鬼嚇唬她,更容易讓她忠心為咱們辦事,怎么著她也得為將來想想,對不?”
  楚云升冷笑:“你就不怕被她耍了?”
  老幽陰森森道:“領導,除了您老人家可以耍我,別人么,比如她,要是敢耍我一丁點,我直接立即吃了她,沒那么復雜。”
  “明天一切照原計劃行動吧。”楚云升望著老幽思緒飄開。
  老幽有秘密,楚云升知道,也知道問不出來,可能是真的原始自覺,也可能它打死也不愿意說,但它目前是有用的,而且是大用,所以有些話也不想刨根究底去問,問也白問。
  因為老幽的出現,他臨時改變了計劃,決定天亮后就去南京找回第二枚玉牌,南京距離上海不遠,一天來回足夠了。
  只要老幽完全能夠控制得住林水瑤,就不用他再去打聽擁有第二枚玉牌的富家公子的住處,這些人的住宅都是**,他現在身份敏感,不可能從官方渠道得到消息,如果林水瑤配合就不同了,不但可以借著她的身份掩飾出上海,還可以直奔目標,然后再通過老幽偷偷取回,神不知鬼不覺。
  一切的關鍵點在于林水瑤對老幽的畏懼度,這也是他為什么要讓老幽裝鬼去嚇她,不過倒是沒想到老幽會借題發揮,以鬼的身份向林水瑤證實28號之后的事情,但如果這樣一來,真的能令林水瑤為將來考慮而全心全意做事,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再過一會,太陽就要出來了,楚云升和衣躺在床上休息,從早上第一次天黑到現在,他幾乎一刻都未停下,沒有元天境界的支撐,身體也隱隱的撐不住了。
  老幽在看電視,如饑似渴地吸取著里面的“知識”,它是不用睡覺的,這點令楚云升很是奇怪,但和他以前猜測的一些生物理論似有吻合之處。
  約莫六點多,一輛黑色小車駛入瑞金飯店樓下,早已恭恭敬敬等候著的一個消瘦男人急忙迎了上去。
  小車后排降下車窗,露出一個威嚴的面孔,沉聲道:“讓小林下來,我有急事帶她出去一趟。”
  今天凌晨,他參加了一個內部高層會議,得知了一條驚人的消息,安排好家人之后,馬上就要參與實施一項急迫的絕密計劃,但在去的路上,仍特意繞了過來,要帶走他看中的女人,因為,快沒時間了!
  該鋪的都鋪完了,明天開始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