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576 劍氣

王一見買了個關子,很滿意的看到路冰蜒期待的眼砷,滿足感油然而生,神神秘秘道:“結合傻子成功預言早上十分鐘的天黑事件,我猜想,傻子一定是某個內幕的知情者。有昨晚震旦的女生一事做旁證,說不定傻手還是來自高層,因為某個突發事件,被人打成重傷導致嚴重失憶,但腦袋中仍有一些記憶碎片,或許傻子是我們學校畢業的,下意識的就到這里來找線索,不過,他老去311樓喊什么就沒法猜到了,按說要去也去男生樓啊。”
  路冰蜒合上驚訝的可愛小嘴,連忙說道:
  “我知道,他去310樓是找一個女生,語種系的師姐。對了,昨天晚上在樓道里,他拿著熊片說她死了,你還記得嗎?”
  王一見楞了一下,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路冰蜒道:“我用學生會的權限查了內部資料,310樓203住過的師姐和那張合影照片上的人,只有一個人是重合的。”
  王一見恍然大悟,一拍桌子尋,道:“沒看出來,傻子還是個情種啊!”
  路冰蜒像是沒聽到這句話,苦惱道:“就是不知道他給我們發的最后一條短信是什么意思?”
  王一見道:“按照傻子的言行,當然是提醒我們淮備物資,大家現在都在說瑪雅人說的末日要來了!我們宿舍的幾個都跑出去采購東西了。”ao
  “這個我也知道。”路冰蜒雙手支撐在桌手上,棒著光潔的下巴,沉思道:“我是在想,武器最好理解,要防身用。肥肉么,可以熬油。我看過美國的極地求生電影,動物的脂肪
  油在氣溫低的環境中可以凝固保存,關鍵時刻能救命,這群說起來也能理解。只是不知道他為什么把鞋子放到第一位?”
  王一見苦著臉,道:“你智育那么高,每門考試都是優秀,如果你都不知道,我哪里能知逍?”
  松山大學城二十公里外,市區。
  一輛私人黑車緩緩在路邊停下,前方是上午7點多發生的嚴重車禍現場,到目前為止都無法完全疏通,連環相撞的車實在是太多了,多輛120救護車閃爍著燈光,發出催命的嗚嗚聲,圍聚不散。
  車門打開,一個男人將身上為敷不多的錢給了黑車老板:包括兩條短信費。
  然后,他一邊走在街道上,一邊震驚到無以復加的望著四周店鋪、行人、汽車。ao
  電線肝上的辦證廣告,小吃店玻璃上的油債,路過汽車上的泥灰,行人手中打著的電話,以及珠寶店前的打折信息……映入他的眼底,震感他的心靈。
  最終,他來到天橋上,旋轉身體打量四周的世界,看似混亂而又充滿規律與秩序的世界。
  天橋扶欄上的灰塵有厚有薄,但絕無重復;大樹上枝干有粗有細,但絕無相同;天空上白云流動有大有小,但絕無一樣;來住行人有男有女,但絕無無別!
  無一不亂糟糟,無一不干差萬別,卻無一不符合物理化學規律!
  望著遠處樓宇前的大屏幕上的廣告,望著天橋下水龍j般的車輛,(吐槽:水龍j般是什么我也沒看懂,ao~)他瞪大了眼晴,身體踉蹌了一下:
  “這怎么可能是假的?明明就是真實的世界!”
  “這就是偽碑中的世界!?記憶中的世界?一個內容巨大而細節豐富到極致的世界?”
  這時,一殷多出來的記憶沖入他的腦袋,擾亂他記憶軸上的時間線,攪的腦海中翻天覆地,一陣眩暈。
  那是兩個月前鬧鬼的夜晚一直到現在的記憶,與他原本的記憶激烈的沖突著,每一方都試圖說服另一方,自已才是真的!
  他臉色蒼白,咬著牙扶著欄桿,努力回憶:譚凝說過,沒甲蘇醒前,記憶都是重真重疊的,一模一樣,沒有變換,那么,盲到鬧鬼的那一晚前,自己的記憶不管是原來偽碑外經歷
  過的,還是現在世界中所經歷過的,都應該是重復相同的,不會產生沖突。
  可是,她并沒甲說蘇醒過程中產生的不同記憶會怎樣!難道她疏忽了,還是她也不知道?
  “鬧鬼”之后,記憶中的經歷產生了分叉線,他原本應該一直呆在名都花苑直到黑暗降臨才對,但現在卻跑到了松江大學城。然而,這同樣是真實友生過的,在大學城的每個細節他現在都能記得請請楚楚,到他今早在黑暗醉睡中徹底蘇醒前,足足有兩個多月的時間,根本抹殺不掉!
  問題來了!
  蘇醒后,譬如他今天一上午的記憶,可以銜接在進入偽碑前的那一剎那之后,也就是依附于他原先偽碑外的記憶時間軸所使用的時空觀,也是原先偽碑外的記憶時間軸。
  可如果這樣,他醒前鬧鬼之后的這一段時間的記憶,卻無法納入偽碑外的記憶時間軸,它屬于偽碑世界中的記憶時間軸,對他一個從外面進來的人而言,就是多余出來的,換句話
  說,就應該是假的,人不可能有在同一時間上兩種不同的記憶!
  雖然他心里十分的請楚,造成沖突的根源是蘇醒的過程太長,事恃本身卻并不復雜,只是因為蘇醒的過程導致了記憶中的經歷變化而已。
  但人腦卻并非那么簡單,它是接受信息并處理信息的中央,就像有一扇門,一種記憶說剛才巳經關上了,另一種記憶卻明明說沒關上了,又像有些事,明明做過的覺得又沒做過,
  明明沒做過的又覺得做過了,十分混亂。
  而解決這個沖突的最好辦法,他也漸漸明白,卻無法也不敢按受,那就是使用偽碑中的記憶時間軸,拋棄偽碑外的原先記憶時間軸。
  那就意味著,偽碑外的原先記憶將他被當做了一個夢來處理,只是鬧鬼那一晚的一個噩夢,一個巨大而細節豐富的夢,如此,不占用記憶上時間軸,不產生任何沖突混亂,只是現在才想起來噩夢的內容來而巳。
  如此一來,問題馬上演變為:到底哪一個世界才是真實的?他的意識清醒地告訴自己,外面世界的才是真實的,現在眼睛看到的一切不過是偽碑中推演的世界,但另外一個時空觀卻否定這種判斷,認為眼下才是真實的,他記憶中的偽碑外的世界才是虛構的!
  兩者相互沖突,互不相讓。
  想要證明誰對誰錯,只才兩個辦法,而且可以清晰證明:
  一是用即將發生的事椿,去對應偽碑外的記憶,如果細節符合并切實發生,說明偽碑外的記憶就是真的,人不可能遇見未來,否則就是破壞時間軸,一個夢更加不可能做到這點,他還沒糊涂。
  但因為鬧鬼亡夜后經歷友生了巨犬變化,想要用這個辦法驗證,必頰等到明天黑暗再次降臨,只才這種大事才不會被他的經歷變化影響到。
  因此,想要立即證明,就只能用第二種辦法,馬上拿到古書!
  不管按照哪一個記憶時間軸,他在黑暗徹底降臨前,掌框的不過只有300多個字符,多出來的字符與內容是他后來所掌握的。
  如果拿到古書,并能看懂超過300個字符以上的內容,就能
  說明這里是假的,外面才是真的:但如果拿害古書,卻仍舊只能看懂300個字符,那說明外面的那此記憶僅僅是一個夢而巳,因為不管是什么夢,都不可能讓他神奇地正確學會那么多深奧難懂從來沒見過的字符,夢即使再真實再豐富再細節,也只是意識中的胡亂編造而而已。
  這個問題必須要立即弄請楚,即便他明明認為這是偽碑世界,也得認真地弄個請請楚楚,譚凝沒有告訴過自己會發生這種情況,但他心里完全請楚,如果不弄明白,他就無法一心一
  意且無所頓忌的展開入偽碑前的計劃。
  并且,如果任由它存在下去,可能將會導致他漸漸形成心理陰影,成為譚凝口中的那些寒武前人,最終虛實不分,真假不辨,為此發瘋以致自殺!
  他讀的是工科,職業又是工程師,喜歡邏輯清楚,前提條件明確后再去做事情。
  而越是規律的人,越容易陌入邏輯上的糾結。所以,他必須用證據來明確自已的處境!
  埋藏古書的地方,就在距離這里不遠的小區,他打了一輛黑車來這里的目的也正是為此。
  不同于二十天前,第一次天黑后造成的天地元氣泄露,雖然極為稀薄,但他卻能十分熟揀的吸入一些進入體內。
  也正是因為這點,他更傾向于這里是偽碑的世界,畢竟在原來的這個時間點上,根本無法做到如此熟練與正確無誤。
  若不是吸入的本體元氣太少,不夠篆制出一張元符,否則他也不用拿到古書,馬上就可以用元符驗證誰真誰假。
  黑氣倒是有,但這東西他自已部說不請是如何產生的,證明不了什么,用它篆符更是不敢亂試,不過拿來作為他眼下安全的保證還是可行的,雖然它的量并不多,可反過來,如果外面的世界是真的,黑氣的量不多,正說明他在北極刺天一槍的傷勢還未完全恢復,一切就合情合理了。
  有了一絲本體元氣打底,又有黑氣在身,又沒有人在跟蹤他,已經無所謂了,只要軍方和政府不出動大規棋的軍隊,個別特工乃至楚術門人術徒,根本不是他的對手。ao
  從尸山血海里殺出來的人,存活于黑暗時代的人,又豈會懼怕還在陽光時代的人?
  很快,他便來到了記憶中的小區,門衛正在門口與一群老頭阿姨議論著早上太陽消失的事情。
  不僅是這里,幾乎每一個地方部在議論這件事,超市中的生意因此直線上升了好幾倍。
  沒人問他,也沒人攔他,仍日是那般大搖大擺地走入區,來到偏僻角落的小樹下,石頭還在,古書與他的聯系,因為稀薄的天地聯系也很清晰。但卻在這個時候,一個白影從他背后掠了出來,毫無征兆,就像突然出現一樣,樁在他前面
  劍光一閃,破開地面,取出古書,轉身便要走!
  “劍氣?”
  他心中一沉,手中一柄黑色小劍頓然成型,破刺而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