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72 天要黑了

“傻子其實也蠻聰明的。”
  王一見花費了一個多小時的排隊時間,得出了一個精辟的結論。
  原以為要費許多口舌,卻不料傻子一看就會,完全不像個沒文化的傻子啊。
  中午在食堂里,王一見一邊左右打量黑面傻子的臉,一邊舉著一張尋人啟事,忍不住的嘆息:
  “呆子,你要是再長點肉,再白那么一點點,哥可以領賞去啦!五百萬啊,乖乖,哥要是有了五百萬,嘿嘿,呆子,看到那邊那個女生了沒?四大校花之一啊,哥有五百萬就去追她,保管弄床上去!”
  黑面傻子抬起迷惘的眼神,過了半響,才迷糊的說道:“我認得她。”
  王一見驚訝道:“你認識她?靠,你一呆子,怎么認得她?”
  黑面傻子記憶仿佛的確不大好,努力想了半天,才道:“昨晚小樹林。”
  王一見本著一顆終于**的腦袋,反應是何等迅速,拍著桌子叫道:“你昨晚睡的小樹林?傳說中的那條保研路?”
  黑面傻子聽不懂的搖了搖頭。
  王一見眼神中路邪惡的目光,上下肆無忌憚地打量著正在打飯的扎著馬尾辮子的女生,**地拖長聲音道:“哦~!”
  “呆子,快說說,昨晚怎么了?”
  黑面傻子努力想想了,搖頭道:“不記得了。”
  “不是吧,哥,我叫你哥,昨晚的事情你就不記得了?”王一見打死也不相信地嚷道:“說不說?
  兩塊大肥肉!”
  “五塊。”黑面傻子抬頭道,似乎肥肉對他來說極具吸引力。
  “三塊!”王一見心疼,一塊大扣肉,8塊錢啊!
  “四塊。”黑面傻子認真道。
  “成交!”王一見抽出一張五十大鈔,晃了晃道。
  “先買來。”黑面傻子仍極為認真道。
  “你狠!”王一見以劉翔的速度竄出座位,沖到窗口,要了四塊大扣肉,回頭一看,頓時大怒,黑面傻子竟然乘他離開,將他飯盒中的肉塊風卷殘云全部消滅的一干二凈!
  端著四塊大扣肉,王一見板著臉,放在桌子上,道:“現在說吧。”
  黑面傻子“貪婪”地望著大扣肉,尤其是肥得流油的部分,迷迷糊糊道:“說什么?”
  “還裝!?”王一見強忍著憋屈,心里卻道自己和一個傻子較什么勁?
  “不記得了。”黑面傻子搶過盛裝肥肉的盒子,一邊狼吞虎咽,一邊拔腿就往外面跑。
  王一見呆了一呆,沖著他的背影,怒吼一聲:“誰他媽以后說你是傻子,老子就和他急!”
  ……
  夜幕覆蓋大地,烏云遮蔽著月亮的冷光,大學城內的路燈稀稀落落,卻倔強地驅逐著黑暗,只有小湖對面的小樹林,漆黑一片。
  王一見不會在這個時候來找黑面傻子,他忙著和同宿舍的騷年們wow,可他如果此時站在這里,一定會認為發生了錯覺。
  和白天不同,傻子似乎很喜歡夜晚,尤其是漆黑一片的地方,似乎讓他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靜靜地站在那里,湖水的岸邊,時間每往前走一秒,他身上便有一股凌厲的氣勢聚集一分。
  偶爾一兩只路過覓食的老鼠,不經意地闖入進來,頓時噤若寒蟬,毛發根根倒豎,不敢發出任何一丁點聲音。
  遠處,教學樓以及圖書館的燈光漸漸熄滅,來來往往的學生夾著厚重的書本三五成群,放肆地聊著他們以及她們所感興趣的話題,指點著江山,暢想著未來,揮霍著他們飛揚跋扈的青春……
  夜,靜靜的靜下來,行人也越來越稀少。
  黑臉傻子背后傳來一陣沙沙的腳步聲,倒霉的老鼠終于得到了解脫,吱地一聲鉆出小樹林。
  “謝謝你沒有說出去。”
  傻子背后幽幽響起一個充滿畏懼的女孩聲音,對神經病患者誰多少都有點害怕。
  “我不記得了。”傻子沒有回頭,望著湖面,迷惘地說道。
  “他說他還會來。”女孩握緊了小小的拳頭,潔白的貝齒咬著秀氣的櫻唇,渾身顫栗著,以致腦勺后面的馬尾辮都跟著一顫一顫的抖動。
  “我不知道。”傻子似乎心不在焉或者稀里糊涂地說道。
  女孩抬起頭,清澈的美眸上蒙上一層薄薄的霧氣,道:“我很害怕,他說如果我不聽話,就會宣揚出去,我知道我不應該怕他的威脅,因為事情不是那樣,可,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那樣?”傻子的聲音仿佛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夜風卷著初冬的寒意,拂過女孩瑩白無暇的玉頸,發根下可愛的絨毛頓時瑟瑟發抖起來,凸起的酥胸微微起伏,似忍受著極大的羞辱道:“他沒有得逞,你趕走了那個人。”
  “那又怎樣?”傻子抬頭望向黑洞洞的天空,冰冷道。
  女孩抱緊手中碩大的書本,幾乎快要哭出聲道:“你是唯一能證明我清白的人。”
  “有用嗎?”傻子的聲音依舊那般的冰冷充滿寒意。
  女孩一怔,想到了他仿佛應該是個傻子,傻子的話又有幾人會信?萬一那個壞蛋宣揚出去,該怎么辦?報警?
  想到這里,女孩再也克制不住,抱著書本緩緩蹲下來,低聲哭泣。
  “天要黑了!”傻子似乎嘆息了一聲。
  “什么?”女孩美麗的睫毛上沾著晶瑩的淚珠,抬頭道。
  “它們要來了!”傻子殺氣四溢。
  “它們是誰?”女孩打了寒顫,不知不覺問道。
  “所有人都要死!”傻子冷漠無情道。
  “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女孩害怕了,警覺地握緊手中厚厚的書本,并準備隨時離開。
  “快跑!”傻子大聲而有力地揮舞手臂道。
  女孩驚跳起來,啊地一聲,扔掉手中的書籍,不顧一起地撒腿就跑,一只烏黑亮麗的馬尾辮在小樹林中不停地跳躍著。
  身后傳來傻子放聲的大笑,像是惡作劇成功一般,女孩氣惱的跺了跺腳,卻也無可奈何,誰又會和一個傻子置氣呢?
  ******
  時間一天天過去,傻子每天早晨去圖書館占座位,賺取一天的伙食費,有時候如果不夠,他仍然會去食堂挑揀別人的剩飯,然后,他回去311樓,每天執著地喊203,時間長了,竟然和311樓的小女生們混熟了,坦克大媽也不再兇著臉,反而起了菩薩心腸,一說到傻子在食堂吃剩飯的可憐,往往就能賺取其他大媽的幾點眼淚。
  鑒于傻子不屬于有害一類的動物,小女生們常常見到他時,也會打趣道:
  “呆子,今天去喊樓了沒?”
  “呆子,我有肉你要吃不?”
  “呆子,又幫王一見占座位啊?”
  “呆子,去幫我買個東西,哎呀,衛生棉啦!”
  ……
  王一見出名了,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以這種方式在女生中享有盛名,許多女孩兒連見都沒見過他,卻知道有他這么一個人存在,就因為他是傻子的雇主。
  傻子也出名了,短短的十來天里,他便成為311樓一帶的風云人物,他的故事有很多版本,最出名的莫過于傻子可能與311樓203以前住過的某個女生有過什么瓜葛,正因為此才瘋掉了神經,不過,這一八卦始終沒有得到有力的證實。
  傻子說他在這些丟了東西,十分十分重要的東西,311樓的小女生們無聊的時候也幫他找了,結果自然是什么也找不到,因為傻子從來都說不清丟的是什么。
  傻子也成了一個話題,被那些小女生們教育男朋友的典型教材。
  “你要有傻子一半老實,我就相信你?”
  “傻子還知道每天堅持喊上幾遍203呢,你才堅持這幾天就想偷懶了?”
  “傻子手腳勤快,那像你這么懶!”
  “傻子一點都不好色,真的,我們的宿舍打過賭,派小苗下去試驗過。”
  “傻子會變魔術,你會嗎?不學無術啊,連個傻子都比不上!”
  ……
  男生們痛恨傻子的同時,也有所反駁:
  “你看傻子多好養活,吃的是剩飯剩菜,睡的是小樹林,我說,你就不能節約點?”
  “傻子從來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最喜歡的還是大肥肉,沒人吃的那種!”
  “你看,傻子怎么吃也吃不胖。”
  ……
  漸漸的,傻子也不用去食堂拾取剩飯剩菜,每天王一見領著傻子進入食堂,311樓的女生碰見了,總會笑嘻嘻的給傻子分上一點半點,尤其是女孩子們最不喜歡的肥肉。
  可那是傻子的最愛,王一見說他一點也不傻,而且這種論調與判斷隨著時間的推進,在王一見的嘴邊上出現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只有“吃貨”這個評價始終如一,往往一頓飯,傻子一人就能消滅幾大盒的肥肉。
  只是令王一見無語的是傻子只吃肉卻不長肉,那張干癟而有灰黑的臉,一直沒什么起色,實在擺不上什么臺面。
  王一見的治學成功了,第一門考試十分順利,然而所謂有得必有失,自修室對面的清純女孩熟悉了傻子,卻被當初的那個猥瑣男泡走了,理由是王一見太花心,但王一見卻堅持認為是猥瑣男比他有錢。
  人生道路上遇到了第一個大坎坷,極少數的壞分子也茁壯成為邪惡勢力,王一見與“猥瑣男”成了死敵。
  為了全面擊潰“猥瑣男”在自己面的裝逼與得瑟,王一見決定有必要與傻子好好談一次。
  “呆子,明天就是冬至了。”
  王一見塞入一口飯菜,警惕而小心地說道,真他娘的見了鬼了,傻子的智商最近突飛猛進,不知道是不是肥肉吃多了,如果這樣也行的話,他明天開始也只吃肥肉。
  “然后呢?”
  傻子抬起頭,一雙迷惘的眼睛,越發的清澈與明亮。
  “大學城有一場聯合晚會。”
  王一見開始懷起自己的智商是不是連傻子不如了。
  果然,傻子的眼睛更亮起來,學著王一見的摸樣拍著桌子道:“十盒肥肉!”
  “你也不怕膩死!”王一見吐血詛咒道。
  “十五盒。”傻子坐地起價,神情卻異常冷峻。
  “別啊,十盒,就十盒!”王一見想和傻子說道理,這念頭剛一出來,就被自己掐了,和傻子說道理?除非自己傻了,還是直接點好。
  傻子倒也無所謂,繼續埋下頭消滅盒飯中肥肉,眉頭緊鎖,這段時間,他越來越故作高深了。
  王一見暗罵一聲,突地驚訝道:“你怎么知道我想找你干什么?”
  傻子嘴里喊著飯菜,支吾不清地向前努了努嘴巴。
  王一見回頭一看,只見四大校花之一的路冰正拿著飯盒朝他們步步走來,馬尾辮子歡快地跳躍著。
  “呆子,記住,只要你說服她冒充我一個晚上女朋友,十盒肥肉!”
  王一見顧不上佩服傻子的智商飛進,賊眉鼠眼地附耳竊竊私語道。
  傻子連連點頭,學著王一見的口氣道:成交!
  有了傻子這句話,王一見踏實多了,說起來也怪,路冰不是311樓的,而且是品學兼優的外國語大學的驕傲,據說都已經拿到明年去英國交換生的名額,卻不知道為什么對傻子特好。
  除了每天都會給傻子買一塊大肥肉,還積極跑去311樓203室給傻子捐了不少生活用品,空閑的時候,還會與傻子斗斗嘴,這簡直是奇了,一向寡言少語不與男生太多交往的大校花,怎么和傻子有了共同語言?
  眾多男生最終只能歸結為傻子夠傻夠呆夠天真。
  “呆子,肥肉。”路冰用勺子將飯盒里的大扣肉挑出來,撥到傻子大海碗里面,面無表情的說道。
  說起來,傻子經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說一些莫名其妙的怪話嚇唬她,但有傻子出入小樹林和附近,她總覺得安全多了,尤其是那個大色魔,被傻子痛扁一頓之后,雖然揚言恐嚇她,卻再也沒敢出現過。
  這些事,王一見是不知道的,他正努力向傻子擠眉弄眼。
  傻子嘴里叼著肥肉,含糊不清地對正準備坐下的路冰,道:“他想讓你做他女朋友。”
  王一見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有怎么說話的么?這也太直接了嗎?
  路冰詫異地看了王一見一眼,卻問向傻子:“為什么?”
  傻子皺著眉頭將肥肉吸入口中,大喘氣般地接著自己上句話道:“一個晚上。”
  王一見一口熱湯全都嘭了出來,連忙捂住傻子的嘴,心中怒火沖天,卻不得不擺出良好形象,賠罪道:“不好意思啊,傻子盡瞎說!”
  路冰看了看王一見,又看了看傻子,冰雪聰明的她立刻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一向以冰美人稱著的她極為少見的露出一絲微笑,道:“好啊,不過,呆子,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王一見沒想到路冰竟然答應了,楞了片刻,手還捂著傻子的嘴巴,反應過來后,心中欣喜若狂之下,大言不慚道:“沒問題,我替傻子做主了!”
  說完,他齜牙咧嘴的“警告”傻子別壞他的好事,口型比劃出:再加你五合大肥肉。
  傻子連連點頭,口中卻咕嚕道:“冬至?天就要黑了,你們還不快跑?”
  路冰與王一見一致無視了他的胡話,只聽到路冰婉婉說道:“明晚晚會有外校聯誼,震旦大學會有高手過來挑戰,我們呆子這么犀利,魔術比劉謙還厲害,也讓他們見識見識。”
  王一見點頭表示同意,這點他完全佩服傻子,比如現在,王一見大吼一聲:“呆子,你干嘛?又把剩飯剩菜變哪里去了!?告訴你多少次了,剩的東西不能再吃了,會生病的!”
  路冰一雙冰雪的美眸閃爍著同情的目光,拉住準備搜傻子身的王一見,可憐道:傻子以前一定是餓怕了,你就讓他藏吧。
  ******
  冬至之夜,蕭殺寒冷。
  浩瀚無垠的宇宙中,那一抹銀光終于消失在不可知之地,落后于它不知多少光年的監測太空艦,茫然而失去目標,靜靜地巡航在黑暗之中。
  宋影作為震旦大學的新生代表,早早來到露天的廣場,面容憔悴的她,本不想參加什么聯合晚會,她連課都很少去上,除了好友的懇求,最主要的是全市區她都搜遍了,只剩下松江、崇明、金山幾個郊區她還沒排得及去親自去尋找楚云升,只當松江是剩下的幾個郊區的頭一站了。
  這一天,時間到了12月21日,距離楚云升告訴她的28日,只剩下不足7天!
  (本章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