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564 為何我在這里

別墅中暖氣打得很足,樓道里也是暖融融的,宋影只了一件花瓣圖案白底sè的單薄睡衣,隔著它,即便敞開雙手,楚云升亦能感覺到薄薄睡衣下的凸凹不平與柔軟。
  那天發生車禍時,楚云升慌張中不曾細細打量過宋影,在秘密實驗地,她又披著寬松的白大褂,除了臉蛋…看不出任何身材曲折來,到了這時,楚云升才算是第一次看清楚宋影凸凹有致的身線。
  宋影雙tui筆直細長,軟腰小巧堪握,脖子穎長白玉,身高只比楚云升低上半個腦袋,埋在楚云升xiong前,鼻子幾乎能聞到她頭發里面特有的少女氣味。
  面對這樣一個精致的女孩,楚云升卻不敢產生任何其他想法,且不說趙菱就在旁邊,單是這個女孩背后的家世,就能楚云升時辰保持清醒的腦袋。
  更何況,宋影距離他越近,他越覺得是一灘禍水,越攪和,說不定就越倒霉。
  楚云升試著握住宋影滑nèn的肩膀,將她拉開一定距離,但她似乎以為楚云升是想推開她,反而抱得更緊了,身體也緊張地向楚云升用力貼入。
  望著兩人滑稽的一幕,趙菱咳嗽了一聲,俏臉微紅,不得不低聲勸慰道;“影影,別害怕,有什么事情,我們進去再說。”
  為顧忌宋影女孩的臉面,趙菱沒有直說讓她松開楚云升,這個女人似乎很細心,大概與她職業有些關系。
  楚云升倒是間接,接過趙菱的話,皺著眉頭道;“你先松開,我們有話好好說。”
  宋影卻絲毫沒有聽到兩人的話一般,生怕楚云升會突然消失一樣,死活就是不肯松手。
  大概是聽到了樓上的異樣,樓梯上傳來腳步聲,以及家政人員王阿姨拿著無繩電話說話的聲音。
  “嗯嗯,是的,剛剛到,現在在樓上………………”
  樓上樓下沒幾步路,說話間就能到,楚云升心中頓急這個樣子趙菱看到了始末,能證明與自己無關,可宋影家里的人若是看見了,絕不會這么想。
  要是被家政王阿姨撞見了,他又多出一樁麻煩事來,說不定越注釋越麻煩。
  切思中,楚云升果斷的狠勁又上來了,絕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在趙菱驚訝的目光下左手攔腰抱起宋影,右手托住她的大tui彎曲處,一咬牙,趕緊進了宋影的房間。
  “快進來,關門啊!”楚云升手里抱著人轉過身對還在發愣的趙菱,心跳加速道。
  這句話雖然本身沒什么問題,但此時此景,卻顯得不那么合時宜,像是偷偷momo做了什么壞事。
  趙菱悄然發紅的臉蛋突然間燃燒起來一般,燙得嚇人,樓梯口處隱約能夠看見王阿姨的頭發了,急忙拋開腦袋中的胡思亂想一個箭步跨入房門悄然關上。
  楚云升松了一口氣,來不及打量房間中的擺設直奔中間的米sè大chuáng而去,用力將宋影拋在上面,觸不及防下,宋影松開楚云升,但馬上驚叫一聲。
  楚云升立即捂住她的嘴巴,連忙向趙菱使眼神。
  果然,門外先是敲門聲,接著傳來家政王阿姨的詢問聲;“趙小姐,沒事吧?我跟你們沏了茶。”
  “嗯?”趙菱支吾著,向楚云升打著手勢,示意他盡快搞定宋影,突發的情況誰也沒想到,這要是被人家撞見在人家家里把人家的小女主人摁在chuáng上,就是有一百張嘴也注釋不了o
  楚云升明白這個道理,當他有什么辦法,除了在心中連罵宋影果然是禍水之外,再無別的辦法了。
  房門把手旋轉,慢慢打開,急切之中,趙菱顯出高于楚云升的智商,急忙上前準備換下楚云升按住宋影。
  被她按住,遠不同于被楚云升按住,兩者間的區別太大了!
  但她和楚云升都沒想到,隨著房門打開,王阿姨端著茶水進來,半躺在chuáng上的宋影忽然推開趙菱,整理了一下xiong前的睡衣,神sè冰冷地穿過她們倆,筆直走到王阿姨跟前,結果茶水,冷冷道;“王阿姨,我束吧。您去準備晚飯,沒有我的準許,不準再進我的房間。”
  王阿姨詫異地看了宋影一眼,面對她淡漠的眼神,心中一突,但最終也沒說什么,lu出溫和的笑容,將茶水放在一旁的玻璃桌上,退了出去。
  楚云升與趙菱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莫明其妙,更是心中發憷,這小丫頭完全有精神病前兆了!
  宋影沒去理睬那兩杯分發著淡淡清香的茶水,徑直走回áng前,看著趙菱道;“趙姐姐,你能出去一會嗎?我想和他單獨說說話。”
  楚云升心中咯噔一下,怕宋影再出什么怪狀自己應付不來,連忙搶在趙菱前頭道;“有什么事就間接說吧,我也是趙菱找來的。”
  他其實是在申明自己的定位,我就是被找來試試看的,主導人還是趙菱。
  宋溫柔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但馬上又轉過臉,恢復冰冷`神看著趙菱道;“能夠么?”
  趙菱笑了笑,拉著宋影的手點了點頭,然后給楚云升使來一個眼神,示意他按照兩人在車里說的方案,好好說話。
  等她出去后,楚云升立即找了個椅子坐下,高度警惕道;“你不斷都是清醒的?說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就一小老百姓…還真不知道你圖什么?”
  宋影伸出白玉一般的手,堵住他的嘴巴,她的手指生的很好看,皮膚白皙并泛著一層淡淡的青光,仿佛是透明的,似乎連經絡都能看清。
  “我是誰?”
  宋影慢慢靠近楚云升,凝視楚云升的眼睛,問了一個極古怪的問題。
  楚云升眉頭蹙了蹙,道;“你什么意思?”
  宋影lu出mi惘渴望的神sè,道;“您能告訴我是誰么?”
  她的神sè非常奇怪,就像是被車撞壞了腦袋,產生了某種失憶。
  楚云升是程序工程師,不是心理學博士,看她的mo樣不像是裝來作弄自己…不由試探xing說道;“你是宋影。
  “不是。”宋影馬上搖頭,深切道;“拿掉這個名字,我是誰?”
  拿掉這個名字?楚云升被她搞得有點發暈,但仍能勉強道;“你是有錢人家的女兒,有個當著大官的父親,就這樣!”
  宋影仍然搖頭…湊近他的鼻尖,雙眼期待道;“都不是,我是說拿掉這一切,名字、身份、xing別等等全都拿掉,我又是誰?”
  楚云升立即將她推開,腦門布滿黑線,沉聲道;“你是誰我管不著,也不知道,我就知道你叫宋影…咱倆統共也就見過兩次面,我看你最好還是去看看醫生。”
  “你知道的!”宋影急忙抱住楚云升的手,眼神中充滿乞求道;“您能告訴我么?我宄竟是誰?為何我存在這里?為什么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恰恰就是現在?如果時間是一個軸…為什么我恰好就在出現在199纟年之后的這段軸上?是注定的,還是我以前就出現過卻不記得了?您的眼睛告訴過我,您是知道的。”
  面對宋影滿臉的哀求之sè,楚云升越聽越心驚,這些問題對他來說太深奧太復雜,但似乎又切中了什么關鍵要害,卻又抓不住,只好實話說實說;“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宋影抓緊楚云升…咬著嘴chun…仿佛用盡全力顫抖道;“如果我死了,對這個世界來說‘是我消失了,還是對我來說,是這個世界消失了?”
  楚云升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更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思索著從宋影懷里抽出手臂,想起趙菱在車上交代過的話,正sè道;“對不起,你說的我都不知道,但我想,你就是你,你的存在大概就是你為何存在的原因,你和我都是完整的生命,每個人都應該珍惜,我記得有人說過,生命就是用來感知世界與宇宙,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如果宇宙萬物中沒有生命,它也就不存在任何意又。所以說,你不用攪擾在這個問題里面,用俗氣一點的話來講,好吃好喝好睡的,想那么p事干嘛!?”
  等到這番話說完,楚云升才意識到自己說得似乎還有那么一點哲學道理,雖然只是那么一點點。
  宋影像是在思考著楚云升的話,低頭道;“真的么?我的存在真的還有意義么?”
  說著,她抬起頭,似是鼓足了勇氣,尋求道;“在你的眼里…我真的是有意義的▲?”
  為盡快安撫下她,楚云升重重地點頭,道;“我敢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聽到他這句話,宋影像是獲得了某種權威認可,又或者說是得到了某種許諾,仿佛楚云升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有資格決定她存在意義的人一般。
  這是不合道理的,也是無法理解的,終究楚云升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頭百姓,但宋影卻篤定的讓人難以理解。
  楚云升咳嗽了一聲,語氣坦誠道;“現在沒事了吧?希望你別再發什么神經了,我一個小老百姓,經不起你們這些人折騰,你老子一句話,就能要我半條命,所以就算你幫幫我的忙,行不?”
  宋影連忙溫順地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握緊拳頭,道;“我會保護你的,一定不會讓別人傷害到你!”
  楚云升聽了差點吐血,心道你離我遠點,我就謝天謝地了,再過一個多月,誰還能顧得上誰?
  他實際上沒有理解宋影避句話背后的含義,對宋影來說,自己仿佛成了她存在的意義。
  宋影現在是沒事了,但她的問題沒有消失,正成功地轉移到楚云升的腦袋中我又dm的是誰?
  未完待續。!。