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69 玩大了

“你是個聰明的人。”宋影母親大有深意的說道,并將一疊證件輕輕推到楚云升面前。
  楚云升沒去動那疊證件,只是搖了搖頭,站起身道:“對不起,我去不了!”
  他并非意氣用事,讓他去美國,觸及了楚云升的底線,美國的軍事力量的確全球老大,但他一個黃種人,受到保護的優先級不用想也知道,說不定沒等餓死,就被混亂的局勢給直接動蕩了。
  再者他也不是一個人,還有親戚,這些天又通過各種辦法有忽悠來了一大堆的朋友,比如余小海,已經上了他這條船,現在拋下這些人,讓他一個人去美國,除非殺了他。
  但要安排這些人全部過去,也是不現實,再說,他們過去等死嗎?
  楚云升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不信馬上就到28號了,就這幾天的時候,能把自己怎樣了?
  “等等。”宋影的母親見楚云升要走,也跟著起身叫住他,道:“我讓你去美國,而不是安排影影去美國,是有理由的,你留在這里,已經非常危險,影影她很在乎你,我不希望你出事,我可以透露給你一消息,有人準備對你行動了。”
  “你不用嚇唬我,我有什么可值得國家浪費資源的?”楚云升鎮定說道。
  他的自信雖不知從何而來,但每日都在激增,有時候,他都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成了一個自大狂。
  “我用不著嚇唬你。”宋影母親走到楚云升面前,她的個頭只比楚云升低兩三厘米,可以直視楚云升眼睛,神奇嚴肅道:“和你說實話,你和影影都是某個秘密實驗室的觀察實驗體,但是他們暫時動不了影影,只能從你身上下手,而且你的身份通過軍方的報告,引起了一個大家族的注意。”
  “誰?”楚云升詫異道,他有平頭百姓一個,有什么身份?
  “他們來頭很大,背景很深,今天早晨,已經秘密派人來上海了,很快就會找到你。”宋影母親像是非常忌憚什么,并沒有直說,只是提醒道。
  “那就等他們找到我再說,我就不相信了,光天化日的,能沒有王法了!”楚云升說得中氣十足,實際上卻沒有什么底氣,他的麻煩似乎越惹越大了。
  宋影母親嘆息了一聲道:“這不是你心中的真正想法,你將面臨什么你心里肯定是很清楚的,但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憑借,不過如果你不愿意去美國,我可能會迅速斬斷你和影影之間的關系,包括經濟上的關系,資金我也會抽走,我不想讓影影惹大麻煩。”
  楚云升沉默看著她,嘴角一笑,淡淡道:“那你會后悔的!”
  說完,他邁開腳步從宋影母親身邊走了過去,態度堅決,遠處如被群星簇擁的宋影急忙跟著起身,宋影母親秀麗的眉頭動了動。
  “我媽媽和你說什么,你都不要管,千萬別聽她的,就算她把資金抽走,我們還有一千萬,明天我就把這輛車也賣了。”在車上,宋影見楚云升一路沉默著不說話,忍不住道。
  “你母親說的沒錯。”楚云升似從沉思中蘇醒,開口道:“你們的確不需要攪入到我的事情中來,在前面停車,我自己回去。”
  “你生氣了?”宋影沒有停車的意思,反而小心地問道。
  楚云升看了她一眼,坐正了身體,認真地說道:“宋影,你不需要對我這樣,我沒有任何權利要求你做任何事情,你只是被那天的事情嚇壞了,我很感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忙,錢對我來說不再是最重要的問題,即便什么物資都沒有,28日之后,我也會有別的辦法活下去,我不知道你從我的眼睛中看到過什么,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確有秘密,至于是什么卻不能告訴你,所以你真的不需要參合進來,有很多事情我自己都沒有搞懂。”
  “你是在擔心我的安全么?”宋影扭過頭,眼神閃爍,也是極為認真的問道。
  “擔心你的安全?”楚云升笑了笑,指著路邊的站臺道:“誰敢拿你怎樣?我只是不想因為你讓我的麻煩更多而已,別想多了!靠那里停車吧,別讓我說第三次,我真的有事情要做。”
  宋影見楚云升最后說的語氣嚴肅,踩在油門上腳猶豫了一下,移到了剎車上。
  “你下車。”楚云升目光一閃,卻忽然道。
  宋影楞了一下,不知道楚云升是什么意思。
  “等會你自己打車回去,我借你的車用一個晚上。”楚云升看了看窗外,飛快地說道。
  宋影見狀,驚訝道:“有人跟蹤我們?”
  說著,她就要回頭看,楚云升按住她的腦袋道:“別看,前面那幾輛出租看到了嗎,你下車后直接隨便上一輛,最好不要馬上回去,在市區里面繞幾圈,給我爭取點時間。”
  宋影呼吸有些急促,關心道:“你會有麻煩嗎?”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我只是想甩開他們,而且后面也未必有人跟著,我只是懷疑。”
  宋影神色凝重起來,不敢多說什么,小心道:“那我先下車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有狀況立即給我打電話。”
  說完,她伸手就要拉開車門。
  “等等。”楚云升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遞給她道:“把它穿上,再帶上帽子,雖然不一定管用,但或許也能迷惑迷惑他們。”
  宋影點了點頭,快速穿上楚云升的大衣外套,打開車門,一路小跑,鉆入前面一直在等客的其中一輛出租車。
  楚云升從副駕駛位置上翻到駕駛位,掛好檔位,踩上油門,小車轟鳴一聲,飛速地竄了出去。
  然后拐彎上高架,順著內環一口氣饒了兩圈,再沿著南北高架開向外環,憑著奧迪r8強大引擎,沿著上海外圍又轉了一圈,最后駛入一個小鎮,為防止被交通攝像頭跟蹤到奧迪r8,下車鎖好,默記住位置,接著立即找了一輛黑車,開回市區。
  這時候時間已經到了近晚上十點多鐘,其間宋影與余小海都發來幾條短信,楚云升一概沒回,繼續該乘公交車,見到那路公交上那路,完全沒有規律,最后一直到自己都被轉暈了,才來到一個他從未來過的小區門口。
  門衛在打著盹,對出出入入的人視而不見,楚云升都用不著找什么借口,大搖大擺地就直接走了進去。
  在小區的最里偏僻角落,綠化帶上,一顆小樹邊上,楚云升取出從宋影車里帶來的工具,迅速地挖了一個坑,將古書小心翼翼地放在里面,再迅速地埋上,并找一塊石頭壓好,默記住位置,然后又迅速離開。
  沒辦法了,他只能暫時將古書藏在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可以知道的地方,書是他將來最大的依靠,28日之后,可以沒有糧食,也可以沒有武器,但如果沒了古書,他可就真的完蛋了。
  宋影母親的一番說辭不一定就是空穴來風,也不一定就是故意嚇唬他的,古書太重要了,他不能不防。
  安置好古書后,楚云升沒有亂走,到處都是攝像頭的時代,他只能低著頭,尋找陰暗的墻角通過,苦等了一輛出租車,再次全城亂繞起來。
  再怎么辛苦,和古書的安全比起來,都是小事,也是必須的。
  好在夜間也有通宵的公交,七繞八繞下,一直到了凌晨三四點,他才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名都花苑。
  倒在床上,宋影的電話來了,楚云升沒接,其他幾個朋友的短信,以及幾個陌生電話,他也沒回,困的不行,迷迷糊糊正胡亂坐著怪夢的當口,電話又響了,楚云升伸手準備掐掉,但余光卻看到是姑媽的電話。
  心中頓時一驚,她怎么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
  猛地激靈下,楚云升不敢再睡,連忙坐起來接通電話,里面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楚先生,你姑父現在正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接受治療,你是不是要過來見一面?”
  楚云升心中猛地一突,姑媽她們不是明天才到嗎?怎么今天來了?難道被控制了?那電話中的男人又是誰?是軍方還是宋影母親口中的那個神秘家族?為了要威脅自己嗎?
  一時間無數個念頭冒了出來,楚云升又驚又怒,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要鎮定,一定要鎮定!尤其是這個時候!
  大約過了四到五秒,楚云升冷靜下來,沉聲道:“你是誰?你們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情你們沖著我來,用這種下三濫手段,什么東西!?”
  電話中陌生男人閃過一絲慍怒,但很快壓下了去道:“找她們只是想事先了解一些真實情況,我們剛剛得知你手里有一本書,我們可以幫你鑒定一下,車子就在你的樓下等著,你可以馬上過來。”
  楚云升一個筋斗從床上翻起來,快步走至客廳,掀開窗簾,樓底夜燈下,果然停著一輛黑色小汽車。
  等等,陌生男人剛才提到書了?他們怎會知道書的?
  他們究竟是什么什么人!?
  楚云升腦袋飛速的運轉,知道自己手里有家傳古書的,只有姑媽她們,但姑媽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告訴別人,肯定是有人知道世上存在古書,然后用某種手段從姑媽口中套出了話!
  顯然這批人應該不是實驗室的軍方,十有八九是另外一批勢力。
  好在昨晚有了宋影母親提醒,書已經藏好,但姑媽她們落在來歷不明的人手里,他必須要去一趟。
  不過,去之前,得做好安排。
  楚云升鎮定地對著手機說道:“好,我馬上下來,不過我要先去醫院見到人!”
  說完,他不管對方如何反應,立即掛斷電話,同時翻出秘密實驗室中王軍官給他留下的紙條,按照上面的電話撥了過去,只說了一句話:“我有危險,速至第一人民醫院!”
  接著給余小海和宋影發了同一條短信,并撥過去電話叫醒他們:我有危險,找記者媒體來第一人民醫院。
  楚云升嘴角浮現一絲陰冷,威脅我?那我們就來玩一次大的!
  此時大約也只有四點多鐘,五點不到,初冬的上海還在一片黑暗之中,遙遠的太陽光芒剛剛抵達太平洋中部。
  楚云升披上一家外套,拿了一把切菜用的細刀藏在厚厚的衣服里,蹭蹭地下了樓。
  黑色小車里探出一個短發腦袋,帶著墨鏡,見到楚云升,便開口道:“上車。”
  楚云升故意磨蹭了一下時間,拉開車門,見里面只有短發男人,沉聲道:“剛才給我打電話的是你?”
  剛通過電話,楚云升還能記得電話里的聲音。
  那短發墨鏡男人點了點頭,等楚云升坐進小車,便露出急切的語氣道:“書呢?”
  楚云升冷冷道:“書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必須先見到人,否則你們永遠見不到那本書。”
  短發男人沉默了片刻,重重地說了一聲:好!然后,發動汽車,使出小區,在后視鏡中,楚云升余光瞥了一下,起碼有三輛一模一樣型號顏色的小車跟在他們后面。
  果然不是一個人來,剛才如果自己不下樓,或者不上車,或許這些人就會用強制手段,而這輛車為什么只有一人,楚云升心理也明白,大概書的事情,知道的人不能太多,一個足矣。
  他們會不會不去醫院?而是直接將自己帶到某個秘密的地方,然后使用私刑拷問?
  坐著后排昨晚上,看著路旁的燈光飛速向后掠過,背后浸出陣陣冷汗,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也沒辦法,因為他根本逃不掉!
  極度緊張的氣氛中,楚云升隱隱約約地像是幻聽一般,腦袋中不停地有個聲音在說道:快,快入睡,進入深度睡眠!
  他的腦海中忽然閃過血人的影子,或許,可能……他的眼皮漸漸沉重起來……
  于此同時,在秘密實驗室大樓,王軍官與負責監控楚云升的軍官同時將高將軍的電話催得直響,一輛輛軍方的越野車悄然駛入夜色。
  城市的另外一邊,接到短信的宋影闖入父親的臥室,卻發現父親正不知道和誰通著電話,只聽到一句:“……另外,再派出**,控制住醫院!行動要保密!”然后,便皺著眉頭趕她出去。
  聽到醫院兩個字,宋影知道也不用和父親說了,但她仍不放心,一邊撥起母親的電話,一邊往外面走。
  這時,門口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幾個工作人員,攔住她道:“影影,你現在不能出去,今天外面會很危險。”
  而余小海正糾集了一幫子人緊張地尋找各種關系,甚至只是在網上尋找媒體電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挨個打電話。
  然而接到他們電話的,要么是空號,要么人家根本沒興趣,一個兩個托到關系的,還是不沾邊的小人物。
  但這一切,僅在十幾分鐘后發生驟變,許多媒體高層接到一個來頭極大的女人的電話,各路記者連忙從床上爬起來,像是打了雞血一般,通過各種交通工具沖向第一人民醫院。
  可不管**還是記者,行動都已經遲了,高速接近醫院的黑色小車中,漸漸陷入沉睡的楚云升身上,一道道黑氣若有如無地鉆了出來!
  凌晨五點,黑暗下的上海,許多市民還在熟睡中,一場巨大的風暴正在呼嘯席卷而來。
  先更一章,后兩章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