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79 夜間的行動

黑暗第一天降臨的傍晚,夕陽特別美麗,天空的東邊深藍如濯,沒有一朵云彩,干凈空曠幽邃;而西邊,萬丈霞光映出云間,層層障障的云峰紅燦燦地擠在一起,像是生日蛋糕上染紅的奶油疊皺,又似是成千上萬披著赤紅戰甲浩浩蕩蕩而來的火蟲大軍
  絢麗的背后,殘顏似血的太陽無奈中沉入云海,留戀而又不甘地向大地瞥上最后一眼,將它一縷紅芒送入億萬里之遙的一面明凈的落地窗戶,落在煙霧繚繞的房間中,化作一絲絲微弱的熱量。
  在這里,陰影如同外面的世界一樣,正加快速度著驅逐光芒,奪取夕陽留在桌子沙發以及地毯上溫暖而光明的地盤,明暗筆直的分界線猶如兩只激烈交戰的大軍,陰暗一方氣勢如虹,光明一方則節節敗退。
  終于,某個時候,疲憊不堪的光明不甘地放棄了桌子上堆滿煙頭的煙灰缸,等待已久的陰暗立即毫不猶豫地吞沒煙灰各個角落,黑暗中煙頭閃亮出的火星便是它宣示勝利的戰旗。然而它的驕傲并沒有持續太久,一只橫空而來的大手用力將它的“戰旗”摁下,頃刻熄滅,令它憤怒不已,激出一道青獠色的煙霧,張牙舞爪,撲向那只大手的主人,它眼中的惡棍。眼看就要成功鉆入膽敢熄滅它“戰旗”的惡棍鼻孔,將一種叫做尼古丁的毒素送進惡棍的體內,它不禁得意起來,扭動細小如薄帶的身軀,像是一個將要復仇的勇士,亢奮激動以及快意著。
  卻不料,這時候惡棍忽然張開“血盆大口”,吐出一團夾帶濁煙的氣流,無恥而猛烈沖向猝不及防的它,將它細小的身軀輕松撕為三段它憤怒痛恨不甘卻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逐漸散開飄遠。在它即將消失的一剎那間,它恍惚間發覺,那團氣流中的濁煙似乎和它是一樣的,也是有尼古丁的……煙灰缸上的煙霧散盡了,窗下的陽光也消失了外面的殘陽最終也落下了,這個時候,房間中的燈打開了。瞬間,陰暗尖叫著向后飛快退縮,躲在桌子沙發的背后,膽顫心驚地望著那冰冷的光芒!楚云升思念陽光,卻習慣了黑暗。
  仿佛只有在漆黑的夜里,才能感受到身體中蘊含的力量,給予他強大的自信。他要行動了
  在夜里。從十二樓下去的電梯要不了多少時間,但在另外一部上行的電梯門打開的時候,他幸運的發現了他要找的人。盡管她戴著寬大的墨鏡,戴著粉色的口罩,但仍被楚云升一眼認了出來。
  他這輩子加起來也只親眼見到過兩個明星,一個是烈火城老汪搶來的韓國女星,另一個,便是林水瑤了,雖然她曾堅持自己是一個模特
  不過這與他一眼就能認出沒有任何關系,只是因為她的墨鏡與口罩出賣了她,這叫此地無銀三百兩。
  楚云升果斷放棄即將要到的下行電梯,跨入這部上行電梯在進門的一剎那他看了一眼她,她也看了一眼他。
  他在估算著她身邊幾個助理同事安保的戰斗力。她在猜測這個戴著黑色連衣帽的家伙舉止怪異是不是狗仔?楚云升轉過身,手抄在衣服兜里,面對著電梯門,透過光滑的平面,清楚地可以看見林水瑤一行對他的警惕眼神。七個人,三女四男,一個年老,戰斗力忽略不計,三個女人基本也是只會尖叫的主,剩下的三個男人,一個中年,兩個年輕,看起來都身型有力,不知道實際戰斗力怎樣?之所以要如此詳細的估算,是因為楚云升武力上的尬尷。
  埃德加曾說過,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會要人命。楚云升一身血戰中磨練出來的廝殺本領,無一不是最狠最快最凌厲的殺招,那種擒拿制服的本領,從來沒學過也不會。現在是陽光時代,瑞金飯店若是爆出人命案,對他不利,而且人家也沒威脅到他的安全,不至于殺人。
  退一萬步說,能毀尸滅跡的黑氣用在幾個普通人身上,那是極大的浪費,本就沒有多少,得用在關鍵的時刻。
  所以要對付他們,靠得只能是體內微薄的本體元氣,使用來自多能族的九章圖的身法以及十六章圖的戰技,可惜三元天以下,無法使用“元氣手”這樣的正宗古書戰技,否則制服這幾個人不費吹灰之
  當然楚云升現在并不打算立即動手,也不想驚動她們以至于今晚就把她們嚇跑了,那就得不償失了,跟進電梯只是想知道林水瑤住在哪一層,等到明天黑暗第二次降臨時再動手。
  中途又下了一個女人,顯然是不相干的,電梯很快就到了28樓,楚云升確定了林水瑤的樓層,沒有跟出去,而是忽然轉身,面向她道:“能給個簽名嗎?”他既沒有問她是誰,也沒有說自己是誰,直接索要簽名,在這種情況下,他看過娛樂報道,一般來說,這些明星為了在狹小的空間中避免出現粉絲過激的行為,都會“順從”地滿足簽名之類無關大雅的小要求。
  “可以。”林水瑤反應很迅速,估計經常遇到此類突發的事件,淡定的望著兩手空空的楚云升。
  楚云升裝模作樣地翻了翻口袋,一無所獲抱歉地說道:“對不起,忘帶紙筆了,不過我很喜歡你那部新片,叫片?什么的?”
  實際上,他的確忘記叫什么了,當初余小海說了一次,只是有一點點的印象,連看都沒看過。
  林水瑤很無奈地笑了笑,一個自稱喜歡自己的粉絲,竟然連自己的作品名稱都不記得,這能叫喜歡嗎?
  不是狗仔,就是一個試圖荷爾蒙發作試圖套近乎的男人而已。她也不打算告訴他,只保持風度地說了一聲:“謝謝,再見。”
  言畢便欠了欠身,從楚云升身邊走出電梯間,身后的幾個助理安保熟練的卡住她與楚云升之間的空間位置,直到電梯門重新關上。
  楚云升也是笑了笑,時間長了,他早已忘記林水瑤的聲音夜里回來挨個房間打電話時,需要核對聲音,最終確定的房間號時用得上。
  從瑞金大廈出來,楚云升以九章圖的身法繞開幾條街,并以黑氣劍氣毫不留情地將附近所有道路口的攝像頭全部打掉,再反復以迅捷身法鬼魅穿梭,直到確定沒人能夠再有本事跟著自己,除非他有與自己一樣的速度與身法。
  跟著迅速在攝像頭全毀的盲區中,選了一輛出租車隱秘坐在后排,要求司機不打表,直奔趙菱帶他去過的宋佳別墅。
  有些事情,他不想讓于堅以及他背后的宋影父親知道,所以費了點力氣采取隱秘的行動,黑暗是他的天下!
  司機師傅一聽地址,就笑著說知道,那是風水寶地,政府高官住的地方。這種地方,想要從正門進去,是不可能的,他沒有手續也沒有證件門外的**是不是讓自己進去的。
  下車后他便繞著別墅群隱蔽地轉悠,尋找到一處最幽暗最安靜的角落等待來往的車輛遠離,便退開一小段距離,猝然發力,以黑氣為元氣,使用九章圖身份,如鬼魅般加速沖刺到布滿安防系統的墻外,結合十六章圖戰技,將黑氣灌入雙腿,強勁噴射地面,彈地騰空躍起,閃電般掠過高達三米多的圍墻。
  這是不得不使用的黑氣,體內稀薄的本體元氣或許也可以做到,但它的量太少,絕對做不到身輕如燕般的毫無動靜與痕跡。
  進入區內后,繼續保持著就章圖飄忽鬼魅的身法,躲避來往巡邏的人員,沿著記憶,摸到宋影家的樓下,如夜間的靈貓一樣,攀爬著墻壁,以黑氣切開一個窗戶的栓鎖,悄然鉆了進去。
  楚云升的時間不多,于堅那幫子失去目標,很快就會通過其他道路上的攝像頭以及別的方式,重新確定自己的位置,比如留在瑞金酒店的手機。時間是十一點多快十二點,除了一些夜貓子以及一些苦逼的人,該睡覺的都已經睡了。但他進的臥室,床上并沒有人,不過進來前,看見宋影房間的燈是亮著,若不是那個位置正好暴露在一個巡邏人員的視線中,他可能直接從那個窗戶中攀爬進去。
  站在臥室的門后面,楚云升仔細聽了一會動靜,確定樓道中沒有人,小心打開房門,輕腳閃到宋影房間的門口,試著旋開把手。門沒有反鎖,里面有燈光。楚云升屏住氣息,一閃入內,雙眼匯聚精光,飛速掃視房間各處角落。但房間中并沒有人!楚云升眉頭一皺,一聲細微的水流聲傳入他的耳膜,聲音來自房間中的獨立衛生間。
  原來是在廁所里。
  楚云升松了一口氣,要是白跑一趟不打緊,關鍵是那么多的黑氣浪費了就太可惜了。衛生間就緊挨著房門,對面是宋影的米色大床,再對面是落地窗戶,窗簾是關著的。楚云升馬上悄聲走到落地窗戶前,檢查外面的情況,看看是否有于堅等人的蹤跡。外面沒有什么動靜,只有一個巡邏人員拿著手電,四下查看,時不時將燈光掃向墻壁。楚云升立即拉緊窗簾,回過頭,這時候,房門外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立即令他警覺起來。
  夜晚的腳步聲很清晰,每一步都能聽得見,黑暗中呆久的楚云升對聲音十分敏銳,當腳步停下的時候,他馬上就能判斷出走廊上的人就停在宋影的房間門外。
  楚云升回頭透過窗簾縫隙看了一眼樓外,巡邏的人還沒走,窗簾后面是不能躲了,而其他地方又無法藏著身形,正在飛速急思對策間,門外傳來王阿姨的聲音:“小姐,我做了一點宵夜,給您端進來了。”
  說著,她竟然沒等廁所里面的宋影回話,直接擰開了房門。
  楚云升心中一沉,要么殺了她,要么就驚動宋家,兩者之間那一條都不合適。
  千鈞一發之際,他驟然爆發九章圖身法,腳尖點著米色大床,如利箭般騰空掠起,沖到廁所門口,打開門,關上門,伸手死死捂住蹲在馬桶上的宋影剛剛驚張開的嘴巴。
  一切只在眨眼之間一氣呵成,如行云流水,速度快似閃電。
  但是,忽然之間,楚云升腦門上冷汗直流!馬桶上光著屁股坐著的那位,正用一雙美麗仿佛會說話的眼睛瞪著他,驚慌中帶有驚訝的詫異,詫異中帶有恥辱的羞憤,羞憤中帶有莫名的慌亂,精彩紛呈。
  因為,那雙眼睛竟不是宋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