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583 戰技塵埃霧化

趙菱怎么也沒想到楚云升會出現在她面前,而且,似乎他還是今夜的主謀。
  不過,他的出現,絕大部分疑問倒是可以迎刃而解了,只剩下一個,蘇簌在電話里說的那些東西,到底是宋影弄出來的,還是楚云升?
  但不論是誰,都足以令她震驚了,外行弄出內行的高深東西,在科學界基本是不可能的,忽然率都基本為零。
  四人簡單打過招呼,便關上門,分別找椅子坐下。
  孫教授也很驚訝今夜會面的背后之人竟是楚云升,但他更關心的是蘇簌在電話中只說了一半的內容,剛剛坐下便急切問道:“小楚,那些東西是你算出來的?”
  楚云升笑了笑道:“孫教授,別急,今天找你們來,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們商議。”
  這時,蘇簌看了楚云升一眼,自覺地站了起來道:“你們慢慢談,我出去坐坐。”
  “不用。”楚云升搖搖頭,在來的路上,蘇簌的瑪莎拉蒂令他有了新的想法,意識她坐下道:“你們三位目前都是我需要的人。”
  趙菱不解地望著楚云升,孫教授是科學方面的泰斗,蘇簌阿姨有錢有勢,和這兩位“巨頭”比起來,不知道自己還有哪方面值得被需要?
  楚云升暫且沒去管她,神色專注地盯著孫教授道:“教授,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還要多得多!但一個晚上的時間肯定不夠,不過不要緊,將來我們會有很長的時間合作,有大把的機會可以交流。”
  “合作?交流?”
  孫教授楞了一下,如果是在今夜之前楚云升和他說這番話,他會誠實地連連搖頭,倒不是看不起,而是常識。楚云升是什么學術基礎,通過軍方的資料,他一清二楚,不可能是科研的人才,但現在,他雖仍覺得不太可能,不過卻因為那通電話而有點迷惑了。
  “是的!”
  楚云升用力的點了點頭,一口氣以急促而毋庸置疑地語氣,有力地說道:“今天。太陽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消失10分鐘的事情,想來在座都知道了,但你們不知道,明天它會繼續消失30分鐘,后天消失1個小時,25號2個小時,26號4個小時,27號10個小時,28號!”
  這時,他有意識地停頓了一下。等待三人的消化與反應。
  這三人都是各自領域聰明之極的人,反應極快,楚云升一停下,趙菱便下意識地說道:“28號會怎樣?”
  蘇簌已經提前聽楚云升透露過零星半點,可這事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已經可以驚心動魄的地步。在楚云升急促而肯定的語氣中,也不免又跟著緊張起來。
  而孫教授眉頭卻擰了一下,他是搞學術的,尤其講究實證性,不會那么容易被說服,可楚云升言之鑿鑿,早上七點的太陽事件也是實實在在的,不得不讓他產生了一絲疑惑,并不解地望著楚云升,等他的下文。
  楚云升在三道目光的注視下站了起來。走到房間的燈控開關處,語氣似乎有些陰森道:“28號之后,就像這燈一樣,全滅,一片黑暗!”
  接著。開關“啪”地一聲被摁下,房間中頓時一片漆黑,孫教授三人楞是被楚云升的森然的話語加上突如其來的黑暗嚇了一大跳。
  陰暗幽黑中。楚云升冷聲說道:“你們以為只是黑暗嗎?不!孫教授,車禍那天你們看到的那個怪物將鋪天蓋地從黑暗中鉆出。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你能想象嗎?作為地球的主宰人類。到時候也只能將被它們當做食物一樣四處獵殺,天下雖大,你連躲的地方都沒有!”
  蘇簌沒見過楚云升口里的怪物,蘇教授和趙菱卻可是親眼目睹過那只怪物的兇殘與可怕!
  至今,實驗室的白大褂只要一想起或者提起那晚的血腥場面,渾身上下都會冒出徹骨的冷汗。
  那東西太恐怖太惡心太過兇殘了,偏偏又極難殺死,如果它們真像洪水一般鉆出黑暗……
  孫教授與趙菱不禁打了寒顫,倒吸了一口涼氣,仿佛漆黑房間中,楚云升就是那只隨時鉆出來個怪物一般。
  啪!
  燈被打開,房間明亮起來,被楚云升一連串故弄虛暈嚇得一驚一乍的三人仿佛時松了一口氣,先后恢復了正常。
  “你們別以為我在夸大其辭,我所說的只怕連到時候的萬分之一的慘狀都比不上!”楚云升一臉平靜地走回座位,道:“你,你,還有你,你們全都會死掉!”
  楚云升并不是在嚇唬他們,而是在陳述事實,如果沒有他,蘇簌究竟會怎樣或許不知道,但孫教授與趙菱必定將死在迷霧之城。
  孫教授畢竟是講究數據與實證的科學研究者,剛剛被楚云升語氣語境以及突如其來的漆黑嚇了一跳,也有了身臨其境的一絲感覺,但不代表他就沒腦子隨便相信這些東西,認真地思索片刻,見蘇簌與趙菱都看著他,明白這里幾個人當中也只有他能夠從科學上做出判斷,于是輕咳了一聲說道:
  “小楚啊,你說的這些,最近我們私下也在交流猜測,形成過一些判斷性的意見,但你也知道,我們這些搞科研的,對沒有發生的事情,既不能否定,也不能肯定,只有在觀察到”
  楚云升點頭打斷他道:“孫教授,我也是工科的學生,我知道你想說的是要證據,我給你們看證據!”
  他這句話一經說出,孫教授三人都猛地抬起頭,眼神中既懷著一絲期待又懷著重重的疑惑與不解。
  他成功預言太陽消失已經是上層人士中眾所共知的事情,但憑什么能夠做出如此精準的推測,卻無人可知,不但是宋影父親,負責實驗室的軍方也急切希望弄清楚楚云升手里究竟握著什么樣的“證據”,可以讓他如此自信和大膽!
  一個車禍現場的目擊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早已出乎了當初所有人的意料。眼睛真可謂掉了一地。
  然而,孫教授、趙菱以及蘇簌仍然沒有想到,楚云升馬上將給他們帶來的是怎樣的一種內心震動!
  “看清楚了,我會盡量放慢動作。”
  楚云升緩緩伸出一只手指,指向墻角的半人高瓷器花瓶,在三人吃驚的目光下,一道道如鬼影般的黑氣由指尖逼出,無聲無息地形成三五道劍影刀光,飛向墻角。
  與本體元氣所形成的劍氣不同。黑氣能量能從能偽碑外跟他進入偽碑,似乎與意識有關,不論他境界高低,都能隨心所欲地控制著它們攻擊的軌跡。
  在三人瞪大的眼皮底下,五道黑色劍影如幽靈般緩緩飄過,等到它們快要接近半人高花瓶時,楚云升雙目微凝,黑色劍影頓時如脫韁的野馬陡然加速,露出與剛才截然不同的凌厲蕭殺之本性,以快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在空中留下一大串飛舞的曲線,將花瓶團團包裹在最中間。
  由于它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人的視覺器官又無法接受過高頻率的畫面,所以在蘇簌趙菱以及孫教授三人眼里,剛剛還是五道的黑色劍形影子,眨眼間便變成了無數道黑線。數都數不清,密密麻麻,如同一團毛線球一樣纏繞在半人高的花瓶周圍。
  下一刻,三人正驚動于不可想象的“黑色毛線球”,楚云升手指再次微微一動,那團“毛線球”瞬間消失,重新化作五道黑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紛紛爭先恐后地鉆入他的手指,消融不見!
  原地,只留下看似仍完好無損的半人高花瓶矗立在那里。
  三人被這神奇一幕徹底震懵了。一下子無法返回到正常的思維中來,就像腦袋中某個地方突然短路了一樣,不及處理,隱約中,長久以來根深蒂固的一些觀念和認知遭到了極大的顛覆與破壞。
  理性告訴他們所看到的是真的。而感性卻拒絕承認,寧愿覺得是幻覺,是假的。不存在的!
  楚云升仿佛是看穿了他們心思一般,拿起桌上的客單輕輕一扇。輕風撩起趙菱散下額頭的一縷絲發,滑過她光潔的下巴。微微吹向半人高的花瓶。
  這時,最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剛剛還完好無損的花瓶,在蘇簌趙菱孫教授的睽睽緊視下,竟轉眼化作一片霧氣般的塵埃,轟然崩塌,裊繞散開。
  三人驚駭中,隨之崩塌的不僅是花瓶,還有拒絕承認的感性,以及根深蒂固的世界觀,都如米骨牌一樣接二連三地倒塌。
  “難以置信,簡直難以置信!!!”
  孫教授幾乎要跳起來震撼道,作為一個科學研究者,他不僅看到黑氣憑空出現的神奇之處,更看到別人例如蘇簌所看不到東西,比如楚云升是如何約束它們的?比如黑氣陡然加速的時候需要無法相信的外力加速度?又比如想要達到塵埃花瓶的效果需要多么快的速度以及多么鋒利的切割!?
  這一點,趙菱也看出來了,她再次望向楚云升的目光,除了疑惑與好奇,忽然間多了一絲女人本能的畏懼。
  這里只有蘇簌一個是徹底的外行,但她卻也看到了孫教授與趙菱看不見的東西:原來第一人民醫院的那些人是這樣被殺死的,難怪連一片尸骨都找不到!
  她的背后也冒陣陣的寒意,不過與趙菱的思維方式不同,在親眼證實了楚云升確有能力將她毀尸滅跡而無人能知的情況下,卻并沒有那么做,反而一再為他的沖動而致歉,令她對楚云升行事做人生出一絲好感和贊許。
  因為一個人在手握絕對力量的情況下還能低頭認錯,所需要的某種力量,遠遠比黑氣加速度作用力要大的多得多!(ps:這句話絕對是飄火想要傳達給讀者的暗示,也是他長期一直堅持的理念。雖然黑血大量的篇幅都描寫了人性的黑暗和壓抑,但是楚云升的個人堅持才是飄火真正要表達的東西~黑暗中的一點光明,人性缺失的最后一道壁壘。強者不能只有力量,還得有堅持,有底線一個連力量都無法約束的人,我是無法認同他的“強”的。)
  “教授,蘇總,現在我們可以一起談談合作了嗎?時間可不多了。”楚云升坐了下來,平靜地說道。
  他不怕黑氣被他們三人知道,這事也瞞不住了,在埋藏古書的小區與白影人打斗過程,一直監視自己的于堅早看得清清楚楚,再說,為平衡意識情緒中暴動,以后黑氣也是他主力工具,藏是藏不住的。
  另外,既然是“表演”,他也精打細算,絕不浪費,結合上上次使用黑氣的過程,看看能不能創造出第一種符合黑氣性能的自創戰法,比如塵埃霧化。
  孫教授終究還只是個科學方面的頂端人才,對其他方面的反應則比較遲鈍,此刻眼神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像是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激動,認真道:“小楚,你想怎么合作?”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